第七局 兩狐相見

2022/04/28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中都嵐山深處。
只一瞬間,周圍景物竟全變了。
還處於呆懵狀態的里蔚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他還記得父親與那名女子正在說話,怎料一個恍神,自己就被帶到一個陌生地方。
里蔚愣愣地環視周圍,他看向月見,又看向她身邊的大型玄色狐狸,里蔚整了整思緒,開口問:『這裡…是哪?』
這個問題,煙縷也很想問。
煙縷瞟向月見,心中浮現諸多疑問,但牠還不急著了解,只是還需要點時間好好觀察這個人。
月見雙手大開,綻放燦爛的笑靨:『歡迎來到我家!』
煙縷:『…』
里蔚:『…』
『怎麼了?』
看著眼前簡陋古樸的木造屋,然後再瞧了瞧周圍密密麻麻的樹林,里蔚不禁嫌棄:『妳家也太寒酸了。』
『唉呀,臭小子,有得住就不錯了,還嫌寒酸。』
里蔚聽出話裡的不對勁,他問:『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剛才與你父親說了呀,讓你跟著我學習。』
里蔚猛力搖頭:『不對!我父親根本沒答應妳,是妳在他面前強行將我帶走的。』
『我怎麼說也是你祖上,跟著我學比較好。』
『什麼祖上!太荒謬了,這一切都太荒謬了!』
里蔚雙手抱頭,仰天吶喊,呈現半崩潰狀態。他不能接受自己被迫帶來一個鳥不生蛋的陌生地方,就連對方是誰他也不知道,簡直比被拉去崑崙觀還悲慘。
這時候,屋內傳來阿离的聲音。
『主人,妳回來了嗎?』
里蔚停止崩潰的動作,他與煙縷同時看向屋子。
只見一名披著銀色長髮,容貌高雅絕色,辨不出是男是女的人自屋內走出。
這一看,里蔚發出驚呼聲,怎會有如此美的人。
阿离一出門,目光就停留在狐狸模樣的煙縷身上,他問道:『主人,牠就是妳所說的上古九尾狐妖嗎?』
煙縷雙耳微往後,牠嗅了出熟悉的氣味。
『阿离,你過來看看。』月見招手讓阿离走過來。
阿离走向前去,很是認真地盯著煙縷看。
煙縷被盯得莫名奇妙:『喂!你看什麼啊?』
里蔚一看到煙縷開口說話,嚇得後退好幾步:『狐、狐狸竟然會說話!』
嗯,沒人在意里蔚的反應。
阿离露出溫暖的笑容:『你好漂亮。』
煙縷忽然一陣彆扭,牠轉過頭,對月見說:『欸,這傢伙是誰呀?』
『跟你一樣,都是九尾狐妖。』
『什麼!他、他是…。』煙縷震驚地睜大眼睛,這世上竟然還有九尾狐妖。
早在三千年前,九尾狐妖這詞就成為了稀有,煙縷是世上僅存的九尾狐妖,亦是許多術師欲得到的上古妖物。當年,易徇耗盡生命也要封印煙縷,其實是藏有私心的。只因,煙縷實在太美。易徇寧可豁出性命封印煙縷,也不讓人得到她。
阿离朝煙縷伸出手,說:『你好,我叫阿离。』
『…我叫…煙縷。』煙縷的九條尾巴不安地甩動著。
一旁的月見不自覺露出姨母般的笑容。
里蔚突然指著阿离與煙縷叫道:『所以,他們兩個是妖、妖物!』
月見略帶不悅地皺眉:『這小子…。』然後,她對阿离說,『阿离,你帶煙縷進去參觀環境,順便騰出兩間空房。』
『好的,主人。』阿离朝煙縷伸出手,『請跟我來吧。』
煙縷猶豫了一會,才跟著阿离走進屋內。
月見走近里蔚,突然朝他脖子猛力一勾:『我們來好好聊聊吧。』
里蔚驚恐地看著月見:『妳、妳想幹嘛?』
『別緊張,只是要跟你聊聊。』
『聊什麼?』
『聊你的未來。』
『我的未來?』
月見拖著里蔚到旁邊的木椅坐下,開始說:『你知道我的名字吧?』
里蔚搖頭。
『…在崑崙觀時,你都沒在聽我們的對話嗎?』
『…呃,沒仔細聽。』
『沒關係,我再向你說一次。我叫里月見,生於六百年前里氏宗家,是世上唯一的天命之人。』
『喔…喔喔…。』里蔚在心中吶喊,她真的是長生不老嗎!
『我能看見世上所有人事物的過去與未來,也能看見千百里遠的人事物正在發生什麼。我最強的術法為言靈,我力氣奇大無比,武技更是超群,簡單來說,能夠當我對手的沒幾個。』
里蔚嚥了一口口水,他的額間、臉上、頸項都是因緊張而流下的汗水。
這人說的到底是真的還假的,可信度高不高啊?是不是在唬我啊?她跟我說這些要幹什麼?
看表情,月見猜出里蔚在心裡質疑自己,於是她笑道:『別緊張,以後你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現在呢,我要告訴你為何要帶你來這的原因。』
『…喔?』
『我知道你的志向是從軍,你對繼承國師沒有興趣,可偏偏你又有靈能力的天賦,因此,你父親才會逼迫你入崑崙觀。』
里蔚驚訝道:『妳怎麼都知道?』
『你忘了我剛才說的話嗎?』
里蔚才想起,月見說自己能夠看見過去與未來。
可是,這有可能嗎?還是,她事先調查過?
『既然是這樣,妳沒道理帶我來這啊。』
『怎麼會沒道理,你可是要繼承下一任家主的。』
里蔚一聽,立馬站起,嚴正拒絕道:『妳憑什麼決定我的未來,我連自己父親都不甩了,我根本不想學術法!』
月見笑了笑,說:『你的未來不是由我決定,而是你自己選擇的,我只是因為你的選擇,而去幫助你罷了。』
『妳在說什麼?』
『年輕人,你面對的,是一個知曉世事的我, 因為看到你的未來,所以才這麼做,你可以不相信,但你要知道,所有名為命運的線最終會集結在一起,與信不信毫不相干。』
里蔚不明白月見說的話,他只是一個自小嬌生慣養的少爺,只是一個未經世事的十六歲少年,他早有理想有目標,他一度以為,自己能夠照著這條道路前進,直到遇見月見,所有的規劃都被打亂了。
里蔚抿緊唇,想著要如何逃離這裡。
『我不會強迫你學術法,你只要先跟著我就行。』
里蔚一愣,問:『為什麼要跟著妳?我父親現在應該急著想找到我。』
『就算你現在回去,你父親還是會逼迫你學術法,不如跟著我,既不會逼你,還能帶你到處遊玩歷練呢。』
里蔚猶豫著:『妳說的是真的?沒騙我?』
月見笑得純真無害:『當然。你只要跟在我身邊就行。』
里蔚又環顧了一下周圍環境,說:『可是,妳這裡好簡陋,能住人嗎?』
月見繼續維持純真無害的笑臉:『行,你自己走路回去,途中遇到什麼猛獸妖物的,我可不會去救你唷。』
里蔚忽感一陣惡寒,他見識到了何謂笑裡藏刀。
『那個…我想我可以適應的。』
『很好,跟我進屋吧。』
————
阿离帶煙縷到二樓最偏角一處的房間,對她說:『我想,這個位置你會比較喜歡,所以就挑來給你。』
煙縷左右看了看,牠踏進房內,周邊環視了一圈,說:『這裡可以。』
『那就好,先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了。』阿离說完,便順手帶上門離開。
看著關起來的門,煙縷想起阿离的容貌與氣質:『第一次遇見這麼不像妖的妖,且以公狐妖來說,他的外貌實在太美了。里月見究竟上哪抓來這麼漂亮的狐妖?』
煙縷看了看房裡的擺設與物品,牠看到床的旁邊有一個比較高大的櫃子,煙縷想了想,就去打開櫃子。一打開,竟看見幾件女孩子穿的衣服整齊擺放在裏頭。
『這…難道是里月見準備的?』煙縷摸著那些衣服,猜測道。
所以,她是已經計畫好,入崑崙觀解開自己的封印?
『這麼看來,她說可以知曉過去與未來不是唬人的。還有她的長生不老…。被關了三千年,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也算正常,但…。』
煙縷暫時不想再想下去,牠剛被放出來,身體狀態都還沒完全恢復,現下的牠沒有餘力去思考其他事,只能待日後再一一去了解。
煙縷隨便拿出一件淡橙色的衣服丟到床上,牠看了看自己的四隻腳,再轉頭看向身後的九條尾巴,接著將頭往上仰,大力地甩動身體,嘭地一聲,化成人形。
待煙縷穿好衣服,盤起頭髮後,她到梳妝台前,那裏擺著一面鏡子,煙縷對著鏡子左右看了一下。她輕撫自己的臉龐:『那個阿离的容貌簡直不在我之下。公狐狸能有如此絕色的容貌,倒是罕見。』
煙縷自戀地照了一會鏡子,便到床上坐著。她盤起腿,開始運息調整。
得要把荒廢三千年的妖力補起來才行。
傍晚。
屋子後方是灶廚,阿离正在裏頭忙著煮晚餐。
月見帶里蔚來到灶廚,對他說:『你看阿离正在做飯的身影,有什麼想法?』
『啥?』里蔚困惑地看著月見,心道,沒頭沒尾的,在說什麼呢。
『該去幫阿离呀。』
『為啥?我從沒做過這些事,也不會想做。』
月見嘖一聲,說:『真是嬌生慣養的少爺呢。在我這,是個人都要做事的。天底下可沒有白吃白住的好事。』
里蔚一聽,不服道:『是妳強行帶我來的,怎麼又變成我白吃白住。』
『可是,是你選擇留下來的,我可沒逼你。』
里蔚當下啞口無言,怎麼會有這種人啊!
『如何?』
在內心一翻掙扎後,里蔚終於妥協。他癟起嘴,不甘願地說:『幫就幫啊…。』去之前還不忘瞪月見一眼。
月見笑了笑,轉身走出灶廚。來到前廳,月見不禁一愣。
她,身著淡橙色襦裙,一頭玄色長髮以木簪子盤起,白皙肌膚透著淡淡粉紅,一雙圓杏眼點上碧綠漫著水光,鼻子挺而巧美,唇如胭脂紅潤飽滿,空靈而似仙似幻的氣質,宛如一幅精緻華美的畫。
若說世間最美女子是誰,她,絕色美奐,再無二人。
煙縷奇怪地看著月見:『妳站在那做什麼?』
看美女看到差點呆住的月見笑著走向煙縷:『妳實在太美了。』說著,到旁邊的椅子坐下。
『確實比妳的阿离美。』
『阿离是公狐狸,再怎麼美還是有底線的。』
煙縷輕哼一聲,說:『妳上哪找到阿离這樣美的公狐狸?』
『路邊。』
『路邊?妳說瞎話吧,狐妖可不是路上隨便能找到的。』
『真的是路邊呀,我當初也不曉得他化成人形會這麼美。』
煙縷懷疑地盯著月見一會,又問:『阿离是哪裡的狐妖?』
『什麼哪裡?』
『妳在哪個地方找到的。三千年前,狐妖就已大肆減少,在我被封印之前,還殘存幾隻,現在…幾乎是絕跡了吧?除非,阿离是妳在混沌山發現的。』
月見迷戀似地看著煙縷的臉龐,在看向煙縷的雙眼,說:『妳知道妖可以煉嗎?』
感覺到月見的視線逐漸變態,煙縷皺著眉,身體略往旁邊移,想拉開與月見的距離:『知道是知道,妳提起這個做什麼?』
月見漾起一抹純然地笑容:『阿离,是我煉出來的妖。』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只是喜歡無聊時,待在文字的世界~ 不受拘束,不走世俗路線的風格。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