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第二宇宙,由你定義|一次收錄5個關鍵詞的註釋

2022/05/0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第二宇宙,由你定義!」徵文活動。活動的背景是替「MINTVERSE 第二宇宙辭典」文字NTF編寫條目。參加活動的人將在方格子選出的5個關鍵詞之間自由選擇,接著寫下相關說明(也就是所謂的「注釋」)。由於我想替自己這一段時間的想法留下記錄,所以決定不做選擇,將5個關鍵詞的字典條目通通寫出來。
方格子《獻給庸俗的我》寫作專題的作者們推出的科幻短篇小說集《時命的觸發機關》,曾經以「我們行走在荒野中」作為廣告標語。剛好與這一次活動的其中一個關鍵詞「拓荒者」有關。
(圖片引用自:https://www.facebook.com/sfooxx)

詞彙注釋

「靈感」

寫作、繪圖、表演的過程中一瞬間出現的美妙想法。一般人經常認為,靈感會在享用美食、飲用酒精的時候出現。然而藉由吸收知識獲取靈感,卻是較為健康且低副作用的方法。

「鹹酥雞」

一種從裹粉油炸雞肉塊延伸而出的料理方法。廚師將食材切成小塊,接著放入油鍋炸熟。起鍋之前通常會加入九層塔、大蒜增添香氣。瀝乾油之後再灑上辣椒粉、胡椒粉調味。雖然屬於台灣常見的小吃,然而鹹酥雞的起源依舊不明。。

「平行宇宙」

物理學上對於「薛丁格的貓」難題的說明。實驗者的觀測將中斷理論上的量子疊加狀態,並且創造出兩個宇宙。貓在其中一個宇宙存活,在另一個宇宙死亡。當作品尚未完成時,作者亦處於「寫完」與「沒寫完」的疊加狀態中。

「拓荒者」

受到財富、政府與人生夢想的引誘,來到荒野尋找定居地的人。拓荒者可能與原本的居民衝突,甚至將他們完全消滅。在不見人影的荒野底下,說不定埋藏著槍砲、病菌與鋼鐵的足跡。

「酒精」

人們飲用酒精慶祝節日,也將酒精用於戰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與中國大陸都曾經使用混合了燃料酒精的航空汽油。日本海軍也以同樣的酒精作為的「酸素魚雷」的燃料。長遠而言,酒精造成的痛苦似乎遠大於快樂。

20世紀初俄羅斯帝國的彩色照片。撒馬爾罕的猶太小孩們跟著拉比閱讀書籍。
(照片引用自:https://www.mplus.com.tw/article/755)

創作說明

寫作詞彙條目的時候想到,「創作」與「編寫字典」這兩件事有著衝突的地方。人們在創作的時候可以盡情發揮想像力。比如描繪出「獨角獸」之類的虛構生物,或是「食物複製機」、「曲速引擎」等尚未出現的科技。另一方面,傳遞知識是編寫字典的目標。收錄在字典當中的資料在一定程度必須是一種知識。人們透過翻閱字典認識,或是確定一些自己不清楚的事情。
然而知識不能脫離事實(fact)太遠。換句話說,事實是對於知識,以及知識類寫作的限制。如果字典上寫著「狗是一種六條腿的動物」,相信許多人會認為這不是一本好字典。因為這一本字典傳遞的內容違反了事實。狗在一般情況下只有4條腿。六條腿的狗或許在一些特定情況下才會出現。比如戴了實驗用的額外人工義肢的狗。從事實對於知識的限制來看,「字典條目寫作」與「創作」之間有著衝突。創作時各種奇妙怪異的想像可能與事實牴觸。與事實牴觸就會與知識牴觸,並且在傳遞知識的工作上造成齟齬,也就是形成彷彿牙齒之間難以咬合的突兀情況。
「字典條目寫作」與「創作」之間的衝突,讓我想到以薩‧艾西莫夫(Issac Asimov)在《基地》系列小說中編寫的《銀河百科全書條目》。這些條目的篇幅短小,通常放在短篇小說的前面或後面。現在一想,這些經常被視為作品點綴的百科條目,也是寫作時需要作者發揮巧思的地方。活潑的想像力與受到事實限制的知識,需要透過作者的剪裁與修補,才能夠結合在一起。
這一次活動當中替5個詞彙的條目,也是依照上述的想法編寫。在100字內結合想像力與知識的過程,讓我想起以前投稿「倪匡科幻文學獎」的經驗。當時為了不超過徵文規定上的字數限制,來來回回修改了好幾次作品。寄出的時候,整篇作品的字數常停在4999、5999之類的「極限範圍」上。即使寫到離徵文規定的字數上限只差一個字,我覺得在作品中仍然有著「無法暢快表達原本意思」的地方。簡單來說,無法暢快表達意思,表示在填寫的文字跟想傳達給讀者的內容之間有著落差。然而為什麼會產生這種「落差」呢?我在後來的一段時間當中思考著上述的問題。
最後,《獻給庸俗的我》寫作專題中的「鏡世界」與「小羊麥仔」也參加了這一次的「字典注釋」活動。他們的作品分別是「第二宇宙:平行宇宙」與「當筆下角色蘸滿『靈感』即興脫稿演出時」。究竟在不同作者的心目中,同樣的詞彙有著什麼樣的意思呢?歡迎諸位讀者前往瀏覽。

參考資料

  1. 鹹酥雞是一種料理雞肉的方法?請參考:https://zh.m.wikipedia.org/wiki/%E9%B9%B9%E9%85%A5%E9%9B%9E
  2. 「平行宇宙」與量子力學中的多世界詮釋(the many-worlds interpretaion)有關。請參考: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9A%E4%B8%96%E7%95%8C%E8%AF%A0%E9%87%8A
  3. 「拓荒者」在中文裡通常讓人想到美國人前往西部開拓的歷史。拓荒者與印地安人的衝突,至今仍然影響著美國。請參考聯合報轉角國際,〈風語者的絕種(上):蘇族人的語言算不算「美國話」?〉、〈風語者的絕種(下):「印第安白人化」的尊嚴清洗〉兩篇報導。網址分別為: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758316 以及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771795
  4. 中國空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使用混合了燃料酒精的航空汽油。請參考:https://twgreatdaily.com/oy46lm0BMH2_cNUg9cqo.html
  5. 日本海軍的「酸素魚雷」。請參考:https://zh.m.wikipedia.org/wiki/%E4%B9%9D%E4%B8%89%E5%BC%8F%E9%AD%9A%E9%9B%B7

鑄造者署名

一年一本游擊編輯組、方格子《獻給庸俗的我》寫作專題,林安迪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將心中的想法坦率地化成文字,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所以,我很羨慕那些能夠做到的人。
庸俗是很重要的,因為任何偉大的事物,都從最庸俗的地方開始,而任何庸俗的事物裡,總是能掰出最偉大的地方。在從庸俗變得偉大,或是從偉大裡發現庸俗之前,就先獻給自己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吧。 那個庸俗簡單又隨時可能變得偉大的,庸俗的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