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離] 玩後心得

2022/05/10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 日期:2022.05.07(Sat) 19:00
  • 地點:遊域
  • GM: 涼月
  • 體驗角色:采藍
預警事項
  • 全劇透 包含且不限於角色身分 / 劇本內容 / 內心活動
  • 非正經評測 , 就是想紀錄過程可愛的部分,這樣日後看就彷彿又玩了一遍,真省錢(?)
  • 因為是玩後心得,所以推線索、分享故事的時間序,會因自己心理活動方便做一些微調
  • 包含一點點點點白衣和挾劍的吶喊
— 全文皆涉及劇透 請未遊玩者速速閃避
西子花燈訂終生,
是緣是劫皆不悔。
致我們的"捨離" -生忘死,不訴

前塵:讀本

你並不是真的采藍。
劇本開頭第一段就是這句話。
說實話,這種展開,我都已經快要麻木了。
我是龍族公主妍琦,有疼我的父親母親與兄長,有可愛的玩伴采藍,這一切本該是如此美好。
直到500歲那年,因一念之善,護送可憐的老人回家,沒想到卻被騙到山洞被十多個妖怪輪番侮辱,那些妖怪身上配有蛇頭徽章,是我們唯一的線索。
父王跟我說,他一定替我報仇。
只是一切都回不到過去了。
後來的千年裡,妍琦成為了僅次龍王的強者,卻依舊開心不起來。
因為擔心我的心理狀態,母親提便要我出去散散心,而父親將族中聖物 聚靈杖 給了我做防身物。
西子初遇,本是錯。
在西子鎮,我借用好友采藍的名字遊歷,遇到了一眼就令人心生好感的花妖姐姐錦馥,還有他的侍衛阿醜。
而後又在元宵燈會上,與此生摯愛 凌天 相遇。
這麼多年以來,我以為終於又可以稍稍嘗到那曾經擁有又失去,那名為 幸福 的滋味。
後來錦馥被妖盜偷襲,身中劇毒,我不忍心看喜歡的姐姐受傷痛苦,便取了自己的血,拿聚靈杖將她給醫好了。
沒料到,這又是一場悲劇的伊始。
阿醜下藥將我迷昏,取我的血,用天機木換走聚靈杖,並在隔日匆匆找藉口帶著錦馥離去。
那時的我還不知道自己手上的聚靈杖已是假物,在錦馥阿醜走後,還繼續和凌天在西子鎮又多留了一段時日。
然後因認定此生非凌天不嫁,在這段日子,便和他有了夫妻之實。
看到這裡我真的各種內心吶喊。
拜託拜託拜託,不要未婚懷孕不要未婚懷孕
(來自白衣傾城的陰影哈哈哈哈哈)
結合後面不告而別,在正式開始玩之前,我對凌天的感想就是好!渣!啊!
(大概與白衣前期,對臥龍的觀感類似....?)
我想過我們的婚禮,想過白頭偕老生死相依,卻沒想到我等來的,卻是他從另一名女子房間出來的畫面。
那女子生的十分美麗,頭髮凌亂衣衫不整,腰間還綴著與凌天給我的定情信物相似的墜子。
我看著凌天對那女子說,我先去那等你,就消失了。
我不願相信他是騙我的,所以後來我又在鎮上等了他三日,希望能等到一個解釋,卻再也沒有等到他。
可上天或許還嫌我這心碎的不夠徹底,回到族裡沒多久,水晶宮被惡人入侵,龍族、人魚族全被屠殺殆盡。
此時我終於發現聚靈杖是假物,可已經來不及了。
父親失蹤,母親死了,就連我最好的朋友,采藍也沒能幸免於難。
我找到采藍的屍身時,她手裡還握著正在繡給我的絲巾。
我好愛采藍啊啊啊嗚嗚嗚,我真的好吃這種友誼!!!
龍族公主妍琦是個罪人。
小時候的教訓還不夠,依舊如此輕信他人,才導致了全族覆亡。
還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對采藍發誓,從此之後,我就是采藍,我會用她的名字身分,連她的份一起活下去。

第一幕:大婚

采藍當前心理狀態:看在座各位都不爽。
想殺:阿醜、錦馥
想報復:渣男凌天
不順眼:蕭月(懷疑他書房裡有聚靈杖)
假扮阿醜打小白,在新人鳳杯裡下毒藥,並將剩下的毒藥放到凌天身上。
采藍做這些是沒有愧疚的,唯有復仇的快意。
愛是比恨與對死亡恐懼更強烈的情感,而我是如此深愛著自己的親人友人族人。
此仇不共戴天。
不過我們大家推兇環節挺鬧騰的,每個線索都講好久,而且講的內容還都是相對應的情感和故事(跟兇案很多都沒關係哈哈哈)
像是小白試驗了72次才做出了雞肉羹,是他對錦馥的愛。
(但被我們瘋狂吐槽衛生問題)
還有凌天神來一筆的,想要把小白帶回族裡的請求。
【當時我的內心OS: 凌天這渣男 連狗都不放過???XDD】
後來才知道,在這個環節之所以那麼混亂,是因為有的人是記憶不全還在混亂,還有的人都在亂編自己的時間線(采藍&錦馥)XD
然後想要小小表揚下急中生智的自己XD
捏造自己看到小白和阿醜打架真是太有趣了,這樣即便後期大家發現同時間出現兩個阿醜,也不會懷疑到我身上~
其實,第一階段推理的時候,我的心情其實滿輕鬆的。【所以瘋狂玩小白尾巴哈哈】
畢竟兇手不是我,阿醜死了,錦馥婚禮毀了,我想要達成的目的幾乎都完成了。
我也沒有想要掩飾我對聚靈杖的重視,龍族人魚族本是一體,人魚采藍想要尋回聖物又有什麼好掩飾的呢?
原本一直很期待能多些關於蝕骨毒藥的線索,這樣我就可以把凌天扯出來,完成我對渣男的小小報復。
好慶幸我沒有衝動,也慶幸那時關於毒藥的線索沒有太多。
因為在我們開啟失去的記憶碎片後,我反倒希望凌天真的是個渣男,不然我欠他的,這輩子都還不了了。

第二幕:記憶真相

采藍當前心理狀態:我完了我完了QAQ
開啟聚靈杖查看使用者的記憶,看到了父王追查蛇頭徽章下落時,遇上騰蛇族,而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那個徽章。
我從父王的記憶裡,看到騰蛇族是如何被屠殺殆盡,其中,凌天的哥哥凌雲,為了保護他,在他眼前被撕碎。
凌天的父親死前對他說,要他不能忘記這個仇恨,來日定要用龍珠來祭族人在天之靈。
我應該要氣憤的,蛇頭徽章的主人竟然是騰蛇族。
但我沒有。
不知為何很是不安,我覺得事情一定有哪裡脫軌了。
隨著阿醜的身分被揭露,蕭月與小白的過往被憶起,大家紛紛換起了位置。
凌天很自然的往我這邊走,就彷彿我們天生本就該一起。
我很開心,卻也害怕。
不論蛇頭徽章是不是騰蛇族的,我好像都沒辦法面對他。
這邊可能因為每個人都太震驚於自己的記憶了,紛紛開啟了兩兩私聊模式。
凌天看著我面色凝重,居然還問我還好嗎,他是真的以為我們之間一切都好好的,殊不知這一切從一開始就已是危樓高台,風一吹便要灰飛煙滅。
我先是說了龍族公主的事,以朋友采藍的視角,並說龍族一直在找有蛇頭徽章的妖復仇,而我在聚靈杖呈現的記憶中發現是騰蛇族持有。
凌天告訴我,那是騰蛇族討罰惡妖後的戰利品,並不是族中之物。
龍族來屠殺他們的那天,就是騰蛇族剛討罰完惡妖,回家的時刻。
我的心整個都涼了。
接下來這個問題,其實到這裡早就沒有意義。
但我還是問了,算是給這段感情最後一個交代。
當年西子鎮,為何不告而別,那個女人又是誰。
答案真是諷刺至極。
龍族千年來依舊不斷追殺騰蛇,那個女人是逃出來報信的族人,凌天不告而別也只是為了救族人,後來沒再回來,也是因為想娶我,被族中禁足受刑。
我沒愛錯人,他是值得我用一生去愛的人。
是他不該愛我,可他卻又這麼的愛我。
凌天他是個,會在我坦誠 蝕骨毒藥 是我放的時候,無奈笑道,“我早該想到除了你之外,沒人能在我身上放東西。”的人。
無奈卻沒半分責怪。
我知道我該告訴他真相,可是我沒有勇氣,只想著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後就說。
他那麼好,好到讓人捨不得失去,也不敢去想,有天那雙眼睛會帶著恨意看我。
如果時間可以永遠停留在這個時刻,該有多好?
後來大家輪番說明了關於自己想起的記憶,以及與身邊人的關係。
為了延遲面對凌天這件事,我拿起關於錦馥的線索卡───能令天下毒物無法靠近的龍族寶物,如意錦囊,順著其他人關心的話題,將我與錦馥與阿醜的恩怨一一道出。
我們於西子鎮相遇,原以為這會成為人生中最美的記憶。
錦馥姐姐,我從第一眼就很喜歡很喜歡妳。
所以在遇到蜈蚣妖盜襲擊,你意外中毒時,我內心什麼都沒想,只想著要救你。
我謊稱我會醫術,實則用聚靈杖將你治好,我那時還慶幸自己有帶著聚靈杖。
誰知人心歹毒,你們在我飯菜中下了藥,將我迷昏偷換了聚靈杖,第二天找藉口匆匆離去時我竟也沒有懷疑你們。
龍族水晶宮,是個只有聚靈杖才能開啟的地方。
我傻呼呼的帶著天機木變成的假物回到族中,以為自己物歸原主。
是我的愚蠢,害的龍族、人魚族盡數被滅。
這百年來,我無時無刻都想著要手刃仇人,錦馥姐姐,你倒是心大,結婚還敢邀請我來。
錦馥對我說,她什麼都不知道,她很抱歉。
但我不想聽,她知情也好,不知情也罷,總歸她與阿醜是一個陣線的,而我的族人親人友人的死是無可轉圜之事。
而阿醜,他當然看不得錦馥這般傷神,主動坦承了這些事都是他一人所為,是他與無寂的一個交易。
什麼交易?我們大家異口同聲地問道。
無寂說讓我帶聚靈杖給他,便幫我恢復原本的容貌。
阿醜這麼說道。
真是太荒謬了。
我簡直快被他氣笑。
尤其是他還很無辜地補上一句,我真的不知道他會拿聚靈杖做這些事。
我劈頭就是一陣狂罵(但應該也沒有到很激動,我自己的感覺比較像冷冷的指控?)
“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撇清關係,聚靈杖是你偷的,你就是滅族的兇手之一。”
“龍族水晶宮沒有聚靈杖不能進,龍族全族,包含受龍族庇護的人魚族,兩族鮮血都要算在你身上。”
“我告訴你,你屍體旁邊那句"天道輪迴,報應不爽"是我寫的。”
“我只恨之前的兇案不是我做的,而現在要不是會有人阻攔,不然你活一次我就殺你一次。”
阿醜似是被我講到無話可說,沈默半晌,竟然起身下跪道歉。
第一時間,我還真沒反應過來,但很開心後來反應過來後也沒出戲,只是冷冰冰的說了句:你別跪了,跪了也沒用,我的族人都回不來了。
內心的賀清風:小戚啊不要亂跪人,起來起來!
小白大概是看局面太僵,對著我和凌天調侃般的來了一句,你們也是有個人該跪吧?
真是一針見血,我差點也想當場跪下哈哈
她後來有說,其實她講的是凌天渣我那件事。
但我那時候滿心的就是,我族殺了他全族,就算跪了又怎樣,他不會原諒我了。
我一拖再拖,終究是在核對大妖身分的僵局下,被凌天一句,"你不會是龍族公主吧?”給弄得全盤崩潰。
其實我也可以不認帳的,只要咬死了自己是人魚族族長,那便也是個大妖。
但我不想騙他,所以之前破綻百出,現在被正面詢問更是直接舉雙手投降。
我向大家說了龍族公主妍琦的故事。
講了仇恨起源,講了龍族對騰蛇族的迫害,也講了我與凌天之間的誤會。
他沒對不起我,是我族對不起他。
最後更是自虐一般的拿起凌天的線索卡,講他為與我成親,受的那7749天的鞭刑。
我配不上你這般深情。
最後我這麼說道。
至此,我鬆了一口氣,心也空了一塊。
換位思考,如果我是凌天,即使不是采藍動的手,也沒法當作沒事一般的跟滅族之人的女兒在一起。
他沒當場與我決裂就不錯了(泣
而他真的沒罵我,只是跟我說,我要想一想。
心裡很痛,卻也很甜,光是能有這般掙扎,無論他最後想法如何,已不枉我們相識相知相愛一場。
關於愛上你這件事,妍琦此生不悔。

第三幕之一:黑龍王

采藍當前心理狀態:傷心,但因為凌天的掙扎又覺得有點甜。
昊天塔前。入塔需要過兩關,一是從黑龍身上奪回舍利,二是要選出一個人成為萬妖王。
關於成為萬妖王的條件人人都不同,唯有凌天是已經通過試煉的狀態,他卻有點猶疑。
我後來才知道,是因為條件說明的文件上,他的條件原本有兩行,第二行"會忘記摯愛之人”被貼起來了。
但他還是擔心,萬一貼起來的是隱藏必要條件呢。
凌天真的超級無敵甜的啊!(吶喊)
在我說出,黑龍很有可能是我父親,所以應該讓我去時,錦馥姐姐還在替我擔心,再三跟先知求證不會有危險。
我幾乎都要心軟,想安慰她說妳別擔心我,我會好好的,卻因為無法原諒阿醜,連帶著也沒法好好跟錦馥說話。
所以我只是又重複了一次我的決定。
我想過很多種面對黑龍的方式,但我沒想到是GM自己下來演,簡直互飆演技考驗臨場反應啊啊
子若有求,父無不應。
騰蛇族的悲劇,與我是脫不了關係的,在此刻我更深刻的體會到這一點。
父王到了這個地步,還只想著我好不好,有沒有人照顧,未來會不會幸福。
在父王再三追問下,我不想騙他,也想在最後有個了斷,還是說了我和凌天的事。
我對凌天感到很抱歉,強迫他來面對這件事。
但也很感謝他,即使再不想跟滅族仇人講話,還是在我的拉袖子攻勢下走了過來XD
在這邊我真的體會了一把 裡外不是人 的感覺哈哈哈
連物理層面都是:一手抓著凌天的袖子,一手抓著父王的袖子,夾在中間。
其實滿能理解凌天對龍王的無話可說,父王一開始還想罵他也是讓我滿心恐慌,只能盡可能的檔在他們兩個人之間,努力解釋。
這邊覺得自己好drama啊~還伸出一隻手把人護著~
不過如果我是賀or顧,這時就會更直接的把人拉到我身後擋著了哈哈哈
(當時是覺得采藍/妍琦好像不走那個路線...?XD)
最後父王拉著我們兩個人的手,希望凌天答應他會好好照顧我。
我覺得父王不該這樣做,卻也能理解他這時候管不了那麼多、只想託孤的心情。
可是我,拉凌天過來講話,並不是想逼他許下任何承諾的。
於是我對父王說,妍兒以後會好好的,你放心。
這樣無論和凌天的結局如何,只要我不悔,就不算欺騙父王。
如果不是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我是不會想要牽扯凌天進來的。
他說了要想想,在還沒想好的情況下我是不該去逼他的。
只是我無論如何,還是想讓父王知道,女兒真的遇到了很好很好的人。
也想讓凌天明白,我覺得他好到足以介紹給我所有珍視的人認識。
(雖然他可能根本想不到這層、並且也不想跟仇人虛與委蛇:P)
而且,我們之後可能不會有婚禮了,應該說,甚至連還會不會在一起都不知道。
我尊重你的選擇,但我也有我的選擇。
我親自向我最愛、也是最愛我的親人介紹你,
就是龍族公主隱晦但真摯的提親。
往後是聚是離,你都是我的此生不換。

第三幕之二:昊天塔

采藍當前心理狀態:悲傷後很平靜,內心播放BGM: 我們就到這~
(到這邊真的還是以為會BE啊)
(但因為前世(?)白衣的記憶又對臥龍有種莫名的信心?XD)
在經歷因為捨不得讓龍王躺在地上,所以大家還一起把他扛走的小混亂事件後,故事還是要繼續下去。
我們得知,每個人都需要付出珍貴之物,才能開啟最後的法陣。
這些東西可以是實物、也可以是回憶。
而沒有人能保證,東西給出去後還拿不拿得回來,甚至有可能失去相關的記憶感情。
我想來想去,因為手上握有許許多多實物,倒不至於需要典當回憶。
最後思考良久,也就是水光石和珍珠髮冠兩件物品對我最為重要。
這次我親情、友情、愛情 三線全部都很有感。
只是那頂珍珠髮冠,代表的是我的親情與友情,所以我覺得若要用"最珍貴"這個觀點比較的話,可能還是珍珠髮冠適合一些。
當然,這定論能下得那麼容易,也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的愛情還有沒有未來,有沒有立場去拿著水光石說,這是"我的"珍貴之物。
所以當凌天問我,我要給什麼東西的時候,我跟他說,我應該會拿父王送給我的珍珠髮冠,那是我族的寶物,更是我送給采藍的禮物。
然後見他還在為了要拿什麼東西去而煩惱的樣子,我想了想後對他說,
"我們之間可能就到這裡了吧,我可以把水光石還你,那是你們的族中信物,可以算做你珍貴之物吧?"
這邊的用詞非常謹慎,講的是族中信物而非定情信物,因為我只能確定騰蛇一族對他無比重要,但不敢確定,現在我們之間的感情,還是不是他珍視的東西。
我以為他會說好,沒想到他卻看起來很為難。
他說,水光石當然是他最珍貴的寶物,但他不知道把東西交出去後,會不會失去相關的記憶或感情。
他不想忘記我。
凌天是個大笨蛋。
你知道你這樣的回答,別人聽在耳裡是什麼意思嗎?
在發生了這麼多狗血誤會,中間甚至隔著血海深仇,你卻依舊覺得我們之間的感情是最珍貴的東西,並且不想失去。
他覺得我並沒有參與滅族,所以不能將這個仇恨算在我身上,我還是他愛著的人。
換作是我,雖說理性上完全認同他的想法,但我想我感性上是無法像他分的那麼清楚的,並且極有可能還是會遷怒。
凌天真的好棒啊!!好甜啊!!(吶喊)
“如果你還願意和我在一起,即使你真的忘了我,我也會去找你。”
“我一定加倍對你好。”
“如果給出珍貴之物會失去與之對應的東西,那麼這次也將是我最後一次用龍族公主的身分行事。”
“之後找到你時,我就是人魚族的采藍,往後也都是人魚族的采藍。”
這是我對他的許諾,唯有以此才能對得起此番深情。
在每個人跟GM說明想要交出的珍貴之物時,GM會丟出靈魂拷問,確認你的心。
場外OS:凌天是在我之後進去的,好想旁聽他會怎樣的被靈魂拷問喔XD
GM對我說:”你父王做了那麼多都是為了你,現在給出了珍珠髮冠,有可能會失去相對的情感或記憶,你還要這麼做嗎?”
想起父王,雖然心還是很痛,如果有選擇我當然不想忘記與失去,可要做出這個選擇卻也沒想像中的困難。
"我是龍族公主,便應當承擔起保護妖界的職責。”
“這也是父王希望我能成為的人吧?”
“我想成為,能讓他感到驕傲的女兒。”

終局:獻祭

采藍當前心理狀態:酸酸甜甜。
給出珍貴之物後,沒想到事情還沒結束,竟還有個最後抉擇。
我們之中有一人,需要被獻祭。
而所有人需要閉上眼睛,指出自己想要獻祭的人。
我是有想過選阿醜的,我想我永遠也無法原諒他偷走聚靈杖這件事。
但後來想想,用這樣的方式來復仇,獻祭他,讓他成為妖界的英雄也太便宜他了。
我失去了親人,失去了好友,還讓此生摯愛如此煎熬痛苦。
這種風光無限的事情,就讓我來做吧。
即使命運坎坷,所幸最後結局來臨前,我們還有最後跟彼此道別的時間。
場外吶喊:為什麼要第一個點我啊啊啊~我還沒想好啊!!
我祝福蕭月和小白,希望他們終於能苦盡甘來,日後幸福快樂。
對於阿醜,我依舊是對他說了“天道輪迴,報應不爽“,卻也沒有非要殺他不可的理由了。
畢竟大家現在在這裡,都是為了妖界的未來,在此時此景下,該如何懲罰或是赦免他的罪,就交由天道去評斷吧。
還有一點,因為凌天選擇了我,內心沒那麼黑暗的情況下,更願意去原諒看開一些事情吧。
我知道錦馥並沒有參與這一切,但依舊難以自控的遷怒於她。
我想讓阿醜也嘗嘗失去心愛之人的痛苦,卻因為阿醜唯一的牽掛就是錦馥,令我無從下手,所以懊惱所以埋怨。
於是我說,我不恨你了,但我們就這樣吧。
沒想到錦馥竟對我說,不管怎麼樣,妳都是我很喜歡很喜歡的妹妹。
她還問我,可不可以把百花鈴繼續帶在身上。
"即使你現在不想見我,一百年後也不想,兩百年後也不想,三百年、四百年....一千年,只要你哪天,想起我想見我,無論過了多久,無論相聚多遠,我都會來見你。"
她一字一句,認真且堅定的這麼說道。
其實我本來,就很難真正去恨錦馥,所說的"我們就這樣吧"
不過就是覺得這麼輕易的重修舊好,對不住死去的親人族人與友人。
而她要是真的來求我原諒,我根本無法狠心拒絕。
露西真的太棒了!這段我超感動!
我必須說,我們這車的捨離,錦馥采藍線好甜啊!!! (小白:傻眼)
在錦馥和阿醜互相叮嚀彼此保重時,所有人應該都聽出來了,他們獻祭的人是自己。
凌天還問我,你也選自己嗎?
要不是場合不對,怕氣氛太歡樂,我真想一邊對他扮鬼臉一邊說,是啊~你這樣問不也代表你選了自己嗎?一家人整整齊齊的挺好。
不過此時的我,心情的確很輕鬆。
場外: 一瞬間有種白衣傾城最終選擇場景的feel哈哈哈
哼哼哼,這次沒有孩子,誰都無法阻止我犧牲自己(?)
雖然有孩子好像也無法....(超級不聽話的人XD
所以知道凌天選擇獻祭自己時,倒也沒到真的很難過或慌張。
可能因為想說的話都說了,也可能是因為我也選了自己。
能與君同生共死,是采藍/妍琦此生之幸。
最後道別時,我知道凌天已經說過他不怪我,但我還是給了兩個選擇。
如果你無法諒解滅族一事,等事情過後,你就將我的龍珠拿走,以慰你族人在天之靈,我不悔亦不怨。
但如果,如果你還想跟我在一起,我答應你,現在的我已經盡了所有應盡之事,如果我們順利度過這次劫難,未來就不會再有龍族公主了。
從今往後,我就只是人魚采藍,是你一個人的人魚公主。
凌天聽完後,依舊維持著之前說過的話——他始終沒怪過我,甚至對我說,
我的族人那邊,我會負責處理,你別擔心。
你說了未來就做我的人魚公主。
我們說好了。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願鉛華褪盡,換餘生許你。
記 凌天/采藍

後記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是凌天給我的感覺。
這邊的山海並不像一般的情況,被世俗或是其他外物給阻撓;
這裡的山海,更像是心理的難關。
要如何放棄這麼多年、這麼深刻的滅族殺親的仇恨;
還有身為族長,先是打破族規要和外族通婚,後又面臨龍族騰蛇族之間難解的仇恨,為了愛人該如何面對與處理族人的反彈,都是需要極大的勇氣與決心。
所以我真的好喜歡我們這車的凌天&采藍走出的劇情還有細節~
能從一堆虐點中,開闢出幸福的道路,才是最甜的CP!!
願鉛華褪盡,換餘生許你。
這是妍琦,或者該說是采藍最後釋然而幸福的心情。
從我無法原諒阿醜,甚至也無法面對錦馥就可以知道,親情和友情在我心裡真的是佔了極高的部分。
我原先,是沒有預料倒自己會說出那些話的。
我一直都認為,人是由過去的經歷堆疊而成,不管是好的壞的苦的甜的,都是形塑成現在自己的推手。
更何況妍琦擁有的愛太多也太美,親人的愛,族人的善待,好友的陪伴,都是絕對的善意與正面的情感,讓我想去守護,想去珍惜。
而過去越美好,便令人越難以放下。
"未來沒有龍族公主了。"
這話說出口時,意外卻也不意外。
其實並不是要否定所有的過去,只是因為凌天,讓我想去相信,想去賭一把:
"未來比過去更重要。"

場外OS時間!!
  1. 神秘的巧合
    凌天和顧凌塵都有個凌。
    妍琦和武妍都有個妍。
    建議工作室做個前世今生的連動?(並不是 XD
  2. 巧合再一個
    從弄殘家人到屠殺族人.....為什麼我們每次都要這樣啊啊啊
    上次至少人還活著,這次直接全死了
    雖然都不是親自動手,但總歸有些關係....(嘆
    真的是一次比一次更愧疚QAQ
  3. 拍照的小遺憾(?
    玩完後的拍照時間,我應該要要求拍采藍殺阿醜的合照才對的(遺憾)
    結果下一瞬間就突然想到,萬一小戚跟我說,清風你已經殺過我了啊
    可能就換我要跪了哈哈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梨鴨鴨
梨鴨鴨
這裡是劇本殺心得倉庫 不是什麼正經寫手,主要是用來抒發與紀錄 有時會出現超脫劇本的旁觀吐槽視角&沉浸在角色心理的感性發言XD 基本上是各種劇透 還請未玩者不要手滑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