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題目:《夫》Yanice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偽參考《痴玉垢》
『他人稱我雲君,唯爾喚我夫君。
猶幸聽過你口中喚作夫君,今生足矣。』
看到他放鬆的模樣,就知道他已停筆時上載完,剛好有客人都在看小說。
他們的驚呼聲,讓我心感不妙,他應該是真的完結了那篇由以前我們朋友堆覺得是假的言情文、變成愈看愈真實的情史記。
我都忘了,太久遠了,人都不在,記著也不會復生。
「你真的要這樣結束嗎?不覺得可惜?」
我遞上糕點,這個少爺仔是愛有人服侍,在咖啡後吃甜點是他的習慣。
慢慢飲完半杯咖啡,再把甜點吃一口,才把感覺吐口而出:
「都寫了十年,人都不出來,依她的個性可能是記不起,可能理性不信夢回前世,我連人都找不到,就算吧。」
寧慕雲企圖用『放手』這個假象掩飾消極,我不能阻止他不藏起表面思念,惟有希望借助時間讓他可以好好放下。
「唉...算了,她一向都獨立獨行,情愛之事你千年前只有數年教授她,可惜她那塊頑石哪會那麼容易教會到。
你找個比她好的,我雖然是她哥,但我是支持你的。」
他們的苦痛我都明白,所以只能由得他們決定,我不得插手。
我縱容有人闖入咖啡店,這個人暫且沒有帶著惡意,讓他來說兩句也好。
「你終於夢醒,可喜可賀。」
果然一出聲,就能把一個人激出生氣:
「凌景竹,就算韓弦汐回來了,也不會選你。」
「數大玉家,應該就屬凌家最沒有資格對我們韓家人說三道四。」
我把握機會出一口氣,當年的仇今天已不能報,只能說兩句當仇已報。
「韓家族主把這個半玉半人算上韓家人,有把玉族放在眼裡?」
我是沒有想到把他放進來氣自己,用他那不帶感情的問法,差點就把我的內疚抖出。
「確實沒有放在眼裡,我當自己是人,活著有感情,退化成人。」
我們都是『人』了,順應自己活在人世,收起玉人靈息。
就因為我們之前都沒有人性地活著,把家和族都毀掉。
把自己留在可有可無的世上,既不得死又不復生。
我很久沒有開過八觀,不太清楚凌景竹說話的心態,和寧慕雲突然不作聲的狀態,權當是不想踏入我和凌景竹之間的渾水。。
凌景竹又是零威脅的口吻:
「韓弦澤,要不是這個世界都遺忘我們,真想再動干戈,再分高下。」
我興致大發陪著嬉笑:
「這年代是以手上的資產,誰才是大佬,可惜我們韓家由以前到現在都是大佬~」
凌景竹突然話鋒一轉,冷面陰沉:
「成就韓家,要犧牲一個屬系,是韓家上下都有的高尚情操。」
「我承認是我沒有攔住她是我的錯,但我沒有選擇過放棄她!」
我也硬起語氣,這樣大的罪名背不得。
凌景竹最後一擊:
「那她為什麼不回來。」
我來不及指責凌景竹突如其來的得意笑容,在寧慕雲仍在一瞬間思考、就有答案之際,我不知該怎樣處理被揭穿一直得知的秘密。
剛好,我們口中的那個人搶在我面前,在咖啡店門前說出原委—
「因為我不能再喚他作夫君了。」
凌景竹起走了我,先把靈息蓋好,再請店內客人離開。
因為韓弦汐回來了,雲君心心念念的玉君回來了,書中的碧玉佳人回來了。

YaniceC
[ 專職廢青生活aka專注改筆名生涯 ]
出版/發佈作品包括:《拾捨難離☍》、《人間逆行℞》、《痴玉垢》、《追女攻略》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多媒體廢作人
多媒體廢作人
喜歡創作故事的作者。 2016年6月發佈首個作品《叛神軍團》,至今已出版電子書,及持續在網上發佈至今。 同年9月,發佈《音樂漫遊-Slow Music》。 同年11月,首個合寫粵文小說《筆示驅魔傳》,並獨寫版視覺小說。 2017年創作《DSE幻想校園》,並簽約落實印實體書,預計2018年7月出版。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