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 劇集《我們的藍調時光》:在每段關係裡與自己和解

2022/06/1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關於《我們的藍調時光》

《我們的藍調時光》創作陣容來自《沒關係,是愛情啊》的編導組合,集結多位實力派演員(李炳憲、申敏兒、韓志玟、金宇彬、車勝元、李姃垠)齊聚濟州島,譜出海島上的風光人情。
不如以往韓劇有明確的主線劇情,《藍調》主支線、主配角的定義模糊,每 2-3 集都是分支獨立的章節,拆解小島每個住民之間的日常與情感。
我沒有完整把整部劇看完,中間一度棄劇,Ep.8-13 擱著沒動,後來發現「英希」在社群討論相當沸騰,才又撈回來瞧個究竟,Ep.14 直到最後是越來越精彩的親情殺,消耗不少衛生紙 T_T
因為沒有全看,以下只挑印象深刻且經典的其中五篇,所有心得皆有劇透,請酌情服用。

漢修和恩喜:錢未必能買到快樂,沒錢絕對很難快樂

漢修與恩喜,如同所有高中生的初戀,酸甜交織。
恩喜學生時期暗戀(明戀)漢修多年,沒想過修成正果,只希望這個高不可攀的男人能夠好好的,也深信他會好好的。
漢修和恩喜都來自貧困的原生家庭,學生時期為錢吃不少苦頭。長大後的恩喜,總是辛勤認命的工作,未婚未生的她,替自己積攢不少財產,對恩喜而言,錢帶給她的安全感遠勝過男人。
在銀行上班的漢修擁有不錯的職銜,女兒是赴美的高爾夫選手。看似生活無虞美滿,實際情形卻相當慘澹——女兒的運動職涯並不順遂,妻兒好幾度決意放棄,漢修把一切困境歸因於經濟,他不願女兒重蹈自己年少時無能為力的遺憾,不惜到處借錢甚至砸下退休費,就算傾家蕩產、被手足不諒解,也想讓女兒無後顧之憂追夢。
為錢煩憂的中年男子,與當年暗戀自己的女人重逢,滿心惦念著要如何迂迴的利用對方,但始終狠不下心。回味年少單純,卻沒能擺脫現實枷鎖,這個掙扎很有意思,也相當挑戰人性。
下這個副標,似乎和濟州島的純樸不合時宜?不過,這正是漢修和恩喜共同面臨的現實。
中間隔了兩個月,對於這對組合的印象已經相當淡薄,但還是值得一看。
也推薦從前三集先認識所有角色來入坑,之後就挑想看的篇章就好!(欸不是啦我還是很愛盧熙京編劇)

英珠和阿顯:為自由遠走;為牽絆停泊

來到第五集,大致理解住民之間的關係,主軸跳轉到兩位高中生:英珠、鄭顯。
英珠和鄭顯都是單親家庭,兩人的父親(浩息、印權)是一起長大的生死之交,關係好到當年各買同棟公寓的上下戶、相約以後要做親家。孰料,兄弟之情產生裂痕,十幾年來互看不順眼,時常一碰面就出言挑釁彼此。
英珠從小就是用功讀書的頂尖學生,聰慧敏銳的性格,與她身處的環境格格不入。環海的濟州並不大,遇到低潮,無論往哪個方向逃,最終都會被海困住,無處可藏的彆扭讓英珠深深地厭惡這個地方。純樸民情在英珠眼裡全被貼上老土無聊的標籤,就算擁有善解人意、有趣合拍的男友,仍無法抵銷她對故鄉的不屑一顧。
英珠在心中發誓,考上大學就要離開濟州,她要逃離單親貧窮的窘境,避開街坊鄰居的多管閒事,到大城市展開新生活。
人算不如天算,新生命悄聲走入英珠與鄭顯的人生,即使發生關係的次數屈指可數,意外還是降臨他們之間。
起初,英珠憤恨不平,意外徹底絆住了計劃,卻很快恢復超脫情理的冷靜。相較鄭顯茫然無措,英珠隨即下了結論:她不願為孩子成家立業,她想繼續貫徹多年來的努力,上大學後離開濟州。
無視鄭顯的柔情勸阻,英珠獨自前往婦產科看診,才發現胎兒週數已經六個月,不適用流產手術。醫生的冷言冷語令她難堪,同時,恐懼襲上心頭,最終,清晰心跳聲入耳,徹底沖垮英珠的防備和漠然,未成年的她,內心其實相當脆弱,沒有外在所武裝的堅強。

英玉和英希:特別的禮物,會被送到善良的人手裡

有關注英玉和定俊的感情線,應該很難不注意到那個「瘋狂傳訊息給英玉的神秘人」。
英玉是從本島特地到濟州工作的外地人,外來者難免遭來耳語和猜疑,加上英玉的個性不符合良家婦女形象,總是謠言纏身,保守團結的海女們都很忌憚她,同齡的人有時也拿她的倔脾氣沒轍。
透過劇情的「穿鑿附會」,層層疊起觀眾的好奇心,Ep.14 省略故弄玄虛和驚世駭俗,介紹唐氏症患者英希的日常,真相跟著水落石出:英希是英玉的雙胞胎姊姊。
身為唐氏症患者的家屬,英玉對英希的愛是真的,可同時,長久以來跟著忍受許多不便和惡意眼光,那些委屈令英玉疲憊不已。
英玉那對早逝的父母曾說:他們的善良通過神的揀選,接下重大任務,照顧比較特別的孩子。
英玉只覺得根本狗屁。
長大成人後,英玉這幾年以工作為由逐漸遠離英希,嘗試消去姊妹對彼此的依賴。
因為照護機構施工,英玉必須把英希接到濟州照顧,極力藏匿的秘密無法繼續隱瞞,英玉假裝若無其事向身邊的人介紹英希,心裡則是難堪。好在,相較英玉的不自在,海女們沒像往常七嘴八舌,在看到英希的瞬間,暗暗明瞭來龍去脈。
見過人生風浪的海女們反應相當淡定,但也有看到英希那瞬間驚慌錯愕的人,比如定俊。
對定俊的喜歡毋庸置疑,但過去的經驗讓英玉對另一半沒有信心,她打算藉此勸退定俊,定俊很快便接受眼前的困境,他要向英玉證明,自己對英玉的喜歡絕對超出彼此的想像。
主線回到這對姊妹。
蔚藍里的里民都把英希當自己人,慷慨熱情與她互動,唯獨英玉仍對姊姊保有芥蒂,還告誡定俊別對英希太溫柔。
身為最親近的家人,曾把英希丟在火車上的記憶,是姊妹兩人心中的刺。
自那時起,英玉說服自己相信「姊姊是沒有感受的人」。英玉也極力避免自己付出太多,僅允許自己給予「最小限度的愛」,為的是避免讓英希太喜歡自己,如此一來,英希受傷或失望的時候才不會太心痛。
實際上,英希絕非無動於衷,她雖有殘疾,心思其實與常人無異。英希深知英玉總是耗費心力照顧自己,於是,即便渴望和妹妹相處,且對濟州島充滿不捨,英希還是認命收拾,在英玉催促之前,就自動自發回去照護機構。
「英希說:『每當她想念我或感到孤單時,就會提筆畫畫,因此越畫越好。』」
「究竟有多孤單多想念,才能讓英希這種孩子變得這麼會畫畫?」
畫具不離身的英希,說自己遺傳爸媽的畫畫才能,卻不曾在英玉面前作畫,英玉因此認定英希說會畫畫只是為了搏取關注。
回本島前,英希把多年以來的作品交給定俊保管,定俊動了些巧思,讓英玉一睹姊姊的畫作,作品本身的技術令英玉震懾,畫作中的每個筆觸,都明確傳達英希對自己的深愛。
這段姐妹情列入《藍調》的最大驚喜!

春禧和恩奇:認清不幸的悲鳴,源自期盼幸運的渴望

英希離開後,濟州又來了位新訪客。
春禧是濟州蔚藍里、也是海女們的大家長,但一生命運多舛,丈夫和三個兒子都早逝,身邊親人只剩小兒子萬秀。
萬秀長大後離鄉到本島工作,成家後育有女兒恩奇,萬秀和恩奇說了許多濟州的故事,一家三口計劃著未來某天回到濟州和春禧一起生活。
某日,萬秀工作途中遭逢車禍,陷入重度昏迷。妻子海善為了全心照顧丈夫,辭去原本在超市的工作,她把恩奇送到濟州,請春禧暫代照顧孫女兩週。
深知春禧失去許多親人,海善不忍心把萬秀病危的消息告訴婆婆,特地囑咐恩奇必須守密。
初次造訪濟州的恩奇,一一向春禧驗證萬秀說過的話,有些是春禧的英勇事蹟,有的則是濟州的傳聞。萬秀提過濟州有個秘密基地能看見一百個月亮,許下的所有願望都能成真。
萬秀的生命跡象並不理想,得知實情的春禧相當悲痛,相較孫女的天真信念讓她不捨,春禧幾乎做好再次失去親人的準備,祖孫倆大吵一架。
拗不過恩奇又哭又吵著看一百個月亮,明知是虛構,在暴風雷雨交加的夜晚,春禧打電話給恩喜,請求蔚藍里的居民幫忙開船出航,打造一百個月亮,想完成恩奇的心願。
但當下海象惡劣不利出海,大人們也不忍目睹恩奇希望落空的失望,所有人為此意見分歧。
最後,氣象就如春禧預測,奇蹟般的停歇,濟州老大姊所說的,從來就不會錯。
恩奇曾擁有各種天馬行空的心願,但當一百個月亮出現眼前,她只祈求爸爸能夠康復。
同行賞月的恩喜和玉冬也跪下禱告,春禧默默無語,最後跟著跪下。
歷經多次生離死別,春禧全心關懷身邊街坊鄰居,她也幾乎是個認命的人,不曾強烈渴求某件事。
眾人沈默許願的瞬間令人動容,不禁在想,一個認清不幸的人,內心深處也深深渴求奇蹟能夠眷顧自己。
所謂奇蹟,並非積德千年的獎賞,只是卑微盼望自己所擁有的能夠少被剝奪一點。
恩奇哭的太令人心碎,這應該是《藍調》裡面衛生紙用最多的一段。

玉冬和東昔:道歉、道謝、道愛、道別

一百個月亮的願望劃下休止符,《藍調》跟著來到尾聲,一路鋪陳至今,觀眾很快猜到最後是東昔與玉冬的母子恩怨作為收尾。
我們也幾乎能夠預期:拒絕治療胃癌的姜玉冬奶奶將離開人世。
寫下副標同時,回味三集的點滴,這才發現有趣的現象:這對母子自始至終都沒有明確向對方訴說任何一道,而是在互動中軟化心防,以無聲、迂迴的方式表達在乎。
深入認識東昔的童年際遇,漸漸理解他對母親的埋怨從何而來,心疼與困惑隨之湧上。
身為觀眾,好幾次嘗試想在故事裡為東昔找到答案,比如:玉冬為何當年要抗拒東昔喊自己媽媽,甚至不惜摑他好幾個巴掌,是不是另有隱情?
又比如:冷眼旁觀兒子一路受到無數欺凌,是否對他感到抱歉或心痛?
習慣深藏在心的,往往難以訴諸。
直到最後,盤旋東昔與觀眾心中的疑問,仍沒有得到確切的說法。
可能所謂的「沒有」便是答案,一段關係的分裂與修復,或許根本不需要原因。
(忍不住佩服盧編啊!總能把人的任性、漠然、抑鬱,以如此透徹真實的情境呈現給觀眾)
比起與母親和解,東昔更是和自己和解。
曾經迫切想親耳聽見母親的歉意和懺悔,為了得到回應,多年以來憤怒又消極的活著。最終,那些答案也不是非得討到不可,真切感受到自己在母親心底始終保有一席之地,同時,東昔從來都無法憎恨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依靠。
原本賭氣等母親死後再後悔的衝動被驅散,在玉冬生命的盡頭懸崖勒馬,為彼此減去不少遺憾。
沒有情感奔騰的世紀場面,僅是沈默淡然的尬聊(?)
回去濟州的船上,玻璃呵氣留下的字跡,是姜玉冬一生的所有。
漢拏山的皚皚白雪,即使未能親眼登頂,雪的餘溫已深刻於心。
待春暖花開時,憂愁將融化並散去。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傑西麥卡妮
傑西麥卡妮
3追蹤者
5內容數
夢想活成小說女主角,現實是旁觀當紀錄者。
觀後感:電影與戲劇終了,觀眾執意把故事延長放映的某種手法。其步驟為:捕捉那些留存心中的碎言細語 ➔ 反覆咀嚼 ➔ 鋪寫 ➔ 文字回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