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伊丹小夜《春を生きて夏を生きて》
Mangasick
Mangasick

書介|伊丹小夜《春を生きて夏を生きて》

2022-07-18|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活過春天……活過夏天……在搖曳的時間中逐漸成為自己
任花束朝向正午後的退潮沙灘 些許的紫色天空」
──截譯自《春を生きて夏を生きて》後記,伊丹小夜作。

伊丹小夜以帝國水素名義發表插畫、漫畫多年,為了今年六月於新宿眼科藝廊舉辦的個展,他終於跨越心理障礙,自歷年大量作品彙整出第一本畫冊《春を生きて夏を生きて》。

畫風陰柔內斂的當代創作者,往往給人不擅言語的印象。不擅?也許「和語言關係緊張」是更貼切的描述。他們當中一部份人的柔軟,即是毀棄堅實的表達、取出內容物所得,要他們把果肉塞回殼中以求「明晰的、定義型的輪廓」只是一種強人所難的逆行。不過伊丹小夜似乎是正好相反的類型。他的畫蘊含著繁複的情緒,但他也願意用同樣強度的語言自我表述──於是你會讀到超長的展覽概念文,以及畫冊中不時插入的小短文。他寫文章時甚至不把畫圖這件事描述為「畫」圖,而是以「寫」圖(書く、描く,兩者在日文中同音)取代,因為他是以寫文章的心情在做作品。這也許能連結到他早期作品中顯著的硬筆線條。它們有的纖細如出自地震儀,但不介意和墨水的汙點、修正液、更蠻橫放肆的線條為伍,一同構成有人像的風景。蟬翼,但是是沾了土、爬了螞蟻的那種。
硬筆線條顯著的例子
硬筆線條顯著的例子
到了近期,這些圖像狀的字句,這些持續漫漶的筆劃,被埋到了更深處──輪廓線轉為鉛筆,更豐富(但低彩度)的用色如霧露籠罩畫中世界,決定其濕潤溫暖的氣候,也決定其多重嵌合的時間觀點──鮮花的盛開帶著枯骨色澤,草葉的繽紛混合著腐植土。於是,儘管伊丹小夜幾乎只描繪人物的歡聚、擁抱、沉靜的孤身,不選擇呈現痛苦或掙扎的樣貌,你還是會在它們過曝的、貧血的褪色狀態中直接遭遇人們痛苦或掙扎的根本原因。生之虛幻性。「最近我會想:『雖然他們已經不在了,但我好想抱抱他們。』那究竟是什麼意思?該如何辦到?我都沒有具體的方案,只有心意殘留著。於是我想把這份心意放入畫中。」我認為是童稚、喜樂、與其必然的失落、與上述光影底部拖行的腹足動物黏液般的語言(意志),調和出奇妙的比例,釀出伊丹小夜的魅力。
|作者簡介|
伊丹小夜
1992年德島縣生,曾於京都造形藝術大學主修日本畫。
於COMITIA等同人販售會發表漫畫、插畫作品多年,21年開始於東京參加聯展、舉辦個展。曾提供插畫給文藝雜誌《Eureka》。
|書籍規格|
尺寸:B5
頁數:60
出版社:作者獨立出版
出版時間:2022年6月
|更多試讀|
有意購買請至店頭,或私訊洽詢。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Mangasick
Mangasick
2013年於台灣台北開業的書店兼展覽空間,聚焦於另類圖像創作,尤其關注漫畫的表現可能性。每月舉辦一檔展覽,不定期出版刊物書籍。店主亦從事筆譯工作,並應出版社之邀撰寫日本另類漫畫相關評論或解說。 本帳號將集中介紹店內販售書籍,以及內閱區藏書,呈現台日等地最上游或最地下的漫畫/異色藝術風貌。
本文發佈於
真正的秘境不會有什麼文字足跡。 而我們希望給另類漫畫/視覺藝術的探險者些許助力。 2013年至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