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舞的時間

2022/07/2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這篇文章是聽著〈Ces petits riens〉(那些小事,好像是翻成「幸福瑣事」)時有的靈感,雖然不一定與此歌曲有關,就是一篇很直覺的即興創作。我基本上都是在放空的情況下寫這種不知道該稱為隨筆還是即興的文字。
這首歌也是我之前分享過的Serge Gainsbourg創作的詞曲,Gainsbourg是七零年代的創作鬼才,他的曲風很多元,甚至包括雷鬼,還有不少歌曲以前在歐洲被教皇禁播,有興趣者可以閱讀這篇文章。

昨天是他的生日,而他從來沒和女孩說起,她只知道住在西南區的男孩是獅子座,他的手臂上有一個Leon的標誌,曾經以為是因為出生於里昂,而他其實是巴黎人。
不知道出生於幾年和切確的日期。
晚上下班回到公寓裡,他都會習慣點根參著大麻的煙,到陽台上抽著,那是難得放鬆的時刻,而他總是強調自己沒有煙癮。女孩首次和他回到公寓,只是為了借洗手間方便一下,公園裡沒有廁所,或許是他有意說自己家就在搭車五分鐘會到的地方。
那是塞納河的下游,也不在巴黎了。實際上是二十分鐘的路程。
要搭著七號線,到最後一站,該線還有兩個分支,一開始不能搭錯,否則要等待更久⋯⋯
都是一些很瑣碎,不足以被記憶的細節。不論是幸福或者爭吵的小事皆如此。
一到公寓,她把自己的皮衣和背包隨意丟在玄關上。喝了兩瓶啤酒已經顧不得形象就直奔廁所,他把皮衣和包包掛在衣帽架上,沒看過這麼自在的女生。是週末晚上,喝了點酒後都要放點音樂輕鬆。
他用手機連結藍芽音響播放著電子舞曲,逕自在陽台擺動著身體。她從廁所出來後也加入舞動,他又拿了一杯紅酒給她,並說:「妳看到那邊的艾非爾鐵塔了嗎?」
她點頭,喝著紅酒。
那是在城外,沒有艾菲爾。
音樂結束後,她說:「我要回去了,還要趕著末班車。」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Chin
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依舊照著自己的意思活。連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