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將風雲》的權謀思維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每個人出生開始就進入他人(自己的父母)的造局,最近我在公園中看到一對夫妻帶著小孩到公園玩,他們的兒子(兩歲)看到陌生女孩(兩歲)時,他跑去和女孩擁抱,不過被女孩哭了跑走了,男孩的臉部表情顯示驚訝並站在那邊不動,這個驚訝的表情讓我問了這對夫妻,發現男孩從小因父母親或是父母親的朋友們碰到男孩時習慣性的擁抱,自然男孩養成這樣的習慣,這次的拒絕是超過他過去習慣的想像。
叛將風雲的花絮圖

各自立場的造局思維

  每位來到軍事監獄的囚犯,有人是個人犯罪造成、有人被他人陷害等的種種原因,不過到了軍事監獄後都給接受典獄長Wheeler的造局。首先,典獄長與囚犯對話,詢問囚犯離開後要做什麼?若囚犯這段時間乖乖聽話,就可享受離開時的幸福快樂。再來,典獄長要求大家趴著,如果囚犯不趴著士兵將對囚犯開射,建立典獄長絕對服從框架。最後,以籃球的方式讓囚犯競爭透過比賽找到其他的競爭者,相互對立轉移焦點模糊與弱化典獄長的負面形象。
  原本Irwin僅是想完成服刑,隨著典獄長亂無章法的暴力執行,使得Irwin改變原本的信念,開始策畫權謀造成典獄長的框架出現缺口,首先他從時間軸掌握囚犯過去時空專業與階級,建構出新的囚犯階序,之中包含過去他的官階有著階級優勢以及打破囚犯認知的拿磚行動後,吃飯激起許多囚犯紛紛地到Irwin前毛遂自薦,對話中互相地拉攏與競爭敘說自身價值及對團隊貢獻的專業,這時Irwin已重新解構典獄長「服刑後的幸福美滿」,鎖定典獄長的缺點以軍法來對他提出質疑並建構出「囚犯人權」的「信念」。Irwin利用囚犯的不公平憤怒與過去軍人內心的公平正義,搭建出囚犯人權嚮往的橋樑,囚犯的大將在參與討論時獲得成就感,並逐漸地影響其他小兵或是中間派的信念,讓囚犯願意挑戰典獄長的造局轉為進入Irwin的局中。我推薦這部影片的理由為男人建立團隊的示範片,加上囚犯男人在一個無法輕易離開的局下,囚犯領袖如何在這樣的困境中運用權謀霸術,使得Yates加入Irwin貢獻完成偷旗,這個關鍵賽點刺激典獄長一亂失去理智上的判斷造成這局的大敗。

築牆的關鍵賽點

  築牆對每個人定義截然不同,有人認為是打發時間,也人認為是鍛鍊,有人認為長官在打壓,我認為在這影片當中是典獄長採取的「馴化」策略,他要求囚犯只要乖乖聽話即可以完成服刑期間,但後來因Aguilar敬禮事件後,對於築牆概念開始翻轉,原本囚犯們對於Irwin僅是過去將軍印象後因Irwin在搬石懲罰,Irwin堅持信念完成當時無理的任務,突破原本囚犯認知將原本看戲的中立囚犯逐漸轉為加油的支持者。在搬磚後「築牆」符號被重新定義,Irwin築牆說服囚犯大眾提拔了Aguilar,引用他的專業經驗讓築牆系統築建,此時典獄長認為被威脅,再次用推土機剷平使得囚犯們強化了對他負面形象,牆的推倒如同囚犯人權被踐踏。我認為築牆從原本的例行公事到軍事城堡興建意象(有系統的建造)、摧毀城堡的暴行,同樣的牆因囚犯信念的改變,產生微型力量的集結,促進階級翻轉Irwin與典獄長的談判。

倒掛的煙幕彈

  「正掛」代表對於現在領導者的認同,「倒掛國旗」在美國是表達面臨重大危險災難的訊息。在片中Irwin從搬磚、與大家討論典獄長的三大策略(嶽警、高壓水槍和直升機),透過搶旗策略讓士兵進入囚犯牢獄找國旗爭取Irwin的布局時間,搶旗也是要讓典獄長誤解要馬上升旗,但是實際上僅是爭取時間以及調虎離山讓囚犯通知上級,讓上級知道這個監獄已經叛亂再用傳統武器破壞城池,讓城池產生破壞使得原本權力翻轉,人性在強對弱情境下,往往會心軟同情弱者,加上Wheeler忽略到士兵可能倒戈的可能性,讓局面部斷地被逆襲,最後Irwin用生命換取獄中的典獄長,我覺得和美國歷史有關,為了信念與英雄主義來換取政權的重新洗牌。

影片給我的啟示

  我覺得是女兒與父親(Irwin)見面那個片段,女兒對父親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為了國家最後卻得來國家的否認,甚至影響到家人的生活,或許在這個片段讓原本想回家的Irwin改變了回家陪家人養老的想法,開啟翻轉監獄的可能性,不過成功與否,對他和他的家人都是最好的狀態,成功會改變世人對於他的印象,對於家人的生活或許是更好的決策,失敗了家人也見不到他,一樣過著自身的日子。這部戲是一部需要正反兩面不斷思維的影片,因為僅鎖定在監獄中,相對地變數較少,更可以去梳理權謀霸術的練習,在搬磚前的團隊狀態,築牆後團隊狀態、以國旗上升的目標完成團隊的瓦解。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歡迎喜歡地方創生的朋友,一同討論。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