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CIA中國專家:過去美國認為中國的鷹派力量薄弱是嚴重誤判

2022/09/05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美國CIA中國專家親身懺悔美國過去對於中國的「五大誤判」:美中交往能帶來完全的合作、中國會走向民主之路、中國是脆弱的小花、中國希望和美國一樣、中國的鷹派力量薄弱。
◎文/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
本文摘自麥田出版之《2049百年馬拉松》
【錯誤的假設三:中國是脆弱的小花】
一九九六年,我參加一個美國代表團訪問中國,團員當中的羅伯特.艾爾斯沃士(Robert Ellsworth)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伯特.杜爾(Robert Dole)的外交政策高級顧問。中方以為杜爾若當選總統,艾爾斯沃士或有可能出任國務卿,不敢怠慢,讓我們有機會破例看到中國內部的運作狀況和問題。接待我們的一些隨員是自命為「鷹派」的軍官。
在和中國學者顯得相當坦率的交換意見中,我們被告知,中國有嚴重的經濟和政治危險─崩潰的可能性極大。這些知名學者指出中國有嚴重的環境問題、蠢蠢欲動的少數民族,以及無能又腐敗的政治領導人─加上這些領導人沒有能力執行必須的改革。考量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出了名的保密,我很訝異這些學者的坦率直言,也對他們的預測相當震驚,因此加強了我支持美國援助貌似脆弱的中國之心態。
我後來獲悉,中方安排其他美國學術、企業界領袖及政策專家參加這類「專屬」訪問活動,來賓也都聽到中國即將衰退的相同信息。他們回到美國後,許多人也在文章、專書或評論中重述這些「揭露」。例如,頗有影響力的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發表一份研究報告,列舉中國在迫在眉睫的未來會減速成長或甚至崩潰的十大因素。後來許多年有關中國問題的辯論,一直都以此一趨勢作為重點。二○○三年,《評論》(Commentary) 雜誌刊出一篇文章,題目即逕指中國「生病」了,二○○一年出版的一本暢銷書也指稱中國「即將崩潰」。許多人表示擔心,深怕美國若對中國施加太大壓力,要求它舉行選舉、釋放異議人士、擴大依法治理、公平對待少數民族,這些壓力會導致中國崩潰─進而導致全亞洲動盪。
數十年來,我們在新聞報導、讀者論壇和專書中讀到這類千篇一律的論述,它們主宰了我們全國對中國的討論。可是,鐵證如山的事實是,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和聯合國的經濟學家的估計,中國已相當強勁的GDP預計還會以至少百分之七至八的速率繼續增長,因此最早可在二○一八年以前超越美國。不幸的是,像我這樣的中國政策專家已經深中「中國即將崩潰」的毒,我們很少人相信這些預測。正當我們還在替中國憂心忡忡,它的經濟已經翻了一番以上。
【錯誤的假設四:中國希望和美國一樣,而且正如美國一樣】
我們美國人過分自大,喜歡認定其他每個國家都希望和美國一樣。近年來,我們處理伊拉克和阿富汗問題時就犯了這個錯誤。我們和中國交往也抱持同樣心態。一九四○年代,美國政府撥款進行研究,試圖了解中國人的心態。它產生出幾份研究報告,其中之一涉及到針對紐約唐人街一百五十名中國移民以羅氏墨漬測驗(Rorschach inkblot cards)進行研究。研究人員包括納森.萊特斯(Nathan Leites)、露絲.班乃迪克(Ruth Benedict)和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等知名學者。他們也分析中國通俗書籍和電影的主題。結論
之一是中國人對戰略的看法見解和美國人不一樣。美國人往往喜歡直接了當的行動,華裔人士則重間接、輕直接,偏重含糊和詭計勝於清晰明確。另一個結論是探討戰略的中國的文學和文獻更強調欺敵詭計。
二十年之後,以心理分析法進行文化研究著稱的納森.萊特斯撰文表示:
從孫子到毛澤東,中國討論戰略的文獻都把詭計看得比其他軍事理論更重要。中國人的詭計主要是誘敵做出不智舉動,而較少著重在鞏固本身計畫的完整。在其他文化裡,尤其是西方文化,詭計主要用在確保己方部隊能實現最大的打擊力量……中國式詭計的主要好處是不必動用自己的力量…… 中國人傾向於不露鋒芒,不公布掌權者的日常活動;他們認為奇襲和詭計非常重要。
中國文獻經常凸顯爾虞我詐的角色,以及需要「智者」─即明智的政治家─以看穿詭計,洞悉真相。中國許多古典英雄故事都強調利用奸猾玩弄別人。許多通俗小說、電影和電視節目的英雄,皆善於不動聲色地耍弄對手,直到最後都不漏出真正意向。這些藝術家策劃出最複雜幽微的欺敵訊號,需要讀者用心思索,到劇情告終時才有恍然大悟之感。
一九四○年代這些研究─認為某一民族對世界會有不同的看法─被認為有爭議、政治不正確,因此從來沒有對外發表。唯一一份原版報告悄悄地躺在國會圖書館裡。一直要到二○○○年,我才從和中國軍方將領的互動中了解到這些研究的結論基本上是正確的。中國人高度重視欺敵戰略的重要性。他們以中國文化的獨特性自豪。兩個鷹派將領成立一個「中國戰略文化促進會」推廣這個觀點。自從我二十年前認識他們以來,他們在全國媒體上的影響力大為增長。我的同僚錯誤地輕忽他們,直到最近,他們某些建議成了中國的政策。
【錯誤的假設五:中國的鷹派力量薄弱】
一九九○年代末柯林頓政府時期,我奉國防部和中央情報局之命進行一項史無前例的檢討,檢討中國欺騙美國的能力,以及迄今為止它究竟愚弄了美國多少。根據祕密情報、未發表的文件、與中國異議人士及學者的訪談,以及我直接閱讀的中文材料,我終於開始看穿中國人所遮掩起來、不讓我這類人士知道的機密。
我蒐集和我一向相信的傳統論述相互牴觸的線索,開始拼組起過去約四十年的另類論述。經過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中國鷹派向北京領導人提出的建議,他們希望能誤導和操縱美國決策者,以取得情報以及軍事、科技和經濟的援助。我發現這些鷹派向毛澤東以降歷任中國領導人建言,要報復百年國恥,期盼在二○四九年、即共產革命成功一百週年時,取代美國成為全世界的經濟、軍事和政治領袖。這項計畫即「百年馬拉松」。中國共產黨領導人自從和美國開展關係時,即已執行這項計畫。其目標是報復或「洗雪」過去列強的羞辱。然後中國將建立一個對中國公平的世界秩序、一個沒有美國全球稱霸的世界,並且要修正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在布列敦森林和舊金山所建立由美國主宰的經濟和地緣政治世界秩序。若要達成這個鴻圖大計,鷹派評估唯有透過詭計,或至少否認心懷任何顛覆計畫。
當我提出我的研究報告,指稱中國鷹派就中國的野心及欺騙美國的戰略提出建議時,美國許多情報分析員及官員起先都不敢置信。他們沒有看到我發現的證據。(多虧中央情報局局長喬治.譚納特〔George Tenet〕慧眼獨具,他在二○○一年頒給我傑出表現獎,表揚我這項研究。)我可以了解我同僚的懷疑。中國政府長久以來都以落後國家之姿出現,它的「和平崛起」需要協助。中方否認它有實現全球領導或與美國衝突的念頭。的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明文規定,禁止中國稱霸。中國領導人也例行地向其他國家保證「中國絕不會稱霸」。換句話說,中國會成為最強大的國家,但不會主宰任何國家或試圖改變任何事物。我們沒有一份這樣的計畫書。中國也的確說沒有這種計畫。他們只想讓中國恢復三百年前的全球地位,當時它支配全球約三分之一的經濟。換句話說,根據中國鷹派的規劃,到二○四九年中國至少要有美國的兩倍強。
中國將是和平的、不是那麼民族主義的概念,得到遍布西方學界、智庫、金融機構和政府的意識型態盟友的確認。宣傳中國只重經濟發展而無意於稱霸全球的概念,對這些人來說是更有利的,不論他們是想要投資中國企業的民間股票型基金經理人,或是智庫學者,他們為了籌措經費、資料取得管道以及推動研究計畫並與中方同僚舉辦研討會,都需要鼓吹這些樂觀前景。我們的外交政策專家、經濟學者和企業人士有這一派想法並無不當,而且也有憑有據。中國也有真正想和美國合作的溫和派存在。中國政府官員通常也的確反映這些觀點,並處心積慮地宣稱它們才是真正代表中國的聲音。
但是那些被嘲笑是「擁抱貓熊派」(panda huggers)的人─我過去數十年也頗以此為傲─所擁有的對中國較親善的觀點,恐怕也缺乏足夠的證據來證明中國境內的許多強硬派民族主義聲音(從最高層的政治和軍事機構到基層民意皆如此異口同聲主張)只不過是「邊緣」主張。這些強硬派被貼上「脫離現實」的標籤,是已經被全球化和資訊科技消滅的舊時代殘留下來的老古董。
西方大部分中國事務專家數十年來都認定中國的民族主義不是主流。這種一相情願的偏差想法已經創造一個盲點,未來二十五年內,美國最棘手的國家安全挑戰可能就要爆發了。中國有溫和派與強硬派、鴿派與鷹派,他們在北京的政府機構以及經常舉行的會議裡,為中國未來的發展方向有很激烈的辯論。但是,逐漸地,強硬派和民族主義的世界觀占了上風,在中國新任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核心圈裡影響力極大。政府辦的鷹派報紙《環球時報》已經成為第二或第三名最受歡迎的新聞來源,它的總編輯胡錫進很清楚表達出中國鷹派是如何看待溫和的鴿派,他指責他們是「癌細胞,將導致中國滅亡」。
《2049百年馬拉松》|作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出版社:麥田出版/城邦文化 .出版時間:2022.08.06
本文摘自麥田出版之《2049百年馬拉松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
一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2002 年已翩然到來,麥田出版將以更開闊的眼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