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偵探並不是JK (39) 東大連續案件的開始交往兩人

2022/09/12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欸、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怎麼……』
海面波光粼粼反射著陽光,船隻作業的引擎聲陣陣傳入耳裡。
定輔眼前是個未曾見過的海港,這一區看來是個小漁村的樣子。
他困惑的搔了搔頭,伸手往長褲口袋摸去,空空的什麼也沒帶。
『完蛋,沒有帶手機。』
既然無法定位,他只得沿著海堤信步往前走,不如說是有股力量正牽引著他。
此時有個年約四十歲左右的婦人迎面而來。
『啊、你好!』
定輔立刻向婦人攀談,想向她做詢問。
『……』
然而婦人就像是沒聽到似的,連正眼都沒看定輔。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儘管定輔提高了音量又加上了肢體動作,但婦人還是不為所動,逕自走過他身邊,往海港的方向走去。
『不理我欸,奇怪?』
就在定輔好生困惑時,他看到了路邊一側的魚店的看板。
『千德魚店-岩手縣宮古市漁會總協立案……咦?!!!我怎麼會跑到東北的岩手來了!』
他吃驚地瞪大雙眼,與此同時,店裡忽然有個小男孩跑了出來!
『等、要撞到了!』
準備接受衝擊時,難以置信的事發生了,小男孩竟然直接穿過了定輔的身體,站到馬路上左右張望。
一看就像是在幫忙顧店的孩子,但他的視線卻一次也沒有對焦在定輔身上。
『穿、穿過去了!』
定輔為求確認,直接將手伸向了小男孩,卻怎麼也搆不著。
『這難道是……啊!』
他歪著頭想了一會,敲了手心。
『我這肯定是在作夢吧,這麼想就說得通了,八成是那個奇怪的能力又擅自作用,不過這次夢境感覺比以往都還要來的真實吶。』
有了這層認知後的定輔,忽然身子甚至能隨意地飄浮起來。
過後,方才對定輔不理睬的婦人進入了店面,看來她就是這家的女主人。
『不過移動範圍只限定在這家千德魚店的周邊耶,是要我看這家發魚店會發生什麼事情嗎?』
彷彿肯定了定輔的想法,一些關於千德家的資訊流入了他腦中。
千德家以捕魚為生,一家之主的父親是漁夫,母親則是負責經營店鋪,夫妻倆育有三男三女共六個孩子。
千德睦斗排行老五,只有一個妹妹年紀比他小。
由於工作繁忙,父母無暇照顧家庭,以往家裡都是由比睦斗大十九歲的大姊照顧著弟弟妹妹們。
『那個在顧店的男孩就是睦斗了吧,他今年才四歲嗎?』
定輔思付著,他得知了那位23歲的大姊今年遭到退婚和流產的雙重打擊,精神出現問題被送進了精神病院,因此照顧孩子們的重任再度回到母親身上。
睦斗的父親平時都在跑船,還有酗酒的習慣,經常大半個月都不會回家,從來不管孩子們,每次回家還都會找母親要錢。
母親不僅要經營店鋪,還要照顧家裡那麼多孩子,生活十分辛苦。
接著時間忽然快轉到五個月後,那是一個大雪紛飛的季節。
『嗚哇啊!』
定輔跌落在千德魚店門口,正巧他看到母親帶著幾個孩子,似乎是挨不住生活的艱辛,打算回到同個縣的花卷市的娘家。
無奈的是她身上的錢買不起那麼多張車票,最終她只帶走了三個孩子,而睦斗是沒有被帶走的剩下兩個孩子之一。
『只有四歲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母親給拋棄了吧,父親根本也不會回家,這下要怎麼生活下去啊……』
定輔看著四歲還不懂事的睦斗坐在店裡,感到鼻酸。
接下來一段時間,睦斗跟隨著二姊,靠著撿垃圾和捕魚填飽肚子。
這樣的生活不知不覺就持續了半年,最終在社福機構的介入下,睦斗和她的二姊被送往了他們母親的娘家。
定輔也跟著姊弟倆的身影來到了花卷市的娘家,看著睦斗進入當地的小學就讀。
然而他因為先前撿垃圾維生三餐不繼的關係,身材比起同年齡層的孩子更為瘦小,在學校遭受欺凌,回到家後二哥也會欺負他。
母親也因為睦斗長得像那個不負責任的丈夫,而不怎麼喜歡他。
『啊,他又離家出走了……』
定輔無奈的看著搭上電車的睦斗。
他因為受不了這樣的生活環境,最近老是乘著電車離家出走,但馬上就會被好心的民眾帶去警察局,警察再通知母親帶他回家。
這個狀況發生了好幾次,不僅影響母親的工作,也讓她備感煩躁,於是她決定對睦斗的態度好一點,也處罰了欺凌他的二哥,還請老師留意他在學校的狀況。
同時期,大姊從精神病院康復,也回到了花卷市的娘家。在大姊的照顧下,睦斗總算是能回歸較為正常的生活。
『定輔……定輔……定……』
看到這裡,定輔感受到有人在叫喊著自己,意識也逐漸抽離出夢境。
「……」
-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呢……明明夢中沒有半個人是我認識的啊?
定輔緩緩地睜開雙眼,是不熟悉的天花板以及床鋪的味道。
但是身旁傳過來的體溫卻是十分熟悉且溫暖的。
「定輔,差不多該起來囉。」
定輔的頭轉向左邊,發現蓋著同一條被子的枕邊人,正用著一雙橙色的瞳眸溫柔地注視著自己,兩個人的雙手還互相牽在一起。
「出島學姊……早……」
-欸、學姊睡在我旁邊,就表示……昨晚的事,不是夢嗎?
他另一隻空出來的手撫了撫自己的胸口。
昨夜,兩人將彼此的第一次獻給了對方,過程雖不盡順利,但也算是頗有兩人風格的圓滿結束。
「怎麼又變回出島學姊了?是八千穗啦。」
八千穗微微鼓起臉頰。
「啊、抱歉抱歉,叫習慣了……那個,八千穗學姊。」
「噗、傻瓜定輔。」
「嗚。」
「不過,沒想到男孩子就算沒有意識,早上也還是很有精神呢。」
「嗯???」
八千穗的臉頰有些潮紅,順著她的視線,定輔往胯下的方向瞧。
那兒正搭起了高高的帳篷。
「嗚哇!不、不是,這個是正常生理現象!」
他手忙腳亂地努力將帳篷壓下去。
「如、如果還是沒辦法消下去的話,我、我也不是不能幫忙啦……」
八千穗愈發羞澀的用手指玩弄著自己的頭髮。
「欸?咦?」
聽到她這麼說的定輔眨了眨眼睛。
-莫、莫非學姊是想幫我口、口交嗎!
就在這時,八千穗的手機響了一聲訊息進來的提示音,她連忙從床頭拿起手機來看。
「啊,我、我們也該回去囉!」
「是、是啊,也不知道慶功宴後來怎麼樣了……」
一股被打斷難以言喻的尷尬氣氛,定輔隨即轉了話題。
「如果定輔你是指柊莉妹妹的話,知日乃剛好說已經送她去車站搭車了。」
「這樣嗎?那還真是感謝七尾學姊吶,老實說昨晚感覺柊莉妹妹的狀況有點奇怪,我還蠻擔心她的。」
「定輔難道就不會擔心我嗎?」
聽著八千穗的語調忽然一沉,定輔霎時有些慌了。
「不、這個、不是這樣,我只是做為朋友的關心……」
「唉,我知道啦。」
她頓了一下又繼續說:
「我也覺得自己錯怪柊莉妹妹了,她是個非常好的孩子,才中學生就能有這樣的胸懷,這樣一比我反倒還比較像是小孩子呢。」
八千穗自嘲的說著,定輔則是緊握她的手。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覺得使性子的八千穗學姊真的很可愛哦。」
「笨、笨蛋,別一大早就說這種羞死人的話啦!我要換衣服了!」
見到對方抓著被單坐起身,定輔這才想到兩人都還是一絲不掛的狀態,慌忙別過頭去。
但還是不停地偷瞄!
八千穗曲線優美的背部、還有那沉甸感十足的側乳,令定輔不禁又搭起了新的帳篷。
兩人回到藤木寮,就看到知日乃和志兔處在公共空間。
隨著注意到的是,略顯凌亂的桌面還有散落在地上的空罐和零食的垃圾,這讓平時都會打掃室內的定輔不禁皺起眉頭。
料想是知日乃帶柊莉回來後,和志兔三個一起人又喝嗨了的關係吧,不過應該是不至於讓中學生喝酒吧……?
「唷,你們回來了,我都聽說囉,如何呀?」
正在用平板處理資料的志兔,饒富興致的望著他們。
「什麼如何啊?」
八千穗露出疑惑。
「孤男寡女的在外面共度一個晚上,想也知道是這個吧~」
知日乃左手食指和拇指套著圈,右手的食指放進其中來回進出。
「我、我不知道知日乃妳在說些什麼!對吧,定輔。」
「咦?啊、是,八千穗學姊。」
八千穗想連同定輔打馬虎眼的裝傻,但馬上被知日乃給抓到破綻。
「八千穗學姊是嗎~喔~直呼起名字了呢,在交往了嗎?呵呵呵。」
定輔馬上被她的手臂勾住了脖子。
「吶定輔,我在八千穗的口袋裡偷放了一個『那個』,她有用了嗎?」
「那個……?喔喔,原來那種款式的保險套是七尾學姊準備的啊!一開始沒用到,但是後來就派上用場了呢!」
定輔思考了一下後回答,但這讓知日乃和志兔驚呼出聲。
「你、你們一開始居然沒戴套嗎!?」
「嗚哇!看不出來八千穗這麼大膽耶!」
這讓八千穗倏即漲紅了臉。
「笨蛋定輔!你幹嘛那麼老實的回答她們的問題啦!」
「咦欸!?」
定輔就被敲頭了。
「八千穗,第一次的感覺怎麼樣?果然會很痛嗎?」
「我好像聽人家說,第一次完事後會下面會痛一整個禮拜耶!」
知日乃和志兔紛紛祭出問題,附帶一提,這兩人的性經驗都是零。
「其、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痛啦,定輔對我很溫柔的,和喜歡的人做的話,連這種疼痛感都能轉換成幸福的喔!」
明白這點的八千穗產生了一種優越感,些許得意的講了起來。
「哇啊啊、志兔妳聽到了嗎?她說喜歡的人耶、是喜歡的人喔,八千穗居然變得這麼坦率!」
「比起這個,我比較想知道一開始是誰主動的?是八千穗嗎?還是定輔?用的是什麼姿勢?」
志兔拿起平板好像想記錄些什麼。
「唔嗯,這個嘛,一開始我是讓定輔先來,用的就是很普通的那種傳教士體位,不過馬上就換成我在上面了,然後還發生了點小意外……」
也許是因為優越感的渲染,讓八千穗是有問必答。
「什麼小意外?」
志兔好奇的問。
「就是啊定輔他忽然直接就內……嗚嗚!」
八千穗忽然被定輔摀住嘴巴。
「八千穗學姊那件事不可以講啦!」
「嗚嗚嗚嗚、嗚嗚!(好啦好啦你先放開我我不會講了啦、我快不能呼吸了!)」
雖然聽不太懂,不過她大致上是這個意思。
「啊,對不起對不起!」
定輔連忙放開八千穗,一邊道歉。
「那個、不好意思……」
這時有個不屬於藤木寮的女聲忽然從後面冒了出來。
大家登時回頭一看,是一名有著一頭柔順的褐色長髮,且外貌和知日乃如出一轍,身穿高雅風格的深色長裙的女生,她正站在公共空間的門口。
「咦?千陽乃姊?妳怎麼會在這裡?」
知日乃看到是自己的雙胞胎姊姊,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你們大家剛剛好像很忙的樣子,我在門口按了鈴,都沒人應門,就自己進來了。」
千陽乃講到這邊,藤木寮的眾人相識了一會,便不約而同地苦笑著。
「啊哈哈,千陽乃姊抱歉啦,總之妳先過來坐吧,室內很亂不要太在意啊。」
「好的。」
「……」
-妳也知道很亂喔!也不想想是誰弄得!
定輔忍不住在內心吐槽。
然而就在此時,有個啤酒的空罐因為剛才的騷動倒了下來,滾呀滾的,剛好到了千陽乃前進的路線上。
千陽乃就這麼踩到了。
「咦?呀啊!?」
她身子往前傾,直接往定輔所在的方向跌了過去。
「千陽乃小姐危險!」
定輔也是大吃一驚,慌忙之中接住了千陽乃的身體,兩人順勢跌進了沙發,才沒有讓她摔倒受傷。
「嗚嗯……不好意思……」
千陽乃努力將自己的身子給撐起。
「沒關係,倒是千陽乃小姐妳不要緊嗎?」
「嗯、我還好……啊……」
千陽乃這才發現自己正騎在定輔的腰上,而屁股被定輔的雙手抓著。
「定・輔・你・在・幹・什・麼?」
八千穗雖然是笑臉,但是眼睛裡卻完全沒有笑意。
「不、不是,八千穗學姊妳聽我說,妳也看到了這是不可抗力啊!嗚哇啊啊啊!」
啪--
折騰了一會,知日乃和志兔大概也明白是自己造成的,這才將桌面和地上的垃圾給整理好,請千陽乃入座。
而左臉頰上還殘留著八千穗手印的定輔,端出了茶點做招待。
「所以,千陽乃姊大老遠從東京跑過來有什麼事嗎?」
知日乃理所當然地吃著她姊的茶點。
「事情是這樣的,近日我們系上的辦公室接連發生幾起竊盜案,小偷一直無法抓到……」
千陽乃正色的說著。
「竊盜案的話,為什麼不報警呢?」
志兔投出了疑惑。
「因為每次丟失的金額都不大,懷疑有可能是學生所為,在不確定之前報警可能有損系譽甚至是校譽……教授們是這樣說的。」
「東大的名譽問題啊……真麻煩呢。」
八千穗抱起了胸。
「所以我才想說來拜託出島小姐。」
千陽乃低下頭,向她進行了請託。
***
後記A:
大家早安,這邊是河合艾梅莉。
本回開始進入新的事件篇章,作為本作最後一個事件是和千陽乃有關的內容,長度預估應該也是會有六、七回,看寫作狀況如何,目前是完全沒囤稿的狀態,所以我也不知道(?
然後從本回開始,八千穗和定輔這對偵探與助手的情侶要開始灑狗糧了,目前是半糖狀態,不知道能不能寫到像台南全糖那麼甜,好想要甜死人不償命哦~~~
***
後記B:
大家安安,我是愛茵
這次的夢境不知道會帶來什麼案件呢,長期這樣下來不知道對定輔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ω・`)
八千穗太香了,小定輔又很有精神的搭帳篷w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河合艾梅莉
河合艾梅莉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