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安卓利亞》第一章

2022/09/17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父王,為什麼王城內四處都有這幅花的畫像呢?」
  「它是『國花』。不僅代表伊斯奇羅斯,也象徵著我們一族。」
  她抬頭望著掛在牆上的巨幅方形圖畫,一朵高大的白色花朵泛著銀色光芒,聳立著、俯瞰著底下的人們。
  她伸出小小的手,「父王,我可以看看真正的國花嗎?」
  「你會看到的,安。」
  安的手掌停留在半空中,手掌收攏又張開,就像是隔空抓取花朵。
  *
  亞歷山大抱著卷軸,穿過佈滿昂貴圖畫與飾品的長廊。氣喘吁吁的他仍掩蓋不住發自內心的笑容,他抵達一扇相比三個成人高、鑲著各式寶石的大門,向佇立在兩側的衛兵點點頭。
  衛兵甫推開厚重的門,他顧不得平常重視的禮節,高舉著攤開的卷軸大喊:「安卓利亞陛下!打贏了!這場仗,我們打贏了!」
  偌大的謁見廳僅有亞歷山大一人的歡呼,坐在王位的安卓利亞瞪大眼睛,微微挪動僵硬的身體,拿取卷軸。
  即便在喜出望外的亞歷山大面前,她依舊保持王應有的沉著風範。安卓利亞調整好頭頂的小型王冠,捏緊手中的卷軸深呼吸,盡量控制手指的顫抖。
  安卓利亞抿起嘴唇,逐字閱讀遠方稍來的消息。苦熬三次秋收的戰爭,起因於一場影響兩國未來的意外。她知曉無數人民無家可歸、上千士兵傷痕累累,為此她三番兩次與各地貴族及官兵徹夜對談,盡可能地降低國家損失,替奔赴前線的士兵撐起雙腿,建立可靠的後盾。
  她看著卷軸最後一句,勝利一詞於此刻是何等的可貴又耀眼。安卓利亞忍不住吐口氣,彷彿將這些日子累積而來的戰戰兢兢一次排出。
  「馬上召集所有人,」安卓利亞的手微微發麻,她冷靜又銳利的眼神望向亞歷山大,「戰後處理刻不容緩,接下來有得忙了。」
  訓練有素的亞歷山大立刻繃緊面孔,得令的他立刻邁開雙腿。
  安卓利亞壓著王座的扶手,顫巍巍地起身。望向亞歷山大離去的背影及門口,她順勢往側邊一瞧,牆壁裝飾獨特的王族紋飾以及歷代國王的畫像。唯有尾端相框的人物,是安卓利亞熟悉的對象。畫像保留他年輕美好的模樣,翹起的鬍子是她兒時最佳的玩具之一。
  然而最清晰的記憶中,與安卓利亞相同的金白髮卻顯得更加衰老。他躺在專屬於國王的床鋪,枯瘦的身形就像是不慎掉在地面的一根樹枝。
  「你要連同所有人的份活下去。」
  他悲慟的雙眼,唯有說這句話時炯炯有神。自那刻起,被希望填塞的寄託,緊緊銬在安卓利亞的脖頸。
  安卓利亞深呼吸,踏下台階,出於習慣地看向王座後方。每當她要離開謁見廳,她總是會仰望那幅描繪國花的圖畫。
  畫作中僅有一朵國花,盛開的樣貌如同一國繁榮,微微垂下的五片花瓣就像是上位者自傲地藐視人群。巨大又孤獨的國花,如同唯一能坐上這位置的她。
  安卓利亞低垂的眉毛埋藏無人傾訴的悲傷,緊閉的嘴唇蘊含難以釐清的憂慮。她閉起眼睛,雙手相握貼在左胸前。
  再次睜眼,綠色瞳孔中再無其他雜質。
  *
  安卓利亞捏著胸前的衣物,盡量壓抑來自腹部的不適感。許久未離開王城,搭乘馬車的顛簸狠狠地攪和安卓利亞肚裡的食物。
  前些日子與貴族們開會,不少貴族希望安卓利亞能親自到希諾羅去鼓舞、感謝士兵。安卓利亞沒有理由拒絕,立刻應允這樁提議。官員與貴族們的反應一致叫好,惟始終隨伺在側的亞歷山大不太滿意。
  安卓利亞不是不瞭解他的顧慮,但是既然已成為一國之王,她認為有些事情總該要扛在肩上。若要打破那些汙衊又荒謬的傳聞,安卓利亞勢必得付諸行動,向所有人證明她不只是先王的女兒、更不是帶來災禍的女巫,而是統治伊斯奇羅斯的國王。
  嘔吐感愈來愈強烈,她正想要出聲喚人,便聽聞鞭子揮打的聲音,馬匹嘶嘶地叫喊,馬車漸漸停下。
  「陛下,我們已抵達希諾羅。暫時讓馬匹休息,稍後再繼續往東方走。」亞歷山大的聲音自馬車外傳來,安卓利亞吞下口水,應聲推開木門。
  安卓利亞踩著萎靡的雜草,呼吸變得急促,堆積在腸胃的異樣感反倒加劇。
  伊斯奇羅斯的土地遼闊,一輩子生活在王城的安卓利亞首次踏上希諾羅。書籍記載伊斯奇羅斯各處景象,印象中希諾羅坐擁一大片森林,兩國為界的河流更是孕育生命的發源地。
  然而位於兩國邊界的希諾羅,正是衝突的首要戰場。光禿禿的森林與焦黃色的土地,處處是人類踐踏過的傷痕。殘破不堪的景象與完好無缺的王城相比,堪稱兩個不同的世界。
  安卓利亞捏著臂膀,沉重的負擔讓她需要喘口氣。她願意面對戰爭帶來的結果,但不願習慣伴隨而來的殘酷。
  健壯的馬匹飲用近乎乾涸的河川,一旁還有馬夫細心照護。安卓利亞沿著河岸行走,眼望所及的荒土令她感到窒息。左方視線的盡頭處有一塊樹叢,安卓利亞遵循著本能,從未停下腳步。就像是要親眼確認殘忍的事實還能有一線希望,安卓利亞罔顧亞歷山大的呼喚,專心地盯著目標。愈往茂密的棕綠色行走,一旁的水流跟著變大。
  距離樹叢十五步之處,她倏地停住腳步。一棵棵樹幹遮擋前方的視野,樹葉的間隙隱約可見銀色的光芒,與白日的陽光不同,銀色光芒儼然製造出不同於焦土的境界。
  是國花。安卓利亞從未見過真正的國花,她僅是瞥見銀色光芒,下意識聯想到那幅國花圖畫。父親告訴過她,國花稀少又不好栽種,只會生長在環境良好的水邊。
  水流聲混合逐步加快的心跳聲,安卓利亞邁開步伐,奮力撥開樹葉。當她穿過樹叢,泛著銀色光芒的國花躍入視野之中,旁邊還有一名倒下的女孩。
  見到國花的雀躍很快就被蓋過去,安卓利亞連忙蹲在女孩的身邊。她暗白的肌膚全是傷,破爛的衣物滿是煙硝味的焦黑。安卓利亞不怎麼費力地將她正面朝上躺在草地,她低頭湊近女孩的臉部,薄弱的呼吸讓安卓利亞鬆了口氣。她抿著嘴唇,握著女孩過分纖細的手。
  安卓利亞皺起眉頭,女孩異常的高溫留存在她的掌紋。安卓利亞不能忽視也不想忽略,她走出樹叢之外,對著急忙尋找她的亞歷山大呼喊。
  亞歷山大遵照命令抱起尚存一絲氣息的女孩,「陛下。」
  安卓利亞眼神堅定,直勾勾地望著懷有疑慮的亞歷山大。
  「帶她回去。」
  她凜然地說道。
  
----
第一次在方格子進行創作連載,有些小緊張。
《安卓利亞》是即將在2022年的10月場次販售的新作,會同步在多個平台連載。外傳的部分,目前僅有考量在實體書(或可能發行的電子書)收錄。
正文前三章因為已經先在部落格跟在水裡寫字連載,我會在下次更新(9月28日)前把這三章補齊。
感謝各位的點閱,有任何想法都歡迎留言跟我說喔!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夢想是躺著賺十億。 比較常寫小說,也會寫點雜文,包含作品心得與分析等。常居於噗浪。
中古歐洲架空的故事,含有少量的奇幻與非現實要素,也有百合情愫,不過是非典型的愛情定義。講述王撿到女孩的故事,主軸會是女主角安卓利亞(Andrea)在打贏戰爭後的成長與心境歷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