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128──無勇之大秦(六十)
火火
火火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128──無勇之大秦(六十)

火火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128.無勇之大秦(六十)
  馬凡感覺不太對勁,想提前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可惜他的眼鏡不配合,除了自己瞪眼瞪到眼睛快脫窗外,愣是啥都沒看見。
  算了,大年初一,所有人都在歡慶過年,連慕容槐都沒什麼動作,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吧。
  慕容蘭卻對此非常焦慮,他是在大秦長大的,對危機的嗅覺要比馬凡敏銳得多,他將馬凡叫到自己房間,十分嚴肅道:「一定發生什麼事情了,不然南宮彥他不可能這時候過來,我們過去十幾年也從來沒有走訪過彼此家,一定是發生了他不得不過來的緊急事態。」
  「什麼緊急事態?」馬凡不明所以,他穿越至今,除了獸災跟被宇文長找麻煩外,還算得上是順利,所以他其實不太明白慕容蘭這種在他看來十分大驚小怪的舉動。
  過年不想待在家裡面對親戚,想去朋友家待著,在現代社會倒也不算罕見。
  「南宮家不得不來跟慕容家尋求結盟的事態。」慕容蘭說,「楊家那邊肯定出事了。」
  馬凡不懂為什麼楊家出事,南宮家就得來跟慕容家結盟,一臉茫然。
  慕容蘭有點恨鐵不成鋼:「小吳,你跟著我處理事情好些時日了,怎麼連裡面利害關係都看不明白。聽著,我掰碎了給你說說。」
  「南宮彥是四大家族中最年輕的家主,這你知道對吧。但也因為他年輕,其他三家,包括我父親,都沒將他放在眼裡。別說我們這些外家人,他們自己家多得是想將他扯下來的人,後來他撿了那個野小子,殺了不少人才算消停下來。」
  「在這種情況下,南宮彥只能不斷砸錢買好感,表示自己毫無威脅,是個人傻錢多的冤大頭。但是心裡肯定也有把尺,他幾乎從不輕易表態站隊,幾乎都是讓那個野小子當出頭鳥,自己在後邊收拾善後。這樣就算發生什麼事,他只要把那個野小子處理掉就行。」
  馬凡張嘴想要反駁,他覺得南宮彥對待小二子是真心的,沒有那麼多算計。
  「不論是真心還是假意,南宮家明面上是不可能站隊的,他在這時後來慕容家只說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楊家可能要對南宮家下手了。或者是有事情涉及到了南宮家的安全,所以他才來的。」慕容蘭繼續說,「但是根據我的情報,楊家那邊除了日前發生一場人為疏失外並沒有其他特別的事情。而最弔詭的是楊子浩被處理了。」
  「楊子浩?」馬凡愣了下,神情不可思議,「可是他不是嫡系嗎?」
  「沒錯,所以楊岐河那個冷血殺手連自己的親姪子都沒放過。必定是出了得把人殺了才能平息的大事。」慕容蘭皺眉思索,「楊家權勢滔天,什麼大事得把人處理了?」
  「你說的處理是……?」馬凡覺得自己再確認一下比較好,「死了嗎?」
  「沒死,不過應該也跟死了差不了多少。」慕容蘭說,「祕密被送進祕牢了。」
  「秘牢?」
  「跟天牢地牢不一樣,祕牢是權貴不經由一般法律程序,直接送人進去跟陛下表忠心的地方。進去後,再尊貴的身份也只是奴隸了,一般都送去陪王女,好一點的是當苦力,看看哪天有沒有希望陛下開恩把人放出來。」慕容蘭說,「你可以理解成是另一種體系。」
  馬凡:「……這是違法的吧?」
  「是違反了大秦律法,但是那又如何,事實就是如此。」慕容蘭揮揮手,「楊家把楊子浩送進去,必定是有事,但我現在想不透,究竟是什麼事得讓南宮彥挑這個敏感時間點過來。他一定掌握了我不知道的情報。小吳,你跟他處得不錯,李隆也跟那個野小子交情好,你們替我套套話,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就不去見面了。」
  馬凡心想這些人真是吃飽太閒,成天就算計這算計那,也不嫌累得慌,但是寄人籬下,他還是答應替慕容蘭問問,反正他也確實好奇楊家那裡出什麼事了,不曉得楊全怎麼樣,有沒有受到波及,不過作為楊岐河的唯一獨子,大概是沒有吧。
  他們約了某一處茶樓見面,只不過過年期間,茶樓是不做生意的,就連店小二們都回老家去了,馬凡從小翠那裡拿了鑰匙,自己獨身前往。不得不說,他覺得這頗有點祕密會面的意思,搞得他好像特工似的。
  「出來玩也好兒。」李舟對此倒是很興奮,「玄卿家裡人太多,地方雖然大,但是感覺很差兒。」
  「感覺很差?」馬凡調侃道,「你吃飯時怎麼就不感覺差了?」
  「有一說一。」李舟不服氣道,「飯菜好吃,但是感覺差。就那什麼……怨念很重兒。」
  「怨念很重還能吃得那麼香。」馬凡笑著反問。
  「小青可以幫我擋住那些怨念兒。」李舟老實道,「我本來看不見,但後來慢慢看見有黑氣,超大,從主宅底下冒出來的,異獸院也有,陰森森的兒,不過小青可以幫我隔絕那些,所以就還好。」
  馬凡一個踉蹌,忙問:「你什麼時候可以看見的?」
  李舟努力思索,不太確定道:「就好像哥哥你跑出去的那一天之後?」
  馬凡俯額,「你告訴我是幾月幾日?」
  「不記得兒。」
  馬凡深呼吸,叮囑道:「我知道你是個有自己主意的,但能藏拙就藏拙,千萬別透露出去跟人起衝突。」
  這主宅下面冒黑氣,一聽就不是什麼好事,慕容槐好不容易當他們不存在,他一點都不想再去惹麻煩。
  「所以我沒說兒。」李舟得意道,「連崔元都沒說。」
  「行吧。」馬凡推門而入,茶樓內無人,看著冷清,倒也不失為一處絕佳的休息場所。兩人在茶樓內欣賞了一會兒壁畫,慕容家的產業果真連裝潢都相當講究,連壁畫都彌足珍貴,用的是相當西有的藍色顏料去畫天空與海,漸層美麗,不同明度的藍色表現出了一種和諧的自然美。
  四大家族裡面最偏愛藍色的就是慕容家,楊家雖然是首富之首,但是家服更偏紅黃色系,象徵權勢,反倒極少使用藍色。
  馬凡看著這小小一幅話,心裡盤算了一下用了多少群青石,換算成大秦幣後再次對慕容家的奢華有了深刻的認知。
  儘管經手的文件上金錢數額的龐大常常讓他咋舌,他還是忍不住感嘆慕容家到底有多富有。他穿越前經濟緊張,沒想到穿越後反倒沾了慕容蘭的光,體驗了一把有錢人的生活。
  不過這麼貴的東西居然就這樣放著,也無人看守,真不曉得是損失了也無所謂還是慕容蘭心太大。
  李舟對這幅畫要價多少毫無概念,他跟小青玩起了你追我跑,主寵兩人沿著桌椅玩鬼抓人,就在李舟要抓到小青時,小青飛速地竄上了天花板,氣得李舟原地跳腳:「作弊兒!回去不給你吃桂花酥!」
  小青昂著頭,甩了甩蛇尾,示意他們看向門口。
  謝君憐不聲不響地就站在那裡。
  「我靠!」李舟震驚道,「你不是回老家辦事去了?這麼神出鬼沒兒。」他完全沒有感覺到門口有人。
  馬凡見怪不怪,之前謝君憐就曾告知他們過年他要去英靈村一趟,馬凡對此感到非常欣慰,謝君憐終於學會消失前告知他一聲了,甚至還帶他去過,終於不是人一不見就得兩眼一抹瞎,只得去廟裡擲筊了。
  「辦完了。」
  「吃過沒?」馬凡熱情地迎了上去,「我跟南宮公子約在這裡碰面,過年店家都休息,你要是不介意,我等等做點東西?蘭公子說了店裡若是有食物可以取用,雖然可能味道並沒有那麼好。」
  謝君憐搖頭,若無其事地走到了其中一個位置坐下,本來在天花板耀武揚威自己有多會溜的小青刷啦地就下來了,安安份份地待在謝君憐旁邊,看著十分乖巧。
  李舟就納悶了,為什麼小青這麼親一個平時壓根就沒相處的人兒?也沒見謝君憐投食啊。
  還有這傢伙都不冷的嗎?怎麼穿的還是夏服啊。
  馬凡去店後面打了水,倒滿了一整壺,又準備了五個茶杯。才剛放好杯子,小二子就大咧咧地從門口進來了,隨後,探頭探腦的南宮彥也進來了。
  只見本來氣色不錯的南宮彥此時嘴唇發白乾裂,瞳孔驟縮,像是發現了什麼可怕的事情,馬凡瞬間就有不妙的預感。
  慕容蘭不會真猜對了,來結盟的?
  「彥公子……」
  「噗噁!」南宮彥才剛剛關上門,就開始狂吐,嚇得馬凡趕緊把一整壺水都拎過去,給南宮彥拍背順氣,他焦急地問小二子:「發生什麼事情了?李隆,快過來給他把把脈。」
  「我也不知道,剛剛還好好的。」小二子也很納悶,「我嫌人多煩人,阿彥腳程又慢,我就扛著他跑過來,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馬凡有點玄幻:「扛著?跑過來?」
  「對啊,大概在幾十條街外有南宮家的人吧。」小二子指了一個方向,又問李舟,「阿彥他怎麼了?」
  「你是怎麼扛著的?」馬凡繼續追問。
  「就這樣扛啊。」小二子做了一個扛瓦斯的動作,一臉莫名。
  馬凡深呼吸一口氣,南宮彥是不是來求結盟的不知道,但他會吐肯定是小二子的錯。
  「實在抱歉。」好不容易終於止住噁心的南宮彥連聲道歉,「我會清理乾淨的。」
  「你先休息會兒,這種小事我來就好了。」馬凡說,南宮彥感覺隨時都會掛掉的樣子,小二子扛著他的時候肯定沒注意身體位置頂到胃了,他可沒有讓病患做勞力的嗜好。
  好在南宮彥也沒吐出什麼東西,就是乾噁而已,拿塊抹布就解決了。
  李舟跟小二子還有小青去後院玩了,馬凡千叮嚀萬囑咐,不可以摔打碰撞壞任何東西,否則回去就沒飯吃。南宮彥也交代小二子萬萬不可一言不和就放火燒樓。
  曾經放火燒村的李舟瞬間覺得小二子還挺親切:「你也燒過家裡?」
  「差點,沒燒成。」小二子老實道。
  把兩個糟心的熊孩子趕去後院玩,馬凡這才正色對南宮彥道:「彥公子選在這時機前來拜訪,可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火火
想用說故事改變世界的一把火 儘管火苗微弱,但是星火足以燎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