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憶-26-玉指紅顏幾度春

2023/01/24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上回元生正問到幾人生活狀況,傑亍回答到:「也難怪你會說出讓人誤會的話語,我該怎麼說呢...恩..孔雀印你知道嗎?」元生回到:「大概知道,你們追捕的那人身上貌似就有。」傑亍繼續說到:「沒錯,那你知道孔雀印代表的是甚麼嗎?」元生回到:「聽說是皇城外最大的黑市?」傑亍回到:「這樣說也沒錯,但具體來說是由九大家族共同掌控的黑市,其中池家、姚家勢力版圖最大,馮家、馬家次之,再來就屬我們傑家、屏家、關家、閔家、耋家五大家族,雖說也是家族勢力,但比起前四個家族,我們就顯得弱小非常,就算五家聯手也未必能抗衡馮、馬其中一家,這也代表黑市中的好買賣是輪不到我們,會找上我們五大家族的都是些骯髒事,接觸的人也自然都是不三不四的人了。」元生聽到此處又問道:「既然傑是五大家族,那應該也不至於會找不到對象啊?」傑亍苦笑說到:「傑嗎?...其實我們都不能算是真的傑家人,我們....都是被賣來的。」元生聽到此處加上傑家都是女人,也大概猜到內容,傑亍也說到:「我們幾人比較幸運,有點拳腳天賦,就被當成打手培養,不需要去接待客人,但...只要失去作戰能力..我們就會..」話沒說完,傑亍早已哽咽,一群人也都低下頭看著自己傷痕累累的手腳,元生輕輕地拍了拍傑亍背,說到:「也不一定會這麼嚴重吧?斗天城巷子裡的...」傑亍聽到卻滴下眼淚說到:「我也希望我們是被賣去那種地方...元生..你要知道,會來我們傑家的人,基本上就是這些去不了那些地方的人,那群人,不是變態,就是瘋子或是江洋大盜,根本不會把人當人,除了傑家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會接受這種客人的。」元生這時才恍然大悟,而這時少天蕙也追了過來,少天蕙看著眼前一群人,本來緊張的心情瞬間變成疑惑,元生也大概的說了經過,少天蕙聽完突然問到:「那你們就沒想過離開嗎?」傑亍看著少天蕙說到:「不是沒想過,只是到目前為止,從來沒人能從我們手上逃走的。」聽到這裡少天蕙跟元生同時看著傑亍,傑亍被看的不知所措說到:「我可沒有吹牛!我們這幫兄弟,不知道抓了多少個....」說到這裡,傑亍也才猛的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轉頭看向身後一幫人,不敢置信的說到:「我們...我們..自由了?」此話一出,後面的人是你看我我看你,過了好一陣子才意識到,紛紛開心地哭了起來,抱在一起,元生跟少天蕙看著眼前這群天真的女生們不自覺地也露出笑容,這是傑亍也轉過身一把抱住兩人,說到:「謝謝你們,真的很感謝你們,將來有需要,我傑亍一定會代表眾兄弟報答二位!」這時元生說到:「你...還打算用那個名字嗎?」傑亍起初沒有注意到,還反問到:「傑亍這個名字有甚麼不好嗎?」元生搖了搖頭說道:「我是說...你還想繼續姓傑啊?」這時傑亍才猛然注意到,少天蕙看著少根筋的傑亍對元生說:「你確定這樣沒問題?我很擔心他們會不會又跑回去之類的。」元生起初還自信地說到:「應該不會有人這麼蠢吧?」結果下一秒,傑亍就說:「我決定了,我現在就帶弟兄們回去拿回自己的東西,之後再一起把姓氏改回來!多謝兩位!」說完轉頭就要走,元生無奈地說到:「姑娘留步!唉...你們..這樣回去,不就是自尋死路嗎,你們都說要離開傑家,結果現在呢?算了,你們就聽我的,先前你們要給我的錢,就當作你們的旅費,去找一個新的地方,遠離傑家,重新開始,至於姓氏...恩!既然是少天蕙點醒你們,你們就改姓少吧!」說完就轉頭看向少天蕙說到:「你不會介意吧?反正少家也正愁沒人,你就把他們當你的遠房親戚吧?」少天蕙看著眼前這群沒有心機的傻大姊說到:「改姓少可以,但是名字也要改,還有你們必須祭拜少家先祖,這樣才更不會被懷疑。」傑亍聽完也答應了下來,回頭對著一群人說到:「從現在開始,我們通通是少家人了!我們都要祭祀少家先祖,也要替自己改一個好名字!聽到了沒有!」話說完,就見一群人高高興興的討論著,傑亍也隨後帶著一群人出城去找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就這樣,這齣鬧劇因為少天蕙的出現,總算落幕,但客棧那頭可就沒這麼輕鬆了,時間回到少天蕙出門後,玉兒正憤怒的質問店家為荷漠視不管,而店家此時卻不做任何回應,玉兒憤怒的把店家的衣領提了起來吼到:「你怎麼就這樣放任他!你要知道你這樣做是會後悔的啊!」四周的人也都被嚇得不敢出聲,二掌櫃也跑出來勸到:「玉姑娘,別生氣,老爺剛剛交涉過,你放心,元生不會怎麼樣的,跟老父親說話用不著這樣,有話坐下好好說,好不好。」玉兒聽著二掌櫃的話,才慢慢放下衣領,二掌櫃也讓人端來青茶,繼續勸說到:「父女倆人沒甚麼不能好好說的,先喝杯茶,緩一緩,這青茶是我特意讓人泡的,能退火解燥氣,清嗓潤喉,先喝口再說。」但玉兒絲毫沒有想喝的意思,雙眼瞪著店家說到:「我是絕對不會接受跟他人發生關係的元生,你應該更不能接受才對!」說完拿起青茶一飲而盡,摔下杯子就走回房間,二掌櫃連忙過來收拾杯子,邊收拾邊跟店家說到:「哎呀,年輕人血氣方剛,有點脾氣也難免,您可別往心裡去。」店家這時才緩緩把衣服整理起來說到:「唉,有些事情,就是需要考驗,結果差了正好可以斷了念想,但結果好的不是更能顯的珍貴嗎?唉...。」店家說完也鬱悶的喝起茶來,這時玉兒又從房中走出,手上拿了一袋東西,就砸在店家桌上,玉兒指著袋子說到:「你可看清楚了!這段時間,我多麼辛苦的在準備,而你呢?你有想過嗎?你沒有想過,但我有!」說完就轉頭走了出去,店家看著眼前一帶東西一時不知所措,二掌櫃本想幫店家叫住玉兒,但卻被店家阻止,店家一邊解開袋子一邊說到:「讓他去吧。」袋子解開後,是一件件華麗秀氣的衣服、手絹、頭飾、手鐲、胭脂水粉等等,店家看得眼淚都滴了下來,感嘆地說到:「玉兒啊...辛苦你了。」隨後就把袋子又封了起來,緩緩拿進自己的房間,店家走回房間後,池歡荷開開心心的拿著一堆東西回來,但一進門就感覺到客棧內氣氛不尋常,二掌櫃的也連忙解釋,同時遣人把東西搬到房內,池歡荷聽完只問了句:「玉..姑娘?」二掌櫃回到:「就是那個店家的女兒啊!」池歡荷聽完笑了出來說到:「他...他姓..艷,是..是艷姑娘,他..他..在哪裡?」二掌櫃指向玉兒離開的方向,池歡荷二話不說也走了過去,就在幾人都離開後,蓮末子房中突然傳來蓮末子驚恐掙扎的聲音,二掌櫃聽到第一時間過去敲了敲房門,但門內並無回應,驚恐的掙扎跟呻吟還是斷斷續續,二掌櫃的只好趕快到店家房門前跟店家說了大致情況,店家聽完讓二掌櫃的先去準備熱粥,晚點送到蓮末子房內,自己也隨後來到蓮末子房內,一推開房門,就看到蓮末子貌似做了惡夢,正在不停掙扎,店家也坐到床上,輕柔的安撫著蓮末子,隨著安撫,蓮末子的掙扎也逐漸減緩,不久二掌櫃也派人送來熱粥,店家便喚醒蓮末子,並問蓮末子坐了甚麼夢,滿身大汗的蓮末子卻說自己剛才都沒作夢,店家看蓮末子確實神情平靜,不像從惡夢中醒來,就拿起粥餵蓮末子,餵到一半,元生跟少天蕙也終於回來,二掌櫃看兩人回來就跟元生說到蓮末子的事情,元生聽完就直接跑進蓮末子房中,店家也大概說了剛才的情況,放下心後元生正想說起剛才的趣事,就突然發現玉兒跟池歡荷竟然都不在,便問向店家,而店家卻不打算回答,反而問起元生出客棧後的事情,元生也沒多想,就把經過說了一遍,元生才剛說完,池萬彩也在少天蕙陪同下走了過來,說到:「天蕙雖然跟我說了大概,但在那之前的事情,奴家還是想要聽你說說。」就這樣元生又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池萬彩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離開,離開前還回頭說了一句:「喔對了,他還少說一件事情,那就是馮、馬、傑、屏、關、閔、耋,這幾家就算都湊在一起也拿我們池家沒辦法,你可記清楚了。」說完就帶著少天蕙瀟灑離去,本以為事情到此結束,萬萬沒想到池歡荷也在池萬彩離開後不久也走了進來,也問到發生何事,店家就把蓮末子貌似做惡夢的事情說了一遍,元生也把剛才的事情又說了一遍,池歡荷聽完後說到:「池...姚...都..都很棒,不..不用..擔...心。」說完就代替店家把剩下得粥餵給蓮末子,店家也順勢把餐具收了出去,就在店家出去後,玉兒則滿身怒氣的走了進來,凝視著元生問到:「剛才都發生了些甚麼?」元生幾近崩潰的連同蓮末子的事情、池萬彩說的、池歡荷說的、店家收拾碗筷出去等等事情都再說了一遍,說到險些喘不過氣,玉兒聽完,怒意才漸漸消失,走上前抓起元生的手反覆檢查元生全身,確定元生身上沒有異常,才放開手,但剛才的一抓,元生的手上已經留下了幾個傷口,元生忍著痛讓玉兒檢查完,等玉兒鬆手後才緩緩捲起袖子,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傷口,玉兒看著元生手上傷口,錯愕的想躲出房間,卻正巧跟店家撞在一起,店家看玉兒慌慌張張的跑走,心想必定發生了什麼,果不其然,一轉頭就看到元生手上傷口正往外滴血,池歡荷正努力的緩慢在傷口上抹藥包紮,店家連忙接手,邊包紮邊問到:「你就這樣任由他抓傷啊?」元生也回答到:「看他剛才怒氣沖沖,我也只好忍著了。」很快店家就包紮好了傷口,這時蓮末子拉了拉店家的衣角,小聲地問到:「父親怎麼了?玉兒姐姐為甚麼要抓傷父親?」店家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就說到:「那是因為玉兒姐姐不知道元生跑去哪裡,太緊張了,一不小心就抓傷了元生,沒事的,包紮一下,很快就會好的。」蓮末子這才點了點頭,轉頭跟元生說到:「父親下次要跟玉兒姊姊說清楚,不然他會緊張地抓傷你喔!」元生聽完是哭笑不得,自己這一整天也是各種抹名其妙,好在結果都還是不錯的,房內幾人聊了幾句後,就聽到外頭一陣騷動,四人也循聲走了出來,順著人群視線向窗外看去,就看到遠處玉兒罕見地拿下面罩,手持單刀舞動著,似是在宣洩情緒,只見玉兒手上刀光連閃,遠處巨石上也緩緩出現對應的刀痕,劈砍勾挑削,撥轉擋推纏渾然一體,客棧內也隨著玉兒招式兒驚嘆四起,隨著觀看的人逐漸多了,驚呼聲也逐漸明顯,叫聲也從原本因為招式驚呼,變成因為看見玉兒容貌的鬼叫,漸漸的客棧內也吵雜了起來,玉兒也因為聲音發現了透過窗戶觀看的人群,瞬間停下動作,迅速將刀收起帶回面罩,走回客棧,玉兒剛踏入客棧,就有一群人前來搭訕,玉兒也不廢話,簡單的說了句:「帶著我的刀,就能進我的房。」話說完就把刀隨手一丟,一瞬間,一群人蜂擁而上,紛紛搶刀而去,玉兒也直直地朝元生走來,元生緊張的問到:「那個...拿到就能進房是不是..有點...」玉兒直接打斷說到:「有點隨便嗎?你放心,他們不用多久就會散去的。」果不其然。玉兒說完沒多久,人群就從搶奪轉變成嘗試,玉兒也深吸一口氣,跟元生等人道歉,但元生幾人根本不知道道歉何來,只能尷尬的你看我我看你,還是店家反應快,說到:「自己人道甚麼歉,像一家人一樣開開心心就好。」話說完,玉兒也鬆了一口氣,跟著幾人一起看向爭奪的人群,只見玉兒的刀平躺地上,但怎麼舉就是舉不起來,其中還有幾人協議一起抬起,但同意的人卻也是各懷鬼胎,好不容易合力抬起來,就想自己抱走,幾輪下來結果就是刀還在原地,誰也拿不走,這時玉兒推了一把元生,叫他去拿,元生尷尬地說到:「你都說我手無縛雞之力,怎麼還讓我去試?」玉兒就回了句:「你也沒試過怎麼知道不行?」元生無奈,只能走進人群嘗試,元生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刀,不甘不願的伸手一拿,萬萬沒想到,還真讓元生拿了起來,元生看著手中的刀,滿是疑惑,但下一秒,人群就瘋狂撲上,要搶奪元生手上的刀,元生下意識地把刀抱入懷中,閉上眼,而後就聽到啪啪啪幾聲,元生試探性張開眼,就看到周遭的人歪七扭八的躺在地上,玉兒也說到:「看來今夜,你要來我的房間一趟了。」瞬間客棧內充滿著各種嘲諷、嫌棄的聲音,元生無奈地看著玉兒說到:「你這是故意的吧?絕對是故意的!」玉兒卻一派輕鬆的從元生生邊走過,說到:「你來了就知道了。」元生聽完反而背脊一涼,嚇出一身冷汗,隨後玉兒就帶著蓮末子跟著池歡荷走回自己房間,元生無助的看向店家,店家卻站在原地陷入沉思,元生無奈,只能先抱著刀,頂著客棧內的罵聲回自己房內,好不容易回到房內,元生剛關上門沒多久,就聽到有人不客氣地敲著房門,元生也終於忍不住推門出去,一推開門,就看到一群被打傷的人圍在門邊叫囂著要元生把刀交出,元生也不客氣地說到:「你們這群不入流的傢伙,我怎麼可能會把刀交給你們,有本事就踩過我的屍體!動手啊!」沒想到元生這樣一說,那幾人反而一時不敢動作,元生也回房拿起刀,走向玉兒房間,元生本想直接把刀還給玉兒,卻發現玉兒不再房內,便轉往店家房內,但到了房內也是空無一人,疑惑的元生把池歡荷、蓮末子的房間都跑遍了,楞是沒找到半個人,但倒是在幾人的房間中都聞到了淡淡的香味。回房間的路上,元生看著手中的刀,不經意發現在刀身上有微微反光的粉末,就在自己看得正專心,那群人又來找元生麻煩,伸手就要搶元生手上的刀,但那人一碰到刀,是怎麼樣也扯不過來,元生這時才明白,原來他們不是沒力氣,而是碰到刀上的粉末,手腳無力了,想明白的元生也立刻反應過來,一臉無所謂的把刀放在一旁,自己則走去一旁坐著看這那群人搶奪,就在元生看得正起勁,一股奇香飄入客棧,瞬間瀰漫四周,元生一聞到立刻站起身四處張望,不停地向四周嗅去,試圖找出方向,本來搶奪的人群也被香味吸引,停下了手邊動作,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香氣中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老者神色凝重地站了起來,緩緩地抽出佩刀,元生看著舉動異常的老人,預感不妙的元生也默默的把玉兒的刀拿回手上,片刻後,香氣終於逐漸淡去,但這時老人卻對同行幾人使了眼色,其餘六人也心領神會,拿起武器就換到門旁的座位上,老人則收回佩刀,繼續坐在原位,但眼睛卻警盯著門口,貌似在等什麼獵物上鉤,元生也拉來二掌櫃問到:「不知道這老人是甚麼來歷?剛才還拔出刀來。」二掌櫃看了看四周,貼到元生耳旁小聲說到:「看他們手上的賞金簿,估計這幾人應該是拿懸賞過日的客人吧,一般這種客人都是惹不起的。」說完就匆匆離開,繼續招呼客人,元生一聽反而來了興趣,拿起東西就做到老人那桌去,老人看元生走來也沒有排斥,反倒拿起酒,就幫元生倒了一杯,便繼續看著門口來來往往的人們,元生也向門外看去,就看到蓮末子鬼鬼祟祟的在門旁偷看,蓮末子一發現元生,急忙跑了出去,元生也馬上跟了上去,說也奇怪,老人看元生起身,竟也跟了上去,元生一路跟著蓮末子七轉八繞,總算到了一個小屋前,蓮末子看了看四周沒人,就拉起元生的手就跑進屋子,而這也被尾隨在遠處的老人看的一清二楚。在確認兩人進入後,老人也趕忙跟上前,一把推開屋子就走了進去,就在進入的霎那,屋內天搖地動,震動中小屋猛然坍縮,老人機警的跳了出來,轉眼,眼前小屋就變成了一張圖紙,險些被關入其中的老人氣的把地上圖紙撕了個粉碎,而此時的元生跟蓮末子卻早已回到客棧內,就看到其他人都坐在店家房中,唯獨不見店家,元生正想發問,就聞到熟悉的香氣,緊隨其後的是熟悉的聲音問到:「好..好久..不見了。」元生猛然轉頭,就看到長髮倩影從暗處走出,那人又接著問到:「這..這樣好..好看嗎?」隨著聲音那人也走出陰影之中,元生先是一楞就問到:「你..你不是店裡的..」女子聽到後也是愣了一下,這時玉兒指了指鏡子,女孩看到後才猛然回過頭蹲下身子,片刻後,女孩緩緩轉過頭,就在臉蛋出現瞬間,元生也快步的抱了上去,眼中淚水也止不住的滴了下來,女孩倒是有點彆扭的說道:「你..你還記得我啊?哈..哈哈。」元生聽完,又仔細的看了看眼前那人的臉龐說到:「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那個翻牆的野丫頭呢?」女孩聽完也激動的抱了上去,就在其他的人沉醉在這氛圍之中時,香氣再次傳出,元生緊張的問到:「無芳,你是不是受傷了?」女孩這才緩緩把手伸到元生面前,尷尬地說道:「本想把披肩改的大一點,但針線活我實在不擅長,一不小心就會刺到手,弄得滿手都是傷口,還沒完成。」話還沒說完,手上又是鮮血伴隨奇香滴出。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本身熱愛詩詞創作跟寫故事,如果有興趣,可以多看看唷~若有什麼想法或建議可以來信到[email protected] 。 心懷千月朗上乾,坤中門天百態事,眼下紛擾俱腦後,心平意紓字與言。
    NT100/
    一個環繞元生的故事,原先簡單平凡的日常卻在日復一日的過去才知道原來世界並不是如他所想,更在一次次的旅程中漸漸還原這世界的真實樣貌,同時也在旅程中漸漸撥開元生記憶中的真相,究竟元生的過往是如何,而未來又將如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