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人間||第17章:未來

2022/10/2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人活在世總會遇到一些令自己措手不及的事,避也避不了、逃也逃不了,也選擇不了
戰禍歸於平靜,夜族幸存之人忍著悲傷為已故的親人收殮及收拾著殘破的家園,原本一向歡樂的五嶺谷內如今只有一片哀淒。
但夜族人十分認命,雖經歷了這次慘痛的戰役但他們卻沒有發出一句怨言,反而相互協助的討論著如何將家園重建。
族內人檢視夜族各處,損毀的最嚴重的是大長老:白陌千的聽竹院和羽氏村落,屋院全被燒成了一堆廢墟,族人忙碌的從白天收拾到日落西下。
原本到了日落十分,都能聽到一絲優雅的琴聲、家人的呼喊聲及令人十指大動的飯菜香,但今日卻十分的安靜,靜到一根針掉落在地上都能發出較大的聲響。
尤其是蘭亭院更為寂靜,端木氏雖然人口較少,但以往在這個時分,都能聽到勞做完或是練功完的大人小孩談笑風聲的話語,以往燈火通明的蘭亭院只剩幾盞點亮路面的石燈外沒有任何火光。
千丈崖道四周安安靜靜,蘭亭院正廳的劍架上,失去劍靈的麒麟古劍已被放回。
庭院中有著孩童踏在積雪上練武的腳步聲,正方的庭院四周種著各品種蘭花,這個時節正好是墨蘭開花,墨蘭的淡香飄著空中。
庭院跟廊下只點了能照明的石燈,燭火隨著端木澈小小身軀的移動搖晃著,小男孩正在雪地上努力的練著武、耍著劍招,雖然頭上及手上都纏著布紗,但那小臉十分堅定一點也不畏疼痛的勤練著。
端木傑坐在廊下目光像是看著端木澈練著功,但眼神卻是失焦空洞著,像是有在思索什麼又好像沒有。
從昨晚到現在就像是在做一場夢,一場他不想去面對的惡夢。
最後一招劍招完成,端木澈收了劍緩了氣,肚子不爭氣的叫了一聲,他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嘴唇,向端木傑處走去。
他奮力爬上長廊坐在端木傑身邊,用著童音說著。「兄長,阿澈餓了。」
但端木傑的思緒一點也沒被喚回,還是眼中無魂的看著前方。
端木澈皺起了小臉、嘟著嘴拉了拉兄長的衣袖。「兄長,阿澈餓了。」
被這一拉動,端木傑神緒突的被拉回,但還是有些沒回過神一臉茫然的看著端木澈。
「阿澈想吃飯!」端木澈又強調了一次。
這回他突然整個清醒,連忙點頭回應著。「好好,我叫廚...」
端木傑轉身看向沒有燈火的正廳、沒有飯菜香飄來的院落,心中突然一陣酸楚。
原來一切都不是夢。
但怎麼會這樣?昨天不是大家才聚在這一起吃了臘八粥、不是昨天叔伯們才說過年時要全族一起外出遊玩?
怎麼一夜之間就風雲變色了,爹娘不在了、叔伯兄長們也不在了,熱鬧歡樂的蘭亭院怎麼就寂靜了,諾大口人怎麼只剩他和端木澈了?
他的世界崩潰了、他能依靠的人走了,他要一個人撐起端木氏了。
想著想著悲從中來,眼眶的淚水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來。
在他面前的端木澈見到那一串串的眼淚整個心都不知所措起來,連忙用著衣袖幫端木傑擦著。
「阿澈不餓了!阿澈不吃了,兄長別哭。」
端木傑吸了吸鼻、擦乾眼淚,微笑著。「傻瓜,兄長哪有哭,兄長只是眼睛進了沙,兄長去做飯,阿澈想吃什麼?」
他振作了一下,一躍起身。
他沒有頹廢的理由,因為他還有幼弟要照顧,他還有血海深仇要報、還有端木氏的榮耀要維護。
就算端木氏只剩他們兄弟兩,他也不會讓端木氏的名聲衰敗。
正當他轉身要走去灶房,就見到四長老:上官莫言提著食盒從遠走近。
「師叔。」端木兩兄弟恭敬的向上官莫言行禮。
上官莫言揚了揚手中的食盒。「餓了吧!」
端木澈十分認同的用力點頭。「阿澈餓了!阿澈去拿碗筷!」
聽到有吃的,端木澈開心的蹦蹦跳跳的奔去屋內。
上官莫言將食盒放在廊上,自己坐下也示意端木傑坐下。
端木澈拿著兩副碗筷開心的奔來並將碗筷遞給端木傑,滿心期待的等著兄長夾菜,然後開心接過的大口大口吃起來。
而端木傑則淺嚐一口後就停下筷子,目光停留在手上那碗色香味具全的菜餚,但此時的他卻一點胃口也沒有。
上官莫言見他停下動作也明白他心中的難過,他撫摸著這堅強男孩頭的頂髮。
「阿傑知道虛無宗的門人,在世上無陵無牌不受祭拜,死後都需運回聖雪山輪迴門嗎?」
端木傑目光依舊停留在那微點了頭。
「明日我和你三師叔將扶靈回聖雪山。」
這句話讓端木傑的心糾痛了一下,他深呼了口氣、眼簾低垂,濃密又長的睫毛遮住了含著眼淚的眼眶。
心想著。師叔們還有靈可扶,回到聖雪山看著輪迴門還能有個念想,但端木氏所有族親全葬生在火裡,屍骨無存,他有心卻無靈可扶,也無處可憑弔。
「扶靈完後,我將留在聖雪山中的小靈山:春暖待一陣子,阿傑及阿澈跟師叔一起去吧。」
這讓端木傑有點驚喜,他用著含著眼淚的目光看著上官莫言。
他原本還以為他和阿澈必須獨自的自立自強的活下去,但沒想到此時還有人可以依靠。
上官莫言見他那驚喜的表情,嘴角微提了一下。
「現在族內元氣大傷、百廢待興,雖還算安全但總沒聖雪山來的安全,而且這次戰禍還有許多疑點沒弄清楚,那幕後黑手到底針對的是你們端木氏還是族內所有幼兒還不得而知,所以你和阿澈跟我一起回聖雪是最好的選擇。」
能跟信賴的人一起生活他求知不得,但他又想到上官莫言還有個幼女需要照顧,那幼女似乎還受了傷。
「但師叔還需要照顧二妹妹....」端木傑有些支支吾吾的,擔心上官莫言會不會突然改變了心意。
四長老也明白他所想,伸手有些用力的撫了撫眼前這男孩的後腦,嘴角提的幅度更大了些。
「你不用想這麼多,我們上官氏跟端木氏一直十分要好,百年來一往如是,更何況你和阿澈是二師兄的遺孤,我更要保護照顧好你們。」
上官莫言看了他及端木澈一眼。「而且你和阿澈也不需要我多照顧,說不定還能幫我照顧如初。」
坐在端木傑旁的端木澈把頭向前探了出來看著四長老認真的點頭。「阿澈可以照顧,阿澈可會照顧了。」有自信的說完後,又認真的吃著飯。
雖然明白上官莫言的好意,自己和端木澈也可以處理一些日常事物,但怎麼說來自己還是麻煩了四師叔,眼神現出了一些猶豫。
「阿傑,端木氏是一個十分強大、勇猛的氏族,而你也是氏族的繼任者,往後要承受的事情定十分多,但當自己還不足夠強大時,依靠別人是必需的。」
端木傑眼光移開,握著筷子的力氣也加大了一些。
他想起孫皓天那時的話,目前的他的確太弱小了,雖然不甘心卻是現實。
「我們上官氏啊!雖然劍法及術法比不上端木氏,但上官氏在內功靈力卻是全夜族最高,也是江湖第一,但我願意將它傳授給你跟阿澈,前題是你們願意拜我為師。」
這話讓端木傑不敢相信的睜大了眼,滿臉是驚訝。
夜族內各氏族的武術及仙法一向都不外傳,一方面是為維持獨特性,另一方面也是為阻止一族獨大的狀況發生。
如今上官莫言竟要將上官氏獨特的內功心法傳給他這個外姓人,這是多大的恩賜和信任。
接下來的話更讓端木傑受寵若驚。
「最強的劍術配上最強的內心心法,我相信阿傑絕對會成為最優秀的端木氏族長,而端木氏也能在你的帶領下登上另一個高峰,我對阿傑是十分有信心的,那你自己呢?」
上官莫言就像黑暗中的明燈,不但在他最無助不知何去何從時伸出援手,還幫他規劃好了他的將來,這樣的大恩他真的無以為報,如此雪中送炭的暖也讓他原十分冰涼的心暖和了起來。
他心中十分感動及激動,一直在眼眶的淚水也在心中有了依靠後,嘩嘩地掉了下來,他連忙低下頭擦拭著。
「兄長,眼睛又進沙了?」
端木傑伸手將看著他的小臉推轉向一旁。「吃你的飯。」
接著想擦乾自己的眼淚,但淚水就像停不下來的流水似的一直向下滑落。
上官莫言安撫的拍拍他的肩。
「人活在世總會遇到一些令自己措手不及的事,避也避不了、逃也逃不了,也選擇不了;尤其我們身為夜族人,有著與一般人不同的使命,天授的命運會讓我們遇到許多困難或是抉擇,我們能做的就是堅定自己的目標、自己的使命向前走去,不負蒼生、不愧天就好。」
端木傑深吸了口氣好讓自己激動的心情能平復下來,心中也有了決定。
他將手中的碗筷放在一旁起了身,向上官莫言行了大禮。
「師父在上,請受端木傑三拜。」
一旁的端木澈見自己兄長的舉動也趕緊跟著。
「也請受阿澈三拜。」
兩人恭敬的向上官莫言行了三拜大禮。
上官莫言慈父般的輕拍了兩人的肩,心中是帶著心疼。
「明一早我們就要出發回聖雪,你們兩個抽空收拾一下,端木氏的書籍如有需要就多帶些,我們會有好一段日子不會回來。」
端木傑依舊維持著大禮的姿勢大力點著頭,淚水又再次潰堤滴滿了廊板上。
上官莫言抬頭看向夜星,弦月已經掛在半空,夜色依舊,但人事全非。
這次的戰役雖讓人傷痛但也讓人成長,他們沒有太多時間能悲傷停留,因為還有許多疑團需要解開。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願世間都善待追夢之人~!
輪迴令是一部十分長的小說,由少年的百年孤寂掀開序幕,曾經是百年玄門之首的宗門一夜間滅了燈,江湖波濤不斷,陰謀不歇,一連串的謎團等待著百年玄門後起之秀一一解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