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21 兩個訊息

***********************************
這篇故事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本故事將同步發表於 龍門客棧 小說頻道 PCGAMMA
終於……走到這了……
    這段路好像很短,但又感覺好長……(故事進展好短,卻寫這麼長久 XD)
人間界篇,煉獄界篇,天上界篇,三大部,現都已拉出一個開頭
    眼下只剩神話世……
    不過神話世肯定沒這麼快寫到,另三大天使都還沒出場... 囧
最近我睡前又開始重新閱讀但丁所著的:神曲.三部曲
***********************************
= 聖女新娘 21 兩個訊息 =
這間私人辦公室以卡拉斯主教的樞機身份來說並不算大,甚至可以說小,約
  六至七坪大而已,但裡面裝潢擺設卻豐富又充滿,一套辦公桌椅、幾個書櫃和置
  物櫃、加上幾張招待客人用的椅子就幾乎將整個房間塞滿,正印證『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這句話。
如同塔克主教的辦公室,桌面與櫃裡各項神職人員基本該有的書本與物品都
  有,不同的是沒有擺放塔克那種陶瓷品之類收藏,而是被一張張的相片與相簿取
  代,都是消瘦尖鼻的卡拉斯微笑與各教區神父或教友的合拍相片……當然也有跟
  現任教宗:若望.保祿七世的合照。
除此之外,唯一能顯示他的個人興趣,除了牆壁上一大張充滿中世紀藝術風
  味的世界地圖,就是比例準確並製作精美的大航海時代大帆船,率先航行世界一
  圈的麥哲倫旗艦。這興趣收藏已足以反映他心中敢於冒險進取的那部份。
他將頭上樞機主教的四角帽掛到架上,招待塔克坐在客椅中,然後親自走去
  拿起辦公桌上的熱水壺為他沖泡紅茶。本來這樣的招待工作一般都是年輕神父或
  修女負責,不過因為他喜歡凡事自己來,加上也常說:『我見神叫世人勞苦,使
  他們在其中受經練。他必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便心滿意足。』所以他也是主教
  中少數辭退專人服侍,選擇靠自己照顧自己生活起居的紅衣神父。
至於將圓胖身體埋在椅中的塔克清清喉嚨,才嚴肅的說:「卡拉斯,我有件
  大事必須請你聽我說完後立即呈報教宗。立即。」
卡拉斯邊小心將熱水倒入潔白陶瓷茶壺,讓紅茶的香氣逐漸充滿室內,邊開
  口說:「看你嚴肅又急迫,相信不會帶來什麼好消息?而且如你所知,就算是我
  要緊急面見教宗也還是得有重要充足的理由才行,所以希望你不會介意我先對你
  想報告教宗的事提出許多詳細追問,這是我的職責。」
「我瞭解。」塔克嚴肅回答:「表面上我帶來的不會是好消息。但感謝主,
  運用得當也可能是我們數百年來的難得轉機。」
沉默的主教消瘦乾扁雙手各拿著一套茶杯組,走到塔克旁邊另一張待客椅,
  彎腰將兩人的茶杯組放到桌上,才坐下並開口:「數百年?」
塔克嚴肅回答:「相信你知道我管轄的德國教區杜塞爾多夫城內有一名惡魔
  居住。」
卡拉斯沉吟幾秒,然後以略帶厭惡的語氣回答並以手在身上比劃十字:「吸
  血鬼王子阿爾卡德.德拉克……」
「是的,這件事就是因他遇見我教區內一名十七歲女孩而引起。」
「十七歲少女?是誰?是什麼事?」
「那個女孩叫瑩子,明顯帶有東方人血統的外表,是由本來今年要拆除改建
  中途之家的約瑟伯夫教堂內修女們共同扶養長大的孤兒,也是立誓長大後要成為
  修女為主奉獻的虔誠孩子,今年才十七歲。或許吸血鬼王子他將立下神的誓約與
  這名平凡少女結成夫妻。」
聽到這消息卡拉斯的確忍不住將頭揚起,瞪大雙眼看著塔克:「……與這名
  平凡少女結為夫妻?不是跟他同樣的吸血鬼?」
塔克無奈嘆口大氣,並用手在自己身上比劃十字,搖頭開口:「說來話長,
  不過終究是我的罪業……當初的確是我選擇將她犧牲。」
卡拉斯以急促語氣催促他:「到底怎麼回事?」
「幾週前深夜吸血惡魔前來威脅我,說他看上一直生活在那教堂內的瑩子,
  並誘騙天真的她在主前許下獻身的諾言,以交換我承諾那間教堂不被拆除……並
  且如果我不答應,他會毫不猶豫的在整個教區內傷害無辜……」
卡拉斯瞭解塔克只得答應而忍不住驚訝恐懼的一直以手在身上比劃十字,並
  且呼吸都忍不住急促亢奮起來:「這真是……!這真是……!邪惡下流又狡猾的
  惡魔行徑!」
塔克主教再次點頭。
卡拉斯略為氣憤的問:「所以惡魔他要強佔那無辜女孩為妻?」
「問題就在這裡……」塔克猶豫又自責,「其實這是我提出給他的提議,也
  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最好解決方法。」
卡拉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不敢置信問著:「你的提議?為什麼?」
塔克低著頭凝看在陶瓷杯中持續冒出的熱氣:「詳細經過我也不太清楚,只
  知道他將那少女帶回他的黑暗住所監禁吸血好幾週,並且違反她的意願將她轉化
  成自己的奴隸……當那女孩好不容易逃回來,惡魔卻也在夜晚來臨後追上,並當
  我的面威脅說如果她不回去就要狠心一天殺一千人,直到再度得到她為止。」
卡拉斯瞪大雙眼張大嘴,近一分鐘半句話都說不出,然後才開始譴責:「將
  她轉化為奴隸?天主垂憐……一天殺一千人?!邪惡!這是絕對的邪惡!神所不
  容!」
「說真的,本來當時我是真的無計可施,不過必是主賜予我靈機一動,感謝
  主……我要求那女孩以為主犧牲的決心嫁給那惡魔,並要那惡魔信守婚姻的誓約
  娶她為妻而不是當奴隸。相信這樣你就能瞭解我為何會說這是轉機。」
卡拉斯因為無法立即理解塔克話中的意思而閉上嘴陷入思考。
塔克也沒有打攪身旁沉思中的樞機主教並開口解釋,因為塔克知道他的政治
  手段敏銳度雖然不如自己,但還是比常人敏銳許多,否則就坐不上今天的位置,
  所以只需要給他一點時間必能想通其中環節。
紅衣主教卡拉斯冷靜思考後的確發現塔克靈機一動提出的提議真是利多,對
  任何人都沒有太大壞處,甚至都會因此得利,形成有力的制衡,這絕對是交涉手
  腕上最高明的表現。而這也是他欣賞塔克的一點。
塔克和教廷這邊可以藉著瑩子來控制阿爾卡德、甚至可能讓他們口中的吸血
  鬼王子或惡魔受瑩子的影響而受洗成為教徒,順便大大穩固彼此在教會高層間的
  地位,甚或讓吸血鬼族不再對人類具有威脅性,如同大航海與殖民時代教會馴化
  野蠻部族那樣……畢竟既然消滅不了,有這機會何不柔性馴化?
瑩子則可以憑此徹底為主盡力犧牲、以妻子的身份壓制吸血鬼這惡魔不再危
  害他人,在漫長的歲月中踏上她所追求的奉主道路,終生為主犧牲。
吸血鬼王子阿爾卡德更可以如他所願永遠得到瑩子……
卡拉斯終於表情凝重的點頭:「沒錯……感謝主……這可能是幾百年來一直
  屈於弱勢的我們最大轉機……」
將這一切經過簡單明瞭報告完,塔克總算得以鬆口氣的用手指扣住茶杯耳,
  並拿到鼻子前聞著紅茶香氣,然後輕嚐一口。
卡拉斯抬頭看著塔克,開始他對這整件事的追問:「希望你別介意我開始詢
  問你深入的細節。他們現在何處?」
「昨晚我倉促前來此地之前,吸血鬼王子已將那名女孩和幾名跟女孩比較親
  近的修女都帶回他居住的家中。主要是他很堅持一定要那女孩回去。似乎是他們
  惡魔間的恩怨牽涉到那無辜孩子,害她成為被傷害的目標。」
卡拉斯露出擔憂的神色:「這又是怎麼一回事?而且連修女都跟回他居住的
  地方?」
「詳細經過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會有修女跟他回去是因為那名少女是她們
  一手帶大,情同親生母女,無法就這樣放她跟那惡魔離開。」
卡拉斯點頭:「原來如此……那名少女呢?你知道她在這件事上有些什麼想
  法或反應?尤其當她成為奴隸的現在?」
塔克嘆氣並憐憫的以手在身上比劃:「可憐的孩子,她怎可能輕易接受?只
  希望天主給予她的這痛苦考驗得以迅速成為過去。」
卡拉斯皺著眉:「這麼說她拒絕這婚姻提議了?」
塔克解釋:「不,我指的是她的反應。畢竟是人之常情。但接受與否她並沒
  有明確表示,我也沒有逼迫她。」
卡拉斯凝重點頭,然後如同自言自語說著:「婚姻終究是人生大事,必須讓
  她自己做出決定。雖然我們教廷絕不願放過任何可以馴化惡魔的難得機會,但我
  們終究不可逼迫她為我們行此事。相信教宗也必是這樣的看法。」
「是的。」
主教看著塔克再嚴肅的問:「另外,就你親自對那名少女的觀察,那少女對
  主的信仰堅貞不移嗎?會不會因為嫁給惡魔而跟著墮落?我們真的可以將難得的
  希望寄託在她身上?」
被問到這問題,塔克著實低頭沉思了好一會,才遲疑的開口:「……就我接
  管該教區近八年以來對那孩子的瞭解,我相信她目前依然是堅貞的。不過更長遠
  未來的事恐怕只有天主才能看透。」
卡拉斯看著塔克再問:「那惡魔的想法呢?就算他答應成婚,確定就會信守
  婚姻的諾言?惡魔一向滿嘴謊言又狡猾,只會造成欺騙與傷害。更何況是那只有
  十七歲的年輕孩子與惡魔聯姻,真能壓制他而不反被傷害玩弄?」
塔克皺著眉頭看著杯中的紅色液體凝重回答:「卡拉斯,其實我緊急趕來此
  地的路上的確一直在思考你問到的這些問題,不過……」然後他抬頭看著眼前的
  老友,「至少我能從他的言行中感覺到他是真的很重視瑩子那女孩,並會因為得
  到她而再次穩定。」
卡拉斯詢問:「是因為愛?惡魔對那孩子一見鍾情?以你的觀察有這可能?
  所以他才如此希望得到那孩子?」
塔克一點都不掩飾在老友面前露出的猶豫神色:「雖然他是說對自己的奴隸
  安危有責任,但或許更可能真是所謂的一見鍾情。不過我不確定,有太多不確定
  因素藏於其中,再說惡魔的心思與行為也總是讓身為凡人的我永遠無法看透……
  甚至連他是否真的知道什麼是愛……」
卡拉斯嚴肅凝望著塔克:「那麼他有什麼態度反應?」
「他只是聽完我的建議冷笑看著我,並只說一句:很有趣的提案,就沒有再
  多做表示。」
卡拉斯再度皺著眉:「這麼說,他對我們可能採取的行動有所預測?」
塔克很直接的說:「是的,我相信他當時就看透了這件事可能導出的所有發
  展。因此我們如果想做出任何計劃,都必須小心再小心,不得有錯,才不會反而
  陷入惡魔佈置的陷阱之中。」
卡拉斯再度思考一會,然後伸手輕搭在他手臂上詢問:「塔克,聽的出來你
  有許多顧慮,害怕判斷錯誤而傳達給教廷不正確的消息,或是被惡魔玩弄傷害。
  但我認為有時過多顧慮更會阻礙我們做出正確判斷。這真是重要事,當時也只有
  在場的你才真正瞭解情況,所以直接告訴我你的想法,你心中肯定的答案,不然
  你應該不會緊急來這裡找我。」
塔克猶豫著,然後將茶杯重新放下桌上,終於以堅定的眼神回望:「的確,
  或許他真的是在猶豫,我們也不知道之後會不會有什麼陰謀企圖或變化,不過我
  的直覺一直告訴我,那虔誠的孩子會願意為主犧牲嫁給那惡魔,而吸血惡魔王子
  阿爾卡德也終會接受我的提議娶瑩子為妻,所以我才會來此。」
卡拉斯再次詢問:「這是你目前能對教宗肯定報告的事?」
塔克也不猶豫:「是的,我的直覺很肯定他們必會在主前成婚,因此我們必
  須早做準備。」
卡拉斯終於再度露出微笑並輕點頭:「有你這樣肯定的訊息就夠了。你先留
  在這休息一會,我去面見教宗請求接見你,道時你再親自將對我說過的這些事再
  對他說一遍,相信他定會為這件事緊急招開樞機主教會議。」
卡拉斯從坐椅上站起,走去拿起架上的四角紅帽,卻因看見塔克沉思的神情
  而關心開口:「還有什麼事煩悶你的心?」
塔克又經過一會沉思,才抬頭看著他:「……稱不上是煩心,只是因為你說
  過本來教宗打算招開樞機主教會議,可以先告訴我是為什麼訊息?不知怎的,我
  總覺得很在意。」
卡拉斯站在架旁無言看著他,然後低頭將四角紅帽戴上,才又重新抬頭看著
  塔克輕點頭:「是的,老朋友,這幾天的確發生許多事,也是因為這些事才決定
  招開會議,我相信現在就是先透露給你也沒關係。」
塔克問:「是什麼事?」
卡拉斯歪著頭低下,皺著眉頭陷入思考一會,才猶豫困惑的開口:「是的,
  這幾天分散在世界各地共近百座的教堂都跟我們梵蒂岡回報許多現像……我們無
  法解釋的現象與訊息……」
塔克問:「無法解釋?」
卡拉斯繼續猶豫困惑的開口:「聖母像流淚、血牆、主的身影在天際浮現並
  有話語的聲音、旋轉的太陽、安放聖者遺骨的棺木被從內部推開、還有更多此類
  現象……雖然過去的確發生過此類現象,但終究只是少數個案,從不曾像現在這
  般短短數日內發生近百起……目前我們只能先要求該地教堂的神父不得張揚,直
  到我們主教全體與教宗討論過後再作出該如何處置的決斷……」
塔克略顯訝異,忍不住用手在自己圓胖身上比劃十字,並用雙眼試探他。
卡拉斯沒有疑惑點頭:「這一切都是真實訊息回報,因此我們必須確認這是
  主想警示我們什麼,或者是什麼看不見的惡魔試圖迷惑捉弄我們……」然後卡拉
  斯又停頓一會,「並且必須注意這些是否跟你回報的那項訊息有所關聯……」
(待續)
,。?!……-:「」『』;、.﹙﹚《》〝〞””╬♥♡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