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敕封令:蒼原城隍傳 011 擊鼓申冤陰間大堂

11:擊鼓申冤陰間大堂

傍晚五點,天色開始昏暗。

廟助各殿上香,內外最後巡視一回。把廟內所有電燈關上,只留粗大蠟燭燃亮四處,就此踏出廟門,正式關上。

不同其他廟宇,城隍廟一般不在夜間開放。

因為,晚上正是城隍爺和陰間大堂辦事的時間……

隨著正式入夜,陰暗的城隍廟內,燭影晃盪。

內廣場,一直跪在媽媽身邊的小寶,左看右看,不由得靠入媽媽懷裡。

畢竟城隍廟內充滿面容恐怖的神像,可怕嚇人的刑具,設計佈置皆以威嚇為主,希望人們不敢再犯罪,因此隨著燭光晃蕩,廟內越發陰森可怕。

面色慘白,悽慘吐舌的高瘦白無常。

面色全黑,兇惡強悍的矮胖黑無常。

書生裝扮,雙眼有神,直視一切罪惡的文判官。

武將穿著,怒目豎眉,威武兇猛的綠面武判官。

臉面左黑右白,雙眼圓大,陰陽世間一切無所隱藏的陰陽司公。

此外,還有諸般城隍兵將,神司文官。

所有神像的雙眼,似乎都嚴厲盯向跪在內廣場的母子。

阿珍摟抱害怕的女兒:「他們都是城隍爺的神兵神將,是會幫助我們的公正神明。我們沒有做任何壞事,不必害怕。」

小寶:「媽媽……」

阿珍:「嗯?」

小寶:「神明不幫我們,是不是我哪裡不乖?或是昨天晚上一直說沒有陰間和地獄,讓神明不高興了?」

阿珍:「才不是這樣,妳一直很乖,和妳沒有關係。」

小寶:「喔……」

阿珍:「再說,神明是仁慈的,寬大的,不會和人計較的,所以這件事妳不要怪自己,知道嗎?」

小寶:「那麼神明為什麼不幫我們?」

阿珍:「來,媽媽說一個故事給妳聽。好久好久以前的一條河流,有一個人淹死在河裡面。那個人變成水鬼,待在冰冷的河水裡。每年只有一次機會,可以讓一個人淹死,取代自己成為水鬼,這樣他就可以投胎轉世。終於,有一個人來到河邊釣魚,水鬼想抓他,但是想到那個人家裡還有老母親,不忍,就放他走。隔年的寶貴機會,來了一個人洗澡順便游泳,水鬼本來想抓他交替,但是發現他家有好幾個孩子需要養育,就又不忍心……幾十年過去了,水鬼一直因為不忍心,沒有抓任何交替……」

小寶:「他好好心喔……」

阿珍:「對啊,所以這個好心水鬼的事情,終於被天上神明知道了。神明就說:好心的水鬼啊,既然你這麼有愛心,那麼我賜給你一個城隍爺的官位,讓你來當神明,用這樣的愛心幫助人民吧。」

小寶:「水鬼變成城隍爺了?」

阿珍:「對啊,這就是有名的水鬼變城隍故事。」

小寶:「所以會幫助我們的城隍爺,也是水鬼變的神明?」

阿珍:「不是這樣。城隍爺有很多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廟裡幫助人們。媽媽剛才說的水鬼城隍,是其他地方的城隍爺。」

小寶:「媽媽懂好多喔。」

阿珍:「晚一點,無聊的時候,媽媽再說另一個城隍爺的故事給妳聽。」

小寶:「現在說嘛。」

阿珍:「不要。」

小寶:「媽媽小氣。」

阿珍:「媽媽沒有小氣。」

小寶:「媽媽明明就小氣。」

阿珍:「媽媽是想現在抱抱妳,給妳搔癢啊!」

小寶在媽媽懷裡,被騷的呵呵猛笑。

一會嘻笑之後,阿珍親密摟抱女兒:「小寶啊,媽媽永遠愛妳喔……」

小寶:「媽媽……我也愛妳……」

這時,忽然颳起輕風。

一陣又一陣,冰涼沁骨,燭光激烈搖曳。

阿珍小寶母女,不安看向周圍:「…………」

右側陰暗走廊,明明無人,卻有聲音。

幽幽傳來,淒厲哀哭之聲。

小寶害怕:「媽媽?」

阿珍:「…………」

又是一陣幽風在走廊吹過。

隱隱約約之中,有透明身影浮現。

黑面矮胖神將在前,方帽寫著善惡分明,緊拉鐵鍊:「快走!」

一名惡鬼亡魂,身待枷鎖,被拉在後,淒厲哀哭:「哇啊啊啊------」

最後壓陣是白臉吐舌將軍,高帽寫著一見大吉,手拿令牌。

他們的腳步輕盈,幾無重量感,往緊閉殿門的正殿而去,直穿入門。

一般人本來看不見,聽不到,但是阿珍母女才經歷過靈魂出體的觀落陰……

阿珍:「!!!!」

小寶:「媽媽?!」

阿珍:「別怕!那是黑白無常,押著做壞事的人去接受處罰!」

小寶:「真的?什麼時候會把害死爸爸的壞人和狗官也帶去處罰?」

阿珍:「…………」

正殿內,傳出神兵鬼卒的升堂之喊。

猛猛拍板:啪!
城隍怒責:「邱明,等你好久了!」

惡鬼亡魂哭喊:「唉呀……城隍爺啊……」

城隍:「看你結的仇,造的孽,害的全家性命!看你占盡了利,沽盡了名,卻喪盡了天理良心!看你顛倒是非,半世誇權在手,現在還是落到我手中!我真的等你好久好久,好幾次狠不得直接把你抓來面前審斷!」

惡鬼亡魂哭喊:「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城隍:「被你逼害之人,你可有饒過他們!我如果輕饒放你,如何面對天地!如何面對被你兇殘迫害之人!」

惡鬼亡魂只能後悔哭號。

城隍:「牛頭馬面!押往刀山地獄,移交閻王處置!讓所有被他逼迫殺害的亡魂,都站在旁邊,親眼看見他所受的殘忍刀刑,撫慰他們的冤屈傷痛!」

之後,就是閻王決定刑罰程度,要痛苦的玩成狗,或是寬鬆仁慈的輕打下去。

而不論如何,總是下地獄,因此惡鬼亡魂更加恐懼哭喊:「城隍爺……我知道錯了……饒過我吧……」

再次拍板:啪!
城隍:「帶來下一位惡鬼!」

小寶害怕發抖:「媽媽?怎麼回事?」

阿珍:「唉呀……真的是城隍爺開堂審案……」

小寶:「媽媽?」

阿珍迅速左思右想。
下定決心,站立起來,跑向廟門內側擺放的一張大鼓,拿起鼓棒……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城隍廟內的大鼓,擂擂敲響,聲聲震耳!

正殿內,城隍怒問:「何人擊鼓?」

阿珍:「城隍爺!冤枉啊!冤枉啊!冤枉啊!……」

小寶也一起喊:「神明!請幫幫我們!幫幫我們啊!……」
擊鼓申冤陰間大堂
正殿大門,主動開啟。

門內已不是供奉城隍爺的大廟祭台,而是變成懲奸除惡的陰間大堂。

雄偉壯闊,正氣陽剛,氣勢堂堂,陽間任何大小衙門都沒得比。

文武判官,牛頭馬面,神兵鬼卒,還有高坐中央的城隍爺。

阿珍拋下鼓棒,牽著小寶,快步跑入陰森正殿,跪下磕頭:「城隍爺,我們母女的丈夫和父親林亞,真的是被冤枉害死,請給我們申冤啊!」

這時,內院的小仙也因為聽到鼓聲,非常不正常的情況,趕緊來到正殿外察看。
兄妹互看一眼。

城隍:「阿珍,念在妳們母女孤兒寡母,伶仃可憐,我就不計較妳擾亂審案,就此帶小寶回家去吧。」

阿珍:「城隍爺,除非你答應幫忙,否則我們母女絕不回去!」

城隍:「回去!這是正式升堂,不許被阻卻擾亂!」

阿珍:「除非城隍爺願意為我們一家伸冤,否則我們母女絕不回去!」

城隍正要開始發飆……小仙知道哥哥的脾氣,趕緊跑去:「阿珍姐,我們先帶小寶去客房休息。」

阿珍趕緊帶著女兒,再次猛磕頭:「我們母女知道城隍爺是多麼公正的神明,請一定為我們母女伸冤啊!」

城隍看在妹妹已經出面:「阿珍……妳一直要我給妳伸冤,可先不說別的,城隍爺能審陽,不能斷陽,陽間的罪惡和事務應該交由陽間法官處理,而不是讓我出面處理陽間的事。」

阿珍:「可是我們都已經被誣陷成這樣!」

城隍繼續說下去:「再來,妳應該忘記了,妳不是我的責任,要我怎麼插手伸冤?」

阿珍意外:「我不是城隍爺的責任?」

城隍:「城隍都有各自轄區。妳不是我管轄內的陽間凡人,也不是我區域內的亡魂,要我哪來的權限幫忙處理妳的冤屈?拿陽間來舉例,北城人的事,去南城法院告狀,妳想告的成?妳有任何冤屈,真的都應該去找妳們那裡的城隍才對。」

阿珍無言:「…………」

小仙:「阿珍姐,妳和小寶住在哪裡?」

阿珍:「我們住在霧霞鎮……」

一個小鎮,聽過但是不知道詳細……城隍爺轉頭看向書生文判官。

文判官:「大人,霧霞鎮,屬於霧水城隍廟管轄。」

城隍:「…………」

小仙:「哥哥,還是你幫忙寫封信給霧水城隍爺,說些好話,請他多幫忙阿珍姐?」

城隍:「沒有辦法。」

小仙:「怎麼會沒有辦法?只是寫封信啊?」

城隍:「我記得霧水城隍廟沒有城隍駐守。我如果寫信過去,誰收信?讓文官神將收信?我是在越權管轄,趙俎代庖?」

小仙:「啊……」

城隍:「所以不行。」

小仙:「如果是這樣,還是請文判官寫信?」

城隍:「小丫頭,妳要我們的文判官多嘴多事到別人家去,招惹嫌惡?」

小仙:「…………」

城隍:「阿珍,現在妳已經知道怎麼回事。」

阿珍:「那裡沒有城隍爺?那我們怎麼辦?」

城隍:「還是可以稟報冤屈,讓守廟的文官神將處理。」

阿珍:「可是沒有城隍爺坐鎮,只有文官神將,我怎麼知道他們不會像陰間的那位鬼卒一樣有問題,又怎麼知道他們一定會幫助我們母女?」

城隍:「大膽!沒憑沒據,就先胡亂猜測,抹黑文官神將!」

阿珍:「…………」

城隍口氣溫和:「不論如何,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天理昭彰,報應不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樣妳懂嗎?」

阿珍:「…………」

城隍:「另外,阿珍啊,今天我想了一個早上,實在想不到什麼可以幫妳的方法。妳再跪再等,真的也不會有結果。一是陽間的事,二是非我轄區,妳真的就此回去吧……」

阿珍:「城隍爺,我住的地方沒有城隍爺駐守,告了怎麼會有用!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們母女,幫幫忙吧!小寶,快一起求城隍爺啊!」

城隍:「唉……!我在審案,她們母女一直擾亂。牛頭馬面,把她們母女逐出廟門,不得再入!」

小仙:「啥?哥哥?」

城隍拍板:「這是陰間大堂,代行天職,揚善罰惡的地方!天地看著一切的場所,不是讓人隨意吵鬧打擾之處!小仙,妳如果敢再多嘴,我管妳是城隍夫人還是妹妹,連妳一起轟出去!要吵等我回房再一起吵!牛頭馬面,現在還不把這對母女逐出廟門!」

牛頭馬面,氣勢洶洶走去。

小寶抱進懷裡:「媽媽!」

阿珍:「城隍爺!至少先聽我訴說冤情內容!」

城隍:「不必聽!聽了我也管不上!」

阿珍:「城隍爺!」

城隍:「逐出去!」

阿珍:「城隍爺開恩啊!城隍爺開恩啊!城隍爺開恩啊!……」

小仙完全不敢說話,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因為她知道再多事,自己一定也會被轟出去。

只能睜眼看著阿珍和小寶,一起被牛頭馬面扛起來,放到廟外陰暗的大廣場。

牛頭馬面轉身回廟,小仙搶出,廟門隨之關上。

阿珍抱著女兒小寶,悲痛哭泣。

小仙趕緊安慰:「阿珍姐,哥哥不是故意趕你們走。是決定讓妳們回去找自己轄區的城隍廟處理。如果那裡的文官神將向我們提出正式協助請求,我相信哥哥一定會盡力幫忙你們,所以妳還是先回去稟報吧。」

阿珍痛哭:「可是那裡沒有城隍爺……」

小仙:「昨晚我們去枉死城,那樣的鬼卒只是少數。能當城隍廟的文官神兵,肯定都很有正義感,一定會幫阿珍姐洗刷冤屈。」

阿珍:「妳們做大官的永遠不懂……下面的只會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各種藉口……沒事最好啊……」

小仙:「不會啦,阿珍姐。」

阿珍:「夫人妳在昨晚也親口說過……沒有主神親自坐鎮的廟宇……就是沒有那靈驗……妳想是為什麼……是為什麼啊……」

小仙:「…………」

阿珍:「到底要怎麼辦才好……怎麼辦才好……老天啊!!!!到底要我怎麼做,你才願意開眼!!!!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們母女,開眼啊------!!!!」
………………
…………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