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敕封令:蒼原城隍傳 008 枉死城

08:枉死城

濃霧,散去大半。

原本黃昏的天色,陰暗無光。

及腰高草消失無蹤,只剩乾燥的黑土地。

前方,聲音幽幽傳來。

是哭聲。

無數的哭聲,哀傷的哭聲,怨恨的哭聲,無助的哭聲……

阿珍,停下腳步:「…………」

小寶:「媽媽?」

小仙:「別害怕,枉死城都是這樣。」

小寶:「爸爸也在哭嗎?」

小仙:「爸爸很快就會跟我們一起離開,不會再傷心的哭了。」

小寶:「嗯!」

城隍:「繼續走,再幾步路就抵達。」

終於,濃霧完全散去。

一道巨大的城門,緊閉著,出現在眼前。

城門上的石刻匾額,三個豪邁大字:『枉死城』。

城牆上,鬼卒嚴厲看守。

一位鬼卒迅速發現:「喂,你們看,門前有人來了!」

另一位鬼卒:「被發配過來報到的亡魂?」

「沒有看到押解的差夫,應該不是?」

城隍:「好了,下來吧,不是胡鬧的時候。」

小仙不說話,乖乖離開哥哥的背,自己站到旁邊。

看這樣,阿珍也告訴女兒:「來,自己下來站著。」

幾分鐘等待,城門緩緩開啟,走出一名鬼卒。

青面獠牙,容貌兇惡,拿著三叉戟:「這個城門由我看守。你們誰啊?」

城隍:「我們四人從陽間前來。幫這對母女尋找她們的親人。」

綠面鬼卒:「唉……又是觀落陰下來的活人,有完沒完?」

城隍:「她們只是希望見到親人一面,請行行好,幫我們通報守城大人。」

小仙:「是啊,這位大哥,請通融一下聯絡守城官,讓他們夫妻父女見上一面。」

綠面鬼卒:「你們走開走開!什麼身份想見守城大人!直接滾回陽間去!」

城隍:「我們真的不會耽誤太久時間,就算只能和本城大人見上幾分鐘也好。」

綠面鬼卒:「還想見上大人幾分鐘?你們這些活人,真的知道枉死城是什麼地方?」

小仙:「不就關押亡魂的地獄,直到歲數期滿才能離開?」

綠面鬼卒,對著眼前四人橫放手中的三叉戟,就像要叉去:「都知道了,自己快點離開!大人不可能見你們啦!」

小仙趕緊躲到哥哥背後:「唉呀!動用武力啊!」

綠面鬼卒,虛刺幾下:「再不走,我真的刺過去,你們想走都走不了!」

小仙:「有種就刺啊!對他用力刺下去啊!到時看誰吃不完兜著走!」

城隍:「小仙,夠了,這位鬼卒只是盡他的責任,妳不要火上加油。」

小仙:「反正哥哥威武嘛,呵呵……」

這時,微開的城門,跑出另一位紅面鬼卒:「等等!等等!」

綠面鬼卒:「你出來做什麼?」

紅面鬼卒:「行了,兄弟你去裡面休息,這幾名活人交給我來處理。」

綠面鬼卒:「唉……我知道你又想幹嘛了……你不要一直這樣,要是讓上面發現,大家都麻煩。」

紅面鬼卒完全不理:「這幾位朋友,你們遠從陽間過來,辛苦啦。」

小仙:「好客氣啊?」

紅面鬼卒:「我們也不是不瞭解,活人想再見到亡者親人一面的心情。」

小仙:「所以呢?」

紅面鬼卒:「照規定,任何人都不能擅入枉死城。不過嘛,我們這群看門的弟兄也不是不能通融一下……只要願意請大家喝杯酒,吃塊肉,手頭有點多餘花用……」

小仙:「啊哈,我知道了,有錢能使鬼推磨。」

紅面鬼卒,看向綠面鬼卒:「大家皆大歡喜,這樣不是很好?兄弟你說是吧?」

綠面鬼卒,轉身就走:「唉……早晚要出事啊……這事我不知道,也不想參加,你們自己去玩。」

紅面鬼卒拉住:「別這樣,到時兄弟多少拿一點。這麼多年來,你一直像隻孤鳥,大家都緊張。」

綠面鬼卒:「我還能向誰告密?」

小仙:「這場面,好像哪部電影看過,嘻嘻……」

一直沉默護著女兒的阿珍:「請問……是要我燒些銀紙給各位大人?」

紅面鬼卒:「這位太太真上道!過去很多下來找亡親的活人,只要願意給我們這群兄弟一點方便,當然我們也會給點方便。」

阿珍:「陳法師?」

城隍:「不可。行賄者,收錢和給錢都有罪。」

紅面鬼卒:「什麼行賄!呸!真難聽!那叫大家互助互愛,各取所需。」

城隍:「你可以言語欺瞞他人,無以欺瞞天地。」

紅面鬼卒:「那你倒說說,就是天地知道了又怎樣!」

城隍:「早晚會有報應。」

紅面鬼卒:「區區凡人,口氣倒不小!這麼不懂規矩,那你們滾吧!」

阿珍:「陳法師,沒關係的,只是燒些銀紙。」

紅面鬼卒:「什麼燒些銀紙!現在老子不爽了!先給我們兄弟們燒一牛車過來賠罪,再談讓你們進去見面的事,不然現在就滾!」

綠面鬼卒:「唉……你們還是快走吧……這裡本來就不是活人該來的地方……」

城隍:「…………」

阿珍:「陳法師……」

綠面鬼卒:「兄弟,別和這些凡人一番見識,我們回去關上城門,眼不見為淨也就是了。」

紅面鬼卒:「這個凡人到底以為自己老幾,有夠狂,真是把老子惹毛了,非給他一點顏色不可!」

城隍:「到底是誰太狂?你先是試圖收賄,接著利用職權之便施行恐嚇,共罪二條,我有說錯?」

紅面鬼卒,開始舞動手中三叉戟,氣勢洶洶:「現在就給老子滾!否則以試圖闖入枉死城的入侵罪名,殺到你們魂飛魄散!」

城隍:「編造罪名,誣陷他人,共罪三等。」

紅面鬼卒,幾乎抓狂,就要殺去:「還不滾!」

阿珍:「陳法師!」

小寶:「媽媽!好可怕!」

綠面鬼卒:「你們快走吧。真想見城內亡親,還是遵照正常管道,去東嶽殿請到東嶽大帝的許可。到時拿令前來,不論是要見上一面或是把亡親帶走,誰都不敢攔阻你們。」(註:東嶽大帝是掌管陰間和地獄的最高層神明)

阿珍:「陳法師,如果今天真的不行也沒關係,我們先回去?」

城隍:「好,那我們就先回陽間,向東嶽大帝請得許可,順便報告這三條罪狀,請帝君定奪。」

能讓他報告?紅面鬼卒:「都給我魂飛魄散吧!」

鬼叉向四人兇惡刺去!

阿珍:「呀------!」

小寶:「媽媽------!」

忽然,一條漆黑鐵練從霧中飛出,纏住鬼卒的三角叉,向旁拉開!

紅面鬼卒:「什麼!」

綠面也大吃一驚。

他們順著鐵鍊看去,是黑無常的束魂鍊,隱身在濃霧中若隱若現。

此外,還有八大神將,帶領一大隊總計數千名的神兵,全在濃霧中半隱半現。

綠面鬼卒眼見來者明顯不是凡人,不敢置信:「你們到底是誰!」

小仙:「我們來自蒼原村城隍廟,城隍爺是我們的靠山,這樣瞭解情況了吧?」

綠面鬼卒:「城隍?」

小仙:「我們是可以先照綠面大哥說的,前往請得東嶽大帝許可,再回來把亡魂帶離枉死城,進行人間俗稱的『打城』儀式啦。不過看這樣,我們要直接用神兵神將『打城』也是可以,就看城隍爺的意思了,嘻嘻……」

綠面鬼卒吃驚:「難道你是……」

城隍:「…………」

忽然,漆黑的地獄天空,傳來聲音:「是何事,在城門口吵鬧?」

原本發狠的紅面鬼卒,驚慌到說不出話。

綠面鬼卒:「大人!一群神兵神將啊!」

聲音:「一群神兵神將?我看看……唉呀!這位不是城---」被打斷。

城隍面對城門,雙手作揖,躬身行禮,大聲自我介紹:「在下陳法師,由陽間帶一對母女前來探親,無意吵鬧貴寶地,萬請守城大人恕罪。」

城隍面前,一個人影如煙霧般迅速聚集,形成人形,趕緊抬起城隍爺的雙手:「折煞啊!豈敢豈敢!」

天界,是天兵天將。陰間,是鬼卒鬼將。人界,因為夾於中間,二者都有。

這位鬼將,體型胖壯,留著八字鬚,腰佩一把大鬼刀,屬於閻羅王底下的一名將軍,層級等同城隍爺底下的神將。

城隍:「在下陳法師,代表眾人,感謝守城大人不予怪罪之恩。」

鬼將:「好說好說!」

城隍:「不瞞大人,方才我們來到城門前,請鬼卒幫忙通報大人,卻被拒絕,甚至這位紅面鬼卒向我們索賄,才願私下放我們入城尋親。我等拒絕,接著出言恐嚇驅趕,更編造罪名直接動手,欲滅我等魂魄,幸賴神兵神將搭救,方能幸免於難。」

守城鬼將,聽到臉色幾乎發白。

綠面鬼卒,跪地磕頭:「大人請明察!小的一切遵照規定,沒有貪贓枉法!」

貪瀆紅面,癱坐地上:「大人……我……我……」

鬼將:「看你們幹的什麼好事!」

一腳一鬼,猛猛踹倒!

阿珍和小寶母女,不明究竟,幾乎看傻。

鬼將萬分緊張:「這位……」

城隍:「在下陳法師。」

鬼將:「陳法師,你看如何是好?」

城隍:「先回陽間,向東嶽大帝申請正式釋放令,再秉明鬼卒動武之事的來龍去脈---」

鬼將:「陳法師,別這樣!這事你直接告到東嶽大帝那裡,不給我活路啊!」

城隍:「至少也該向本層閻王稟報---」

鬼將:「陳法師,閻王大人事多勞煩,我想就別讓他費心。」

城隍:「…………」

鬼將:「或許陳法師願意告知,如何判決此事為妥?」

畢竟城隍是陰間堂堂的第一線判官。

城隍:「一介凡間小民,此地無權。」

鬼將:「陳法師此地無權,我有權,只請明示!」

城隍,雙手後揹,轉頭看向他處,明顯不想回答:「…………」

鬼將雙手作揖,躬身彎腰:「陳法師請明示!」

城隍:「…………」

鬼將:「懇請明示!」

綠面鬼卒,猛磕頭:「大人饒命啊!」

貪瀆紅面,頭抵在地上,猛發抖:「大人……大人……大人……」

鬼將:「懇請明示!」

小仙:「嘻嘻……哥哥別這樣,看這位大人臉色都嚇白了,就告訴他應該怎麼辦吧。」

城隍:「哼!」

小仙:「大人別擔心,他會說了。」

鬼將:「謝夫人!」

城隍:「綠面鬼卒,長久隱瞞同伴索賄重罪不報,幾同其罪。」
綠面鬼卒,額頭碰到猛流黑血:「大人饒命啊!」

城隍:「看在善盡職責,良心未泯,可使其待罪在身,等待立功贖清。」

綠面鬼卒:「感謝大人!感謝大人!感謝大人!……」

鬼將:「紅色這位?」

城隍:「凡人之上,鬼卒之身,卻手段狡猾兇惡,罪上加罪加罪,三重之罪……讓他重入六道輪迴吧。」

守城鬼將:「那我就廢掉他的修行!來人,拖去旁邊即刻正法!丟入畜牲道重新開始!」

貪瀆紅鬼,渾身乏力:「…………」

四位鬼卒,趕緊從微開的城門跑出,直接拉住貪瀆鬼卒雙手,往高大的城牆邊拖走。

二位鬼卒拉他雙手肩頭,逼他跪下,向下壓彎身體。

一位鬼卒從前踩他頭頂,逼他低頭。

第四位鬼卒抽出彎刀高舉,瞄準,蓄力,猛力揮下:「呀------!」

阿珍和小寶緊抱彼此,完全不敢看。

小仙看到首級落地,黑血狂湧,縮進哥哥背後:「喔……好可怕……」

鬼將:「陳法師,現在---」

城隍別過頭,不看顏面:「你身為鬼將,受命管理如此重要的枉死城,現在卻變成這副模樣,又該當何罪?」

守城鬼將,猛的一跪:「大人!」

城隍:「不是我的轄區,這事我就不為難你。但是別忘記,天地之間萬事萬物,是非善惡皆有報。你身為鬼將如果繼續懈怠下去,任由鬼卒為非作歹,就算今天我不舉報,早晚還是會讓本層閻王察覺。」

鬼將,猛磕頭:「謝大人!謝大人給下官一個機會!下官一定嚴厲整頓此城,不再發生此事!」

城隍:「起來吧,我只是一介凡間法師,受不起堂堂鬼將的下跪謝恩。」

小仙伸手搭扶:「將軍起來說話。」

鬼將:「萬謝夫人!」

城隍:「將軍,這對母女的丈夫和父親,依然關押在枉死城內,可否暫時帶來,讓他們在此享受一會的天倫之樂?過陣子,我申請到東嶽大帝的釋放令,會再前來正式帶他離去。」

鬼將:「當然可以!請問姓名,出生時辰,亡於何處?」

阿珍緊抱女兒,不知所措:「…………」

小仙:「阿珍姊姊,放心和將軍說吧,沒問題的,你們一家就快相會了。」

阿珍:「林亞,出生於七月九日……」

鬼將:「來人!快拿名冊過來!」

一名鬼卒,奔跑著送上名冊。

鬼將翻了又翻:「林亞,七月九日……」

阿珍和小寶,緊張的直看鬼將等待。

鬼將:「城內並無囚禁這名亡魂。」

城隍:「什麼?」

鬼將:「大人請看,這頁開始都是林姓鬼囚,照生辰排列,七月九日的列表,確實沒有林亞這名亡魂。」

城隍直接拿過名冊,開始翻看,的確沒有:「…………」

小仙:「阿珍姊姊,是不是有其他名字?」

阿珍:「沒有啊,他從小到大的確都叫做林亞,沒有改過,身份證到戶口名簿都是這個名字。」

那麼,已經被處死的冤死亡魂,的確不在枉死城內?

怎麼回事?

陳法師眉頭一皺,直覺案情不單純了……
………………
…………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