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敕封令:蒼原城隍傳 036 會山墳場

36:會山墳場

清晨四點,天明之前。

霧水城北郊,聳立著一串低矮山丘,儼然是霧水城的北方屏障。

其中一座稱為會山,標高五百公尺的低矮山丘。

從山腳到山頂,遍佈土葬墳墓,納骨寶塔,此外看不見一棵樹,也看不到一間陽宅,是座名符其實的墳場山。

但是對於能看見的人來說,四年的撤廟,鬼王在此崛起之後,整座山建設的有模有樣。

陰宅遍佈,亡靈在其中居住生活,可說是個陰間小鎮。

不過現在,門窗緊閉,亡魂躲藏在內不敢外出,只有鬼王的兵卒在空曠的走道上來來去去。

因為這座山,昨晚已經被霧水城隍的東西二營一萬二千神兵團團包圍,嚴密看守。

全是因為蓋在半山腰的會山城隍廟,鬼王的根據地。

只要有陰陽眼的人,肯定看的出來,這個地方大戰一觸即發……

山腳下的墳場出入口,一間正式小廟聳立,正是管轄這座山的土地公廟。

這裡是被神兵保護的安全地帶,土地公婆站在廟外,焦慮的左走右走。

終於,三輛車駛來,周圍緊隨肉眼看不見的中營六千兵將,是護送城隍的車隊。

土地公婆趕緊跪拜。

車隊停在他們面前,城隍和老廟助們下車,護衛的中營將軍隨伺在旁。

土地公婆:「下官讓轄地變成這樣,管轄不力,大人恕罪!」

他們就像現代的村長里長,其實沒有什麼武力方面的實權,最多不過可以招集民兵那樣的義勇忠魂,有限度保衛家鄉和惡鬼對抗。但是,像這種情況,山腰上硬是出現一個如此強勢的鬼王……

因此城隍看他們一眼,不發一語,直往神兵嚴密看守的入口走去。

如果土地公婆有錯,頂頭上司的城隍必然直接開罵。

如果沒有錯,必定好言以告,讓土地公婆站起。

像這樣,土地公婆到底有沒有錯?是否已經獲得原諒?

土地公婆趕緊轉身,面對走離的城隍,重新跪拜:「請大人恕罪!」

城隍終於停下腳步:「過去四年,你們不屬我管轄,加上沒有神兵神將協助,確實獨力難支,所以我批判不了你們的是非對錯。你們自己去東嶽殿,請聖明的帝君裁奪此事吧。我還得處理這座山和鬼王,失陪。」

管轄的是墳場,發展成為陰間大事,的確得回報東嶽大帝。

只是,想到要面對嚴厲的城隍已經很可怕,竟然還要面對更上一層樓的東嶽大帝?

土地公婆癱軟……

城隍站到路口,抬頭看望山上景況。

東西二營將軍趕來跪迎:「大人!」

城隍:「山上情況如何?」

將軍:「回報大人,山上堅守。叛逆惡鬼在各處重要通道都設置障礙。」

城隍:「打的下來?」

將軍:「靠我東西二營,會有不小損傷。不過打的下來,必定把惡鬼亡魂一一綁到大人面前受審!只是一件事,末將為難……」

城隍:「直說。」

將軍:「末將所率兵卒,能封住惡鬼亡魂,對於一小時之後的日出,不知情的凡民出入又該如何處理?」

管理員,清潔人員,撿骨師,法師,送葬隊,掃墓者,甚至是前往會山城隍廟上香的陰廟信徒……

城隍沉默,久久沒有回答。

好一會安靜,終於轉頭看向老廟助們:「你們在這等待。」

老廟助們不解其意。

城隍邁開腳步,順著道路,向山上走去。

在場三將,大驚失色:「大人!前面是叛逆惡鬼佔據之地!」

城隍:「中營隨我進去。」

將軍:「大人想攻山?」

城隍:「只是去和鬼王談談。」

中營六千兵,護衛城隍,浩浩蕩蕩走入墳場。

二旁都是墳墓,和擺放路邊的納骨大甕。

數隻野狗,狂吠幾聲,見大軍毫不畏懼,識相的轉身跑開。

叛逆惡鬼,則是大呼小叫,鞭打充作鬼卒的亡魂,從四面八方聚集過來,擋在前頭。

城隍完全不管,讓兵將緊密護衛,繼續前進。

沒有任何一邊敢先動手,因此雙方人馬只能推擠緊壓在一起,直到陰間城鎮最外圍,不能再進,也不該再進。

畢竟要是再進,就是街道內,容易遭受伏擊,危險性大增……

城隍抬頭,看著上坡不遠處的會山城隍廟:「蒼原霧水城隍在此!」

霎時,推擠吵雜的雙方,盡皆寂靜。

城隍:「看你究竟做出什麼!」

大量被惡鬼威脅逼迫的亡魂鬼卒,淒厲哭喊。

叛逆惡鬼為了控制這群亡魂,更加無情鞭打,拉緊束頸鐵鍊,哀哭聲四起。

眼見如此,城隍直對陰廟怒問:「你可知罪!!!!」

終於,會山城隍廟走出一亡魂,左右各有一名亡魂惡鬼護衛。

正中鬼王,看約三十來歲,體格健壯:「本城隍在此,何罪之有?」

中營神將:「大膽亡魂,也敢自稱城隍,豈不大罪!」

鬼王:「我若區區大膽亡魂,豈能把此山建成如此,聚集如此多亡魂?」

確實如此,一般亡魂絕對辦不到。

城隍:「…………」

鬼王:「蒼原城隍,我已經知道你是為亡魂林亞而來。沒錯,林亞在我這裡,我已找到,可以把他移交給你。至於夫人的事,我尊你為一方神明,這就好言相勸,請回蒼原,不要再插手霧水之事,必定好好送還夫人,送上厚禮賠罪。」

至少林亞的下落,已經獲得確定。這樣看來,貓咪小花應該也是在這個陰間小鎮。

城隍:「辦不到。我已獲得東嶽大帝敕封,奉命職掌霧水城,領回文官神將和武營兵將,恢復一切秩序。」

鬼王:「你可知道,東嶽不只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友人。」

城隍:「霧水城隍的可能人選?」

鬼王:「你要這樣說也可以。」

城隍:「既然如此,為何失格?」

鬼王:「說來話長。總之,數次交談之後,東嶽雙眼開始昏暗,百般挑剔……」

城隍:「看你現在如此,帝君雙眼一點都不昏暗,讓你失格絕無錯誤。」

鬼王:「東嶽撤廟,霧水成為陰陽混亂之地,豈非我站出來之時?我如果不出面收拾,收聚亡魂,又該怎麼辦?說到底,我可是在幫東嶽大忙,怎麼怪起我來?」

城隍:「那你自身,又做出什麼?若非自害,如何以陽間血肉之身,成為陰間之鬼,雄霸一方的鬼王?曾經是城隍候選者的你,親口告訴我,你的自殺觸犯多少大罪?化身為鬼的自殺大罪,你當真無感?看來你一點都不知道生命的可貴。」

鬼王:「我自害?呵呵呵……看你這樣,真是什麼都不懂,就傻傻的過來問罪了。不如先回去找東嶽問清楚,再過來和我談。再來,就算我正如你瞎猜所說,自害身死,我的死,難道不也算是為了霧水城百萬民眾,和眾多的無辜亡魂,極善的大仁大義?」

城隍:「…………」

鬼王:「追根究柢,你只是外地人。外來神明,這就請回吧。霧水城轄區,是我和東嶽的事。此處既已有我出面,自會治理妥當,不勞你費心了。」

城隍:「就算你真有方法躲過自害大罪,你所做出不過眷戀權位名聲,私法私刑。」

鬼王:「這四年來,是我大力招集亡魂,維持了霧水城的和平和秩序。要是真讓其他鬼王出現,才會更加的難以收拾,怎麼你也不想想?」

城隍:「私刑就是私刑,不必美化自己!這就釋放亡魂,俯首認罪,一切從輕發落!」

鬼王:「看來是說不通了!」

城隍再次怒問:「你可知罪!!!!」

鬼王怒氣正式爆發:「攻上來吧!!!!」

城隍:「…………」

鬼王:「我知道,像你這樣的頑固死腦筋,最喜歡說天無二日,地無二主,把太陽抱到燒死也甘願!」

城隍:「…………」

鬼王:「你我看待這件事的眼光完全不同,多說無益!反正對我來說,只要能打贏東嶽的官兵,到時我就是貨真價實的此城之主了!打上來啊啊啊啊啊啊!!!!!!」

城隍:「你也不過,大奸似忠,大偽似真。」

鬼王:「你這樣要打不打的,哪裡像個男子漢?如果城隍都像你這樣畏畏縮縮,要怎麼管理領內百姓和惡劣亡魂!」

城隍:「我不需要當個男子漢,只要不愧對天地良心就已足夠。」

鬼王回頭看向廟內:「拉出來!!!!」

一會之後,一名惡鬼,粗魯拉出一人,正是小仙。

小仙:「哥哥!!!!」

城隍看著綑在小仙身上的繩索,散發淡淡的鮮紅色,粗大的繩身,明顯不是現代凡間之物,只可能是神器。

城隍:「捆神索……」

接著,鬼王從腰間抽出一把長劍,同樣外型蒼勁,散發淡淡七彩光芒,橫在小仙面前,明顯是神器。

城隍:「弒神劍……」

神明仙體,不會被一般繩索捆綁,受到兵刃的傷害也很輕微。

不過如果是弒神劍,就是元神消散,一切化為混沌烏有,連靈魂都不剩,真正的徹底死亡……

鬼王:「最後說一次,這是我和東嶽的事,你帶著夫人離開霧水城,不再回來插手,否則你的夫人不會有好下場!」

城隍:「這二樣神器,你怎麼會有?」

鬼王:「你打不打?!」

城隍:「…………」

鬼王:「你走是不走?!」

城隍告訴身邊的將軍:「走吧。」

中營將軍:「護衛大人平安離開!」

隊伍開始移動,向山腳下走去。

鬼王:「這就要走?不向自己的義妹夫人說句什麼?」

城隍:「小仙是我一手養育的妹妹,從小跟在我身邊的女孩,她很清楚我在想什麼,會說什麼。」

小仙微笑:「哥哥,我知道!我一定會大攻特攻,大吵特吵,鬧到整間破爛小廟都翻過來,不給他好日子過,你放心吧!」

城隍和中營兵將,就此一起離開……
………………
…………
……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每一個大量人群居住的城鎮,都會有一位守護神。 正是所謂的城隍爺。 『這正是一本,關於城隍爺的神鬼傳奇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