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敕封令:蒼原城隍傳 046 浪子回頭金不換

46:浪子回頭金不換

出巡隊伍就此走過荒郊,走過田野,走過城鎮,讓神兵神將收納新死亡魂,降妖除魔,給予人們平安祝福。

隨香團人數,也在新聞媒體的宣傳下,一天多過一天。

人數多到,夜晚在學校或是大公園歇息,吃吃喝喝,唱歌嬉戲,法師開始幫忙算命,簡單法事,或是收驚,半毛錢不收,志願服務幫忙,儼然是場夜間宗教大會。

城隍爺更是半點架子沒有,拿著夫人神像,這邊走走,那邊看看,說說笑笑,偶爾做個小法事,露一手,讓陰陽眼法師們更加體會到神明和凡人的決定性差異。
至於老廟助們,看著自家神明如此親民,不再嚴肅冰冷,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親近百姓是好事,可又為何轉變這麼大?因此隱隱感到困惑不安。

出巡隊伍,就此走到這個地方了……

蒼原和霧水,這二個不同的轄地,有一個相連的地區,正是蒼藝村和霧山村。

這二個村莊都位於山腳,中間一條長達三公里的柏油小路,連接這二處。

這條山腳小路的二旁都是樹木,私人果園,蟲鳴鳥叫,絕對的郊野地帶。

現在,濃密樹蔭下,行進在這條道路上的城隍出巡隊伍,越過二村界線的標示碑,正式離開蒼原轄地,進入霧水領地。

蒼原轄地已經全部去過,可說蒼原轄地負責的城隍出巡結束,接著就是霧水領地的迎城隍,歡迎城隍爺前來上任。

不過終究只是名稱不同,依然是隊伍在領地內四處走一遍,降妖除魔,給予人們平安,其他沒有變化。

這時,路邊一棵大樹的背後走出一人,身帶紙製的枷鎖,低頭跪著,認罪懺悔。
城隍出巡的宗教文化,覺得自己罪業深重的人,可以像這樣穿戴紙枷跪在路邊,或是直接穿戴紙枷跟隨隊伍,表示自己重罪者,求城隍寬恕。

面對這樣的人,城隍總在神轎經過的時候,直言述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但是現在,城隍認出這個人,特意為他下令:「停轎,休息幾分鐘。」

護轎神將:「大人有令!停轎,休息幾分鐘---!」

命令聲,一位神兵又一位神兵向前傳遞出去,直到最前方開路的陳沖和吳昭。
行進途中,城隍不會無故下令停轎休息,總是什麼大事。

擔任領隊法師的陳沖,趕緊留下報馬仔吳昭,獨自坐上廟會準備的運輸摩托車,回頭瞭解情況。

很快的,摩托車疾駛回來,陳沖下車查看。

二廟的老廟助們,也趕緊圍聚過來。

只見跪罪之人,雖然城隍神轎已經停在前方,依然低著頭,如同等著被斬首的犯人,不抬起。

陳沖吃驚:「嚴力?!」

霧水地區的老廟助們,同樣吃驚。

嚴力:「…………」

此人正是嚴力,陳沖的徒弟,也是囚禁眾多亡魂驅使牟利,之後威脅要以鬼養命逃避陰間大堂審判的私設小宮廟法師。

他為何跪罪?

嚴力可以藉鬼養命,不過還是要領地處於無城隍管理的混亂狀態才安全。

城隍正式接任霧水領地,文官神將和神兵鬼卒都回來的現在,已經沒有選擇。

藉鬼養命下去,肯定讓自己成為城隍的頭號通緝要犯,兵將鬼卒嚴加搜捕,反而讓自己死更快。

尤其是,做到這麼有聲有色的大出巡,要是再不主動來謝罪,等到隊伍抵達霧水城,只會更沒有立場。

所以嚴力知道,自己怎樣都逃不掉了。

既然早晚都要挨刀,不如乾脆認錯,痛快來個一刀,省的夜長夢多,提心吊膽的,如同被一刀刀凌遲……

城隍:「嚴力,過來吧?」

嚴力依然低頭:「…………」

語氣溫和:「拿下紙枷,過來說話。」

嚴力強氣:「我已經照你希望,把所有亡魂都放走,也跑來這裡跪著向你請罪,到底還有什麼不滿!或是真的要我死,你才甘願!」

城隍:「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

嚴力:「…………」

城隍:「看到你來,我真的放心。所以別跪了,過來說話。」

嚴力:「那就先赦免我的罪啊!」

陳沖師父怒責:「嚴力!」

嚴力:「不要現在說好話,最後等我去到陰間大堂活生生整我!」

恐懼,害怕,知道自己即將被逼下斷崖的猛獸。

嚴力真正想說的是:我已經示弱了,請給我一條明確的活路吧……

城隍:「你不懂嗎?浪子回頭金不換。你這麼剛強的人,願意主動來找我,就已經赦免自己的罪了。」

嚴力:「…………」

城隍:「只要還在陽間,重要的是今後,不是過去。畢竟去到陰間大堂,不論說再多的道歉,永遠都晚了。」

嚴力:「就算你這樣說,那些亡魂如果向你告我的狀,我又要怎麼辦!」

城隍:「只要他們願意寬恕你的所作所為,必也能在大堂得寬恕,得更多善報,陰間有更好的待遇,輪迴有更好的來生。」

嚴力:「我怎麼知道你是說真的?」

城隍:「不論是人們口耳相傳的故事或是你所知道,你聽說過哪位神明言而無信?」

嚴力:「…………」

城隍:「我知道,你能囚鬼養鬼驅鬼,還能以鬼養命,有非凡的天分。只是太過心高氣傲,骨氣剛強不屈,又被錢財迷惑,才會暫時走上歪路。只要從今天起,發自內心知錯能改,相信你的師父在內,大家都很欣慰。」

嚴力:「…………」

城隍:「再說,你的師父和這一代老人,終有放下陽間,前往陰間歇息的一天。因此下一代的霧水城老廟助,要靠你來支持。今後凡事多忍耐,身段放低放軟一點,看淡錢財勢利,千萬不要再走上錯路,讓眾人失望。」

嚴力:「你真的不計較我做的事?甚至要授予我下任老廟助的重責大任?」

城隍:「我有什麼理由,一定要嚴懲願意回頭的人?難道嚴懲到底,打入地獄受刑,才是公平正義?如果真這樣做,世間能找到多少不必受刑的清白人?我的確萬分痛恨惡者,可我更痛恨一路錯到底,不悔改的頑固惡者。陰間大堂,永遠是跪在面前才知後悔求饒的亡魂,最讓我憤怒。我總在心裡想:為什麼就不能早一點醒悟悔改?」

嚴力:「…………」

城隍:「霧水城隍廟下一代的老廟助,真的靠你大力幫助了。」

嚴力:「…………」

很多時候,人們不是不願意上岸,而是需要有人願意給予一個上岸處……

陳沖:「快磕首道謝啊!」

城隍:「不必,那只是外在。  真正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只想看內在的真正改變。  嚴力要是真能在今天回頭,走上正路,比什麼都重要。」

嚴力:「…………」

城隍:「剩下的你自己想吧,我還有許多地方必須去……將軍,出發了。」

護轎神將:「大人有令!出發---!」

命令再次透過神兵,向前傳遞。

隊伍開始移動,城隍的神轎越過嚴力面前。

沉默中,一直低頭的嚴力,還是彎腰磕首了。

陳沖:「唉……千萬記得,知錯能改啊。」

說出這句話,陳沖轉身就要走回摩托車,趕回隊伍最前頭。

其他老廟助們,也要回到各自的崗位,或是回去隨香隊。

嚴力:「師父。」

陳沖和老廟助,再次回頭看去。

嚴力:「我還能回廟去嗎?」

陳沖和霧水的老廟助們:「…………」

嚴力:「我知道,那天我是說了很多非常難聽的話,不過你們身為老廟助說那些話,也是太不給面子……」

越是剛強的人,越難坦率道歉。

林招弟:「大人剛才不是說了?只要你真的知錯能改,就回來吧。」

嚴力再次沉默,想著應該說什麼。

最後,乾脆什麼都不說,直接彎腰磕首。

陳沖微笑:「我真像……撿回一個浪蕩子啊……」

眾人喜悅,正式散去。

陳沖:「嚴力,如果你沒事,拿下紙枷,陪為師的去隊伍前頭開路,順便聊聊吧?」
………………
…………
……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每一個大量人群居住的城鎮,都會有一位守護神。 正是所謂的城隍爺。 『這正是一本,關於城隍爺的神鬼傳奇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