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敕封令:蒼原城隍傳 026 嚴力

26:嚴力

就算是大城市,清晨六點的道路,依然沒有什麼車輛和行人。

一行人,走在空蕩蕩的人行道上。

林招弟:「大人,還是搭車吧?」

城隍:「這樣走走就好。」

林招弟:「這裡都是一些辦公大樓,但是本市中央有一個大公園,風景很優美,被稱作霧水第一美景,比較適合大人前往逛逛。」

廟助們開始一句一語勸說。

城隍:「沒關係,只是散步,很快就回飯店房間。」

這時,十公尺前方的小巷口,走出一對很有福相的老夫婦。

他們滿臉笑容,看著城隍夫婦,作揖彎腰。

城隍停下腳步:「…………」

小仙:「哥哥?」

城隍:「好像是本地的土地公婆?」

陳沖靠上:「大人,我見過幾次,他們的確是這附近的土地公婆。」

土地公婆,土地的守護神,職責就像是現代的里長村長,位低權少,卻是最貼近一般平民百姓的基層神明。

另外,官位排列上,土地公婆是直屬城隍爺管理的底下文官,地區大小事都必須回報城隍爺,一同治理轄地,因此他們在城隍和小仙面前出現,並不是很奇怪。

至於在場其他廟助,凡人肉眼看不見超然存在,不過聽到土地公婆出現,還是好奇張望。
土地公婆
土地公婆行禮完畢,伸手比往巷子內部,似乎是在表示:大人懇請前往。

城隍:「那就去看看?」

城隍邁出腳步,土地公婆隨之走進巷內,被遮擋視線。

等到城隍他們轉進巷內,完全見不著土地公婆的身影。

城隍:「…………」

小仙邊走邊問:「怎麼都不見了?」

城隍:「土地公婆有意指引,這條巷子一定有什麼……」

才說完,屬於陰間亡魂的幽幽哀哭之聲傳入耳裡。

小仙:「哥哥?」

城隍:「走。」

就此順著亡魂的哀哭聲,快步走到一間藏於民宅一樓的民營小宮廟前。

看來是間陰廟,徹夜開放辦事,天亮的現在要關廟休息了。

裡面傳出的亡魂哀淒哭聲,沒有上百也有數十。

都在哀求釋放、協助、公理正義、和天地神靈的拯救……

這個地方,必定就是土地公婆懇請城隍爺前往查看之處。

親耳聽聞亡魂無助哀哭救援,城隍爺胸中一股正氣,不能忍:「東營將軍,給我搜!」

小仙:「什麼?哥哥!」

東營將軍:「是!來啊,搜進去!」

神兵們,快步闖入這間陰廟,開始四處搜查。

廟內一名中年男人,明顯也有陰陽眼,受到神兵驚嚇,哀叫跑出:「唉呀!這是怎麼回事!」

陳沖看到這名中年男人,明顯認識,訝異吃驚:「!!!!」

城隍看向陳沖。

陳沖為難一會:「大人,他叫做嚴力,本來是我親收的徒弟,我對他寄望很深,希望他能在我百年之後,代替我成為下一代老廟助。不過自從撤廟之後,他開始走上歪路,甚至和我們這群廟助大吵大鬧……很惡劣的爭吵……四年來,我們都沒有再聯絡。我真沒想到,現在他也會做出這樣的事……」

城隍:「…………」

嚴力跑到巷中,看到周圍更多神兵:「這是……?這是……?師父!」

陳沖:「嚴力!我已經和你斷絕師徒關係,不准再喊我師父!我沒有你這樣的惡徒!」

嚴力:「難道這群神兵,都是師父借來和我做對?師父的道行怎麼忽然變這麼高?」

陳沖:「放肆!城隍爺和城隍夫人親巡至此,還不快跪下請罪!」

嚴力看去,難以置信:「城隍爺?」

陳沖:「快下跪請罪!」

嚴力:「…………」

跑回一名神兵隊長,跪拜在地:「大人,裡面的地下室,有一群武裝惡鬼,囚押六十多名亡魂!」

東營將軍,腰際配劍拔出一半:「大人,請指示!」

只要城隍指示,肯定就是動武,斬盡惡鬼,把被囚亡魂救出。

嚴力親眼看著,更加難以置信:「真的是神將……」

陳沖快步上前,壓下嚴力:「快下跪請罪!」

嚴力只得跪下。

城隍:「你究竟做出什麼?」

嚴力:「…………」

城隍:「你可知罪?」

嚴力:「你真的是霧水城隍?」

城隍沉默一會:「我是蒼原城隍。」

嚴力:「蒼原?這麼說,是外地來的?」

城隍:「不錯。」

嚴力大鬆口氣:「哈哈哈哈哈哈------」

城隍:「…………」

陳沖:「笑什麼!」

嚴力拍開陳沖的手,重新站立:「原來是外地神明,在這個霧水城狐假虎威。」

陳沖:「好大膽!」

東營神將,也直接抽出佩劍。

嚴力:「蒼原城隍爺,別在這嚇人了。你倒說說,你能拿我怎樣?」

城隍:「…………」

嚴力作揖:「看在你是一方神明,也是我第一次親見城隍爺本尊,我就向你一拜。大人如果沒有其他事,這就離開敝宮廟回去吧?」

城隍:「你的所作所為,就算我等不到你,其他城隍也會等到你。」

嚴力:「大人倒說說,這四十年來,霧水城等到什麼了?撤廟的這四年,又等到什麼了?」

城隍:「等待惡者不再出沒,匪徒不再割地為王,人們自我良心發現的那一天。」

嚴力:「惡者不敢,只是混口飯吃。割地不敢,小小謀生宮廟而已。」

陳沖師父:「我當年是怎麼和你說?抓鬼養鬼,是謀生混飯吃的道理?」

嚴力:「那麼師父說說,天地毫無做為,撤廟又是什麼道理?」

陳沖師父:「…………」

城隍接口:「很多人喜歡責罵天地,認為天地東錯西錯,就是很少想到,我們身而為人都做不好,又有什麼資格責備天地?」

嚴力:「那麼外地來的城隍大人,又有什麼資格責備我?」

城隍:「我沒有責備你。我對你說的這些話,都是讓你先想想自己的行為,順便問過自己的良心。」

嚴力:「孤魂野鬼在外遊蕩,我收留他們,也算功德,怎麼都不提?」

城隍:「收留他們?這些亡魂,都曾經和你一樣,是有血有肉之人,家裡有人關愛他們,掛心他們,你卻無視這一切囚禁驅使,良心真過的去?」

嚴力:「地獄做的可是比我還要過分!」

城隍:「你認為,地獄和輪迴為何存在?毫無意義的讓亡魂受苦?」

嚴力:「地獄的出現,也算天地治理無能了。」

陳沖師父:「嚴力!這張嘴一直這麼狂妄,真的不怕死後去到陰間大堂的那一天?」

嚴力:「狂妄?既然外地來的城隍爺,像這樣在本地欺人再三,我也可以下定決心以鬼養命,讓城隍永遠見不到我。」

陳沖氣急敗壞:「你說什麼?!」

城隍:「你們不必爭執。嚴力,看來不論我說什麼,你是一句都聽不進去。」

嚴力:「外來城隍爺,請回吧。所謂見面三分情,如果弄到徹底撕破臉,大家不是都難看?」

城隍:「那好。東營將軍,護衛陳沖法師進入地下室,詢問記錄裡面所有亡魂的姓名,陽世家住何處,電話號碼,家人姓名。」

東營將軍:「是!」

城隍:「各位廟助,麻煩回去之後,或是電話通知,或是親自登門造訪,通知這些亡魂的陽世家屬,讓他們知道自己逝去親人的靈魂,正被這位嚴法師囚禁驅使。」

嚴力:「城隍爺,原來你想玩這套。」

陳沖師父:「嚴力!還不快回頭!再下去,不論是陽間或是陰間,你都要沒有寧日了!」

嚴力冷笑:「敢就做吧!到時我絕對不會放走任何亡魂,看你們又能怎樣!最好是有一位家屬敢動手殺我,然後看這筆血帳算到他身上,等著下地獄!」

城隍:「忘記了?  陰間大堂,決定善惡之數,判決誰去陰間誰下地獄的審判者,正是城隍。」

嚴力:「…………」

城隍:「另外,你可知道,城隍廟大門的匾額,為何大多寫上:你終於來了!擔任城隍的,最厭惡的不是面對罪大惡極者,而是不知道要苦等多久,惡者才會來見我們。這就請你把這群亡魂給牢牢看緊到家屬忍無可忍。」

嚴力:「…………」

城隍:「因為只要你繼續執迷不悟,一天不死,就難以平息天怒人怨,公理正義難伸!算我求你,快點弄到家屬動手殺你,去死吧!!!!!!」
………………
…………
……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每一個大量人群居住的城鎮,都會有一位守護神。 正是所謂的城隍爺。 『這正是一本,關於城隍爺的神鬼傳奇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