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13歲  第33篇 大家一起集氣給寶寶名字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33篇:大家一起集氣給寶寶名字
生產隔天,晚上再次來臨。
下班的老爸從家裡給我們帶來不少換洗衣物,還有外面買來的豐盛晚餐。
七點半,又該是時候分配誰進去。
小月依然走不快,卻還是主動拉著我:「阿明,我的腳已經比早上還有力氣,一起進去吧?」
她都這樣說,我就是再害怕猶豫,還是只能扶著她,在三名爸爸媽媽的陪伴下,和她一起前往早產兒加護病房。
早產兒加護病房的入口,是扇向右滑開的電動鐵門。
附近的走道和靠牆座椅,已經等滿家屬,看來有問題的早產兒還不少。
大部分都是早產兒的父母,大約二十對,二十歲至四十歲中間,比較起來我和小月絕對是異類。
已經進去看過的爸爸媽媽,告訴我們女兒的病房在哪裡。
時間到,加護病房的電動大門終於滑開,眾人一起進入。
有四個清潔用的大水槽,一排的鐵櫃。
牆壁大海報上面有明顯的可愛圖畫,和搭配的大文字:『親愛的家長們,為寶寶健康請用殺菌液仔細洗淨雙手,換上鐵櫃內的綠色防菌袍,戴上口罩,避免感染。』
於是我們和其他病危早產兒的家人擠在一起,水槽前用粉紅色的殺菌液仔細清洗雙手,穿上淡綠色防塵袍,戴上口罩,才正式進入加護病房。
迎面是個十字路口,一間又一間房間,裡面最少放置二個早產兒的保溫箱。
走道上,一張又一張的木桌,提供給值班醫師和護士使用。
其他人大多知道自家孩子在哪裡,直接走進房間。
我和小月看向媽媽交代的左邊道路,發現二名醫師在一個房間前向我們招手。
白色防菌袍,白色帽子,口罩和手套,就像要給病人動手術那樣全副武裝……看體型是爸爸和大伯。
我扶著小月,趕緊走向他們。
林爸爸看著我們,語重心長:「小明,小月,我知道你們沒有見過加護病房裡面的治療情況,所以看起來可能會有點嚇人。但是記住,不管看見什麼,都是為了讓你們的孩子活下去,不是要傷害她,聽見沒有?」
我和小月沉默點頭。
林爸爸和大伯不再多說,帶領我們走進去。
有二個大螢幕,是心跳血壓之類的監視器,擺隨其他擺放地上的治療機器。
一具早產兒的保溫箱靠牆壁擺設,沒有其他嬰兒的保溫箱,明顯是特殊待遇。
此外,室內還擺放二具可以躺著睡覺的行軍椅,林爸爸和大伯應該就是在這裡面一起過夜看守。
林爸爸帶我們走到保溫箱前面,我和小月終於見到親生女兒……
小小的嬰兒,雙眼用膠帶和棉布蓋著,避免光線的刺激傷害。
雙手自然彎在胸前,包著尿布,平躺在摺疊數層的粉紅色大毛巾。
看起來非常瘦,好像皮膚蓋著骨頭,沒有什麼脂肪和肌肉,就像活生生的木乃伊。
嘴巴插著一個呼吸管,胸口規律起伏。
左右手的手背各插著小針管,進行藥物注射。
胸口和背後貼著好幾個東西,應該都是用來偵測心跳和血壓之類生命跡象。
這所有管線,要說是救她,更是像大蟒蛇,纏繞在晶晶小小的身體上,想要奪走她的小命……
小月看著,一句話沒說。
我看著,受到震撼!
『這是人類嗎?』
更正確的說:『乾扁成這樣,身體還纏滿插管和監控線,還能算是人類?是恐怖電影演的,剛要復活的木乃伊寶寶吧?』
畢竟原先我預想女兒(晶晶)的模樣,應該是像一般路上會看見的小嬰兒,白白胖胖。
但是現在我見到的卻是皮包骨,乾乾扁扁,又小又弱,好像打個巴掌就會死掉?
請別怪我,終究才十三歲,沒看過世界,我真的恐懼想著:『我和小月生下的,其實是怪物?』
所以本來就恐懼的我,加倍害怕,甚至不太敢繼續看著女兒,只想轉身離開,逃避這樣的女兒。
這時,站我們旁邊的林爸爸開始解釋情況:「昨天早上出生的時候一千三百六十八公克,今天下午只有一千三百三十二公克,體重在往下掉,因為只有靠點滴在補充營養。下午四點又有一次呼吸停止,不過三分鐘又恢復呼吸。至於其他方面,還有檢查出來的問題,情況都一樣,沒有好轉,沒有變壞。現在能做的就是努力讓她活下去,希望能盡快開始好轉。」
爸爸說到這,沒有多言。
小月問:「可以摸摸她?」
林爸爸回答:「有好好洗手吧?不要碰到管線。」
小月終於舉起手,慢慢從圓型洞口伸進保溫箱。
她的手指,輕輕摸在晶晶的臉頰上。
晶晶明顯有反應,微微動臉頰,像是想作什麼表情。
小月訝異的問:「她醒著?」
林爸爸點頭:「應該已經醒來。」
小月繼續輕撫女兒的臉:「她會不會哭?」
「不會。呼吸很弱,加上呼吸管,沒有辦法哭。說真的,我們還希望她能哭,那就表示呼吸強又有力,而不是像這樣。」
小月輕輕從晶晶的臉頰摸向脖子,然後是胸口,肚子,再轉而摸向晶晶彎在胸前的小小手掌。
晶晶像是又感覺到,努力移動小小的手掌,輕輕握著媽媽的手指。
小月非常驚喜:「她握著我的手耶!」
晶晶繼續握著媽媽的手指,然後臉頰又微動,雙腳也開始動來動去。
比較我們剛進房間的完全安靜,現在看來比較有活力。
大伯因此發現:「小月,和她說話看看?」
小月繼續開口:「是我啊……媽媽啊……是生下妳的媽媽……妳要快點好起來,一起回家玩,看好笑的卡通,有沒有聽到?」
晶晶好像更有精神,雙手一起握著小月的手指,雙腳也更明顯移動。
大伯看著螢幕:「心跳變穩定,呼吸也一樣……她好像認出妳是媽媽?」
小月看向大伯:「真的?」
「是有相關研究,包含早產兒在內所有嬰兒,最容易產生反應的聲音就是媽媽的聲音,所以理論上是認得媽媽的聲音。」
小月重新看著保溫箱內的晶晶,終於哭了……
真的哭成淚人兒……
我們離開新生兒加護病房,脫掉身上的防菌袍和口罩,回到媽媽等待的走廊。
十三歲的我,對於自己能離開『嚇人怪物』,真的鬆口氣。
小月則是徹底崩潰,一臉的鼻水和淚水,抱在林媽媽懷裡:「我是做錯了什麼……因為我一直亂跑亂跳嗎……還是我一直沒有乖乖吃胖……為什麼她會變成這樣……」
生下來的女兒變成這樣,就算實際上沒有錯,都是意外早產引起的問題,身為母親的小月依然萬分自責……
可能是看我進去之後更害怕了,小月不再強硬拉我進去加護病房。
不過從這之後,小月每次會面時間都進去看看女兒,摸摸她。
聽到媽媽聲音的晶晶,也都會在那幾個小時變的比較有精神,一定程度的幫助狀況穩定。
我則是害怕再看到那麼像怪物的女兒,所以盡量找藉口讓其他人進去。
也幸好藉口很好找。
因為很多比較親近的親戚知道晶晶的情況很危險,都有來關心,再和小月一起進去看看可能的最後一面。
國華叔叔有來,大舅小舅有來,麗雲姑姑也有來,可說四位爸爸媽媽的兄弟姊妹都來看過,順便安撫哭著離開加護病房的小月。
他們都看過之後,就是換其他比較親密的親友……
至於晶晶,依然時好時壞,不時呼吸停止個幾分鐘,讓呼吸器拉住小命,嚇嚇看護的外公和伯公。
這樣算壞嗎?
事後回想,往好處看,隨著一分一秒過去都沒有發生其他問題,所以也算交上好運。
否則要是發生更可怕的感染或是腦內出血什麼的,還能保住小命?
至於考完期末等暑假的班上同學,原本都以為會順利生產,想來醫院看看寶寶,詢問江班導我們住的醫院和病房,這才訝異知道情況竟然這麼危險……
生產的第五天,小月各方面都沒有問題,獲准正式出院,在家坐月子休養,我們所有人只會在早晚的探望時間才前往醫院。
班長王茜雯立即和學校請假,下午代表全班同學前來家裡拜訪,拿著一大串千紙鶴和一袋蘋果。
班長說:「來,這是大家昨天在學校一起折的千紙鶴,祝福寶寶好起來。」
小月微笑收下千紙鶴:「謝謝!」
班長又問:「寶寶還沒有取名字吧?」
「還沒……大伯說先不要取,以免寶寶真的離開會更難過……」小月說著說著,真的又哭起來。
看到個性堅強開朗的小月哭成這樣,班長慌了:「對不起!不要哭!寶寶一定不會有事啦!」
林媽媽走過來坐到小月身邊,撫撫她的背:「好啦!哭哭啼啼沒有幫助!」
班長小心的問:「小月,我不知道這件事能不能說?」
小月擦乾眼淚:「什麼事?」
「昨天大家折千紙鶴,有人提議如果大家一起集氣給寶寶一個名字,可能會幫助寶寶好起來?我們就這樣邊折紙鶴邊投票,一起給寶寶取一個名字。」
小月好奇的問:「是什麼名字?」
「大家是選出晶晶這個可愛的名字啦……」
………………
…………
……
晶晶恍然大悟:「原來我的名字是國中生同學取的?」
「是滴。」
晶晶自嘲笑著:「難怪感覺就很孩子氣……」
耀源好奇問:「那我的名字?」
「你是阿公取的,好像還有特地去問過命理師?」
耀源又問:「冰冰的名字?」
晶晶也說:「她感覺也是和我一樣孩子氣。」
我回答:「那是你們的媽媽產檢確認性別之後,說女孩子跟姊姊類似的名字比較好,選出冰冰這個名字。」
=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英雄不怕出身低,萬丈高樓平地起』 這是一段講述奉子成婚十三歲的故事。過程有歡笑,有恩愛,有迷惘,有痛苦,有淚水,有未成年懷孕的年輕人必須面對的一切,更有小小年紀就要生養下一代的辛酸和幸福。就此讓我們一同經歷這對小夫妻、未成年懷孕生子的生命之旅吧.. 本書類型(內容):童婚/青梅竹馬/愛情親情/婚姻討論/勵志/校園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