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13歲  第35篇 因著父母諒解,親戚協助,校長老師寬容,班上所有同學幫助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35篇:因著父母諒解,親戚協助,校長老師寬容,班上所有同學幫助
小月第一次擁抱晶晶,就是袋鼠護理這一天。
很多人不瞭解,袋鼠護理不是只有母親才能做,父親也能做,雖然效果的確沒有親生母親那麼好。
會讓父親進行,主要是幾次之後早產兒習慣父親的存在,也能獲得同樣的安定效果,只是沒有親生母親這麼直接快速。
所以當大伯進入房間,看見我的哭樣……我也在溫和微笑的大伯建議下,隔天早上的探望進行三十分鐘的袋鼠護理。
脫去上衣,護士小姐很仔細擦洗消毒我的身體和雙手。
坐到六十度的躺椅上,蓋上大毛巾,等待護士洗淨自己的雙手。
終於,護士抱起又像隻毛毛蟲蠕動的晶晶,小心放到我的胸口,蓋回毛巾,站在旁邊觀察---畢竟不是效果直接的親生母親,不確定晶晶會不會產生不良排斥反應。
毛巾內,我小心移動雙手,摟抱晶晶。
這是我第一次親手觸碰晶晶,並且擁抱她。
這也是我身為親生父親,給予女兒的初次擁抱。
小小的,輕輕的,瘦瘦的,但是身體又是那麼溫暖……
晶晶出生第十六天,我正式接受這個女兒了。
媽媽們微笑的又用相機拍照。
小月很高興的蹲在旁邊說:「嘻嘻……當爸爸的感覺怎麼樣?」
我正想回答……
晶晶好像認出我不是媽媽,在我胸口再次蠕動。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像安撫小狗那樣輕撫晶晶的背部。
撫摸個二下,似乎讓晶晶動的更激烈。
我慌張的趕緊轉頭看向護士。
一直站在旁邊密切注意的護士,只是看著,沒有說話,應該是她判斷還沒到必須中止的危險狀態。
這時,小月伸出手給晶晶:「好啦……好啦……是爸爸,要乖乖喔……」
晶晶握著媽媽(小月)的手指,很神奇的又恢復安靜,乖乖趴在爸爸我的胸口。
真的,小嬰兒能認得媽媽,真的是很奇妙的事。
這之後,我和小月一人一天,輪流進行袋鼠護理,直到晶晶出院……
我和小月奉子成婚的故事說到這裡,差不多要結束了。
像麗雲姑姑說的,法律上小月處於未婚狀態,所以晶晶的戶口登記必須先跟母姓。
林晶晶,六月十五日上午十點出生,八月二十二日才出院,暑假幾乎都在醫院度過。
說到這段時間,隨著一天天過去,晶晶能放聲大哭了。
不像剛出生那幾天數度斷氣的虛弱,半聲不能發,哭聲可是非常宏亮。
只要一哭,就像是要把醫院哭倒那樣中氣十足,所以大家都很開心能聽到她的哭聲。
另外,食量也一天好過一天,一直吃胖,所以正式出院的晶晶可是有二千公克出頭。
雖然還是沒有足月出生的正常嬰兒那麼白胖,卻也沒有剛出生那時的瘦弱乾扁,健康很多。
這一天,主治晶晶的新生兒科馬醫師送我們到大門,謙虛的接受大家的感謝,並且一直恭喜孩子平安出院。
送我們到醫院大門的林大伯,同樣喜悅到不行。
林爸爸跟醫院請假,親自開車接我們所有人回家,笑嘴大開。
小月抱著晶晶哄,一臉的幸福美滿。
晶晶的大眼睛更是一直好奇看著世界,轉來轉去……
回到家,嬰兒床和其他東西,當然都已經準備好。
除一些早產兒的必須注意事項,照顧起來跟其他新生兒沒有太大不同。
晶晶的阿媽和外婆,不分日夜一起照顧她。
阿公和外公下班回家,也都會一起逗晶晶玩。
不分外孫內孫,他們真的都給孫女全部的愛,毫無保留,所以晶晶真的是在親人一切的關愛中成長。
晶晶也開始熟識他們,不再怕生。
所以我和小月在照顧晶晶這方面,輕鬆非常非常多。
但是雖然有二位媽媽的全天候幫忙照顧,小月還是盡量親自抱著晶晶。
和她一起玩布偶大家族,看漫畫,打電動,或是看好笑的卡通,根本是個還具有濃濃童心的兒童媽媽。
在家玩膩了,就讓我和一位媽媽陪著,把晶晶放在新生兒可以躺臥的嬰兒車內,推著到外面逛街。
林媽媽終於笑說:「小月啊……妳根本把晶晶當成帶著到處玩的大布偶吧?」
小月不反對,親密抱起晶晶,臉頰貼著臉頰摩擦,直率笑了……
一週之後,九月來到,學校開學。
我和小月都升上國中二年級。
校長和負責的老師,捱過最怕出問題的懷孕期,可說都從『性別平等教育法十四條之一』的拘束中解放,期待教育部年度考評給予好成績。
班上所有同學,自然也都因為『照顧孕婦同學有功』,正式記大功,在三年級畢業的高中選校更有加分優勢。
但是已經沒有什麼同學在意,因為他們還是一樣照顧我們,給我們尊重,甚至是更多的幫助。
這麼友善的班級環境,不再大腹便便的小月本該可以繼續專心課業,但卻出現預料之外的情況。
那就是在學校的小月整天魂不守舍,手中藍筆一直焦慮的轉來轉去,不時看著窗外,明顯聽不下課程,教室也坐不住。
我坐小月旁邊,很快發現:「怎麼了?」
「沒什麼啦……」
雖然小月說沒什麼,我完全不相信。
下課休息時間。
小月立刻拿出手機,撥回家:「媽媽?晶晶有沒有怎樣?」
晶晶交由阿媽和外婆一起照顧,一直在家裡,怎麼可能會有事?
小月還是每節下課都電話回去詢問情況。
二位媽媽也是為人母親的過來人,知道小月怎麼回事,所以一直要她放心上課。
但是小月關心晶晶的憂慮,根本壓制不住。
非得放學回家,晶晶出現在視線,才能真正安心,抱著吃晚飯,寫作業,或是其他事……
晶晶根本是小月心頭不能割去的那塊肉。
這樣真的不是辦法。
終於,三天後的早上六點半,班長帶著另外二名關係比較好的女同學,來到家裡按門鈴。
他們幫忙拿各式各樣的嬰兒用品。
我提著自己和小月的書包。
小月親自推著嬰兒車---晶晶被好好的固定在裡面躺著。
大家就此出門上學……
沒錯,小月要把晶晶帶去學校。
當然爸爸媽媽非常反對。
過去三天一直不停勸阻,希望小月不要把晶晶帶去學校,說些照顧晶晶無法專心上課、或是對晶晶的健康可能造成不好影響之類的話。
我是無所謂,甚至也是覺得帶晶晶去上學太誇張。
但是小月就是堅持要帶女兒一起去上學,不想和晶晶分開,說會整天在學校想她,無法專心上課,這樣學業根本也是中斷,不如乾脆一起帶去學校。
小月的個性就是這麼堅強。
加上又是晶晶的媽媽,親生母親最大,想要整天和孩子在一起是理所當然的事。
爸爸媽媽他們沒辦法,只好妥協,再次動用性別平等教育法十四條之一,和校長商量帶晶晶前往學校的事。
校長同意,畢竟性別平等教育法十四條之一就有詳細規定:『學校必須為生產後的女學生準備哺乳室』,表示嬰兒可以帶來學校照顧,校長又能怎麼反對?
既然校長都不敢有反對意見,爸爸媽媽只得同意今天讓小月帶晶晶上學一天,要是真的不行就要小月別再掙扎。
小月爽快答應。
都這樣了,父母四人還能怎麼辦?
我們出門的時候,也只能不停緊張叮嚀:「有事立刻電話回來,聽到沒有?」
或是:「直接和學校請假,帶晶晶回家也沒關係,知不知道?」
明顯認為帶著晶晶的我和小月在學校撐不久。
所以前往學校的路上,所有路人都好奇看著國中生推著娃娃車,帶小嬰兒一起上學。
進入校園,更多學生湊過來,就連老師也來圍觀。
老師他們,還真是一句詢問或是反對的話都沒有。
畢竟小嬰兒和父母一起進入國中上學,真是太新鮮了!
進入教室之後,同學們的晨間打掃完全不作了,只是搶著想抱晶晶,逗逗她。
對班上同學來說,晶晶真的就像是大家一起努力之後才誕生的孩子,都忍不住像義父母那樣疼疼她。
不過晶晶卻像是因為從沒被這麼多人圍觀,所以徹底嚇到,開始放聲大哭。
小月又搖又哄的好一會才終於安靜下來,睜著小小雙眼四處看人……
九點的化學課,是名即將三十歲的年輕男老師。
有沒有女朋友不知道,至少確定未婚。
老師很友善的走過來看看晶晶,和我們說話,要我們有任何問題放心的說,這才開始上課。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開始上課大概十分鐘之後,原本安靜被媽媽抱在懷裡哄的晶晶又開始哭鬧。
小月小聲催促我:「喂,檢查一下,是不是尿布該換了?」
我放下課本,手忙腳亂檢查晶晶的小屁屁。
周圍同學關心看著我們。
講臺上的化學老師繼續老神在在講課,不受影響。
我確認之後:「沒有啊?」
「先抱著。」小月直接把哭鬧不停的晶晶丟給我。
我搞不清楚她想做什麼,還是趕緊抱著懷裡哭鬧的小女兒又搖又哄。
小月舉手:「老師,晶晶可能是餓了,我要給她餵奶。」
化學老師關心的問:「要不要去飲水機取熱水?」
「不必,我都親自餵晶晶母乳,營養才會夠。」
老師趕緊看我:「陳曉明,你們知道學校提供的哺乳室在哪裡?」
小月直接說:「老師,沒關係……」
接著,小月開始雙手解開學生服鈕扣,大方掀開,露出裡面的輕薄胸衣。
女生發現,趕緊離開座位圍過來:「喂!男生不要看!」
小月向大家微笑:「沒關係啦,我不在意,只有思想不健全的人才會有奇怪眼光。」
接著直接掀開輕薄胸衣,露出飽滿的乳房……
不可否認,班上幾名男生看到小月的胸部,都露出賊賊的竊笑,好像佔到什麼便宜。
但是當他們看見小月從我手中把晶晶抱回懷裡,讓女兒親密靠在小月胸膛,恢復安靜的吸媽媽的奶……相信我,他們的表情真的改變。
不再有男生,覺得這是什麼色情的事。
也不再有女生,覺得這是不能見人的事。
甚至於,連講台上本該教課的化學老師,也湊過來看。
我相信教室所有同學,對於女性乳房的觀感,徹底改觀了。
女性乳房,從來都是哺育下一代的重要人體器官,不該是被扭曲物化的色情象徵。
要是親眼看見母親哺育嬰兒,還能不立即瞭解這件事?
對於身負教育使命的學校來說,還能找到比這更好的生命教育?
相較之下,不論是化學教育、國文教育、英文教育、甚至是歷史教育,都只是附加的文化教育了。
尤其是,如果要說文化衝擊,這才是真正的文化衝擊。
小月和晶晶這對母女,的確才是學校最好的生命教育導師……
午休時間。
老師們特地把我們一家三口帶到導師室。
說是裡面有冷氣,環境比較舒適,也能讓身為父母的我們暫時喘口氣,吃午飯,會客長椅上趴下來午睡一下。
不少中年老師已經有育兒經驗,所以輪流逗晶晶玩,或是很熟練的幫忙換尿布,順便分享育兒經驗給我們。
當然也有不少學生好奇擠進導師室圍觀,看著國中生同學生下的孩子。
幾名老師乾脆抓緊機會開始教育學生:「各位同學,聽好了,可能會有人覺得所謂的性關係就是我們彼此喜歡的證明……其實這樣的愛真的很膚淺,甚至只是被美化的性慾望。真正的愛,是要願意為自己和他人負責任。像小明和小月這樣,雖然學校沒有老師會贊同他們發生的事,但是他們願意勇敢的負起責任照顧因此到來的小生命,這樣的表現才是真正的愛,否則也只是自私又無知的慾望,這樣你們知道嗎?」
這時,我的手機跟著響起,是家裡的老媽,擔心問:「你們在哪裡?怎麼還不帶晶晶回家?」
我還能怎麼回答?
發展至今,真的是跌破父母的眼鏡。
因為他們一直認為沒有獨自帶過晶晶的我們,會因為無法上課而最晚中午就投降回家。
他們完全沒想到晶晶真的和我們一起順利上學,直到放學回家。
這之後的每一天,國文課,數學課,英文課,歷史課,化學課,地理課,音樂課,家政課,甚至是體育課……我和小月都親自帶著晶晶度過。
音樂課,晶晶的哭聲搭配大家的歌聲,非常歡樂。
家政教室,大家烤蛋糕,聞著香味的晶晶也猛吸媽媽小月的奶奶。
體育課,我們抱著晶晶坐在草地曬太陽,一顆躲避球不小心打在晶晶附近,丟球的那個人被全班女生瘋狂圍剿到快爆炸。
溫水游泳課,小月抱著脫光嬰兒服的晶晶,和大家一起歡樂泡在泳池中玩水。
等到晶晶能夠自己爬行,班上同學更是徹底把教室地板清理乾淨,讓晶晶可以整天在教室內爬來爬去,不時抓抓桌腳椅腳,或是抓抓大家只穿襪子的腳丫子。
甚至是週末晚上,我和小月帶晶晶前往鬧區逛街玩耍,三人又走又看又玩,吃吃喝喝,體會天倫之樂。
也因此,萬分的意料之外,阿媽和外婆帶晶晶去衛生所注射新生兒預防針,發現晶晶明顯比在場其他嬰兒更加健康,長大的過程也不常感冒生病。
背後的原理,想必是:『家裡養貓狗的孩子比較不會過敏』,『溫室裡的花朵經不起強風摧殘』吧?
這整件事說到這,我還能說什麼?
因著父母的諒解,
親戚的協助,
校長老師的寬容,
班上所有同學的幫助,
才十三歲的我們,奉子成婚,正式組成一個小家庭了……
………………
…………
……
晶晶訝異又好奇:「我還是嬰兒,你們真的帶我上學啊?」
「因為妳媽愛妳,一心想親自照顧妳,只要妳消失在她的視線就會非常不安。」
晶晶又訝異的問:「我每天都有去學校?」
「不是每天。我記得排課比較繁重的周四這一天,重要考試前後的那段時期,或是需要帶去衛生所打預防針,就會死心的把妳留給家裡的阿媽和外婆照顧。不過也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天數帶妳上學,直到國中畢業。」
晶晶笑了:「真的帶我上學到國中畢業?這樣我幾乎變成國中生了啊!」
「國中比較寬鬆,加上妳不到二歲,還沒有開始調皮搗蛋,所以很容易在學校照顧妳。不過我和妳媽上高中,也就是妳二歲開始要變調皮,才開始把妳留在家裡給阿媽和外婆。說起來,妳應該沒有那段時間在國中一起上學的記憶吧?」
晶晶徹底搖頭:「如果不是聽爸爸說,我真的沒有印象。我記得最早的事,好像是你們跟我說要生一個底迪陪我玩?」
「那是妳五歲的事。因為妳媽看妳好像很寂寞,常常一個人玩她收藏的布偶大家庭,加上我們已經十八歲成年,就決定再生一個孩子給妳陪伴。後來妳媽順利懷孕,也確定懷的是男孩,才告訴妳。」
耀源皺起眉頭:「原來我是為了當老姊的玩具才生的喔?」
晶晶嘻笑起來:「到底誰是誰的玩具啊?你小時候都會不管我在寫作業,跑來拉我的手強迫我陪你玩,記不記得?」
「不記得……」耀源轉移話題:「帶嬰兒讀國中,好前衛。電視報紙沒有報導?」
我回答兒子:「是有報導過,也有記者來訪問我們。不過因為法律規定必須保護未成年人,所以新聞媒體都沒有刊出姓名和校名。說起來這件事一點都不前衛,你們可能會訝異,大約五十年前這個社會早期,因為還處在農業工業時代,早婚生兒育女的人還是不少,所以很多年輕父母會帶著幼兒或是嬰兒一起上學,早一輩的人都經歷過那樣的時代。」
耀源反駁:「但那是早期社會吧?」
我告訴他:「不論是為人或是國家社會方面,教育從來都是最根本,也是以人為本,國家的百年大計。所以教育的本質沒有改變過,不該因為各種原因終止一個人的受教育權利,哪怕是年紀輕輕就為人父母。只有不願意接受教育的人,沒有被學校主動拒絕給予教育的人。才會有性別平等教育法這條規定,學校必須提供懷孕學生和為人母親學生必要幫助。只是因為現代社會走向晚婚,這樣的情況才會好像變奇怪。」
晶晶又向弟弟秀優越:「你真的也錯過了阿媽外婆和學校談這些事的故事。」
耀源好奇的問:「那我出生之後也一樣有帶去上學?」
「不像帶妳姊讀國中那麼頻繁,不過有時候妳媽的確也會把你帶去一起讀書。因為你媽已經十九歲,所以帶孩子沒有國中那麼顯眼。但是幫忙照顧你的同學和教授也是不少。」
耀源訝異說著:「還真的帶去啊……」
我轉頭,看向安靜聽故事好一會的英偉和芊貞,微笑的問他們:「聽我說到這,你們也想把孩子生下來?」
芊貞一臉幸福笑容,認真點頭。
英偉則說著和耀源一樣的話:「帶嬰兒上學,真的好前衛……」
我溫和告訴他們:「不管你們決定怎樣作,最後會走上什麼樣的道路,回家和父母商量都是最基本的第一步,知道嗎?」
他們都認真回答:「知道。」
看這樣,比起下午在談話室初次看見的困惑迷惘,應該沒有問題。
前來陽光會求助的英偉和芊貞,我已經作到當下能給予的協助。
剩下的,真的就是看他們怎麼走出屬於自己的未來。
給予像這樣對未來迷惘的孩子,繼續努力向前走的勇氣和協助,正是陽光會永遠不變的目標啊。
剩下的,就是屬於我個人和家人的故事了……
=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英雄不怕出身低,萬丈高樓平地起』 這是一段講述奉子成婚十三歲的故事。過程有歡笑,有恩愛,有迷惘,有痛苦,有淚水,有未成年懷孕的年輕人必須面對的一切,更有小小年紀就要生養下一代的辛酸和幸福。就此讓我們一同經歷這對小夫妻、未成年懷孕生子的生命之旅吧.. 本書類型(內容):童婚/青梅竹馬/愛情親情/婚姻討論/勵志/校園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