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26 不過是場遊戲

***********************************
這篇故事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本故事將同步發表於 龍門客棧 小說頻道 PCGAMMA
該死,我一直戴在脖子上的心愛小十字架項鍊
    寫這篇寫到一半時,忽然發現鍊子斷掉,而小十字架不知掉哪去 @@
    難道這是主警告我不要再亂寫污衊祂的名?! @@
    麥安內啦……偶錯了……偶會乖乖的…… @@
該死,我的寶貝十字架項鍊啊啊啊啊 @@ (抱頭哭喊到處找都找不到)
這篇26與27是同步寫的,雖然完全不連貫就是
    一會寫26,一會寫27,這樣同步寫下來的
    發26的現在,27也寫的差不多了
隔了一週左右才發這篇,請原諒我
    不過這篇也真的很長,並且是跟27一起寫,所以我也的確沒偷懶
還有,這篇我只有稍微潤稿,沒有正式改稿
    所以未來肯定會再找時間修一次,請各位見諒
    畢竟當下必須先以故事進度為先,不能一直停在某一篇
***********************************
= 聖女新娘 26 不過是場遊戲 =
在這裡發生的不過是場遊戲,沒什麼大不了,就算沒有這場遊戲世界依然會
  繼續轉動,但人類總是十分熱衷於參與這百玩不厭的小遊戲,不曾在文明與歷史
  中稍有停歇過。
但如同以往發生過的無數場遊戲,只要是遊戲就註定有人贏、有人輸、幾家
  歡樂幾家愁,就連遊戲規則都幾千年如一日,沒有絲毫變化過,不過就是勝利者
  上台,失敗者淘汰消失……
這場遊戲就叫做權力遊戲。
教宗若望.保祿七世緩慢步入室內後,審判之間內眾人歸位,先是由教宗帶
  領眾人進行幾分鐘的短暫祈禱。待儀式結束,每名主教臉上都露出足以迷倒無知
  羔羊的溫和友善微笑,望著教宗。
老禿鷹卡拉斯私下對塔克憤憤說過,這叫做:『笑裡藏刀』,他們的微笑中
  總藏有許多只為自己利益盤算的陰謀,只想從教宗身上得到更多權力,甚或取代
  教宗,真該受天譴。
不過看在塔克眼裡倒沒老友說的這麼誇張,不過就像帶著籌碼上撲克桌,每
  人兩張牌,然後開始順著情勢加碼叫牌並唬人,逐步加溫火勢,直到剩下沒被烤
  焦的最後一人活存在牌桌上為止……
權力遊戲不過就是這樣玩。
教宗沉穩坐於椅上,舉起老邁顫抖的手,再度以梵蒂岡教庭堅守數千年如一
  日的古老拉丁文帶領樞機主教進行儀式開始時的第二次祝禱,但敏感的人聽起來
  卻像莊家正在呼喚賭徒下碼。
聽完莊家誘人的呼喚,所有牌桌上的人都豪不猶豫下碼,尤其是有志成為最
  後留存的人喊著更是大聲:「阿們!」
緊接著老禿鷹卡拉斯率先從椅上站起,以冰冷表情替代體弱多病的教宗在牌
  桌上發牌:「感謝各位主教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參加此臨時招開的會議,事因於教
  廷發生兩件千百年來未曾發生過的大事,因此希望能以各位的智慧與天主的大能
  帶領我們度過此難關。現在就先請擔任德國教區總管的塔克主教為各位報告第一
  件事,相信各位主教都認識他。」
接著卡拉斯沉默不語,看著坐於身旁的塔克主教,塔克就此在眾主教的注目
  中站起,清清喉嚨,然後開始簡短有條理的報告他所遭遇的事,並偶爾回答主教
  們發出的疑問。
經過十分鐘左右,在座主教聽完塔克的報告後全都凝思不語,或是沉思他所
  帶來消息的意義,或是像職業賭徒般視情況才要出手。
房內靜默好一陣子,好不容易才有坐於長桌前端靠教宗位,卡拉斯與塔克對
  面,左臉頰上有明顯刀疤並來自美國的樞機主教微笑開口:「卡拉斯主教,請問
  另一件教廷想宣佈的消息是什麼?或許可以一併宣佈給大家,然後再討論。」
看來有人認為手上的牌不足以使牌局繼續,因此決定出面替大夥再叫牌。
卡拉斯越過長桌看著他,依然維持冰冷的語調,但塔克卻能感覺到她的心裡
  多了一點武裝感:「當然,那我就為各位報告第二件大事。不過相信這件事應該
  不少主教已經知道,畢竟發生在各地的教堂中……」然後他從位中站起,開始報
  告並發第二張牌。
雖然身旁的老友持續報告著各地教堂陸續發生奇蹟的事,塔克更關心的卻反
  而是坐於對面的這名主教,來自美國教區的尼路.亞達德樞機主教。
尼路.亞達德樞機主教出生於美國紐約的布魯克林區,自然他年輕的生命中
  充滿令人難以抗拒的致命誘惑。
紐約市布魯克林區,一個惡名昭彰的地方,這裡也是全美最貧窮、髒亂與危
  險之地,無人願意跨越雷池一步,甚至計程車也拒絕駛入該區。此地充斥著無盡
  毒品、暴力、幫派、謀殺、墮胎、飢餓與棄絕,每天有無數孩童被毆打、凌虐與
  殘殺,更有許多愛滋病患、吸毒者、罪犯或遊民之類的人,任意在街頭丟棄嬰孩
  如丟垃圾般……
不只如此,來此傳教的教區神父屢遭威脅與毒打,一心服務眾人的修女姊妹
  慘遭強暴,這些惡事更早已發生過許多次,但前來此地的傳教人員依然沒有中斷
  過,並是通通抱著為福音而死的精神前來。因他們相信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出生於該地的尼路主教沒有選擇的只能跟著沉倫,自出生所擁有的便是如此
  貧窮而破碎的童年,從小被母親遺棄在街頭,未受過任何正式教育,瘦小卑微的
  他只能蜷縮一隅苦候三日,有一餐沒一餐的以一把老舊左輪行劫路人維生度日,
  等待被捕入牢或死於街頭的日子來臨,卻意外於十來歲時搶到當時前來傳教的阿
  卡德神父……那也成為他倆的命運轉折點。
阿卡德神父從那時開始就會故意前往他行動的地盤附近讓尼路行搶,除掏出
  口袋中預備給他的所有金錢,並會一併給予主的福音試圖拯救眼前幼小無知的靈
  魂。
如同耶穌基督開口教訓他的門徒,說: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接著發生的事不再需要多說,雖然聽起來就像是勸人向上的勵志故事,卻是
  絕對真實感人的,尼路也選擇踏上待如親父的阿卡德神父所走的道路,繼承他的
  精神與遺願,立意成為頂天立地並能面對上主的人,並願不顧自身安危以拯救更
  多像他這樣的人,受到眾人的認同與支持,並得到許多原本就具有黑街出身背景
  的教友全力支援。
因此他希望能擁有更多的權利,更高的地位,才能做到更多,更多,還要更
  多……於是經歷數十年的努力與奮鬥,他終得成為樞機主教一員,並以出身布魯
  克林的經歷、氣魄和人脈持續排除阻擋在眼前的障礙,成為足以左右教庭高層的
  勢力影響人,也是下任教宗最可能的繼任人選之一,與目前教廷高層三大有心寶
  座派系的其中一派領頭人。
這幾乎是公開的秘密,因此老禿鷹卡拉斯有時私下會損他:「真是好一個入
  侵教廷的黑手黨教父!」不過至少卡拉斯並沒有否認過他一生為主榮光所做的全
  部義事,而願意給予該有的尊重。
他兩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一個人是忠心護主並緊握聖經等著殉教的騎士,一
  個人像是帶有危險氣息並會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以厚黑聖經打人致死的流氓,因
  此他兩人雖然在教廷裡總是互看不對眼,偶有激烈的言語衝突,卻也不會吝於誇
  讚對方公正無私的付出與行為。
塔克如此不住想著他的過往,仔細觀察他的表情儀容,尤其是左臉頰上那道
  長達五公分的明顯刀疤。記得七年多以前為了升任西德國教區的主教時而前來教
  廷,就跟尼路主教有過一面之緣,並且當時就確認過他或許外表溫和,骨子裡絕
  對還保留出身布魯克林的強悍氣息,絕對不是什麼好應付的角色……這會就算還
  沒有任何會有直接影響的地方,對他還是得多留幾分戒心才行。
經過幾分鐘,卡拉斯有條理並簡單的向眾人報告完畢,使在座所有樞機主教
  都知道各地教堂發生無法解釋的事,他重新回座。接著眾人轉頭看著教宗,見他
  依然閉嘴不發一語只是微笑……就過往26年的所有經驗來看,這次的會議他是
  打算聽完眾人意見後再發言作出結論吧?
眾人再度靜默,或是沉思這兩個訊息背後的意義,或是繼續像個賭徒等待機
  會再出手。
又經過數分鐘,方才率先提問的尼路.亞達德樞機主教決定再度開口打破沉
  默,他以看不出破綻的友善微笑看著卡拉斯詢問:「卡拉斯主教,一直身處教宗
  左右協助掌理來自各地訊息的您,或許有許多私人看法可以分享給各位?或是我
  們教廷處理這兩件事上的輕重緩急……與各方面?」
看來對這名黑手黨教父來說,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並且唯有大膽試探,才
  是確實探知對方底牌的不二法門。不少站在他這邊的主教們點頭,或低聲追認這
  看法。不論是尼路的做法或他的詢問點這兩方面。
卡拉斯看著他,臉上並沒有露出微笑或厭惡之情,依然像穿上中世紀全套騎
  士盔甲般冰冷,似金屬那般可能會將物品冰凍的口氣回答:「我個人認為這兩個
  訊息綜觀看來,乍看之下或許吸血鬼王子可能的婚事這件比較好處理,但其實這
  才是真正最難處理的事。畢竟這是有形且明確的事件,充滿無法解釋事蹟這件反
  而難以判斷下手,無從處理。」
尼路微笑著再詢問:「這麼說來,卡拉斯主教建議大家先處理吸血鬼王子的
  婚事這件,另一件就先放著?」
尼路的詢問中隱藏著責任歸屬的小小陷阱,當然卡拉斯沒有上勾,畢竟沒有
  人能預測到一但接下這責任會不會成為未來殘害自己的地雷,因此這名中世紀騎
  士冰冷回答:「這有待各位集智討論出結果。」將這問題重新重新丟回場中,並
  表明暫不追加籌碼上場。
所謂輸人不輸陣的道理就是教廷中也通用,得到這樣的回答,站在卡拉斯所
  屬的教宗當權派這邊的各主教也紛紛表態點頭支持這看法。
不過雖然只是這麼簡單的問題,敏感的中立派主教卻已開始嗅到火藥味,雖
  然尚稱輕微,卻可能有逐步加劇,因此已經開始有中立派的主教等著看好戲。不
  為什麼,因為他們是平時就看不對眼的騎士與教父,光與暗之爭,也可以變相的
  說是新勢力與舊勢力之爭……
尼路微笑著再詢問:「那關於吸血王子婚事中那名叫瑩子的女孩,教廷內部
  可有任何她的詳細資料可供大家判斷未來可能發展?」
這又是一個陷阱,但已經開始帶有負面氣息在裡面。看來尼路今天決定放手
  跟禿鷹卡拉斯小玩一局。
對教廷來說,瑩子不過是地區小教堂收養的一名小孤兒,教廷怎麼可能會有
  她的詳細資料?卡拉斯本應告知沒有相關資料,但這樣回答會顯出自己這邊當權
  派行政上的無能而下了一局,因此卡拉斯以完全信賴老友塔克不會背叛的態度巧
  妙回答他:「掌管該教區的塔克主教這七年來對瑩子這孩子有完全的瞭解。」
塔克怎麼可能對瑩子會有很詳細的瞭解?了不起點不過七年多以來碰面並交
  談幾句,斷續看著她外觀上從小女孩長為亭亭玉立的忠貞少女,還能多瞭解?但
  這會忽然被老友點到名,塔克只得以萬事問我的自信微笑點頭向場中所有主教致
  意,但心中卻想著:『看來這場牌局非得要一起並肩奮戰,共同掩護了。』
尼路主教自然也微笑看著塔克主教點頭致意,並且心中明確知道他倆將會成
  為聯合戰線,而將塔克主教正式劃入當權派的勢力派系中,如同場中其他主教在
  心中默想的。
這是塔克有生以來第一次參加樞機主教會議,雖然從卡拉斯老友口中早已有
  所耳聞高層勢力鬥爭的情況,但此刻一見還真是開了眼界,尤其當他默默觀看場
  中人的所有表現更確定絕不是三流賭徒,是職業級的,都在等待機會下碼搞慘對
  方或是努力埋線。幸好天主交給摩西的十戒石版中沒有禁止賭博,不然只怕地獄
  煉火會是人人有份。
說到這,塔克轉頭看著一直保持微笑並不發一語的教宗……
尼路微笑著再詢問,但意外的卻是探往另一個方向,彷彿西戰線才剛開打就
  又再開出一條東戰線,直逼亂世狂魔希特勒當年的霸氣:「那卡拉斯主教您個人
  對各地教堂出現的事蹟又有何看法?」
卡拉斯終於不甘於一直遭受攻擊,決定擺出架勢正面迎戰:「我昨日曾就此
  事看法與教宗交換過意見,並且我有幸與教宗的看法一致。」
聽起來好像卡拉斯自顯卑微,其實這是權力遊戲大智慧的又一顯現,並且可
  以順便藉此增添老大的榮光,表示出自己與掌權老大的意見一致,說的話就是王
  命,長眼的就不要違逆,除非你想公然在組織中搞大的亂子,被交人鞭打釘十字
  架稱為以色列的王……
尼路只得微笑看著教宗並用手在身比劃十字顯露謙卑:「我教廷得有教宗聖
  意親指引,真是令我等大為寬心。」然後轉頭看著卡拉斯能屈能伸的問:「請問
  指引是……」
卡拉斯不是史達林,不過可以讓眼前這名亂開東戰線的大狂魔踢到鐵板而收
  斂起態度,的確不由得稍微覺得舒暢點:「教宗與我討論過後,都認為這是主上
  帝降下給人類的警示。」並且說到天主時還尊敬的以手在身比劃。
尼路有所體會的微笑點頭彷彿贊同,但卻以明顯不同的意見開口:「卡拉斯
  主教,我相信你所報告的這些事絕對真實可信,畢竟在我教區中的聖地那教堂也
  發生過一起此類事績,不過或許我們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也是我們必
  須慎重考慮與討論的一點。」
卡拉斯聽到他會這樣回答的確有點不知所措,一些定性不夠的主教也小騷動
  起來,畢竟尼路說的這些話其實也是在駁斥教宗的意見,他不可能不瞭解這樣做
  的後果……不過他既然敢這樣說,想必有他的看法,於是決定先不動聲色的聽他
  講述想法,再決定要怎麼回應。
不過至少尼路的這番話很明白,也看的出來是位精明老練的辯論者,他以退
  讓作為開始,靠向對方立場,承認他所擁有的正確性,卻同時巧妙的削弱對方的
  立足之地……果然是高明的賭徒。
尼路依然臉上掛著微笑,並接著望向左右兩邊所有主教說:「過去幾世紀以
  來,世上發生許多據稱是天主或聖者顯現給世人的事蹟,如同最近發生在世界各
  地的事蹟,但有否可能其中有邪惡力量牽涉其中?」然後他閉上嘴,讓眾人思考
  話中的意思,並想凝聚認同感。
卡拉斯打破他造出的沉默氣氛,不想讓他營造出認同感,乾脆的問:「你的
  意思是……?」
尼路看著他回答:「相信在座的各位主教都熟讀新舊約聖經,天主的話語,
  並可無礙的背誦出來,所以我必須在此強調另一個可能性。畢竟我們除了眼前的
  吸血惡魔必須應付,還有另一個可畏的仇敵存在,更需要留心。」
接著尼路主教開口告訴在座眾人:
「聖經描述這名仇敵的第一個形容詞是:狡猾的。出自創世紀3:1。」
「接著寫出它是:迷惑人的欺騙者。出自啟示錄12:9。」
「然後還有這一段: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
  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出自提摩太前書4:1。」
「主天主甚至警告我們:撒但的運動,行各樣的異能、神蹟,和一切虛假的
  奇事。出自帖撒羅尼迦後書2:9。」
尼路說完後,暫時喘一口氣,接著說下去:「撒但,是的,就是萬惡之王的
  靈:撒但。充滿罪惡的黑暗象徵。因此我們可以確信撒但會不擇手段欺騙我們,
  使我們偏離主的正道,陷入迷亂之中,最終使我們做出背棄天主的惡事。」
卡拉斯知道他想說什麼了,沒有回應他或打斷他,因為尼路所說的確有其道
  理存在,只能繼續與其他主教聽他說完。
尼路看著周圍主教繼續說:「萬惡大君撒但欺瞞我們的方法,並不一定就會
  是直接的邪惡……」
「當撒但誘惑主耶穌背離主天主時,就曾引用聖經的話:你若是神的兒子,
  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
  碰在石頭上。出自馬太福音4:6。 耶穌對他說:經上記著說:不可試探主─你
  的神。出自馬太福音4:7。」
「當撒但試圖阻止主耶穌即將到來的死亡為洗清眾人的罪,撒但就曾透過門
  徒聖彼得作出如此行為:彼得拉著他,勸他說:主阿,萬不可如此!這事必不臨
  到你身上。出自馬太福音16:22。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
  去罷!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出自馬太福音
  16:23。」
「另外我們也不能忘記有這點記載:要在他眾先知口中作謊言的靈,必能引
  誘他。出自列王紀上22:22。撒但因此謊言而導致以色列王死亡。」
話說至此,尼路主教終於喘了一口氣,並閉上嘴讓眾人思考。
雖然派勢不同,但卡拉斯這邊所屬的教宗當權派眾主教也不得不承認他所說
  的這些的確有道理。但如果就這樣承認了,可能這場會議的主導權會被他奪走,
  宰制在他們那一派的手中……於是他們望著卡拉斯。
但老禿鷹卡拉斯的政治反應的確不夠快,因此他只能坐著並思考。
身旁的塔克看老友這樣,知道他一時半刻絕對找不到可以回答的話,但這樣
  一來教宗派的政治勢力與影響必會在這件事上明顯下滑……不過塔克不瞭解為什
  麼卡拉斯好像並不是很緊張的樣子?這可是有可能左右自己勢力的轉折點……
塔克又看著幾名同為卡拉斯這邊的主教,但他們很明顯都沒有開口回應的打
  算,不論是為什麼原因,因此恐怕只有自己出面回答才可以為這件事解套了。不
  過塔克想到這又忍不住想著:『回答的話可就不是小玩一場牌局而已,而是表態
  真要跟當權派明顯掛勾上……但真要踏進高層的勢力爭奪戰嗎?雖然被正式封為
  樞機主教一員只是早晚的事,踏進這場勢力戰也是早晚的事……』
再經過近十秒的掙扎,塔克還是只能瞄著卡拉斯然後大吐一口氣,露出爽朗
  微笑:『管他的鬼……讓主做見證吧。』
塔克出乎眾人意料的從位上站起開口:「各位主教,尼路主教,請原諒我的
  擅自發言。這些事情的確非常複雜,如同尼路主教說的,有些顯現的事蹟確實可
  能真是惡魔的欺騙,但也的確可能真是天主能力的顯現。」
尼路和眾人看著這名地區性主教神父,然後尼路依然以看不出內心思緒的微
  笑開口:「塔克主教不必客氣,畢竟數日後將成為主教一員,歡迎你道出你的想
  法讓大家知道。」
塔克對他很有禮貌的點頭並以微笑致意,並因為他剛說的:『數日後的主教
  一員』這段話而繃上神經。因為這表示明明還沒公佈運作的事他卻知道,很明顯
  的是已經給塔克下馬威,想讓自己覺得沒有事可以躲過他的監視。果然是黑手黨
  作風,因此塔克開始感覺不是很高興,決定好好回敬幾句……
塔克微笑的說:「馬可福音如此記載著,因此就算身為神職者的我們也可能
  犯下此等指神蹟為惡事,指真神為撒但的大罪過。
    可 3:22 從耶路撒冷下來的文士說:他是被別西卜附著;又說:他是
           靠著鬼王趕鬼。
    可 3:23 耶穌叫他們來,用比喻對他們說:撒但怎能趕出撒但呢?
    可 3:24 若一國自相分爭,那國就站立不住;
    可 3:25 若一家自相分爭,那家就站立不住。
    可 3:26 若撒但自相攻打分爭,他就站立不住,必要滅亡。   」
很明顯的,塔克的這些話已經暗指尼路就是指神蹟為惡事、主耶穌為撒但的
  大罪人,但他依然面帶微笑,沒有任何反應,果然是牌桌上的大賭徒……
塔克見已經還他一報,就不再追擊的繼續把話說完:
    「瑪太福音又如此記載,
     太 7:16 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荊棘上豈能摘葡萄
            呢?蒺藜裡豈能摘無花果呢?
     太 7:17 這樣,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
     太 7:18 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
     太 7:19 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
     太 7:20 所以,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
     因此我們絕不可僅憑眼前所見,輕率判斷善惡正邪與否,而必須小心再小
  心的觀察討論,以最後結果為證實。                  」
然後塔克安靜的坐回椅中,並使教宗當權派得以正面回應發聲。
禿鷹卡拉斯也看著幫自己這邊解圍的塔克微笑點頭。
尼路保持賭徒的微笑,但卻一句話就直指核心:「這麼說,塔克主教有任何
  可稱為結果的證據,可以分辨我們眼前的就是神蹟?或者只是單純的詭辯?」
塔克正想回答他,禿鷹卡拉斯就先開口:「教廷的確有可信賴的證據。」
在場眾主教一陣騷動,畢竟身為凡人要指出異事為神績或惡事,未免有點超
  乎尋常。更何況這件事剛才一直沒聽他說出,看來卡拉斯還是給自己留了一張神
  秘底牌才上牌桌,並不是完全沒準備就上場,果然是老千要一個比一個奸。
尼路看著他:「願聞其詳。」要他自掀底牌。
卡拉斯不急不緩的說:「事實上,各地教堂事蹟發生的幾天前,預言者約翰
  就私下前來找教廷提共庇護所給他居住。相信大家都聽過他貢獻給教廷的眾預言
  事蹟,亦被稱為傳遞者約翰。」
尼路問他:「向教廷要求庇護所?」
卡拉斯點頭,暫時沒有回應,吊足大家胃口才說:「因為他見到了二千年前
  顯現的,主耶穌門徒聖約翰從天主那親見並紀錄下的啟示錄……」
眾人不發一語,並且腦海中全浮現通篇經文,那是末日的再現。
啟示錄,成於西元七十年左右,聖約翰身為主耶穌在世上碩果僅存的最後一
  名門徒,某日蒙主顯現末世的跡象給他,要他警惕世人……那是悲慘的紀錄,地
  上許多許多的人死了,只有信主者才能進到主降於地上的天國,因此也被稱為末
  世錄,信徒們普篇相信這是早晚真會發生的事……
只是沒有人可以想像,如果末世錄是發生在自己在世時該怎辦?
尼路再確認的問他:「末世錄?新約記載的約翰末世錄?」
卡拉斯沉重點頭。
終於,一直像老練賭徒的尼路也終於動搖了,臉上的笑容消失無蹤。
審判之間內再起一陣騷動。
塔克也忍不住看著卡拉斯。原來他就是手握這樣的底牌,當時被問倒時才會
  一點都不慌張。看來自己倒可真有點小看他……那剛才不就真的是強出頭了?!
  或者這一切都已在他的盤算中?!塔克真的恍惚了……
尼路努力保持冷靜的說:「教廷可有紀錄?」
卡拉斯回答:「預言者約翰前來教廷面見教宗時,忽然主再度降同樣的預言
  給他,我們及時將聲音資料錄下來。相信這必是神的旨意,要讓我們明確得知這
  直接來自主天主的訊息。」
審判之間內又是一陣更大的騷動,眾人都忍不住以手在身比劃。
卡拉斯跟一直靜立在牆邊置物桌旁的年輕神父點頭,他恭敬的點頭回應,然
  後轉開音響,讓室內所有隱藏的喇叭發出同樣的聲音紀錄。
雖然有雜音,但很明顯有兩名男人的聲音,並且他們靠的很近。
一個男人的聲音很虛弱,那是現任教宗的聲音,他們立刻認出。
另一名男人的聲音聽起來正值壯年,但卻充滿恐懼與顫抖。
教宗以柔和的聲音喚他:『約翰,告訴我們,你看到什麼?』
只有約翰充滿恐懼的喘氣聲。
教宗以柔和的聲音喚他:『約翰,不要怕,你已蒙神恩,神與你同在。告訴
  我們,你看到什麼?』
好不容易,約翰才顫抖喘息的說:『火……大火……天上有大火下來……』
教宗問他:『約翰,是什麼樣的大火?』
約翰只是顫抖喘氣,不時呻吟,經過十來秒。
教宗再問他:『約翰,告訴我們。』
好不容易,約翰才又開口說,並且聲音聽起來平靜的多:『天上有鷹……有
  鷹在飛……不對……好像是天使……是天使……』
教宗問他:『約翰,告訴我們,天使怎麼了?他是誰?』
這時約翰一直出現的喘息與顫抖忽然靜止,什麼都沒有。
教宗繼續喚他:『約翰?約翰?約翰?』
接著聽到教宗喚身旁的隨侍人員:『他怎麼了?……』要他們過來幫忙查看
  約翰的情況。
幾十秒眾人慌亂的聲音。
忽然眾人吵亂的聲音平息,幾乎是瞬間平息,因為約翰突然又開口說話,但
  卻完全沒有剛才的歇斯底里與恐懼,幾乎像是變成另一個人,而且聲音是完全冷
  靜並且不帶一絲感情的嘹喨聲音。
約翰的軀體像是被其他的靈佔據。
這個靈以約翰的肉身大聲喊著:『三位天使要吹那其餘的號,你們住在地上
  的民,禍哉!禍哉!禍哉!要切記!』
瞬間,審判之間內的氣溫下降了好幾度,眾主教也忍不住又比劃聖十字。
很明顯的這絕對來自新約的約翰啟示錄,所有神職者耳熟能詳的末世經文。
教宗的聲音聽起來也略顯慌張,但卻繼續保持冷靜問他:『約翰,繼續告訴
  我們。』
約翰……或該說這個佔據他身體的靈,他開口繼續以嘹喨聲音說:『主要使
  這三分之一經火,熬煉他們,試煉他們,他們必求告神的名,主必應允他們。主
  要說:這是我的子民。他們也要說:耶和華是我們的神。』
他繼續以嘹喨聲音說:『天上有兩個人。』並開始一直說下去,一直說著,
  甚至不需要教宗或任何人再摧問,更幾乎沒有遲疑停頓……
『這是主的愛子,耶和華所喜悅的。
     他是首先的,他是末後的,又是那存活的;
     他曾死過又活了,是直活到永永遠遠的唯一。
     啊,你的雙手滿了公義與權力,
     你受的讚美正與你的名相稱,直到天涯地極! 』
他繼續以嘹喨聲音說:
    『這是耶和華的叛子,主所驅離的。
     他是統治的,他是獨霸的,又是那唯一的;
     他曾離過,現在又歸了,征戰到永永遠遠的唯一。
     啊,你的雙手佈滿陰間與煉獄,
     你的威名相稱你的名,直到天涯地極!    』
他繼續以嘹喨聲音說:
    『耶和華阿,天屬你,地屬你,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為你所建立。
     南北為你所創立;他泊和黑門都因你的名歡泣。
     你有大能的膀臂;你的雙手有力,你的手也高舉。
     公義和公平是你寶座的根基;慈愛和誠實必行在你手裡。    』
他繼續以嘹喨聲音說:
    『萬惡之君,火屬你,夜屬你,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因你所驚懼。
     東西為你所佔據;歌革和瑪各都因你的名再起。
     你有大能的膀臂;你的雙手有力,你的手也高舉。
     煉獄和鮮血是你寶座的根基;殺伐和征戰必興在你手裡。    』
最後,他又以嘹喨聲音說:『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要切
  記……要切記……』
然後好像有重物頹然倒地,發出大的聲響,一群人又急忙吵雜的圍上去。
這時約翰又開始大哭大叫,並且是加倍驚恐的大哭大叫,歇斯底里的大哭大
  叫:『主啊!主啊!主啊!主啊!……』
錄音就此結束,再沒有其他聲音。
所有主教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彼此,並且忍不住開始又騷動起來。
尤其是對尼路與非站在當權派那邊的勢力來說絕對是壞消息,如果這錄音是
  真的在警示末日近臨也就算了,如果這錄音結果是假的此刻又不反駁,主導權絕
  對會因這錄音而被卡拉斯的教宗當權派穩穩拿走……可問題是就算是膽子再大的
  賭徒,會有人敢賭這是天主在開眾人的玩笑,或認定是有人串通約翰演這齣戲而
  繼續這場權力遊戲嗎?
經過一會的沉默思考,尼路主教嚴肅看著卡拉斯開口:「卡拉斯主教,預言
  者約翰目前在哪?」
「他目前就在梵蒂岡中接受教廷衛隊的保護。」
尼路直接問他:「我可以親自見他,問他這件事嗎?」
很明顯的,看來尼路是打算親自去試探這是不是騙局,自己去揭對方底牌。
卡拉斯知道他的心思,也不否認阻礙的直接看向長椅上一直沉默不語的教宗
  回答:「這就要請你事後自己取得教宗的允可。我再幫你安排。」
看卡拉斯一點也不阻礙,眾人沉默……
於是尼路又問:「那麼約翰有說日期嗎?」
卡拉斯說:「我們所得到的訊息,都在剛才聽見的錄音中。」
尼路逼問:「這麼說,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嗎?」
卡拉斯回他:「約翰預言的實現率一直有九成以上,從他過往提報給教廷的
  所有預言,這已獲得證實。」
看來尼路是被這忽然發生的意外情勢逼急了,他追問:「這也可能是惡魔狡
  猾矇騙他所耍的把戲。你能否認或跟我們證實?」
老禿鷹卡拉斯也直接回他:「但你剛才有仔細想過如果這預言真實現在我們
  之中將表示什麼?」
尼路主教也不客氣的回答:「那我也明說了,除了真主天主、三位一體的聖
  靈、聖母瑪麗亞、主耶穌基督等所親身對我展現的善的神蹟,除此之外我不認為
  世上還會有任何真神蹟存在!都相當有可能是狡猾惡魔玩弄世人的把戲!」
卡拉斯不想再回,因為他知道再回下去會淪為完全的意識之爭,並且心中罵
  著:『黑手黨就是黑手黨……就這麼想要權力……』
而經過這一短暫露骨的衝突,會議室內再度恢復寂靜。
卡拉斯暫時不想再跟他攪和,恢復戴上鋼盔般的冷靜面容,才轉頭看著一直
  站在南邊房門旁的年輕神父吩咐:「亞當斯神父,麻煩你通知相關部門,請他們
  將晚餐點作成簡餐送進這裡,並安排各主教的住宿……」
接著卡拉斯轉頭看著坐於對面的尼路,並嘴中說著:「……不論如何,看來
  今天的會議沒這麼快得到該有的共識與結論。」
中立派眾主教看著他倆越演越烈也越露骨的衝突,心中想著:『果然是場好
  戲……不論是勢力之爭或那段末世錄音……』
(待續)
,。?!……-:「」『』;、.﹙﹚《》〝〞””╬♥♡
請喜歡本書的朋友記得喜歡,並且回言說一下想法(笑)
這才是讓我繼續寫下去的真正動力
謝謝啦!!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