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08 修女們,尖叫吧!!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這篇本來昨天就寫完該發,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篇一直寫不順
   加上只有四個小時的寫作時間,所以寫出來的內容不是很理想,就決定不發
   後來今天又花了四個小時修改與補寫內容,再把這篇的結局改成目前這個
   現在這個才總算是可以勉強接受的東西
雖然還是覺得不滿意,想再修改,不過總不能為了這一篇而一直原地踏步
   所以只好硬著頭皮獻醜發出來,等以後能力更高,
   並且全篇都寫完後,再來一次最後的大訂正吧
   希望各位不要太嫌棄這篇(淚)
   另外這也可以當作我這段時間不成熟的一個明證吧
   所以為了洗刷這一篇帶來的汙點,恐怕今後我得更努力寫才行了 =o=
***********************************
= 聖女新娘 08 修女們,尖叫吧!! = V1.03
忽然聽到我說要她獻出自己的身體給我,瑩子緊張的說話開始打結:「阿爾
  卡德先生?!你……你在說什麼啊?!我……我……我……我已經決定將自己奉
  獻給主!」
我以友善的微笑看著她,將手上的蛋糕交給小可愛享用,毫無猶豫的就舉起
  右手撫觸她美麗柔滑的年輕臉龐:「沒關係,妳可以繼續將心靈奉獻給祂,只要
  不忘偶爾將身體奉獻給我就好。」
瑩子臉色開始發白,驚慌的一直跟我無言互望,直到被我撫觸臉龐,加上聽
  我說完後知道我是認真的就趕緊將蛋糕擺回桌上並站起來退了好幾步,表明不願
  意再讓我觸碰。
七隻老矮人中的麗麗修女這時也趕忙笑著出面想幫瑩子解圍:「阿爾卡德先
  生!雖然瑩子這孩子還不是修女,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們修女必須服從的規定,規
  定上絕對嚴格禁止---」
「是的,我知道修女該許的誓言,保持身體的清白是條件之一,」停頓一下
  才繼續說,「……問題是瑩子還不是修女,就算從今天開始算也還是需要接受半
  年的「望會」期;半年的「保守」期;兩年的「初學」期;三年的「初愿」期;
  三年的「暫愿」期;再回總會「閉關」一年後,才能宣發「終生愿」,成為終生
  服事主的修女。整整的十年。」
麗麗依然笑著:「阿爾卡德先生,既然你這麼清楚,又何必如此為難瑩子這
  孩子?」
「我沒有為難她,她不會違背任何一邊的誓約。」
瑩子趕緊跟我說:「但我已經跟主立約,我會像修女媽媽們一樣奉獻一生給
  祂,永遠服事祂!」
「教會有規定一定要完全清純如白紙的女孩才能當修女嗎?妳立誓時有對上
  帝宣誓在成為修女前就會守著貞潔不讓任何男人碰嗎?」
瑩子緊張的說:「但是……但是……這是修女必須遵守的最基本道德規範不
  是嗎?!」
我微笑看著她說:「尼采說過:天主已死。何必為那已死的傢伙束縛自己一
  生?難不成我幫小姐妳做的,遠比不上那虛幻不實的神?」
聽到我忽然說這句,瑩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忽然一直保持沉默的厚重眼鏡修女冷靜的放下蛋糕盤,推推鏡架,以削瘦細
  長的臉看著我:「還真是生死與否,皆在各人之心。看來主在你心中已經死了,
  才會提出這麼無恥的要求,但是在我們內心神和天國依然活著。」
嗯……明顯跟其他修女不一樣,使我稍微對這名修女另眼看待。
好吧,就跟妳聊個幾句。
我回她:「天主已死,且不會復生,因祂已在十字架上被人類殺了。難不成
  神會被殺?」
再說木匠大人可是我們一族,我真想看看妳如果知道這件事後會出現的奇妙
  表情……
她依然一本正經嚴肅望著我:「許多不信神的人總像你說主耶穌如果只是神
  就不會死亡;祂如果是凡人,就無法克服死亡;但會這樣說的人都忘了,正因祂
  具有神人合一的大能,方能把人的軟弱交給死亡以贖罪,又以神的權威和死亡奮
  鬥,為全人類爭取勝利。所以那些否定與奪去祂神性的人,是貶損祂的尊榮;那
  些奪去祂人性的人,是隱藏祂的良善。」
果然是神職者,那厚重眼鏡不是戴假的,是真正有研究過相關知識的人。
我讚許的點頭:「嗯,妳背出的這本書我讀過,很有趣的段落……」
她再度推推眼鏡:「讀過這本書的你,不像是會否定祂存在的人,更不像是
  會對瑩子提出這種下流要求的人,因此有信仰的人更該以寬容並相信的態度聆聽
  任何福音。」
我微笑回答她:「這位姊妹,妳也應該要小心聽,聖經終究是一本由人類寫
  出來的書,千萬不要盲目的一概信之,或是擅自猜測神的真正意旨就是這樣。」
她聽我這樣說,就以更帶譴責的語氣說著:「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
  的,必被定罪。凡有的還要加給祂,凡沒有的,連他自以為有的,也要奪去。」
我回答:「正因為人們相信,神才得以存在……想想看歷史上有多少神因此
  消失失去地位?憑什麼妳們的神不會有這種下場?」
聽到我這樣說,幾位修女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氣,並在身上畫出十字。
「我所信的天主,是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祂必不滅至永遠!」
我打趣的說:「說不定啊,新的神,現在就在大家眼前誕生……難怪不少學
  者會說這個世界有很多神,畢竟連修女妳現在所說的神都跟我心中想的不一樣,
  這不是新神是什麼?」
「先生,真神和聖靈的面目是否能得到存在或證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
  是否相信?並因此獲得祂的拯救?」
我再度回她:「可惜,神不救人,人應自救且人要救神。要等妳信仰的那位
  無能神來救?恐怕人類早絕種了。再想想天主對他的獨子作了什麼?是我的話可
  一點都不奢望祂的拯救。」
經過近十秒,她才好不容易脫口說出:「你真是……滿嘴都是褻瀆……」
「我有說錯嗎?當各位修女為了拯救這間教堂而陷入困境時,妳們尊崇敬拜
  的神可有幫過妳們?就是因為神死了,才會置妳們於無助中。而且我要求的只有
  瑩子小姐獻出自己身體當作交換,並非要她做傷害她人的惡事,這真有這麼難以
  接受嗎?」
她搖著頭跟我說:「真是不信之人瞎了心眼,怎可不求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
  著你?主與基督本就是神,當敬拜。」
「好吧,修女姊妹,那我問妳,如果神真的這麼好,又創造人類,那又是誰
  創造了神?」
她被我問到這敏感問題,立刻拉起一張臭臉:「神是自有永有的存在,更不
  可以此試探主─你的神。你這是試圖以話語將神的真實變為虛謊,去敬拜事奉受
  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稱頌的,直到永遠。阿們!」
我就知道她會說出那段話,跟人類神職者相處這一百年真是聽太多了:「修
  女姊妹,妳們必須知道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真實,而絕對的真實永不存在。」
她堅定否定我的話:「我們知道神的兒子曾經來到,且將智慧賜給我們,使
  我們認識那位真實的,我們也在那位真實的裡面,就是在他兒子耶穌基督裡面!
  這是真神,也是永生!祂也必將再度回歸!」
我嘲諷的學她引用聖經回答:「這可真是……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
看來她是真的被我逼問到惱怒了,說話口氣和速度都快起來:「是的!信神
  的人是有福的!我們必會永遠活在神的國裡!」
我再回她:「可悲,修女姊妹,妳真的一點都沒發現嗎?越接近神,總會離
  人越遠……想想妳們現在的修女身分,可不算是已經半脫離民眾與俗世?妳真的
  想成神嗎?」
看來她已經被我回的非常不高興了,連又滑落鼻樑的眼鏡都不推:「阿爾卡
  德先生,在你的心中,真的沒有神的存在?」
「我相信的神在這個世界只是一種精神,祂從未現身在凡人面前過,只因為
  人們心中都需要一位神,哪怕這個神多麼平凡無用,所以修女姊妹妳才會這麼需
  要她,開口閉口都是祂。」
她是真的不悅的開口就要抗辯:「你---」
我搶過她的話頭打趣說著:「自從天主給予人類語言的能力,看來從此再也
  沒有人耐得住以沉思代替明辯,以靈魂體會祂話語的寂寞……尤其是像妳這樣的
  修女?」
她氣的像是很想拍桌子出氣,更沒好心情跟我辯論交流:「因你持續以詭辯
  和謊言否定祂的存在!你是無信仰主義者嗎?!」
我以嘲弄的微笑回她:「錯了,我比妳更願意相信神存在,所以我才會有如
  此多的疑問。反而我對妳更好奇的是,若我說的真是謊言與詭辯,妳口中至高無
  上的神早晚會因此給我懲罰,為甚麼妳需要指責我像個罪人呢?難道修女妳已先
  在心中認為天主不存在,才想親自給我制裁?」
於是她忿忿瞪著我,就乾脆低著頭在身上畫聖十字,並且雙手合握的低頭不
  說話,結束跟我的所有交談。
可憐,希望妳生悶氣時受的內傷不要太重。
修女姊妹,妳或許讀了幾十年書,講的話有所道理,但我可讀了近二百年的
  書,這個世界也絕對看的比妳多……
不過嘛,真實總伴隨著痛苦,願不願意趁這機會放棄信仰,重新開始瞭解並
  相信這個世界的歷史?
牲畜的歷史?
或許這樣能讓妳真正的更接近神?
至少,妳也該覺得慶幸,妳對神學的靈性天份與瞭解以修女來說,比起大多
  數修女和神父來說好太多。
於是我轉頭看著對我露出複雜表情的瑩子:「瑩子小姐,妳依然認為自己對
  我許下的誓言,比那不知死到哪去、更從沒現身幫妳們拯救這間教堂的神還沒有
  實現的資格嗎?」
瑩子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只是無助難為的慘白著臉看我。
我正認真的想繼續說服她,忽然有人將盛裝蛋糕的潔白盤子大力摔到桌上,
  甚至都摔出盤子破裂的聲音。
本來氣氛就已經因為我跟眼鏡修女之間的辯論而有點火熱緊張了,這會在場
  所有修女更是嚇了一跳,轉頭看去。
摔盤子的是最年輕的四十多歲修女,她一點都沒有修女該有的和善態度,極
  度不爽高壓的說:「本來以為是真的遇到好心的天使,但現在開門見山說穿了,
  不過就是只有張嘴的無賴,因為看上瑩子美貌而趁機威脅!」
因為她很少說話,總是嚴肅擺著一張臉,就是昨晚的活動也是安靜幫忙處理
  雜務不跟人多接觸,所以這倒真的是我第一次聽見她說話的聲音。
看妳這樣,八成小時候瑩子不乖的話都會被妳教訓吧?
七矮人中就給妳『愛生氣』的稱號。
另外,我是不知道妳都怎麼教訓瑩子的啦,但從昨晚到現在,我可是都還沒
  有進食,脾氣老實說也實在是不太好,加上剛才又有點激動的辯論一輪……
所以如果妳是想比發飆的狠度就大家來比,看人類修女的妳和被稱為吸血鬼
  的我、誰比較容易六親不認大開殺戒?
『愛生氣』以很酸又富攻擊性的態度瞪著我說:「真不知道主教是怎麼了?
  怎麼會認識這種登徒子?又竟然答應他的要求?這樣反而只會給我們姊妹製造困
  擾。」
我以貴族般制式微笑回答她:「這位修女姊妹看來是不願談論神是否存在的
  話題,那麼妳是希望談談這間教堂如果我沒出面,會怎麼被拆掉嗎?」
她竟然一點都不猶豫:「到時拆就拆啦,早知道你會提出這種無恥要求,我
  們根本不可能有人答應!」更用手拍了桌子一下,像是宣示她的氣魄與決心,也
  嚇了其他修女一跳。
我得說,不論是不是修女,這種態度可真潑辣……
更何況她又是修女……
『愛生氣』修女,妳來這裡服事神真是太可惜了,應該去當黑道大哥的女人
  一起呼風喚雨才對,保證妳有潛力。
我依然保持紳士微笑:「好吧,那修女妳可以現在就打電話給塔克主教,說
  妳們願意讓他將教堂拆掉。」
其實我多少帶點恐嚇意味,但沒想到她還真立刻就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向牆
  邊就拿起釘在上面的漆黑掛式電話,並開始撥號。
嗯~~~可真是名個性非常直接的人啊。
我揚揚眉頭,不過,妳就真的這麼討厭我啊?討厭到寧願讓教堂被拆掉?
其他修女們面面相覲,不安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但也因為都沒有人阻止
  她,所以這樣的表現態度終究讓我知道她們寧願教堂被拆掉也要保護瑩子這寶貝
  女兒。
瑩子知道情況,知道自己的家就快要被拆掉,她將會和母親們分離至各地,
  急的快要哭出來的看著我:「阿爾卡德先生!」
我以充滿信心的微笑回應她:「是的?」
她是真的很著急:「求求你不要這樣好嗎?!像媽媽一樣成為修女一直是我
  的心願……」
「請放心吧,妳的教堂絕不會有事。」
我對於『愛生氣』修女會怎麼跟塔克談論一點都不擔心,我就不相信塔克會
  敢說要把教堂拆掉,除非他真的希望這個教區不得安寧……所以她想浪費電話費
  就讓她去浪費,反正不是我的電話。
反而我現在比較在意的反而不是如何說服瑩子,而是該怎麼說服這群修女?
  畢竟她們想保護寶貝女兒的心意實在是超乎我想像的堅定。
但如果要解釋我為什麼需要瑩子的身體,就得解釋我的身分,而這一來她們
  就會成為知道我的秘密的人,不知道會不會給我帶來什麼麻煩?
更何況信天主的,對血液被吸食這檔事大多非常忌諱,她們能接受嗎?
因為聖經中寫著:
『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他的生命,你們不可喫。
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
凡流人血的,也必被人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形像造的。』
因此我們一族在這本書眼中,是被深深詛咒的存在……
這時麗麗修女可能是看場面有點僵,就趕緊出面試著打圓場:「除了這個要
  求之外,或許阿爾卡德先生能有其他要求?不論大大小小的要求,只要願意提出
  來一起討論……」
我很乾脆的微笑回答:「我沒有其他要求,只要瑩子清純的身體。」
「阿爾卡德先生!」瑩子再度急忙喊著,並且紅著臉,「你這樣要求,如果
  我真的答應,我對主耶穌的罪業將永無洗淨之日!」
我打趣說:「瑩子小姐,妳該不會怕以後進到告解室就再也出不來?」
瑩子不喜歡我的笑話:「阿爾卡德先生!」
「對不起,我真誠道歉……」我很乾脆的跟她道歉,並繼續說:「但我還是
  得認真的說,如果妳的罪業會真的因此無法消除,那看起來主似乎太沒度量了,
  還是趁早換個神來拜吧。」
聽到我這句話,瑩子更訝異的吸了口氣,乾扁的瞌睡蟲修女也終於激動的打
  破沉默大喊:「這……這真的是無神論的褻瀆!」
我半閉雙眼瞄著她並在心中嘀咕:妳快回去繼續睡覺好不好?
忽然牆壁那端傳來不悅大喊,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主教?你是什麼意思?
  要我們自己承擔後果?!」
果然沒錯,這就是我等待的回應。
又過了一陣子靜默……
「等一下!為什麼不論我們這間教堂發生什麼事,教會都無法再過問?」
又過了幾秒,很顯然的,塔克終於決定掛電話。
「主教!等……!」
然後是靜默……
這時都沒有人說話,修女們更是只看著她依然舉著話筒,毫不動彈的背影。
終於,戴著厚重眼鏡的修女打破沉默擔心看著她:「凱薩琳修女……?」
原來『愛生氣』大姊叫凱薩琳啊?真是個適合作為大哥身旁女人的好名字。
凱薩琳大姊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面對著牆壁,彷彿受到極大的打擊。
瞬間,帶有強烈不安的氣氛席捲在座的所有修女,就是常將笑容掛在嘴上的
  麗麗在這氣氛中也忽然笑不出來。
修女姊妹們,我是不想這樣明說啦,不過聽的出來吧,妳們等於已經被塔克
  主教所代表的羅馬教廷放棄了,好嗎?
妳們為天主基督的教廷忠心付出一輩子,一定從沒想到會有這種後果吧?不
  只自己信仰的神從不理妳們,連教會也放棄妳們,真可憐……
『愛生氣』大姊頭一直看著牆壁都沒有回頭或動一下,經過近十秒的冷靜,
  深呼吸幾口,才終於以不敢置信的表情緩慢回頭看我:「你到底是誰?!」
我大致上能猜到她為什麼這樣問,塔克又跟她說了些什麼,所以繼續回以貴
  族般的微笑回應,並且多了一點勝利者的驕傲。
她向我走來,還邊走邊發抖,又生氣又迷惑的樣子:「為什麼主教電話中最
  後會說我們正站在惡魔面前,這是我們最大的考驗,要我們以此生所有信仰面對
  你、並將一切交給天主?」
因為她這種言行,其她修女們詫異的看著我。
「為什麼主教會說我們正站在惡魔面前?」凱薩琳修女憤怒的雙手搭在桌上
  發抖,一直瞪著我看,「這麼說起來,昨晚的宣傳活動的確順利到讓人覺得非常
  奇怪……因為從來沒有滿座過,而且看你找人參加時又那麼順利……加上剛才那
  番極力否認神的談話……」
她這一提,修女們之間又是一陣詭異的不安感襲來,並不知所措的看著我。
一直站在我左邊幾步遠的瑩子,這時也以同樣帶著恐懼與不安的語氣開口叫
  我:「阿爾卡德先生……?」
我轉頭看著瑩子,以真心溫柔的微笑回應她的呼喚:「請直接叫我阿爾卡德
  吧。」不希望嚇到她。
瑩子看著我猶豫,過好幾秒才小心的問我:「……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
  是誰?為什麼會提出這種要求?」
我看著她,本來想以輕鬆的口氣開口跟她說點什麼,但卻發現她對我的信賴
  又逐漸遠離,於是還是又閉上嘴思考一會,然後才認真的說:「瑩子小姐,請相
  信我好嗎?我絕不是壞人。」
不過我相信這句話太沒說服力了,她依然不安看著我。
凱薩琳憤怒又不安的說著:「忽然就說要瑩子的身體,又說自己不是壞人,
  加上滿口反神論,有誰會相信?」
我回她:「凱薩琳修女,至少請先冷靜下來好嗎?這樣才能好好談……」真
  虧妳是修女,連這都不懂,難怪分發教堂時會被流放到這沒前途的地方……
大姊頭凱薩琳像是終於受不了的用雙手極度憤怒拍上桌子,害盤子和蛋糕都
  跳了起來:「那你就說清楚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一向和藹的塔克主教會有那種
  完全反常的態度?!又為什麼他不敢再理會我們教堂的事?!又為什麼他會說那
  種話?!」
本來一直蹲坐在我椅子旁老神在在享受蛋糕的小可愛,因為她這極度猛烈的
  拍擊而嚇了一跳,探頭以嘴旁沾染奶油的小臉看著我們一會,然後就又不當一回
  事的蹲下去繼續享受蛋糕。
但那是小可愛不介意,我遭到如此具有惡意與攻擊性的質問,當然稍微火起
  來,立刻瞪著她,並以貴族特有的固執與驕傲回答:「……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因為你正在神的殿堂中,不可撒謊!否則不滅的火海將在你死後永遠燒著
  你,直到永遠!」
神的殿堂中不可撒謊?!死後的火海?!
我真服了她,都這節骨眼還說的出這種話,不愧是活了幾十年的修女,脾氣
  再怎麼衝,骨子裡還是跟塔克一樣是名虔誠的神職者……
本來我正想嘲諷的笑出聲音,身旁的瑩子就又開口:「阿爾卡德……請你誠
  實告訴我們你的身分好嗎?」
我平靜看著她。
瑩子再度開口請求我,並且帶著笑容,雖然是不安的:「拜託你……」
「瑩子小姐,我絕對願意告訴妳關於我的真實身分,但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
  能私下告訴妳。」
凱薩琳說著:「你以為我們會答應嗎?」
甚至戴眼鏡的修女都直接就說:「阿爾卡德先生,我相信你也讀過許多書,
  是名有識之士,但此刻請你務必說出自己的身分,否則我們只好認為你是假藉親
  近瑩子的名義,其實是想試圖窩藏於此教堂的犯罪者,並打電話報警。」
這傢伙其實是想趁機報復剛才說不過我的私仇吧?哼,愚蠢,以為我看不出
  來嗎?這真是人類最醜陋的一面。
不過說真的,今晚唯一讓我失算的事,就是我竟然會意外的被這群老修女下
  逐客令……
但此刻的我一點都不會覺得不悅,相反的,是覺得一種帶有輕微刺激要素的
  喜悅感,甚至忍不住就露出笑容。
因為我想到當她們知道我的身分,恐懼的看著我,然後放聲尖叫的樣子。
說真的,我不喜歡玩弄獵物,或是看獵物恐懼哀嚎。但不知道為什麼,可能
  是針對瑩子的所有行動一直在剛剛被這群老修女阻擋,加上餓了一天多,所以現
  在想到可以讓她們驚恐尖叫……心情不由得激亢起來……
哼哼哼哼……
於是我很乾脆的回答她、回答在座這所有修女:「各位修女,妳們對自己將
  聽聞與面對的事絕對一無所知,並將徹底顛覆改變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認識。」我
  停頓好一會,以認真的眼神看著她們,「……妳們真的對任何我口中可能出現的
  答案,有所覺悟嗎?」
凱薩琳忽然大膽說著:「說的這麼神秘?說穿了頂多也只是黑社會老大之類
  的人物,並且手上握有塔克主教什麼弱點或威脅他的生命安全吧?所以他才會說
  你是個惡魔!搞不好昨晚的聚會也是你早有預謀先安排好的人?如果真是這樣,
  我們寧願教堂被拆掉,也絕不接受任何惡者的幫助!」
我嘆口氣,將椅子向後推,原地站起:「凱薩琳修女,請務必瞭解一件事,
  不論如何,妳都完全沒有立場對我提出要求或解答。尤其是對我個人這麼無禮的
  行為與猜疑言行。」
她沒有任何回答。
「那麼,各位修女是真的想知道我的身分,不論如何都不後悔嗎?」
依然沒有任何人說句話,甚至連瑩子也只是不安的看著我,像是掙扎著不知
  道該不該相信我?
我對她露出絕對友善的微笑,對她點頭致意。
然後我依序看著眼前所有修女,彎下腰並將一手搭在胸前,再次致上貴族正
  式見面禮儀:「這是個美麗的夜晚,很高興此刻能以最真誠的面目認識各位信仰
  堅定的修女們,並帶領各位進到這真實又神秘的世界。」
小可愛發現我想做什麼,也不必我開口就乖巧的主動的拿著蛋糕站起來,並
  走到離我比較遠的地方再繼續享用,將這裡完全讓給我。
我站定,看著她們,然後舉起右手貼在胸口:「我來自羅馬尼亞,名為阿爾
  卡德.德拉克,相信這各位都知道,除了一件事……」我以在黑夜中盯著獵物的
  銳利掃看著她們,「身有血族後裔的我。」
戴著眼鏡的修女發出不安的疑問:「血族後裔?」
「是的,」我以平靜中帶著一絲驕傲的語氣回答,「就是你們這群人類口中
  的吸血鬼,暗夜惡魔。」
戴著眼鏡的修女再度發出不安的疑問:「吸血鬼?」
我緩緩低下頭,閉起雙眼,正式向她們述說我的真實身分:「我的父親是羅
  馬尼亞地區的蒙特里亞君主,德古拉。我的母親是施帝里亞的卡恩斯坦女爵,又
  名卡蜜拉。我是他們的獨子,貴族中的貴族,黑暗國度的王子,更是你們人類口
  中最窮凶惡極的吸血鬼王子……」
忽然室內像是被凝重的霧籠罩,再度恢復寂靜。
每一名修女都睜大雙眼看著我,沒有說話。
她們一定被震撼所打擊,畢竟我的身分已足夠讓人類陷入恐慌之中……
眼鏡修女推推鏡架:「卡薩琳,麻煩妳監視他,我去打電話給精神病院順便報警。」
喂!!還真的沒有半個人相信並尖叫幾聲來聽聽啊?!
妳們要我黑暗貴公子的面子往哪擺?!
(待續)
= 人物設定初談 =
關於主角(2):阿爾卡德.德拉克
在故事中,每個人物通常都會有一項追求成長的目標,或是代表的象徵,並
  以此貫穿故事。
有趣的地方就在於有時我看一些作品的作者或編劇訪談,甚或是原作對自己
  的作品被改編成動畫的心得感想,常常會看到這句:「竟然這些角色在別人眼中
  是這樣啊……」
阿爾卡德,我不知道這名主角在各位眼中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至少他在這
  篇故事中欠缺的是愛,一種大愛,體貼寬容的愛,體諒人的愛,珍惜的愛,平等
  的愛,不論是對人或對任何動物,所以他有時會很自大並目中無人,甚至不顧對
  方意思的隨意而行。
而體會這一點,就是這名角色在故事中必經與必須成長的路。
因此他父親才會趁機把他踢出家園,要他懂得在人類之中體會與瞭解愛的真
  意,才准他回家。
,。?!……-:「」『』;、.﹙﹚《》〝〞””╬♥♡
圖片為惡搞
圖片為惡搞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
= 修女媽媽:麗麗、凱薩琳、眼鏡 = V1.00
修女媽媽,意指約瑟伯夫教堂的修女們,由於是她們親手將瑩子拉拔長大,
因此被瑩子如此尊稱全體,底下介紹的為與瑩子最親近的其中三位修女媽媽。
麗麗修女,50多歲將近60歲,又矮又圓胖的體型,臉上總是掛著開朗笑
容,相當具有親和力。
她的個性非常和氣圓滑,很好說話,更沒有什麼脾氣。
如同上蒼註定好的命運,在冰冷的雨夜是她最先發現被拋棄的瑩子,是她給
瑩子這個名,也是她與瑩子最親近,彼此情同親生母女。
凱薩琳修女,剛滿40歲,具有高瘦挑高身材,總是嚴肅正經沒有笑容。
她的個性非常直接衝動,感覺上不太像是名修女,通常都有話想說就說,想
做什麼就什麼,比較少思考,但服事神的決心絕不改變。
對瑩子來說她有如嚴父般存在,既關心又嚴格,如果瑩子做錯事或不乖,一
定會被她抓起來狠狠打屁股,瑩子就是被她這樣帶大。
眼鏡修女,40餘歲,瘦小安靜,戴著圓形眼鏡,總是面無表情。
她很喜歡閱讀神學方面書籍,大部分的私人時間都是在看書,看書,看書,
除了看書還是看書,彷彿只有書本內的知識可以帶領她進到神的國度。
瑩子的學問與知識幾乎都是她親自教導,可以說是瑩子的私人教師,不論讀
書或寫字,直到她覺得瑩子有必要進到正式學校學習更廣泛的知識,才讓她踏出
教堂到學校就讀。
,。?!……-:「」『』;、.﹙﹚《》〝〞””╬♥♡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