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3. 木槿花開了-9

我拋下女朋友們。我壓抑住再次短跑的衝動,我邁開了步子,走向餐廳外的泥水炸彈區。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悄無聲息地,由《劉荃》的右後方搶下了二把掃帚。
我還喘著氣,我閉上了雙眼。無鋼運動真的不行,正當二個月後的,初露鋒芒的,地獄短跑曝露出,激素和荷爾蒙讓整個局勢失了控,以致一發而不可收拾,終於,罩不住了!
幾秒鐘之後,我報復了《劉荃》,我強取豪奪了他下頜處的氧氣,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我試著穩住自己的氣息!我在腦海裡按摩著太陽穴,試圖逼出寒風送柴的辛勞與感動!
我嘆了口氣,睜開眼睛。我的目光鎖住了他的雙眼。
“劉荃!不要這樣做!這樣會讓我處於更加為難的狀態!” ,我說道,我以簡馭繁地說明我的窘境,我稍微改了一下用辭,希望讓它們聽起來不會那麼的刺耳。 “噢!對不起!我只是想幫忙而已!” ,《劉荃》說道。
“沒事!嗯~這把給你!” ,他揉搓著後脖頸的右手掌,讓我輕易地原諒了這個大男孩,一個還沒升級的,也許點數都用在灌籃高手漫畫上的,單純的,七年級的《劉荃》。
“走吧!” ,我本應要尋回失散多秒的女朋友們,只是,《林雨宣》的壓力移動牆正節節向我逼近,讓我不得不逃之夭夭!
“林雲,妳暑假去海邊玩了嗎?” ,《劉荃》說道。我嘆了口氣!他果然升級失敗了!他還保留著隨時能跳脫自我束縛的,不受周圍氣氛影響的,純真。
“咦?你怎麼知道?我去了,國境之南的南灣,還有夏都的沙灘,見到了巨大的椰子樹,和我超喜歡的貝殻細沙。還有我去了小巴里島岩,那裡好隱蔽哦,走進去裡面,整個都是珊瑚沙,水質超級乾淨的,是發光的藍綠色哦!海星,海參,還有可愛的寄居蟹!” ,原來《曾倩》的連珠炮放在我這裡了,我一個兒不小心打開了開關,完全收不住話頭, “我們還申請去了龍坑保護區,什麼呀!這個走超級久的!我的腿差一點就升天了!裡面都不通風的,二旁的樹都很高,只剩下藍藍的天空!” 。
“而且啊,還有一堆爺爺奶奶走得比我們還要快!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一邊走還一直看著我們笑!我們完全被看扁了!我們還遇到了一對夫妻,你知道嗎?他的老婆還懷孕了三個多月!他竟然還讓她走這麼遠的路!我真怕她的小孩不保,突然要在路上生了!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不是沒事?真希望她的小孩安然無恙!長大之後應該很會,競走!” ,《劉荃》安靜的,沒有插話,讓我自由自在地說著,在明亮的晨光下,濃厚的土味中,我完全忘記了要為自己壟斷了所有的對話而窘迫不安。
“什麼!小雲!妳什麼時候去的?我也有去南灣耶!沒遇見妳實在是太可惜了!” ,我的連珠炮被《曾倩》拿回去了,她終於趕上了步步為營的,小心翼翼的,卻大聲在暢談戰功,毫無忌諱的林雲部隊。她終於恢復了戰力,加入我們,我感到相當地欣慰。
“怪不得妳曬得這麼黑呀!” ,《曾倩》的坦率,讓我發現了些微成長的《劉荃》,也許是我誤會他了。
不過,一種融入黑色的幸福感卻突然地傳遍了我的全身,我展示了貨真價實的【杜鄉的微笑】,我忽然輕鬆了起來。
“我還買了新的泳衣哦!是粉紅色的哦!Pink!” ,《曾倩》把我拉到一旁,耳語道,她也是 P徒,我們發誓會對 PINK效忠,就在七年級的一次女孩聚會,二位粉紅佳人,在李朱的房間裡,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真的嗎?我要看照片!” ,我不假思索地說道,她擊中了我的要害,正當《李朱》對美麗的冷感,常讓年紀輕輕的我,無處發洩,差點沒抑鬱而終!
“當然沒問題!我也打算要找妳們看看我拍的照片,明天我帶過來!” ,《曾倩》毫不做作地說道, “我也好想看妳的照片哦!明天記得也帶過來哦!” 。
什麼!我惹火燒身了!我的雙眼贏得了【林雲記錄】之【大眼獎】!它們嚇壞了!
我從沒料想到,需要分享我的白色恐怖給《李朱》之外的同學!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寫作最刺激的事, 除了劇情, 莫過於玩文字遊戲, 能讓人再 三 品味~ 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畢達哥拉斯:「三」代表和諧. 亞里士多德:「三」代表完整. 很重要, 要說三遍.
一位中學生, 八年級, 女孩的記事簿... ...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