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小白第一次】逛勞力士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一生中總有好多個第一次,驚喜害怕猶豫喜悅,各種情緒混雜在一起,成就了每一次美妙(或是糟透了)的體驗。
成年後如果路過百貨公司專櫃探頭探腦不算的話,似乎還沒有真正走進鐘錶店裡好好逛過,一方面擔心自己負擔不起,一方面是害怕銷售人員的眼神壓力。
Hodinkee 這個企劃相當有趣,邀請一位新手小白專欄作家 Sarah,直球進入鐘錶的世界,真正從零開始。第一集就從逛錶店開始吧!
背景聲明:小時候我有一支 Snoopy 網球錶,前腳是時針,球拍是分針,球則是秒針,但這是四十年前了,從此之後我再也沒有戴上錶。 我也從前男友那拿到一支壞掉的手錶,只因為覺得很酷,我總是想著要修它,但從來沒有發生。
圖片來源:ebay
在 Hodinkee 打來之前,其實我並沒有認真思考過手錶這回事。 像一般人一樣,我用手機查看時間,其實也沒有真的「查看」,畢竟我總是盯著手機。
我喜歡鞋子包包,喜歡購物。我會從一般人或演員身上注意到手錶,看到兩個演員都戴著 Rado,還特寫整整兩秒鐘。 Google 了一下,我似乎喜歡上了這兩只錶,一支運動風一支則比較性感,我每天花半小時思考要不要直接買其中一支。(好想知道哪隻是性感的 Rado。)
但我明白,我只是剛開始,我還沒親自去逛逛,我不能就這樣一見鍾情。尤其是,我還沒看過那眾人嚮往的,也可能是唯一叫得出名字的 Rolex?
我自認品味上比較保守,戴 Rolex 好像會有點蠢。我有點擔心去試戴,好像需要先變得有錢或有名才能得到這張入場券。
我穿上我最好的行頭前往最近的錶店,看到了綠金相間的 Logo,看起來既熟悉又神秘,我似乎從未好好地看過它,只有著粗略的印象。
這並非 Rolex 專賣店,而是一家珠寶商,厚重的玻璃門隔開了喧鬧的購物中心。鑽石大約佔了 50 %,Rolex 只占一小區域,但當我走向展示櫃,我突然有種感覺:浪漫再見,自我實現萬歲。
「我想看下勞力士」,我用一種成功的語氣說道。我一邊覺得好笑,一邊以為 Steve 會做一些機械式的猜想,「升官了?要買給自己還是老公的呢?孩子畢業?」。但他只是說了沒問題,便開始拿出產品讓我試,他根本不在意我穿了什麼,畢竟這只是他的日常工作。
他戴著手套向我介紹大概 $9,000 的 Oyster Perpetual Datejust 36,包括蠔式鋼的特性及 70 個小時的動力儲存。這款錶包括各種款式都比較容易購買,其他可能需要排進等待名單,更準確地說,是真的很想要擁有以及會好好照顧 Rolex 的人員清單。
DATEJUST 36 Oyster, 36 mm, Oystersteel and white gold,圖片來源:Rolex
我幾乎戴著一片空白進入錶店,而戴上 Rolex 的感覺非常好。當我轉動手腕,光線掃過時標與 Logo,就好像去看了 Celine Dion 演唱會,還是前面幾排的那種。就算不用看的,只是戴著,我的心情好像都變好了。
「哇,這太棒了」,我驚嘆。
「對,這戴在手上非常的放鬆」,Steve 像是已經看過上千次如此反應的回答道。
Steve 簡直一針見血,冷冷的錶背穩定地貼在我溫暖的手腕上,讓我覺得自己重要又迷人,我並沒有覺得變的更年輕,但我確實覺得我正往老化的另一端走去。
另外一支錶是鑲著鑽的黑面 Datejust,直到戴上他我才知道我真的有可能會想要買一支鑲鑽的手錶,試圖說服自己 $13,000 是一筆合理的支出,也符合它的價值。這才不是什麼非理性購物。
DATEJUST 36 Oyster, 36 mm, Oystersteel and white gold,圖片來源:Rolex
我不想馬上把錶拿下來,所以開始東問西問。 「有很多人進來只是想戴戴看嗎?會不會很煩?」我問道。 「我喜歡跟每個人談 Rolex。」Steve 說。「只談品牌,讓人們對 Rolex 有興趣,公司也鼓勵我們這麼做。」
這其實很合理,畢竟作為銷售人員,你永遠不知道這個消費者是否負擔的起。當然如果我一整年都只吃豆子跟喝茶,我應該也是負擔的起。
「有人跟你說過買了 Rolex 後他們賺了更多嗎?」為了讓這筆交易更有價值我繼續詢問。
「沒有。」Steve 猶豫了一下,「但當你和戴著 Rolex 的人打交道,你可能會想像它算是某種程度的成功人士,或至少在專業工作上非常擅長,這可能增加個人自信。」
我好想相信這個說法,但考量我個人的行業,大家大概可以猜出我的收入大概是什麼水準,且知道純靠這份薪水不可能負擔的起。若他們知道我老公的職業,大概也不會認為是純靠工資,那可能就無可避免地認為我家超有錢,或是我花了大部份的薪水在手錶上,而這也可能導致人們認為可以少付我一點錢,或者我根本就是有什麼毛病,找其他人寫吧。
當我要離開前,看到了一支珍珠母面盤的 Datejust,大約 $32,000,和我過往看到的珍珠母很不一樣。它向我說明,一般大部分是用全部的珍珠母,而 Rolex 只挑選色彩最魔幻的部分。「就像菲力一樣嗎?」我問道。「是的,這只為 Rolex 開採。」
LADY-DATEJUST Oyster, 28 mm, Oystersteel, Everose gold and diamonds,圖片來源:Rolex
由於 COVID 的緣故我們只是互相點了個頭,但我想他明白我有了一次深刻的體驗,不僅關於 Rolex 本身,而是我更能瞭解人們為何喜歡手錶,那奢華與秩序共存的美妙。我真切體會到了美麗事物包覆住手腕的含意。
我還不知道我會買哪一支錶,但我知道我每次低頭都會非常開心。回到家,我繼續看著那隻性感的 Rado,我可以想樣戴著它所受到的正向能量積累而成的快樂。至於我的新朋友 Rolex,也許我之後有機會戴著它一陣子,人們會對我說些什麼呢?如果我不再一直盯著手機而是手錶,我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也許我們需要克服的,只是踏出第一步的勇氣
Roy
Roy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