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116 初次元首會議

主角和各房介紹:
主 角  = 超級女運和強運,有色無膽的有錢大好人(?)
天然呆  = 大房,黑色眼鏡女,迷糊偽蘿,呆呆向前衝(咦?)
艾莉絲  = 二房,可愛貼心萌萌蘿,俄羅斯金絲貓,擁有讀心能力
小夏美  = 三房,聰明獨立堅強蘿,中日混血,超級天才
奈 美  = 四房,害羞內向無口蘿,中日混血,陰陽眼巫女
蘿絲瑪莉 = 五房,傲嬌強氣蘿,心靈控制能力
張雅玲  = 六房
莉貝亞  = 七房
重要配角介紹:
大夏美  = 三房,發明時光機,來自未來,超級天才
聯絡人  = 跨國性神秘組織聯絡人,溫文有禮很會說客套話
胖貍貓  = 高貴女王,家族守護神,大正娘,外冷內熱,偶爾喜歡惡作劇
小 咪  = 可愛聖伯納,蘿莉犬,陪小蘿莉玩,顧家,小奈美的使魔
狐狸妹妹 = 初出茅廬的小狐狸,黃色毛髮,搖滾類型的微熱(壞)女孩
張冠容  = 張雅玲的父親,證卷公司董事長,手段柔軟,作風保守古板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116 初次元首會議
危機籌備處成立之後,一週迅速過去。
也是抵達這個世界第十一天。
所有政府部門的首長們,不論軍政單位,都聚集到共和國元首府內的地下大型會議室舉行會議。
這樣的會議,往往每半個月舉行一次。
每次舉行一天至兩天。
除了討論問題,吵吵架,此外就是以家族身份聚在一起聯繫感情,吃吃喝喝,順便交換些情報……
因此這是間非常大的會議室。
大約有一個網球場那麼大。
為了各方面安全起見,只有一個豪華的大型對開門作為出入口,各項維生設備也是幾乎獨立成形。
因此這個地下空間,也能在緊急時作為元首府內的有效避難空間,甚至是用來躲避大火……
內部整體裝飾風格莊重典雅,木頭質感,具有數百年的古味感。
房間四個牆角都直立擺放附帶鐵桿的黑色共和國國旗。
地板是柔軟毛質地毯,中央繪有巨大的白色地球五大洲,說明白點就是共和國國旗。
天花板則是跟四面牆壁一樣的典雅風格,只有正中央一盞大型的豪華玻璃吊燈垂掛下來。
左面牆壁有雷射投影的眾多數字,表示地球各地時間,月球各區域的公定時間,火星各區域的公定時間,還有小隕石群的時間,不管當地的日照狀況,全是廿四小時制。
對面的(右面)牆上,同樣是一副大型投影。中央是地球地圖,右邊的月球地圖,左邊的火星地圖,最下面是一長條表示的小隕石帶,這所有地圖都清楚標示出各國領土範圍,或是重要的殖民站目前位置。
左右這兩面牆底下,如同法院的旁聽席,都擺放一排又一排的長木椅,可以讓一同出席會議的單位主管、隨扈、助手或秘書們坐在上面,視情況親自站出來報告事項,或是為自己的頂頭上司提供資料,順便觀摩學習。
  這兩面牆和助手長椅的中央,是一張向內部延伸出去的長方形摟空長桌,部長們可以坐在這張長桌旁直接討論。
至於這張長桌延伸到最前方,就是第三面牆。
牆上掛著一幅巨大的老舊油畫,兩旁豎立著共和國國旗。
油畫是家族風格,是這個共和國的創始人們。
中央一名看來大約七十歲的白髮男人,坐在椅上。
這個白髮男人背後,圍站著都已六十歲的女孩們。
與其說這是國父、國母的偉人畫像,不如說這是家族團員畫。
這幅老舊油畫,就此掛立三百年,讓聚會商議的家族後代們瞭解他們來自何處,又該一同攜手合作前往何處……
如此充滿深遠意涵的會議室內,現在有百來人正在其中。
哥哥跟著雅溫一起進入會場之後,室內眾人立刻安靜下去,盯著他們看。
雖然雅溫已經大致說過整個情況,不過被這麼多人好奇盯著瞧,哥哥還是不由得心情緊張起來。
尤其當哥哥注意到前方牆上那張大型油畫,更是不由得立刻停下腳步,直盯著看……
同樣被眾人注視的雅溫,自然大方的微笑說:「這幅油畫已經快要三百年,你年老時畫的,幾乎能算是世界文化財產,每年都會聘請專精畫作維護的藝術家進行專業維護。」
「這樣啊……」
「不管是在這裡或是之前所有的舊會議室,三百年來能踏入最高層會議室的所有人,都是被這幅油畫注視著,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一直努力不懈。」
哥哥只是沈默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雅溫也微笑的沒有再說什麼,帶領哥哥繼續向室內長桌走去。
夏美醬和小夏美,完全像對感情很好的雙胞胎姊妹,手牽手跟在他們後面走。
雅溫帶領哥哥在中央長桌坐定,至少都五十歲以上的部長們才一起入座。
這十名共和國最高層部長,雅溫已經事先私下讓哥哥瞭解。
看起來已經七十歲的國防部長夏雷,和底下的陸軍部長亞尼、海軍部長瑪民、空軍部長艾石、宇宙軍部長琪,總共五名穿著將軍軍服的武官。
同樣已經七十歲的女性內政部長艾芊和底下老邁的財政部長真霖,外交部長亞瑋,女性教育部長奈黎,法務部長夏宇,總共五名文官。
簡單列成直表,就是這樣……
=武官=
  國 防部長:夏雷(上將)
  陸 軍部長:亞尼(中將,地球和火星)
  海 軍部長:瑪民(中將,地球和火星,海軍提督)
  空 軍部長:艾石(中將,地球和火星)
  宇宙軍部長:琪(中將,包含月球和隕石帶所有宙域,宇宙艦隊司令官)
=文官=
  內政部長:艾芊(女)
  財政部長:真霖
  外交部長:亞瑋
  教育部長:奈黎(女)
  法務部長:夏宇
武官清一色都是男性,女性只有兩名文官和身為元首的雅溫。
在座這十名老人,加上身為元首的雅溫,這十一人是共和國的最高首腦。
雖然雅溫已經事先介紹過各人和職位,哥哥還是直到親眼看到的這時才真正知道,這就是這個時代的家族高層權力體系。
國防部長夏雷和內政部長艾芊,分別掌管國家軍政大權的這兩名老人,才是真正的二大家老吧?
這兩人底下的八名部長,則又如同副手般存在,分別負責各自的領域。如果上頭那位老人退位或是死亡,就由這四人選出一人上去頂位,然後再從底下的單位部長或助手們選出一人接替空出來的座位。
至於身為元首的雅溫,應該單純只是推選出來作為軍政之間的潤滑劑,搓湯圓用,順便擺給外界大眾觀看?否則沒有道理不過五十歲左右卻能成為元首……
哥哥就此猜想這些事,和所有部長們一起坐定。
夏美醬和小夏美,也和其他單位部長、助手、秘書們一起坐在靠牆邊的座椅。
雅溫環視長桌上的眾人,微笑開口:「如果沒有其他事,這個月的元首會議可以正式開始?」
眾人沈默。
身為元首的雅溫點頭宣佈:「那麼我以元首權限宣佈會議開始。」
穿著軍服的年老國防部長夏雷,轉頭環看坐在牆邊座椅的眾人,認真開口:「孩子們,我現在要問的事,絕不能離開這間房間,你們知道吧?不論這到底是不是元首會議……」嚴厲說完之後,夏雷看著胖元首立刻問,「雅溫,到底怎麼回事?忽然就下達正式公文,要軍隊開始大量生產太空戰使用的氫彈?」
聽到這件事,室內除了還不瞭解氫彈是什麼的夏美醬之外,所有人都瞪大雙眼。
強壯的陸軍部長亞尼接著開口:「還要研發能讓單兵帶著走的高功率氫彈?我也想問到底怎麼回事?想摧毀敵方城市,一發多彈頭導彈就夠了,需要這麼費事費力?」
雅溫元首溫和的說:「這件事,會一起解釋。」
年老的女性內政部長艾芊接著開口:「不說軍方,關於工廠群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忽然開始生產大量戰備必需品囤積?又要生產到什麼時候?沒有生產目標或是期限?」
老邁的財政部長真霖跟著說:「雅溫啊,再這樣下去政府必須開始動用各項儲備金不可,否則財政會無法支撐下去。」
雅溫依然微笑的說:「同樣的,會一起解釋。」
女性教育部長奈黎,明顯不安的開口:「雅溫,妳是不是打算對某個國家發動戰爭?」
空軍部長艾石追著說:「沒錯,我也想問這句話,這一切搞的像要進入戰爭狀態了……如果妳真的想發動戰爭,為什麼不先跟大家討論?到底是哪個國家讓妳這麼憤怒不爽?它做了什麼?」
外交部長亞瑋更是皺起眉頭:「我已經被幾名駐外國外交官正式詢問這件事,說他們都被那些國家的元首或是總統當面詢問,為什麼我們政府開始大規模生產各項軍備物品?那些國家明顯都在起疑,甚至可能已經知道我們大量生產氫彈的事,希望我們給個交代。」
所有人再次直盯著雅溫看。
「會一起向你們解釋。」
七十歲的國防部長夏雷直接說:「現在就解釋這一週以來發生的事,以免大家提出更多問題?」
部長們邊笑邊應聲……
「是啊。」
「我同意。」
「不然我可還有好幾個類似的問題想問妳。」
「這樣啊……」雅溫只能微笑轉過頭,看著坐在身旁的男人,明顯要他出場了。
坐在元首身邊,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哥哥只能尷尬站起來,表示禮貌的點頭示意。
眾人都安靜看著他。
哥哥平穩的開口說:「其實這一切事,都是我負責處理。」
女性內政部長,試探性的問:「雅溫,他就是妳私下前來找我們時,對我們說的那個人?」
雅溫依然微笑的點頭。
眾人再次盯著尷尬的哥哥看。
感受到大官們的視線集中在身上,哥哥再次對眾人點頭:「我先道歉好了。對於我的出現,並且開始做一堆事,你們一定很困擾吧?」
老邁的國防部長夏雷直接說:「我們想聽的是你的解釋,不是你的道歉。」
「當然我會解釋。不過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們先讓所有助手和秘書離開這個房間。」
幾名高官皺起眉頭。
哥哥直接說:「這是真正的最高機密。」
海軍將軍開口:「我知道的事,我的副官也會知道。」
其他將軍一起點頭。
哥哥看向他:「那麼我只能以元首授與的權限,對你們下達最高層級命令,要他們暫時離開房間,並且要你們保密,誰都不能透露出我要說的事。」
在座的老將軍們,忽然被眼前這個陌生年輕人下令,全部再次皺起眉頭,並且是明顯的不悅。
哥哥沒有退縮的承受眾人視線。
眾人看向依然坐在椅子內的雅溫元首。
雅溫微笑點頭:「請配合吧。背後原因一定會讓你們接受。」
老邁的財政部長真霖直接說:「最好真的能讓我們接受……」
哥哥平靜的說:「我保證。」
國防部長終於轉過頭:「孩子們,你們都出去。」
這所有同屬家族後代的助手秘書和隨扈,才逐一拿著自己的隨身物品站起來,三兩向門外走廊走出去。
小夏美也牽著夏美醬的手,要一起跟著眾人離開會議室……
哥哥立刻對她們說:「夏美,妳們兩隻留下來,因為妳們已經知道了。」
不到兩分鐘,室內只剩坐在會議桌旁的十二人,和依然坐在牆邊椅子的兩隻小蘿莉。
雅溫元首率先開口,打破沈默:「電腦,會議室內除了照明和空調之外的基本功能,完全離線。」
「嗶!完全離線。如需啟動系統,請通知中央管制室。」
內政部長艾芊不解的說:「完全讓電腦系統離線?」
雅溫微笑的說:「避免任何可能的窺視和竊聽。」
老邁的國防部長夏雷,平靜的說:「保密到這種程度,現在可以告訴我們?」
一直站著的哥哥,吸口氣:「簡單說,人類要滅亡了。」
這十名高官,再次皺起眉頭。
哥哥繼續說:「外星人打算把人類殺光。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充分準備面對一切,準備更多生存物資,收集更多情報,讓更多人有機會活下去,此外我就什麼都沒有作。」
宇宙軍將軍皺著眉頭說:「年輕人,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你已經聽到我說什麼。」
空軍將軍開口詢問:「外星人打算把人類殺光,你有什麼證據?」
哥哥直接問:「講我的證據之前,你們應該知道我是誰,來自什麼時代,並且通過指紋驗證,基因測試,和雅溫的親自測試?另外,這幾天我跟雅溫吃飯閒聊的時候有問過一些事,相信你們應該都聽過家族間的一個傳說,關於我是承受天命安排才開創出這個共和國?」
教育部長奈黎直接說:「是雅溫元首,年輕人。」
哥哥直接開口:「論輩分,我說跪,你們每個人都得跪在我面前,更不用說我只是直接叫你們名字而已,懂不懂情況?」
眾人再次皺起眉頭,沈默好一會。
教育部長奈黎終於打破沈默:「無稽……」然後轉頭看去,「雅溫,我知道妳有宗教信仰,卻沒想到妳會跟小夏美一起被洗腦?」
坐在旁聽席的小夏美立刻大聲說:「我才沒有被洗腦!」
雅溫媽媽溫和的繼續說下去:「你們知道我身為元首,全天候由元首衛隊保護,被洗腦的情況絕不可能。」
內政部長直接說:「那如果你們兩人想讓我們相信這些事,想讓我們相信他真的是創建這個共和國的那個人,得再加把勁才行。再說他要怎麼來到這個三百年後?時間旅行的祖父挬論又要怎麼解釋?我也可以回到三百年前,把這個人殺掉?」
哥哥帶著無奈的說:「不管時光旅行的事到底怎麼樣,這樣的爭論會沒完沒了……反正我也不奢望你們會立刻接受我的事,我們還是跳過這些爭執,直接說會發生的情況和我有的證據吧?」
眾人再次沈默看向他。
哥哥開始訴說。
把夢中遇見的大概事情說出來。
不過哥哥避開圓球的事沒說,改成什麼銀色圓盤狀幽浮用死光槍把人類分解,更是只有說到火星被消滅並且開始攻擊地球就沒有再說下去,因為不確定外星人會不會有什麼辦法可以監視這裡……
在座十名老人,不是皺起眉頭,就是難以置信的睜大雙眼,直到說完。
老邁的國防部長夏雷開口:「所以只是因為你做的一場夢,外星幽浮用雷射分解人類,開始大張旗鼓弄這些事,為了準備迎接地球圈的生死戰?」
「不是夢。」
教育部長奈黎再次高聲起來:「那麼真的是宗教所說的神託夢給你,說人類要滅亡了?真是有夠滑稽!誰會相信啊?!」
哥哥毫不慌張:「具有元首權限的雅溫願意相信我,這樣就夠了。」
「雅溫?」
眾人再次看向五十歲的胖元首。
雅溫微笑的點頭:「當然我有疑慮,不過我相信他說的這一切是真的,不久之後就會發生。為了共和國的所有人好,我才會以元首權限批准設立這樣的部門,不是要為難各位。」
教育部長奈黎再次大聲:「你在開玩笑吧?!這樣的神棍應該立刻逮捕起來才對!」
雅溫平靜的說:「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再說這樣的處置也不會侵犯到大家的權利和地位,最多只是請各部門協助處理事情而已。」
「到底為什麼,讓妳這麼相信他?!」
「因為那本你們私下都聽過、沒有親眼看過讀過的元首日記,他卻能正確說出內容,沒有差錯。」
「那你應該檢查所有負責保管那本書的機器人,和可能接觸到這本書的人!」
雅溫正想開口……
哥哥直接開口:「聽著,你們不相信我的身份也沒關係,只要記住這句話就好:有什麼命令就執行,不要拖延,也不要擋路,讓時間證明我是對的。」
老邁的國防部長夏雷,非常嚴肅的開口:「你需要多少時間證明這些事?」
「快的話,幾天,幾週,或是幾個月。最慢也不過一年,不可能再久。因為整件事已經迫在眉睫,一分一秒的逼近。」
國防部長夏雷再問:「如果一年過去,證明你是錯的?」
「小細節變動有可能發生,不過摧毀小隕石帶和火星之後再殺向地球,這些事絕不會錯。」
老邁的國防部長夏雷冷冷的說:「如果你錯了,一年之後地球和太陽系都沒事,我要以間諜罪名逮捕你,拷問你,槍斃你。」
哥哥挺起胸膛,大聲的說:「如果我對了,一年內外星人殺向地球,今後不管我說什麼,你們領導的軍隊都要乖乖聽我命令。」
國防部長轉頭,看向另外四名將軍。
這四名負責各自軍種的將軍,也看向彼此一會,最後終於沈默的一起看向國防部長。
老邁的國防部長再次開口:「可以,只要你的命令不要太離譜,也合情合理。另外我們還是會派軍人全天候跟在你附近,除了保障你的安全,也為了監視你,防止你逃跑。如果你有逃跑企圖,我們當場射殺。」
「只要堅守保密原則,別礙我事,並且你們軍方收到任何我的公文命令都要立刻遵行,不要找理由拖後腿,就隨你們高興派人來監視我。」
國防部長抬起頭:「我們看公文辦事。只要有元首親自批准的公文下來,我們軍方會照辦。」
哥哥非常滿意的說:「我就是想聽這句話。」
至此,共和國軍方最高層五名將軍,歸於沈默,沒有任何回應。
教育部長奈黎再次難以置信開口:「你們軍方真的要配合這個神棍?!」
海軍部長瑪民帶著嘲諷的說:「沒辦法,這就是所謂的政府組織。照政府規定,只要他還有元首賦予的職位和權限,軍方就必須盡責的陪他玩。」
教育部長奈黎難以置信的說著:「今天這個政府到底是怎麼了……」
哥哥直接告訴她:「這個共和國政府和全人類就快要被外星人消滅。」
「看起來,你的威脅性更大!」
「我不跟你們文官囉唆。我只想聽你們說:有元首公文我們就照辦。所有人力支援,經費申請,必需品,都會立刻撥下來,更絕對不會拖後腿。」
「雅溫?!」
五名文官再次看向一直保持沈默的元首。
教育部長奈黎再次大聲:「你真的要讓這個忽然出現的神棍操弄整個政府運作?!」
雅溫微笑的說:「截至目前為止,我依然願意相信他……」
「相信一個明擺著的神棍?!」
雅溫只是微笑著保持沈默。
內政部長艾芊,冷冷的說:「雅溫,當初我們從外交部長推選妳出來作為元首,是看在妳好說話,包容性夠大,能作為大家做事發生衝突時的緩衝,不是看在妳的擅動專權,不先過問就擺弄我們所有人,瞭解吧?」
雅溫依然保持平靜微笑:「這不是我的意思……」
內政部長艾芊繼續說:「如果這個忽然冒出來妖言惑眾的人錯了,我們要他槍斃,我們則是要妳下臺,安靜退休去,可以接受?」
「…………」
哥哥再次大聲說:「如果我對了,你們文官組織不能再有異議,讓雅溫隨心意自由作事,做到她自願退休下臺為止,今後這個政府的文官組織更要完全遵照我的命令辦事,半聲不准給我吭,可以?」
教育部長憤憤的說:「好個神棍,真會趁機討價還價……」
「大家都說,創業惟艱,萬事容易起頭難。對我來說,這個國家還在三百年前等著我協助女孩們一起創建。現在這些事只是我的熱身練習,學著怎麼使用手頭擁有的豐富資源,跟開國的艱辛相比算得了什麼?」
教育部長奈黎給他白眼……
哥哥重新坐回椅子:「如果沒有異議,我沒有其他想說的事,你們只要看公文配合並且別扯後腿就好。」
老邁的國防部長夏雷開口:「年輕人,從頭到尾侃侃而談,還真是不害怕啊?」
「雖然過了三百年,這還是我的國家,命中註定要是我的,從創建直到死亡的必然放手,要我怕什麼?」
國防部長喃喃自語起來:「看結果吧……大家看結果吧……給雅溫一個面子,只要別太離譜,反正最久不過一年而已……」
開始有人沈默點頭,無聲認同。
好一會過去,都沒人開口,也明顯不像有人會再開口。
旁聽席的小夏美忽然離開座位,站起來:「趁這個機會,我有話想說,可以嗎?」
眾人都轉頭看去。
「可以給我一艘全自動的無人太空運輸艦,還有一些協助的機器人?」
外交部長亞瑋詢問:「妳要去南門二?」
「上次的會議我就說過,我想去見外星人,尤其我已經把發明阿庫別瑞技術的夏美帶來了。所以我需要比較大型的運輸艦載運食物之類的物資。」
外交部長亞瑋冷冷告訴她:「再等等吧。」
小夏美爆發了:「又是等等?!上次等等!現在又等等!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等到聯合國會議投票決定派出大使,讓掌握阿庫別瑞技術的我們共和國代表全人類前往南門二。」
小夏美伸出手,握著依然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夏美醬:「外星人想見的不是政治家,是發明阿庫別瑞的夏美啦!」
外交部長亞瑋繼續告訴她:「小夏美,妳不用急,只要決定前往南門二正式回應外星文明的呼叫,自然妳也要出發。因為妳怎樣都不願意把阿庫別瑞技術交出來,還威脅說要徹底破壞掉妳那艘夏美號,我們還能怎樣?」
「聯合國管他怎樣都不關我的事。你們直接給我一艘滿載生活必需品的無人運輸艦,讓我可以出發就好了啦!!」
外交部長亞瑋明顯已經不想再說什麼:「這段交談可以結束了。」
小夏美開始跺腳:「我說,給我一艘運輸艦啦!聯合國照這樣吵下去,再半年也無法出發!」
外交部長亞瑋正想再說什麼……
國防部長夏雷忽然開口:「政府顧慮外交壓力無法協助,軍方可以協助妳,提供妳一艘太空船。」
包括雅溫在內,在座所有文官都有點訝異的看向夏雷。
國防部長夏雷繼續說:「上週我們軍方內部討論過,可以在權限範圍內提供妳無人運輸船,只要妳願意接受我們兩個條件的其中一個。」
沒有預料的小夏美,愣愣睜大雙眼:「哪兩個條件?」
「第一個條件,把阿庫別瑞引擎技術教給我們軍方科學家。」
「不可能!你們一定會用來打戰!」
「不管怎麼樣,妳都是這個家族的一份子。這個共和國壯大,小夏美妳也能得到好處。」
「雖然我還沒成年,可是我已經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科學應該帶來幸福,從來不應該用來殺人!」
空軍部長艾石嘲笑的說:「理想主義者……」
「理想主義好過拿著先進技術殺人之後的強取橫奪!」
國防部長夏雷平靜的說下去:「妳還年輕,我們可以瞭解妳這麼的理想主義。如果第一個條件你不能接受,那麼這是第二個條件,那就是把我們的幾艘太空軍艦一起帶去南門二,這樣我們就願意支援妳。」
文官們再次訝異起來。
外交部長亞瑋直接問:「你們軍方想繞過政府和聯合國,擅自達成初次接觸?!要是其他國家知道,這件事一定很難收拾,會成為眾所譴責的箭靶!」
國防部長夏雷回答他:「過段時間就不會了。你們以為那些國家在聯合國吵什麼?除了拖我們共和國後腿,怕我們先馳得點,給自己國家的科學家爭取時間研發出阿庫別瑞,還會有什麼用意?到時除了譴責我們,那些國家還會有膽子怎樣?除非他們能肯定外星文明不會趁我們人類內亂時打過來。再說,如果因為這樣,外星文明願意把我們共和國視為人類的代表,我看不出有什麼不可?更說不定除了關於外星文明的瞭解,更能把一些先進科技作為外星文明的見面禮物帶回來。」
聽到這,外交部長和所有文官只能同意的沈默,因為事情的確如此。
小夏美開口:「要是外星人真的教給我們技術,你們會怎麼處理?」
「首先由我們共和國的科學家徹底研究,看能如何運用──────」
小夏美大聲起來:「我就知道!你們都沒想到這樣的技術一定是外星人教給全人類的技術!」
哥哥忽然嘲諷的開口:「搞不好,外星人最多只會教人類怎麼更快製造出堅固湯匙的方法?」
所有人再次冷冷看著他。
哥哥繼續說:「或是怎麼製造出更堅固筷子的方法?」
內政部長開口:「就算是能更快製造堅固湯匙和筷子的方法,也能讓我們的相關經濟製造體系產生絕對的優勢,人民生活水準獲得提升。」
海軍部長也開口:「軍方也能使用相關的堅固技術,提升武器裝備之類物品,帶來軍事優勢。」
哥哥故意大聲嘲笑起來:「哈哈哈!」
眾人依然看著哥哥,並且是皺起眉頭。
「還真的在夢想外星人會教給人類什麼先進技術啊?外星人都要打來消滅人類的現在,依然夢想著得到稍微領先其他國家一點的蠅頭小利?!我真是服了你們啊!哈哈哈!外星人可能會說:死到臨頭還不知道,這正是標準的人類行為,消滅了也是為整個太陽系好啊!接著讓螞蟻進化吧,至少螞蟻懂的團結合作啊!」
幾乎所有人都皺起眉頭。
「剛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我也是天真傻傻的,覺得外星人應該會是友善的,甚至可能教導人類怎麼過的更好的科技和技術。不過就在我知道外星人會發動攻擊的現在,尤其是看你們這種心態的現在……想到我的睪丸裡面有你們這些人的基因存在,真是讓我想去醫院的生殖科好好檢查一下製造功能是不是正常啊?!」
眾人沈默不語:「…………」
「哈哈哈!荒謬!真是太荒謬了!回到我自己的時代之後,我一定要指名道姓的把這件事寫進日記,讓三百年後的雅溫親手交給你們這群人看看這幾段!」
眾人決定不理會哥哥的嘲諷。
國防部長夏雷繼續說:「小夏美,帶幾艘共和國的太空戰艦去,或是把阿庫別瑞的科技技術教給我們,否則免談。」
小夏美:「我需要的只是運輸艦,不是軍艦!」
國防部長夏雷說的很堅定:「不是能保護妳的軍艦,我們一艘都不會提供。」
小夏美:「我已經說過,我要的是運輸艦!」
海軍部長瑪民開口:「小夏美,腦筋不要這麼死,冷靜一下好好想想。軍艦去,不表示就是去打戰。讓軍艦單純收集資料,絕對不會冒犯到對方。這世上,更有所謂友好的軍艦外交存在。再說,妳是我們最重要的無價之寶,阿庫別瑞技術目前只有妳才擁有,要是到了南門二發現外星人有惡意,多少也能幫妳擋一會,讓你有多點時間逃走。」
「外星人不可能有惡意啦!否則為什麼幾個月過去,除了南門二傳來的無線電呼叫,都沒有什麼行動?」
哥哥冷冷的問:「妳怎麼知道他們沒有偷偷在調兵遣將,準備一口氣發動總攻擊?」
小夏美:「我覺得你在作夢啦!」
哥哥聳肩,隨便小夏美說了。
國防部長夏雷繼續平靜的說:「小夏美,把阿庫別瑞技術交給我們共和國的科學家,不然就是帶戰艦去,否則就停止不會有結果的交談。只希望這段等待時間不會有其他國家也發展出阿庫別瑞引擎,先偷偷跑去南門二回應呼喚。要是真發生這種事,我們共和國因此落後或是損失利益,真的都要怪到妳頭上了,小夏美妳真的要瞭解這一點才行。」
「!!!!」小夏美無話可說……
陸軍部長亞尼接下去說:「妳有話想說嗎?或是需要好好想想?不論如何都要快。下次再聚會,沒意外的話又是兩週之後,不然就是發現其他國家也發明出阿庫別瑞引擎的緊急會議了……現在時間和阿庫別瑞引擎就是這個共和國和小夏美妳最大的資產。所以妳千萬不要等太久,等到被其他國家搶先了才在後悔,到時大家真的要怪妳。」
面臨這樣的壓力,小夏美只能沈默坐回夏美醬身邊:「…………」
高官們安靜看著小夏美一會,逐一回過身……
內政部長說:「把其他人叫回房間,進行其他議題的正式會議?或是誰還有什麼話想說?」
眾人正彼此互看……
小夏美冷冷的大聲開口:「你們答應一些條件,我就帶軍隊的戰艦去南門二。不過我只帶一艘戰艦!因為帶太多艘也沒有用,又不是去找外星人打戰!再說阿庫別瑞引擎的啟動也不用多久,很快就能開始移動,用來逃跑本來就很方便。」
將軍們開始互看。
小夏美再次站起來:「怎麼樣?一艘戰艦,一艘聽我命令的無人運輸艦!要是你們不願意,那問題就不是我了!」
將軍們依然彼此互看。
一會之後,宇宙軍部長琪看著國防部長夏雷開口:「無人運輸艦和各項物資都好辦,但是如果只帶一艘戰艦……那艘剛出航的跟去怎樣?」
海軍部長瑪民訝異的說:「全新艦?中華號?」
「反正下個月又有一艘同等級主力艦漢唐號要離開軌道船廠出航。」
海軍部長瑪民點點頭,無言同意。
宇宙艦隊部長轉過頭:「國防部長?」
國防部長夏雷立刻說:「小夏美,無人運輸艦可以借給妳一艘,不過中華號也必須跟去,是我們最先進的宇宙主力戰艦,有沒有問題?」
「什麼戰艦跟來我都沒有意見,只是我另外有三個要求。」
「說吧。」
小夏美繼續說:「我是指揮官,就是那艘戰艦的艦長也要乖乖聽我的命令。」
在場所有將軍,再次彼此無言互看。
小夏美雙手抱胸:「我可受不了身邊有個軍人一直命令我要怎麼作!」
「我們軍方絕對不可能把軍艦的指揮權交給妳。」
「那就沒什麼好說了!是你們不接受,不是我!」
在場的將軍們再次互看彼此,宇宙軍部長琪再次開口:「不然這樣,艦長對妳沒有命令權,不能命令你,可以接受?因為反正你是平民身分」
小夏美沈默好一會:「好吧……不過要是他們亂來,我不排除會半路狠心把他和那艘船丟下,自己一個人帶著運輸艦離開,這樣可以?」
「那麼小夏美妳也必須保證,不能無緣無故把他們丟在深太空?」
「以為我是白癡啊?!一艘戰艦那麼多人,我要是無緣無故丟下他們,我回來之後要怎麼跟大家交代?!」
沈默一會,軍人們安靜點頭,表示這件事談妥了。
「好,」小夏美繼續說,「我的第二個條件,就是船員我有特別要求。」
國防部長夏雷問:「什麼特別要求?」
「我要他們是孤兒,單身,沒有兄弟姊妹,沒有情人,並且自願加入……這樣就是真的意外死在路上也不會有什麼人受到傷害。南門二非常遙遠,誰都說不準會發生什麼事。因為就是我,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忽然死在半路上,懂嗎?」
宇宙艦隊部長立刻同意:「除了主力軍官必須是我們自家人,一般士官兵的獨身條件可以接受。」
「好,現在我的最後要求,就是絕對不准任何人進入我的夏美號,更別說用髒手髒腳去碰,到時我不是把他們丟下,就是把阿庫別瑞引擎破壞掉,大家一起困在深太空,聽懂沒有?」
「…………」
「別以為我不敢作到!反正我只是個複製人,只要願意隨時都能再複製出一個姊妹,不會怕死,瞭解沒有?!只是到時你們想要阿庫別瑞引擎,要等個十幾年讓她去找出製造方法了!只希望這段時間不會發生你們最害怕的事,就是其他國家搶先發明出阿庫別瑞引擎!」
「可以,我們會下嚴格命令,不准任何軍士官碰妳的船,違反的人當場槍斃。」
小夏美再次親密挽著夏美醬的手:「希望你們真能做到,不要玩花樣。」
「妳既然願意答應我們的條件,那麼玩花樣對我們沒有好處了。」
小夏美明顯依然不太相信的說:「就這樣吧。」
眾人沈默一會。
在場最年老的國防部長夏雷終於直率露出笑容,向在場所有歲數比他小的人們說:「孩子們,不論到底怎麼實現,我們共和國終究再次贏了……」
所有將軍,都露出同樣優越的笑容。
沒幾秒,文官們雖然不認同這樣的蠻幹,但還是跟著露出大局抵定的笑容。
除了雅溫和兩隻夏美,所有人都笑了。
小夏美不愉快開口:「能和外星人面對面進行第一次接觸,就像是人類第一次登陸月球,第一次抵達火星,第一次抵達金星,甚至是小行星帶和木星!這些事都是全人類文明的勝利,沒有什麼誰輸誰贏!」
國防部長夏雷愉快的開口:「當然,好孩子,這件事是全人類的勝利。重點是我們共和國能透過這些里程碑的進展一再成為人類歷史的先鋒、領導與代表?」
  外交部長亞瑋開口:「既然小夏美終於願意帶軍艦出發,讓瑪英黎帶同幾名輔助的外交官上船一起前往如何?由軍人出面主導,終究容易給外界留下負面印象。」
小夏美直接大聲說:「外星人想見的是發明阿庫別瑞引擎的夏美,不是什麼外交官或軍人啦!」
沒有人理會小夏美。
空軍部長艾石直接問外交部長亞瑋:「外交部想橫搶軍方功勞?」
外交部長亞瑋平靜的說:「不論什麼樣的對外場合,外交官出面總是慣例。溝通談判不像你們軍人的槍砲語言容易。」
國防部長夏雷開口:「關於這件事……我們軍方內部還必須再商議商議……」
外交部長亞瑋直接說:「別忘了,你們只是軍隊,不是政府代表。」
「那你們外交部為什麼不提供夏美一艘運輸艦?等到我們軍方行動,才想跟著走?」
外交部長趕緊回答他:「因為這是政──────」
哥哥嘲諷開口:「所以現在自家人要開始計較眼前的派系利益了?」
眾人再次看著哥哥。
「老天,這真是越來越有趣了!你們不覺得嗎?」
「…………」
「我的日記這一篇,就取名為:從頭到尾斤斤計較的蠅頭小利,怎麼樣?」
教育部長奈黎直接開口:「這是我們家族的最高會議場合!如果不是雅溫忽然給你一個合法的政府高位,從一開始就沒有你這神棍出場的份!」
哥哥故意露出受盡傷害的表情:「妳身為教育部長真無情冷血。我可是一直嘗試在拯救妳的小命,讓你們瞭解真正該注意的是想消滅人類的危險外星人,而不是應該注意誰會多得到一點利益,現在妳竟然想趕我走?」
教育部長奈黎直接拍桌:「接下來的會議如果你不離開,就是我離開!」
哥哥繼續嘲諷的說:「所以現在要開始玩大風吹了?椅子只有這幾張,看誰坐的穩?真是讓人心跳臉紅的好遊戲啊。」
教育部長站起來再次拍桌:「雅溫?!」
雅溫明顯陷入為難。
看元首這樣,教育部長奈黎開始彎腰收拾桌上的東西,邊收邊罵:「他媽的神棍……我一定會開始調查你是怎麼給雅溫洗腦……」
哥哥笑著站起來:「好啦好啦,我走就是了。反正我還有好多各行各業的專家學者要接見,要給他們進行傳教大會,順便進行可怕洗腦,總是需要先做點事前準備啊。」
教育部長終於停下動作,只是瞪著他:「…………」
「這場大風吹,妳想玩就繼續坐下去玩吧。現在就隨便你們去玩這種利益遊戲,被討厭的我不奉陪啦!唉呀呀呀~~~」
「…………」
「對了,附帶一提。」
眾人再次看著哥哥。
「雖然你們一直小氣的盯著蠅頭小利看,不過知道三百年之後,你們這群後代們沒有過度腐敗,更沒有分散,依然努力坐在一起讓政府保持正常運作,我還是很欣慰呢。」
「…………」
「這樣等我和女孩們要一起度過所有艱難的開始建立這個共和國,的確會來勁不少。所以你們要繼續保持下去啊,千萬不要小利益計較過頭,把這個家族帝國計較垮了。」
「…………」
哥哥轉頭看著小聰明:「夏美醬?」
「嗨!」夏美醬乖乖離開座位,向哥哥快步走去。
小夏美也跟著夏美醬,明顯想跟夏美醬一起走。
國防部長夏雷開口:「小夏美,妳留下來,等會還有讓妳出發之後需要哪些重要物品的討論,要妳一起參與。」
小夏美只能停下腳步,看著夏美醬邊走邊回頭看過來,直到哥哥身邊……
哥哥伸出手,牽著夏美醬的溫暖小手:「我們回房間找東西吃,順便看一會立體電視?」
「好。」
雅溫看哥哥真的要離席,趕緊開口:「請等一會。」
牽著夏美醬的哥哥,轉頭看去。
雅溫直接詢問:「讓小夏美前往南門二,是個好主意?」
聽雅溫這樣說,身為武官老大的國防部長夏雷再次開口:「雅溫,雖然妳身為表面元首,對眾人做出的決定,沒有意義吧?」
身為文官老大的內政部長也開口:「這個政府不是屬於妳一個人的,是家族的,沒有誰有資格獨裁,雅溫妳千萬別忘記這件事。」
哥哥故意嘻皮笑臉的問:「那我呢?我有資格獨裁?」
眾人再投去白眼。
雅溫只是略帶擔心的看著站立的男人。
看雅溫這樣,哥哥也不好意思繼續嘻皮笑臉,直接告訴她:「我需要一點時間,看萬有會不會反對前往南門二?如果萬有什麼表示都沒有,就讓小夏美去吧。」
雅溫沈默點頭。
重新坐回椅中的教育部長,不悅的再次開口:「神棍……」
眾人注目中,哥哥只是安靜牽著夏美醬的溫暖小手,微笑看著夏美醬,和小聰明一起向通往外面的對門走去。
他們兩人就此離開會議室。
手牽手,踏在元首府莊嚴的走廊上,向休息的房間走回去。
等在鄰近幾間待命室的所有助手和隨扈們,也終於收到通知,逐一回到會議室內。
會議室完全離線的電腦系統,也再次上線……
乖乖被哥哥牽著小手的夏美醬開口:「哥哥?」
哥哥微笑看著夏美醬:「嗯?」
「我可以問問題嗎?」
「可以啊。」
「哥哥以後真的會建立這個國家嗎?」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再說這也是夏美醬妳的國家啊。」
「他們真的是哥哥的後代嗎?也就是孩子的孩子,孩子的孩子,孩子的孩子?」
哥哥微笑的說:「不只有哥哥的孩子,其中也一定會有妳的後代子孫。」
夏美醬睜大雙眼:「我的後代子孫?」
「夏美醬跟哥哥的後代子孫啊。」
「他們為什麼對哥哥的態度這麼壞啊?」
「因為任何人忽然想進入一個已經成形的權利集團,多多少少一定會被老人排擠欺負,這是很自然的現象,等妳再長大一點,就會瞭解為什麼了。」
「可是哥哥不是他們的祖先嗎?」
「因為他們不相信啊。如果是夏美醬妳,哥哥忽然帶來一個人說是妳的祖先,妳會相信嗎?」
「唔……」夏美醬沈默看著前方。
「夏美醬,怎麼了嗎?」
夏美醬再次轉頭看著哥哥:「我長大之後真的會跟哥哥結婚嗎?」
「會啊。」
「喔……」
「妳最少會跟哥哥一起生下三個小孩喔。」
夏美醬看著哥哥眨雙眼:「三個小寶寶喔……」
「夏美醬不喜歡跟哥哥結婚嗎?」
「我只是……不知道……」
哥哥微笑看著小聰明一會,停下腳步:「讓哥哥抱?」
夏美醬尷尬起來:「哥哥要抱抱喔?」
「讓哥哥抱妳回房間啦?」
「…………」
哥哥張開雙手:「好啦,哥哥抱抱?」
雖然不好意思,小聰明還是點頭了:「好。」
哥哥立刻彎腰,把柔軟的夏美醬抱在懷裡:「呼呼呼~~~」
被抱著走,依靠在哥哥懷裡的夏美醬尷尬笑了一會:「哥哥?」
「嗯?」
「如果他們都不相信哥哥說的話,要怎麼辦?」
「那只能等外星人來攻擊地球了,到時他們自然會相信。只是很可惜就是了,因為會浪費很多原本可以用來做些事,幫助更多人活下去的寶貴時間。」
「可是哥哥已經說了那麼多,真的還是沒有辦法現在就讓他們相信嗎?」
「夏美醬,哥哥知道他們是不可能相信的。所以他們會這樣反應,哥哥一點都不意外。」
小聰明眨著明亮的雙眼:「為什麼?」
「哥哥的目標不是讓他們相信。」
「那哥哥的目標是什麼?」
「妳不是學級長嗎?應該跟很多需要妳幫忙的同學交談過,要不要自己想想看?」
「唔……」
「答案很簡單啊,哥哥也有把那些事說出來過,現在知道了嗎?」
「啊?因為哥哥只是想讓他們知道外星人一定會前來攻擊地球,並且哥哥一直在作準備,沒有作其他沒關係的事,叫他們不要扯哥哥後腿,所以他們有沒有相信都沒關係。」
哥哥開心的把臉貼在她的小臉上,開始親熱摩擦:「夏美醬好聰明喔~~~」
「呵呵……」
「夏美醬,這就是政治,跟妳當學級長作的差不多,喜歡政治嗎?」
「政治喔……」
「長大還是想當個政治家嗎?」
「我不知道。」
「妳不是很喜歡當學級長嗎?」
「哥哥,其實我有開始感覺到,我會喜歡當學級長,不是因為我可以被大家叫做學級長,是因為可以幫助很多需要幫助的人。」
「這樣啊……」
「瑪莉才是真的喜歡被人叫做副學級長。」
「瑪莉是什麼都喜歡當吧?」
夏美醬被逗笑:「呵呵……」
「夏美醬,妳覺得科學怎麼樣?」
「科學?」
「就是當個科學家,發明東西啊?」
「唔……」
「科學家也可以幫助很多人啊?」
「真的可以嗎?」
一直抱著夏美醬走路的哥哥,停下腳步,並且舉起右手比向走廊的天花板:「妳看?」
夏美醬看去。
是個精美的古典吊燈,閃閃發亮,一個又一個的白色燈泡依然發出光亮。
「因為艾迪生發明電燈,從那天之後人們真正脫離黑暗了,隨時都能獲得光明,不是幫助很多人嗎?」
夏美醬乖乖點頭:「嗯。」
「還有,妳看?」
哥哥再次抱著夏美醬轉身,伸手比去。
是窗外草坪綠地,一台低矮方型的草坪維護機器人正在緩緩走過,清除過高的雜草。
「有看到嗎?因為科學家發明這樣的除草機器人,所以人們不必再辛苦除草,可以有更多寶貴時間做其他事或是休息啊。」
「嗯……」
哥哥重新用雙手抱著小聰明,並且微笑看著夏美醬。
一直被哥哥當作寶貝抱在胸前,看著窗外除草機器人的小聰明,也轉回頭,重新看著哥哥。
哥哥很溫柔的說:「沒關係,慢慢來吧?」
「哥哥……」
「為了幫助更多的人,不管妳長大之後想成為科學家,或是政治家,都沒關係,知道嗎?」
「嗯。」
哥哥慢慢把臉靠過去,再次貼在夏美醬的臉頰上,親熱摩擦:「哥哥會為妳努力的,所以妳要乖乖長大喔……這才是妳最重要的事……知道嗎……要乖乖長大喔……要為了哥哥乖乖長大喔……要為了哥哥乖乖長大喔……」
一直被哥哥磨臉的夏美醬,再次尷尬的呵呵笑了。
兄妹?
父女?
情人?
夫妻?
不論他們看起來到底像什麼,哥哥還是再次抱著胸前的夏美醬,一起踏在漫長的走廊……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