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同人—偶影獨游的鯨歌(9)

2023/01/24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偶影獨游的鯨歌(9)
7:16pm 天氣晴 龍門大道
博士與斯卡蒂已經正式的走進了龍門市區。
按照原定,要去「大地的盡頭」酒吧會面。
而「大地的盡頭」酒吧位在龍門大道市中心與住宅地(貧民窟)末端的交界點。
而位在大道彼端上的他們勢必要走上一段路程。
博士認為今天是他有記憶以來感受到最多情感衝擊的日子。
其中一個就是在途中經過龍門公園的魚丸攤販時。
博士發現斯卡蒂看著魚丸攤販的眼神似曾相似,後來驚覺那是她把大帝先生當食物時的眼神。
那時還碰上了一名留著藍色長髮頂著一圈褪色光圈的女孩她手裡也捧了一杯向他們推薦。
加上從斯卡蒂的肚子伴隨發出不小聲響。讓博士決定主動開口提議停下來
吃份魚丸再走。
看斯卡蒂以迅速且優雅的把五份魚丸湯掃空就知道了。
不愧是百大民間美食書刊推薦的店家,看來可露西爾並沒有隨便敷衍他。
到這邊為止都沒有問題——
這時,斯卡蒂突然意識到自己身旁的博士一顆魚丸都還沒吃,而不巧的,店家的材料也用完了,如今杯裡只剩最後一顆魚丸,她想了想,便戳起魚丸遞到博士嘴邊。
「博士,啊~」
「斯卡蒂⋯⋯妳這從那學來的?」
「我在月見夜的酒吧常常看到錫蘭用這樣的方式餵甜品給黑吃,也有在廚房見過銀灰先生也用過同樣的方式讓角峰先生品嚐菜餚⋯⋯難道這不是陸上的人在複數的情況下才有的風俗習慣?」
「呃⋯⋯」
「嗯?」
博士貌似聽到了很不得了的八卦情報,但他很理智的告訴自己。看她微微歪著頭露出了不解之情。就明白斯卡蒂並沒有其他意思,也可能是不了解異性間這樣親密的餵食行為所代表的意義。何況是在眾人的環視下
但她一點都不在意。對她來說,她現在只在意博士沒有吃到東西。
博士起初還有些抗拒,但當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交扣著斯卡蒂就是吃著魚丸也捨不得鬆開的右手。
(博士根本背不動斯卡蒂的大劍只能幫她捧著紙杯。)
只能順應她的堅持,帶著開心但又羞澀的心情享用了她親手餵食的魚丸。
填飽了肚子又繼續展開旅程。
因為彼此的步伐不同,所以博士會走的略為在前也是當然的。
怎麼說呢,不可思議的感覺。
肯定是這個,也就是所謂真正二人一起行走。還交扣著手指。
對於失去過往記憶的自己來說,是新鮮的感覺。
博士偷偷觀察起了走在旁邊的斯卡蒂。
在身旁的,不是一揮劍就能切裂大地的怪物,不管怎麼看都是普通的女孩子。
穿越了大道,他們到了市中心,除了熱鬧的商家店鋪外,附近則是一片佔地廣大的墓地。
耳中充滿的,是由柏油路與鞋底所奏響的雜亂韻律、店家的招呼聲,以及人們的談笑聲層層相疊而成的和聲。
而點綴視野增添熱鬧的,是人們各種喜怒哀樂的表情。
熱鬧的市中心與安靜的墓地形成了強烈對比。
「在墓地旁蓋市中心?龍門的想法有時後真是難以費解。」
博士看著市中心的文宣海報,上頭簡單記述著安魂節的由來與歷史。
「在安魂夜人們迎回逝者的靈魂,撫平他們留存於世間的執念,再重新歸入輪迴。這好像就是安魂節最初的由來。」
「原來如此?好像還挺有意義的。」斯卡蒂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我們都經歷了很多,也許有時候⋯⋯就是經歷的事情太多,就會靠遺忘來安撫自己?」
某種異樣卻又令人安適的感覺縈繞在博士心中,感覺⋯⋯跟自己原本想象的場面偏離了不少。
因為自己也是失憶的人。給了羅德島的大家添了許多麻煩,甚至⋯⋯
看著那些獻花的掃墓人,博士沈重的心情或許也會平靜一些。
想到這裡,相握的手不由得加緊了一點。
「?」
另一端的斯卡蒂略帶疑惑地看向了博士,隨後⋯⋯
「不用擔心,沒事的。」
她略帶調皮地眨了一下眼睛,用指尖輕輕地拂過博士的手背。
彷彿一舉一動都能被她所明白,手背上陣陣的掃拂好像能憑借著手臂的傳遞直接傳達到內心,有一點被看穿的難為情。
繞過了墓地,接下來就要通過住宅地了。通過住宅地就會看到大地的盡頭酒吧了。
行進空間也開始變得狹窄。
走到狹窄巷子的時候,斯卡蒂開始左右窺探著周圍。
「沒事的。這裡有陳Sir她們的龍門近衛局守護著秩序,所以很安全的。」
「是嗎?如果真的安全怎麼還會需要這次的會面?」
「有光必有影,在以井水不犯河水的前提下,影之間的紛爭只能在背地裡解決。黑白兩道的平衡就是如此。」
「而這次的會面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要鞏固與企鵝物流的信賴關係。當然我由衷希望我們打聽到的流言僅僅只是流言,打鬥什麼的我完全不想碰上。」
「我們不以戰鬥為樂,但這是我們通向未來的一個手段。我們,都只是想到達自己所希望的未來而已。」
「博士想要的未來裡面,有什麼呢?」
斯卡蒂看著博士提問道:
「裡面⋯⋯沒有人會再為所謂的區別再起爭端了。」
「那麼,在那樣的世界裡面,又有誰呢?」
「有妳呀。」
博士的話脫口而出,讓他瞬間愣了一下連忙補充道
「當、當然,羅德島的大家也都在喔。」
困窘的樣子直接被斯卡蒂看在眼裡,博士立刻找新的話題藉此轉移焦點。
「大地的酒吧再往後一點的位置,就是靠海的海岸了。到時候我們就去哪裡走走感受海浪好嗎?」
而博士感覺到,緊密牽著的另一端停頓了一下。
「怎麼了嗎?」
博士心裡又不禁一陣的害怕,害怕自己又說錯了什麼。
「⋯⋯沒什麼,博士想去的話到時候⋯⋯就一起去吧。」
斯卡蒂眼簾半垂,露出了淺笑。
好像在思考著什麼,即使最近博士見過斯卡蒂不同的很多面,但像現在這樣子的,確實沒有見過。
「真的可以嗎?」
「嗯,沒事的。」
「真的真的沒事嗎?」
「我印象中的博士,可不是像現在這樣猶豫的。繼續走吧。」
儘管她的言語中夾雜著催促博士前進的語氣,但另外帶有的一絲沈靜的語氣卻被博士敏銳地捕捉到了。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自己可以感受到斯卡蒂細微的心態變化了。
但這個並不是重點。
「?」
斯卡蒂已經走在前頭了,拉著仍在原地思索的博士。
但,透過銀發間閃爍的眼角餘光,全然沒有了剛才同行的輕鬆。
不,與其說是沒有了輕鬆的感覺,還不如說是......不再是那個我熟悉的她了。
雖然夢境中看過,但那畢竟只是夢境。
大海中,真的存在著讓斯卡蒂需要這樣面對的存在嗎?
「斯卡蒂⋯⋯」
「博士⋯⋯我⋯⋯」
「慢慢說,我在聽。」
她的背影,好像因為在隱忍著什麼一樣,在微微顫抖著。但博士依舊耐心的傾聽。
突然巷子口末端傳出了動靜
一群穿的一身黑看起來不像善良市井小民的凶神惡煞像潮水似的擋住了去路。
「此路不通,給我離開!」
斯卡蒂本想上前但博士更快一步低姿態的說道。
「幾位朋友,我們只是想要去前面的「大地的盡頭」酒吧找人敘舊而已。如果此路不通的話,我們換邊走吧,斯卡蒂。反正另外一條也會通向酒吧。」
博士一臉輕鬆的正拉著斯卡蒂準備轉身。
「大地的酒吧已經被我們包圍了識相的話就給我滾——嗚。」
其中一個看起來很菜的黑衣人發現博士還不打算放棄去酒吧便大喊出聲,下一秒立刻被眾人嗚住嘴巴。
但博士與斯卡蒂的耳朵都不錯,他們都聽見了。
斯卡蒂輕輕的說。
「博士,看來流言並沒有胡謅。」
博士本來想裝作沒聽見轉身快速離去,準備請求支援,但黑衣人的動作更快直接把他們包圍了起來。
「既然被發現那就沒辦法了,只能暫時把你們抓進鳥籠了。」
「真糟糕⋯⋯這是最壞的展開了。」
「博士,能動手嗎?」
斯卡蒂蓄勢待發眼看就要大劍出鞘,但被博士按住了。
「特別請可露西爾幫妳打造這個劍鞘也是這個原因。」
「姆——」
斯卡蒂微微鼓起臉頰表達微微的不滿,博士雖然被那神情略顯動搖但還是下令:
「不出人命為前提,這是條件。斯卡蒂,妳一定能辦到吧?」
博士只是看著斯卡蒂露出微笑,他完全不把眼前的危機當危機,要問為什麼的話⋯⋯
「好吧,聽你的。」
斯卡蒂也投以微笑回應,把劍鋒以下的快拆鎖扣都牢牢鎖緊。
黑手黨們見他們絲毫沒有露出緊張感決定下手為強。
「把他們抓起來!」
眾人一湧而上,接著他們感受到一陣颶風。
下一秒,他們的視線全都變成仰望夜空。
半小時後,當醫護人員趕到時發現他們清一色都是遭鈍器重擊的傷痕。
他們最後的記憶都是看到一道由下而上捲起的藍色旋風。
文學造詣比較好的則形容:
那是凜然綻放著高貴的銀之花。
—————————————
11:30pm 天氣晴 大地的盡頭酒吧?
「真糟糕,我們晚來了一步嗎?」
博士看著眼前的如廢墟沒兩樣的建築物,要不是還能看到招牌,不然現場根本看不出是酒吧。
剛才在遠處聽到爆炸聲響的時候博士就有不好的預感了。
支離破碎的廢墟中,只有獨立了一張完好無損的高腳凳與高腳杯。
上頭壓著一個一張便條,只寫著
「軲轆」二字。
「這是什麼嶄新的密碼學?」
「有企鵝的味道⋯⋯」
斯卡蒂說著吞了吞口水,博士看在眼裡只能祈禱要是真的碰到面了,千萬要攔住斯卡蒂,雖然機會很渺茫。
這時遠處有傳來了騷動,地表在震動。博士能感受到遠處有龐大的能量在釋放。
但一下子又消失殆盡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我們走吧,斯卡蒂。」
「要往哪?」
「軲轆街口。」
「博士是怎麼知道的?」
「直覺。斯卡蒂按照剛才的指令,
警戒太過整齊劃一、穿著黑衣的一群人、而主動攻擊的人比照剛才,不出人命為最高準則。」
「只要呯呯地衝過去,咚地打倒敵人,啪的解決掉。是不是還要再轟地——」
「只要啪地解決就好。轟就不必了。」
「可是作戰記錄——」
「啪的解決就好!」
博士雙手放在斯卡蒂的肩膀十足認真的說道。
博士在心中記下,回去之後絕對要先沒收所有跟「轟」有關的作戰記錄。
——————————————
11:45pm 天氣不明 某巷口。
正當外頭街道都與杯盤狼藉劃上了等號時,只有這一處巷道還是完好無損,甚至可以說很乾淨。
如果外頭那些倒在地上的黑衣人還有意識的話,會發現有兩個人正站在哪裡進行著對話。
從外表來看,是一名杵著拐杖的留著長鬚的老人以及一名頂著褪色光圈的女性。女性的最大特徵就是那一頭罕見的深藍髮色。
老人率先開口並且微微邁出步伐。
「時候不早了,接下來狂歡才算正式開始。戲子伶人都各就各位。」
「不打算袖手旁觀了?」
女性不打算做什麼攙扶的動作,只是單純的把路讓出來。
「⋯這裡風景不錯吧?安魂夜是恭送亡者的節日,而龍門終歸是我們的城市。活著的人熱熱鬧鬧,亡者才能沒有遺憾地離去———」
「要是不活動活動筋骨,說不定會被某些別有用心的傢伙們誤當成已死的亡靈呢!」伴隨著情感波動,老人的話讓周圍的環境又開始不安份了起來。
「那該怎麼熱鬧呢?」
「就該如此熱鬧。」
老人沒有明說,但從到目前為止的事態展開,女性似乎已經了解老人打的算盤了。
「啊,原來如此。那這場安魂的花俏似乎有點大甚至有點浪費呢。」
「妳很聰明。」
「也是,否則魏長官早就來找你的麻煩了。」
「別說這麼嚇人的事情,我可不想再和近衛局打交道了,太麻煩了。」
「不過⋯⋯」
「嗯?」
「似乎有沒被邀請的人,上了舞台呢。我這個人啊,最討厭不請自來之輩了。」
「有需要您親自出手的地步?您手上的棋子擺不定?」
「別告訴我妳都沒有感覺出來,那股能量非比尋常,一個亂入還不夠居然給我來一雙?這麼有意思的事情,我怎麼不能夠親自去領教領教?」
「那奉勸您還是要手下留情,別太興奮了,太興奮是會短命的。」
「聽這口氣,妳似乎認識?」
「不,我不知道。是也或許不是。」
女性只是微笑回應,她的話充滿著啞謎,老人也懶得再喘側,對他來說或許這樣更好。
「這樣充滿著不確定性,也沒什麼不好的。」
「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而這一齣好戲的精髓在於,所有的開銷,都由演員自行承擔。」
老人露出了裂齒一笑,邁開步伐。
消失在沙塵之中。
「真是,始終都不能大意的老人呢。那麼我也該動身了。畢竟晚到加班費就拿不到了。」
「前往軲轆街。」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修斯
修斯
「不為誰而寫,只為自己而寫」希望能夠寫出讓大家喜愛的同人創作。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