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2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第二章:廂房內的一夜纏綿
「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你永遠屬於我。」
「嗯,你把我買下來吧!買下我之後,我就是你的了,永永遠遠只屬於你一個人。」
這是多麼甜蜜的誘惑啊!展令揚嘴裡的香味還遺留在伊藤忍的意識裡,刺激著他每一根的神經,撥動他的每一處心弦。伊藤忍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同性戀,但現在,他迷惘了!為什麼那個愛笑、舉止輕佻的小子竟可以攪亂他的思緒,讓他失控呢?
「就這麼決定了!買下他。他就是我的了!」
不過想歸想,伊藤忍卻義無反顧的對自己這麼說。早在他回吻他的那一刻,他就要定他了!說實在話,他並不像那些來競標的人,只是渴望他的肉體,他只是覺得他的吻很美味!美味得讓他很想繼續和他這樣KISS下去而已。永恆無盡的KISS,伊藤忍很想嚐到!
「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我的!」
然而當伊藤忍這樣想的時候,展令揚輕脆的笑聲竟不知打何處、殺風景的蹦了出來。
「你看吧!伊藤先生答應買我了。我不再是商品了!所以要對我尊重點。」
伊藤忍的目光掃了去,只看見站在門口的展令揚用極度調皮的語氣向幾個身穿黑西裝的男子嬌嚷道。頎長的手臂順勢一甩,展令揚隨即像掙脫了蜘蛛網的蝴蝶,翩翩然地降臨在伊藤忍的臂彎中。
「你……」
伊藤忍看著懷中那個拚命對他傻笑的展令揚,內心直覺得自己對他的迷戀似乎又多了一層;雖然還有另一種感覺是他被他「坑」了。
「他說的對,我買了他!」
伊藤忍最終還是逃不過自己的感覺,只好承認。
「那,伊藤先生請好好享受吧!」
「雙龍會」少主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幾個黑西裝那還敢說什麼呢,只有恭敬地鞠躬、退下的份了。
「你早有預謀我會買下你是不是?」
伊藤忍使勁地握住展令揚的手腕,語氣聽不出是生氣還是平和。
「哪有?我只是覺得我這麼可愛無邪,你應該不會讓我落到那群色老頭手中而已!所以我才找上你的嘛。」
展令揚對他挑挑眉,無懼的笑道。窩在伊藤忍懷中的行為似乎讓他更高興了!
「噢!這麼說來你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囉!」
伊藤忍實在不相信當一個男人想到自己會被另一個男人拿來當性慰藉用品的時候,還能笑得像他這樣傲狂。
「當然知道囉。怎麼,你已經等不及了嗎?哎,別這這麼猴急嘛……啊,還是真的不行去別的地方嗎?一定要在這裡嗎?」
展令揚不怕死的向伊藤忍開起他那有些「低俗」的玩笑。真奇怪!他彷彿很喜歡這樣子,因為伊藤忍老是在這種時候才會發現他的眼珠子在發亮。
「別開玩笑了!正經點!」
伊藤忍看不慣他那樣的放縱,出聲制止了他。
「正經點!那,像這樣嗎?」
好吧!展令揚是正經了,因為他又主動湊上自己的唇,打算和伊藤忍吻得天翻地覆才甘心。
*   *   * *   *
展令揚深深地吻著伊藤忍,那是個很溫柔、熱情的深吻。展令揚的吻技實在高超,而且嘴唇的味道還是讓人留戀不捨的甜味!這點雖然讓伊藤忍很欣賞,但只要他一想到在他之前曾有千百個人吻過展令揚的唇心中就一陣不爽。於是他推開了他,怒吼道:
「不是叫你正經點嗎?」
倆人終於拉開了距離,但還是近在咫尺,總算對事情有些幫助。
「像我這樣的人,所謂的『正經事』不就是讓你們滿意嗎?還是你想更進一步?」
不過展令揚也真夠絕的,還可以搬出一套「服侍完全手則」來應對。
「我不是那個意思!」
伊藤忍突然意識到自己臉紅了,因為他隱約感受到耳垂的灼熱感。
「想更進一步也沒關係!因為你是買我的人。」
展令揚突地將雙腿跨坐在伊藤忍的大腿上,撩人之姿於是盡現。此時伊藤忍才發現,展令揚身上的那件家居服只有上襬的長,他的下面根本沒有穿任何衣物。
「這樣可以嗎?」
展令揚緩緩地移動著雙腿,坐的更貼近伊藤忍了。他那件家居服因此而褪得更加透徹,伊藤忍就算馬上閉上眼都來不及拋去展令揚外洩的春光。
「……」
伊藤忍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才是那個受人擺弄的傀儡,而不是被他買回來的展令揚。瞧他那付熟練得不行的行動,不知道他是不是對每個買他的主人都這樣使力「服侍」著?這麼一想,伊藤忍又開始不爽了,但這回他卻沒阻止展令揚對他展開的「危險誘惑」。
「你讓我親你的臉好不好?耳垂呢?頸子呢?」
依舊是跨坐在伊藤忍腿上的展令揚出乎意料的沒有展開對他「敏感地帶」的攻勢,只是邊詢問邊親吻他的每一處,超乎主動的親暱舉動,旁人看了也都心癢難耐。
「我們躺下好不好?我好想好想抱抱你噢!」
展令揚強勢地壓倒伊藤忍,在那張範圍不大的沙發床上。倆人可謂是密不可分、緊緊貼著彼此的形態!伊藤忍從沒想過自己有天會被男人壓倒,挺怪異,但卻不惹他討厭,還是因為對象是被展令揚的關係才有所差別。
「你的吻好甜!」
伊藤忍在迷醉中,不自覺地說出他的想法。
「因為我是蜜糖嘛!當然甜囉。」
展令揚笑笑地回答,還是沒有停止吻他的意思。此時他的淺吻己經成功攻破伊藤忍的防線,順利來到了胸前的兩顆紅點。
「哇!成功了!抱你的感覺果然很好!」
驀地,展令揚發出驚人之聲。在伊藤忍還沈醉在他甜蜜的吻的同時,展令揚已經將雙臂緊緊環上他的胸膛,正在那歡聲尖叫呢。
「你……」
伊藤忍覺得自己被耍了,而且還很慘的被耍了。盯著展令揚自認為可愛無邪的笑臉,這口氣他是怎麼都吞不下去的;天!這世上竟然有這種不把他「夜剎」放在眼前的輕佻小子,挑起他的慾望後莫非就想一走了之。
「你說的『抱』,只是這樣嗎?」
伊藤忍一個快速反身,情勢剎那逆轉,變成展令揚在下的姿勢。
「說!你說的『抱』就是這樣而已嗎?」
伊藤忍猛烈的問,不徵得展令揚的同意便逕自吻起他來了。他的吻完全不像展令揚,而是那種激烈、暴力似的狂吻!也是的,伊藤忍已經吻他吻得發了狂了,光是看他任自己的手指撫摸他細緻的大腿就能明曉。
「啊,你有感覺了嗎?這樣……那你可要好好疼惜人家的第一次喲!」
那廂的伊藤忍的慾火正以星火燎原之勢,一發不可收拾。這廂的展令揚卻仍有輕鬆心情打混,輕脆的笑音反而點燃了伊藤忍更深的慾望。
*   *   * *   *
「第一次?」
伊藤忍在恍惚中似乎聽見展令揚這麼說,於是他強壓下吻他、侵犯他的衝動,十分認真地回問他。
「是第一次沒錯啊!」
身下的展令揚還因為他的吻而喘不上氣,足足過了一分鐘才雙頰緋紅的回答他。
「為什麼?你缺錢嗎?」
伊藤忍問。
「我不缺錢。」
展令揚搖著頭回答。
「那為什麼來做這種工作?」
伊藤忍又問。
「這個,好玩吧!」
展令揚說了個驚動天地的答案。而就在他回答之後,廂房的門被打開了,映入了幾道人影和一句問句:
「彌勒,你玩夠了吧!」
展令揚並不訝異,反而以那熟悉的笑顏看向門口的幾個年輕人,熟絡地和他們打起招呼:
「烈、凱臣、以農、希瑞、君凡,你們都來了!」
然後那之中被喚作「烈」的男子首先走到沙發椅,當著伊藤忍的面就將展令揚攔腰抱起,責難道:
「惹上雙龍會少主可不好玩噢!彌勒。」
就算被罵,展令揚還是那張笑臉。
「好嘛!不玩就不玩。那你現在是帶我回家嗎?」
南宮烈沈穩地點了頭,不理會伊藤忍眼中迸出的殺意,逕自往門口走去。
「站住!把他留下。」
伊藤忍站起身,狠狠地撂下話。
「恐怕你沒這個本領!」
說時遲,那時快!那幾個年輕人之中被喚作「以農」的丟下一顆小彈藥,彈藥碰地之後發出了聲爆破聲,煙霧立即瀰漫,阻隔了廂房內的視線。
「該死!」
當煙霧散盡,伊藤忍卻已看不見包括展令揚在內的六道人影。在他心底,有道疑問卻選在此時開始成長。那幾個年輕人稱展令揚為「彌勒」?難道他真會是那個「彌勒」嗎?伊藤忍頓時升起一股寒意。
如果他是彌勒,那他們之間,不是終有一天會面臨決鬥嗎?因為「彌勒」和「雙龍會」是不可能共生在同一座城市的。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