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1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第一章:上海天堂的邂逅
西元2000年12月31日晚間11點30分,這同樣身為新世紀的開端!漂浮在日本東京上空的微薄空氣漸漸浸透到孤獨人們的心底,逐年的沈淪仍在繼續。
「這個城市已經墮落了!已經沒救了啊!」
這是某一天,伊藤忍無意識地在街上漫步時,一個衣衫破爛、滿身骯髒的少年說的。他呢喃得異常大聲,整個人蜷縮在垃圾堆中,神智不清不楚,偶而穿插著幾句笑聲。他的聲音好沙啞,不知道是天生還是後天造成,因為這天早上才剛下過一場謗沱大雨,少年很可能是感冒了,因為現在是寒冷的冬季。
「城巿,墮落了嗎?也許是吧。」
伊藤忍看向陰沈的天空,諷刺的笑了起來。事實上在世紀邁入二千年時,日本三勢力之一的「雙龍會」便鼓吹起可佈的「黑社會」計劃,強行對民眾洗腦,連政府都無法阻止的非法勾當,僅僅一年的時間裡,日本便成為國際通曉的「黑色帝國」。而這股惡劣勢力即將在2001年的凌晨開始向國外伸出觸手,企圖擄獲更多的人心。
「墮落,那就讓它墮落吧!如果我得不到所愛的人,這個世界對我也沒有意義!」
伊藤忍用低沈的聲音,緩緩對世界作出控訴。他輕而易舉的走過那少年的身邊,正想離開時,少年卻一把抱住他的腿,尖聲吶喊:
「請把我殺掉!如果你不能改變現狀就請把我殺掉。我請求你!」
伊藤忍心中一楞,被少年的話嚇住了。腦袋彷彿要停止思考了,但動作卻來得似風。伊藤忍倏地低下身,抓住少年的兩隻手,目光直直地瞪住他,激動地叫出聲:
「令揚!」
然而一分鐘後,伊藤忍卻重重地甩開了少年,像要發狂似的抱住自己的頭,痛苦地嚷:
「不!你不是令揚,你不是!」
那少年無懼於伊藤忍的模樣,持續在口中叫喊著:
「請把我殺掉!如果你不能改變現狀就請把我殺掉。我請求你!」
伊藤忍的眼眸突地殺氣充沛,右手迅速地自腰間抽出一柄黑色軟劍,眼都不眨一下便將劍鋒劃過少年的頸間。鮮血於是隨劍口噴出,濺上了他的衣袖、雙頰。
「好,我就殺掉你!讓你如願……」
黑色軟劍自伊藤忍手中脫落,掉在已臥地不起的少年的身軀旁。驀地,天空又飄起細細絲雨,細雨以倍數成長的速度形成了大雨。雨點紛紛打在他的臉上、身上,靜靜地洗刷了少年留下的血漬。
「請把我殺掉!如果你不能改變現狀就請把我殺掉。我請求你!」
伊藤忍像是失了神般,傻笑著、一遍又一遍的重覆著少年的話。呵,『請把我殺掉!如果你不能改變現狀就請把我殺掉。我請求你!』,這麼多麼熟悉的話啊!記得令揚最後對他說的話就是這句。他最愛的令揚,就這樣拋下一句話和一把劍後便忍心離開他遠赴天涯了!從此他便如同行屍走肉般,對世界不抱任何希望。管城市何等墮落,沒有令揚我什麼都不需要。
「令揚,你到底在那裡?我伊藤忍發誓要找到你。」
最後,他低身拾起了同樣被雨水打溼的黑色軟劍,疼惜地將它繫回腰間,遠離了這塊傷心地。
*   *   * *   *
伊藤忍推開「上海天堂」的大門,冰霜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不過這也是對啦!你總不能要求一個被黑道人士稱為「夜剎」的人露出平易近人的神態;他的無情就像與生俱來的本能,即使在殘殺他人時依舊能發出如同惡魔一般的微笑。這叫人怯步的惡魔,是否還擁有一顆純潔的心靈都讓人懷疑。
伊藤忍進門後,自顧地踩踏著沈靜的腳步來到了一處僻靜的座位。而原先周邊位置的人一見他向此方向走來,無不站立深深向他鞠躬,之後端起自己的酒杯移尊他處。伊藤忍心裡很明白他們倉惶逃走的原因,但他臉上仍然沒有表情。哼!他們想什麼才不關他的事,這世上只有一個人可以左右他的心智。
待伊藤忍坐定位之後,侍者恭敬地來到他身邊,詢問完他想點的食物、飲品後便離去了。伊藤忍喜歡在沈悶的空間裡回憶令揚的一切,這也是他喜歡來「上海天堂」的其中一個原因。
「伊藤先生,今晚有拍賣會!不知您是否有興趣來競標呢?」
侍者在送上飲品時順道問了這麼一句。雖是明言「拍賣會」,但大夥都心知肚明這是一場「人口販賣饗宴」。
「不用了!這裡已經沒有任何我想買的東西。從現在開始,不准再來打擾我。」
待伊藤忍冷漠的回答完,侍者早也識相的離去。
「拍賣?我還能夠買到令揚嗎?還可以買到像他那樣能讓我用生命去愛的人嗎?」
伊藤忍一口飲盡了杯中的暗色液體,發出了幾聲自嘲的笑聲。整個人重重地靠向椅背後,他的腦海開始播放起以往的片段……
同樣的廂房裡,藏有一個叫他永難忘懷的俊秀面貌,叫他耳目一新的笑聲,還有讓他束手無策的鬼靈精想法;是的!他和令揚的第一次見面,就在這家「上海天堂」。他是來享樂競標的人,而令揚則是被拍賣的人。只是當時他仍不知道,他們的相遇堪稱為「造物者的遊戲」。
*   *   * *   *
那是2個月前的今天-10月31日。那天,伊藤忍不知怎麼的鬼迷心竅,竟然會到「雙龍會」會下分部之一的「上海天堂」去視察業務。他這一生從未感謝過生他的那個老頭,只有這一次,他打從心底覺得:自己能夠出生真是太好了。因為如果他沒有出生,那就不可能遇上那個狀似輕佻的小子-展令揚。
「上海天堂」在隔月的31日舉行「拍賣會」在日本已是人盡皆知的事。風潮可謂不低!當到了這一天,甚至連政府高檔官員都會出席,買幾個涉世未深的少女或經驗老道的床第高手回去品嘗一番。
伊藤忍當然不是來參加「拍賣會」的,他只是來視察業務,奉那該死的老頭的命令前來。他絲毫就不想知道被賣的物品長得是圓是扁,是美是醜!然而,他卻被展令揚給迷住了。當晚他沒有特意選擇廂房,就不知怎麼的,命運之神就為他打開了那扇封閉心扉的窗。
那晚的情形伊藤忍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他甫進門就看見房中已有個年紀相仿的俊逸少年。而少年還不合宜的瞅著他直笑,抿著道像彎月的嘴唇,眼珠子像在發亮。他身上穿著普通的家居服,很隨性的那一種!寬寬鬆鬆的,看上去很舒服的樣子。
「你是誰?」
伊藤忍站在門口,發出警戒之聲。
「展令揚。」
少年,不!展令揚笑著自我介紹。
「你來這邊,有什麼目的?」
伊藤忍仍不失戒心。
「看你囉!喂,你喜歡KISS的感覺嗎?」
展令揚蠻不在乎的笑道,自動自發地由沙發椅走到伊藤忍身邊。順勢勾上他的項頸,迅速地在他臉頰送上一個吻。這個動作當然引得伊藤忍怒火高漲了!
「你幹什麼?」
伊藤忍怒吼道,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陌生人要吻自己。而且他最討厭的事,就是和他人靠得這麼近。
「不喜歡嗎?那這裡呢?」
展令揚不理他的怒意,問了極不搭嘎的一句後便又吻上他,不過這次的地方卻是伊藤忍的嘴唇。
「唔!」
伊藤忍呆住了。有個男生在吻他!而且是自動吻他!更不可思議的,還是強吻那一型。在他還沒回過神時,強吻已經變成深吻了!展令揚的吻是甜的,他嚐到了像糖果一般的甜味,因為展令揚正「使勁」的吻著他。這一生從未和人如此親近過,伊藤忍的心中泛起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於是,他很霸道的回吻了他,將主導權由展令揚身上拿了回去。
「沒時間了!我要走了。」
然而此時,展令揚卻停止了吻他的動作,逕自向門口走了去。
「你要去哪裡?」
伊藤忍強壓下拉回他、繼續吻他的衝動,追問。
「沒辦法,我是商品啊!」
展令揚擺擺手,裝出一付無可奈何的模樣。
「商品?」
伊藤忍有些不懂。
「嗯!待會要拍賣的商品。」
展令揚毫不吝嗇的為他解惑。
「拍賣?」
伊藤忍逐漸明白了展令揚的身份。
「嗯!我的叫價應該會很高吧。看來今晚他們又可以大賺一筆囉!」
展令揚笑笑地道,根本沒有自己即將被賣掉的認知。
「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你永遠屬於我。」
伊藤忍突然好不捨得讓他離開,迷惘的感覺超乎了理智,使他脫口而出。
「嗯,你把我買下來吧。買下我之後,我就是你的了,永遠永遠只屬於你一個人。」
展令揚在走出大門前,用他獨特的笑顏回答了伊藤忍的問題。當下,伊藤忍強烈的感覺到,他對展令揚的獨佔慾已在心中悄悄擴展,終有一天會成為可怕的版圖。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