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該?

2023/03/2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不知道如何落標題,今天跟諮商師談論,覺得自己好累好辛苦,同樣覺得自己活該。
面對憂鬱症,我多半放在自己的心裡,我的家人知道我有憂鬱症,但沒有太大的動作,就是知道這件事。
我並沒有想太多,可是我慢慢的發現,我的家人不斷的在戳中我的點,也或許是我慢慢變得越來越敏感,我覺得要家人們陪伴我一起度過這些關卡,這樣他們太累了,又加上我平常不會表現出來,自然而然他們就會覺得沒事。
就這樣,面對工作,面對學校,面對同學,面對家人,面對自己。
很多人會覺得,誰不是這樣?
對!大家都要面對這一些,試圖想說也許家人會協助我吧!可是沒有。
有人會說是我自己說要他們陪我一起他們太累了。沒錯!是我說的,可是當我扛不住的時候也沒有人要幫我,我在和他們仔細介紹我的病況的時候被忽略,我任性的時候我被罵,我只能是他們眼中那個乖巧聽話的孩子。
家人總會說:「你不用是那個乖巧聽話的孩子呀!」,當我不聽話不乖巧的時候就等著被罵。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432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我的養病日誌
黑天鵝
黑天鵝
表演藝術工作者。 穿梭在各個劇場中,多半厭世,時而很ㄎㄧㄤ, 從來沒有人相信我身份證上的真正年齡,大家都覺得要+10才合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