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礦燈亭.樓梯(0-1-2-7)

2023/07/23閱讀時間約 0 分鐘

      一條需要行走半小時的通道,十分明顯地令姜氏姐弟知曉,盡頭必定是另幢鬼屋。「鼠頭咬斷指」事件基本上已水落石出。姜蓎觀察著通道機關藏於何處,何以能巧妙掩蔽兩屋間的聯繫:「沒料想第一現場⋯⋯在⋯⋯在通道裡⋯⋯難怪刑警們找⋯⋯找不到。」姜薑一語雙關:「辜壽生那群生鏽棒槌就別提了,頭和握柄都遲鈍。嗯,地上血液量大概有六十六點六百分比,不論是休克還是血流乾,反正必死無疑。」人體出血量一旦占總量的百分之二十上下,便宣告死亡。


      「是⋯⋯第一現場⋯⋯更是犯罪現場。」姜蓎眼眶似乎些微泛紅,姜薑發嗔:「我們目的是查清楚為什麼鼠頭裡有斷指,給連鎖速食店一個完美推諉的說辭,好繼續合作,再來撿具屍寵回家,以彌補我辛苦跑這趟路,管它犯不犯罪現場。」然而姜薑話鋒一轉,卻說:「就算富商變成殭屍我也不要啦,噁心。」



      姜蓎沿牆緣輕輕觸摸,即便非摸金校尉、發丘中郎將,憑藉空間格局設計經驗,要從下通道進到上邊另幢鬼屋裡,必須移除通道上端的道頂──依相對位置估算,應為鬼屋地板。姜蓎喚來藍寶載他飛到半空,他扣指輕敲道頂,屏息靜聆,依據回聲判斷空間,似是佔地相當規模的別墅結構。曩昔能在金九礦區蓋別墅的,富貴非凡,姜蓎記憶起建築大師楊本宣,其著述《臺灣神秘古建築史》中,撰及歷時一百多年,最具區域代表、象徵礦業聲名的「連蟾溪號.礦燈亭本館」,二十多年前一夕消失,或許上邊鬼屋,即礦燈亭本館!


      如是礦燈亭,室內裝潢材料絕對講究,吊燈和地板是除了傢俱外,最能彰顯屋主財力及品味的地方,換句話說,地板使用石料當頗具份量,因此移動地板,機關運轉力亦大,唯齒輪轉軸類裝置可勝任,撥壓一兩塊磚啟動機關之事,不適用於此。


      降回通道地面,姜蓎藉用藤蔓捲鬚和鉤刺,敏銳探查道壁,忽若觸電般轉頭回望整條地道,不自覺停頓發呆,鬚尖謹慎地鑽入縫隙內,觸感明顯傳遞兩項重大訊息:其一,此非私人開鑿之秘密通道,而是探勘、挖掘礦脈時的閒置礦道──將礦燈亭和育幼院建築於礦道兩端,利用礦道作為地底秘密通道,其建築巧思著實雋妙!其二,礦道地質破裂且錯位嚴重,本地曾因採礦誘發「礦震」,導致四周土石坍方,礦燈亭極可能處於陷落地坑狀態⋯⋯。


      隱約摸到牆緣上縱橫幾條凹槽溝,連線為整片長方面,姜蓎喊:「藍寶⋯⋯過⋯⋯過來幫忙。」藍寶配合姜蓎,動作齊一剝離、長寬超過一米的長方面泥石板,出乎意料地輕,遂除遮擋物,下面顯露異常精細隱秘且古老的齒輪機械組。姜薑首次經歷傳奇小說常上演的機關破解戲碼,興奮不已:「不愧是蓎蓎!」齒輪機械組分佈狀態,猶一架人偶,其心臟部份乃一銅環,姜蓎輕拉,頭頂石料地板緩速移動,漸露微光,未久,竟降下一座雕鏤寫意的木造階梯。


      姜蓎伸手牽姜薑,攀梯而上。


      因故,姜氏姐弟僅偕藍寶略巡礦燈亭大廳一圈,一無所得,便原路返回、驅車離去。歸途姜蓎總結:兩年前富商出國前來了趟育幼院,變故死亡,屍體讓老鼠咬下一截斷指後,老鼠誤跑到屠宰病死雞的機器中,被一併切割冷凍,終成冷凍殭屍肉雞塊,流入市場,現形知名連鎖速食店中。


      「附近的人晚上常聽見一群年輕女子哭聲,是鬼嗎?」姜薑打算如果是鬼哭,就找墨薔淳來處理,姜蓎推測:「不,我想應該是正在變聲期的小男孩們。」



      聽完姜氏姐弟冒險故事。


      「有病吧妳,啥『姜薑Q萌版之第一案』,假如還有第二案、第三案,那才真是人間災難⋯⋯所以你們找到那富商屍體?」我忍不住吐槽,姜薑含糊回答:「不適合當屍寵,不要也罷。」當時我沒理解姜薑話語裡,「不適合」三字的含義,只恍悟說道:「原來礦燈亭一夕之間消失,是因為礦震,建築物陷入廢棄礦道的地坑中!謝啦,我明白⋯⋯。」不等我道謝完,姜薑搶話道:「墨薔淳,你必須報答我。」我哼聲道:「哼,報答個屁,我又不懂捕殭屍、馴殭屍。」姜薑大聲說:「但你可以陪我和蓎蓎去看殭屍啊!」我反應極快,立馬拒絕:「做夢!」


      臺灣近年流行以殭屍為主題的展覽,邀約姜氏姐弟去參觀,恐怕會比上次去看生化殭屍電影的經驗更慘烈,難保姜薑不攜幾隻真品屍寵到現場,弄得人仰殭翻,參觀觀眾可分不清那些屍寵非角色扮演啊!重演老伊、倪大妄圖偵破臺南李紀律博物館一案,拱老伊扮回本職木乃伊,又為兩個臭小鬼把「阿努比斯」誤唸「阿史努比」,忘我地動了起來的鬧劇。故我朋友圈內,唯兩組人馬打死不得介紹互識,姜氏姐弟、老伊倪大,姜薑初遇老伊,肯定興奮,畢竟她的放養王朝,尚缺「活的木乃伊」,深怕老伊慘遭荼毒,被揪走成為新一號犧牲品;倪大滿心想成立享譽臺灣第一的偵探事務所,姜蓎的半腐屍身份與天才建築師見識,完美符合倪大需求。我不敢冒這個險,結果忒難料。


      掛掉通話,我蹲下撿拾石塊在泥地上畫記相關位置。綜合岳小兵和姜薑敘述,從無極索道、柳翼小餐廳出發,不同早上我去選煉廠遺址路線,由獸徑山道徒步,往東北方向行去,是德培育幼之家舊址,姜氏姐弟進礦燈亭之地;往東北東方向行去,則是嬰廟荒剎,岳小兵進礦燈亭之地。兩者和礦燈亭形成三角區域。按理可證,以礦燈亭為中心、廢棄礦道成輔助,周遭鄰近的一切建築物,包括嬰廟、德培育幼之家、柳翼小餐廳(礦燈亭分館),甚至選煉廠十三層遺址等,彼此關聯,幾乎可說是現代都市化地下街的前身,也不為過,引人不得不懷疑,礦燈亭真單純是經營販售挖礦工具的商賈之家嗎?依墨薔氏千年機巧原理以論,建築群凡設置秘密通道,必牽涉非常情事!


      岳小兵自小生活在德培育幼之家,為何他不從該處,經廢棄礦道,進入礦燈亭?再者,我昨日來金九時,詢訪周邊住戶商家,居然無人知曉礦燈亭──絕不可能──畢竟礦燈亭、嬰廟和德培育幼之家,三者不管是地理位置或人文背景,關係如此密切⋯⋯何等真相及秘密,令眾人默契十足的埋葬?


      掩庇二十多年,荒誕魔幻、悲哀慾望的礦燈亭疑雲,正由我墨薔淳撐住無頭騎士給予的腹傷,步步揭盅人類煽誘妖怪,共編的白色邪惡和黑色正義。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會員
312內容數
硝梟,差強人意是個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的閒散人。小說人物墨薔淳之經歷,即生活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