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礦燈亭.樓梯(0-1-2-6)

2023/07/21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姜蓎壓住姐姐的手,指向地面:「沒有⋯⋯任何拖曳痕跡⋯⋯這裡⋯⋯應該沒有⋯⋯殭屍喔。」殭屍歷經腐敗現象後,雖總體重變輕,但缺乏完好肌肉組織支撐,骨架容易產生偏斜,是以正常狀況下,移動速度不單很慢,幾乎可說是拖著身體行動,還常發生斷腿缺胳膊的遺憾。所謂電影上演殭屍追人戲碼,無疑在他人傷口上撒鹽,喪失將心比心的同理情感。姜蓎不忍心潑了姐姐冷水,澆熄姜薑滿腔小確幸。姜薑咬咬下唇,略哽咽:「難怪我有不好的預感。」姜蓎愧疚地輕拍姜薑肩膀:「進去裡面⋯⋯興許有⋯⋯有別的收穫。」


      推開鐵鏽大門,衝出濃烈霉塵味,大廳除了倒落幾盆枯死落葉植物,別無他物,藍寶則主動飛入無限黑暗中探查去。姜薑嗅嗅鼻子,透過她精細超凡、可同時處理上百種氣味的鼻腔構造,神情顯露疑惑,姜蓎問:「姐姐聞到哪⋯⋯哪些⋯⋯氣味?」姜薑嗯地一聲,嘟嘴回答:「果然沒屍寵可帶回家⋯⋯這裡最早是舊醫院,後來是育幼院⋯⋯。」


      混雜孩童青春期體味,莫名血味與大鍋菜飯餿水味,即便時隔兩年,卻恍如昨日新製造、層次豐富,於姜薑鼻腔迴旋不止。唯獨其中透發淡淡清甜的糖果香氣,給予她小提示:這裡曾經住著多個孩童,年紀相仿。姜蓎終於理解外頭數堆木材的作用,果如姐姐猜測,這裡曾為育幼院,木材堆本是準備製作盪鞦韆、蹺蹺板之類遊戲設施,院童現今不知去處。屠宰場負責人刻意避開育幼院實情,誤導他們是鬼屋,為何?


      姜蓎牽住姜薑走往右側樓梯,從上階梯開始,門外光線已無法照清通往未知空間的昏暗,依舊身為血肉人類的姜薑,視力無法和屍寵們比擬——尤其旱魃們那兩顆綠晃晃的眼珠,質量比手電筒光線好上一百萬倍,鑽土竄地的也不見傷眼,拿泥粉石礫當眼影。


      二樓共有十六間房,左右兩走廊各八間,每間房格局全部相同,狹長型兩坪大小,窗戶全鎖著並拉上窗簾,除了一張床架子外,全室空盪盪,呈現絕對死寂。姜蓎逐間查看,發現地面灰塵完整厚積,確實無人出入。兩端走廊盡頭各有一衛浴間,發出微微腐臭味,其他也無特別發現。


      「育幼院的孩子們⋯⋯都到哪裡去⋯⋯這裡的設施⋯⋯很差⋯⋯他們以前生活在這裡⋯⋯一定⋯⋯一定很辛苦⋯⋯不曉得有⋯⋯沒有慈善團體來⋯⋯來幫忙。」姜蓎感到悲憫,姜薑卻心煩又失望:「這裡什麼都沒有,爛死了,我們離開啦。」姜蓎忽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問:「為什麼⋯⋯一直不見藍寶?」


      為什麼一直不見藍寶?


      此時三樓傳來咯咯作響聲。


      姜薑緊張地大喊:「藍寶!」不顧一切往三樓衝去,她的屍寵藍寶難道出意外?豈知踏上階梯沒幾步,一陣天搖地轉從腳底竄升,階梯竟迅速塌陷,裂出大洞。追隨後頭的姜蓎反應極快,甩出一截藤蔓套牢姐姐腰部,只是下墜力過強,將兩人一同扯入洞底。



      四周全然漆黑,塵灰漫揚,姜薑沒想像中摔疼,僅口鼻受塵灰刺激,一逕地咳嗽。姜蓎當時將姐姐的頭壓在胸口,緊抱,發動全身藤蔓包裹住姐姐,怕下墜衝擊力會傷到姜薑頭部及四肢,然則事實上,他倆漂浮於半空,並慢慢下降中。頭頂傳來怪異喘息聲,彷彿有隻被掐脖子的青蛙正喘氣,姜薑牙一咬,抬頭生氣說:「豬頭藍寶,你搞什麼呀!」原來藍寶聽見姜薑喊他,電光石火之際抓住姜蓎背心,小心翼翼飛往地面,免於姐弟倆受創。


      三人落地後,姜蓎判斷樓梯塌陷超過三層樓,此處應為地下室位置,方才查看各樓層時,整體建築構造十分正常,難道由舊醫院改建成育幼院的鬼屋,還藏著秘密機關?雖然變成半腐屍已逾兩年半,但昔日天才建築師的封號,可沒落下,建築結構中再細微的變化與瑕疵,仍逃不過姜蓎雙眼。「姐姐⋯⋯這裡是⋯⋯是秘密地下室⋯⋯我們⋯⋯。」


      「樓梯會塌怎麼不說!豬頭、豬頭藍寶,好啊,敢鬼混是吧?我讓你翹辮子翹個徹底!」姜薑此時騎在藍寶身上,拽著藍寶的長辮子繞住其頸部一圈,拉扯暨訓話,壓根底兒沒搭理弟弟。姜蓎趕忙連抱帶扯,鬆脫姜薑的野蠻行為,藍寶當然不會再翹辮子,只不過姜薑下手不分輕重,扯斷殭屍腐爛脆弱的脖頸,機率爆表。


      藍寶趁姜蓎抱開姜薑霎那,躲到姜蓎背後,委屈嗚鳴。姜薑和藍寶如此充滿活力,應該沒受傷,姜蓎用上墨薔淳常用的硬道理,開解笑說:「好⋯⋯姐姐我們不⋯⋯不生氣嘍⋯⋯藍寶是飛天殭屍⋯⋯又不踩樓梯⋯⋯怎⋯⋯怎麼曉得會塌陷⋯⋯再說妳都講他⋯⋯『鬼混』⋯⋯他是鬼⋯⋯鬼混很天經地義。」姜薑細想,蠻有道理的喔。

 

      「咦?」姜蓎轉身,驚奇地注視背後的藍寶,又轉正告訴姜薑:「藍寶說他剛才⋯⋯追⋯⋯追一隻兔子。」姜薑聽得更氣,準備大罵「又想鬼扯,哪來的兔子好追!」,馬上警覺:「鬼」要「鬼扯」也實屬正常。



      嚴格理論,這裡不能說是地下室,因為西面牆壁敞開一扇沒上鎖的鐵門,門後是一條通道。藍寶打頭陣當領航員飛入通道內,姜蓎則牽好姜薑,一步步慢行置後。莫約經過十五分鐘,姜薑站定,雖等同眼盲,卻聞到香甜糖果味:「糖果味怎會從這裡傳出?奇怪。何況沒生人啊。」


      「欸?」姜薑用力抽鼻子,隨即「科科科」發出詭笑:「血味真濃郁。」順帶一提,姜薑的飲食習慣非常普通,最喜歡米飯,舉凡各類菜飯、炒飯,和粥品,她永遠吃不膩,但料理時千萬注意,不可放太多肉絲或肉丁,她個人挺挑嘴,別以為興趣是「鑑賞殭屍肉」,就愛吃殭屍肉,姜薑可自詡為九十二百分比的素食主義者——剩下八百分比,等時機成熟再聊聊——當然比起紅白肉,比較偏好海鮮。只喝以白開水及新鮮茶葉沖泡的熱茶;不太吃甜點,硬要邀姜薑吃個羅曼蒂克下午茶的話,請準備各式巧克力與果醬麵包,噢,用茶葉蛋攻陷她心房也是極好選擇。姜薑習慣把對巧克力的形容詞,冠到血液頭上,「濃郁」形容血液濃度高、「純度不足」形容血液濃度稀。


      「沒錯⋯⋯是富商的味道⋯⋯。」姜蓎憶起那截斷指氣味,和前方血味非常雷同。氣味世界存在上千萬種、乃至無限種可能,每個人、每個家庭都有一股獨特氣味,試想,到他人家拜訪時,比起眼睛,是否更快用嗅覺來判斷對方的定位?男人戀上女人,總不由自主地追隨她輕飄飄的髮香、體香;抱著新生嬰兒,總為軟綿綿奶香感動,湧現護佑脆弱生命的勇氣;寺廟裡所燒檀香味兒,終於讓緊繃急躁的世俗心,平靜沉澱⋯⋯女尊們或說Clive Christian和Annick Goutal的頂級香水味才能撫平內心騷動⋯⋯當然可以,重點是:人類一旦變成殭屍,體內會自動產生凝聚「味譜」的實力,精準度媲美「去氧核醣核酸檢測質」,狗鼻都望塵莫及。別問是何種生理學原理,哪個屍寵說得出?唯獨肯定,電影裡演得人類到處躲,殭屍找得著,並非亂掰。


      姜薑準備接話當口,腳邊被撞了幾下,黑暗裡出現十多雙小亮眼,其中一雙乃螢綠色,頭頂亦撲過一陣疾風。姜蓎一個公主式橫抱,攬抱姜薑旁躲。藍寶疾風般飛回,雙臂彷彿母雞擋駕,兜住一群老鼠。老鼠前路有藍寶,後路有追兵,難逃險境,吱吱叫地更急。小螢綠眼的主人步步逼近,和藍寶形成對峙之勢,頗具兩造武林高手,八風難撼、剋敵機先之沉穩。


      「什麼、什麼,那是什麼?」姜薑一見綠眼,立馬聯想到她家旱魃們,姜蓎淡定說:「兔子⋯⋯一隻呆萌⋯⋯荷蘭垂耳兔種。」



      不能怪藍寶使賤招,直接脫下金縷黃馬褂當網撒,蓋到兔子身上。兔子蹦跳速度極快,僅這般賤招能一秒搞定麻煩事。藍寶懷抱兔子,轉交到姜薑懷裡,透過兔子螢綠眼反射,姜薑稍微看清楚兔兔身上蓬鬆軟褐毛。


      「哇呀,超萌滴。」姜薑發送朵朵愛心攻勢,用臉頰磨蹭兔子,全不理會兔子的掙扎,相當開心:「我第一次看到殭屍兔,好可愛好可愛!屍寵又增加啦。」姜蓎寵溺地笑看姐姐:「回家後我幫⋯⋯幫姐姐做條溜兔繩⋯⋯每天傍晚妳⋯⋯妳可以拉著兔兔散步⋯⋯姐姐妳判斷無誤⋯⋯鬼屋以前果然是⋯⋯是育幼院⋯⋯糖果味⋯⋯兔子都可證明⋯⋯曾有孩子生活此地⋯⋯。」姜薑邊撫摸兔毛邊說:「兔兔死掉成為殭屍的原由,或許比我們想像中更可怕。」姜蓎嘆氣:「血味⋯⋯越來越濃⋯⋯令我有個⋯⋯想像推測。」一人三殭再繼續前行十來分鐘路程,血味濃度升到最大值,姜薑對望姜蓎,皆心說:「是這裡了。」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會員
312內容數
硝梟,差強人意是個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的閒散人。小說人物墨薔淳之經歷,即生活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