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旻國旻】《墮》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糟糕,忘記了呢~。」眼前像惡魔的天使微笑說道。

「該把你吃掉嗎~?還是送人呢~?」無害的臉蛋說著令人發寒的話。

田柾國吞了吞口水,生怕一個動作就會冒犯到眼前天使。

「在想什麼呢~小可愛?」銳利的視線掃過田柾國。

田柾國彷彿被定住般無法動彈,只任人宰割。

他不知道他是遭了什麼孽才惹上這名自稱天使的男人。

你忘記什麼不干我的事啊!

「親愛的~我聽得見喔~。」甜的令人恐懼的聲音如同冰錐般猛烈穿進腦內。

「請…請問我有什麼惹到您的嗎?……天使大人?」天知道田柾國是花了幾年分的勇氣說出這段話。

「你的肌肉比我家南俊哥多。」兄控朴智旻說道。

就這樣?!

然後我就被抓來了?!

沒天理啊!

「害我最近都很難見到南俊哥,他都跑去健身不陪我玩了……。」天使一臉哀怨地看著遠方。

「所以,你要陪我玩。」眼神回到田柾國身上,田柾國打了一陣寒顫。

男孩看著眼前的景象。

他最親愛的哥哥正被掛在繩上。

更正,是頭被綁在繩子上,身體早就不知被分屍到哪了。

他靜靜地望著那顆頭,毫無波瀾,他的心早已被掏空。

小小的他拖著椅子踩上,將那物體取下。

「哥哥,換我保護你。」

「智旻,今天一起玩嗎?」好友手一伸搭在他肩上。

「不了,我家有事。」不好意思地回笑婉拒。

好友也沒多問,祝他回家小心後便跑去找其他人了。

 

看著玻璃罐中的物體浮沉在溶液裡;朴智旻面無表情,算算也已經過十二年了。

要不去找他吧,反正在這裡也沒什麼值得留戀的事物了。

 

砰。

少年抱著玻璃罐,手上握著一把槍,太陽穴處汩汩鮮紅。

玻璃罐裡的液體中是一顆人類的頭骨。

朴智旻再度睜開眼時,因過度刺眼的白光而又閉上眼。過了會兒適應後才緩緩將眼皮打開。

面前一位長得和善的男人一身白。

「南俊哥。」說到底,朴智旻並無太驚訝,他那人好到不行的哥哥會到天國也不意外,不過沒想到真的有天國就是了。

為人時被虐待,他看到金南俊出現再眼前時心中重量似乎變輕了些。

至少他現在看起來不錯。

「碩珍哥說這次來的認識為人時的我看來是真的。不過不好意思,我沒有為人時的記憶。」伸出手將坐姿那人拉起,臉頰兩顆酒窩若隱若現。

會動的金南俊重現再他眼前,朴智旻忍不住手腳並用爬到金南俊身上;先是捏捏他的臉、然後扯扯他的頭髮。

金南俊則一動也不動任憑他在自己身上亂來。

朴智旻腦袋放空跟著金南俊走,邊思考為何自己能來到天國;前世時的作為怎麼想都與「和善」沾不上邊--見死不救、將死人頭骨存藏等--令他覺得很是奇怪。

「不管你前世做了什麼,會來到這裡一定是有理由的。」金南俊說道,面上露出令朴智旻感到熟悉的溫柔笑容。

男人懸浮於空中,牽著朴智旻,帶著他前往登記處,兩人漫遊在白色世界,彷彿回到兒時。

「恭喜啊,智旻,之後可以自己出任務了。」金碩珍說著遞給他一本記事本,說往後資料都會直接顯示於其中。

平平穩穩的天使生活,沒了生前的腥風血雨,在乎的人現在看似也過得挺幸福。

忘了那就重新認識吧,他仍然還是金南俊啊。

過往未能做到的現在可以慢慢實行,將遺憾一個個填補起來。

只要是金南俊需要的、想要的,朴智旻都會盡己所能去幫助他。

金碩珍對於金南俊來說算是憑空出現一個「弟弟」不過那人對他滿好的,不知道他生前是遭遇些什麼才讓他給人感覺如此淡漠。

大概與舒適沾不上邊吧。

事實上是「星風斜雨」。

職位審判天使--白話文就是砍人天使--生前所處環境現在甚至是替他打發時間的日常,差別僅在於合法不合法、砍下去不會爆血而是化為星雨。

不清楚那些被他砍的人到底做了什麼,他也不想去了解。也許天使並非什麼真正的「善」吧,或者以斬惡角度去看待「善」。

抓到田柾國,是因為南俊哥不理他,這只是聽起來比較合理的原因--至少於他而言--真正的目的當然並非如此。

 

他百般無聊地窩在樹冠,盯著兇手的後代。

與普通人並無不同,同樣吃飯睡覺遊憩;這並沒有打斷他的計畫。

 

田柾國自認五感算敏感,近幾天總感覺有道視線定在他身上,好似狩獵般。

然後沒過幾天他就被一名自稱天使的白衣男人抓走了。

然後那個天使說他忘記是為了什麼來抓他。而且還笑容滿面!很欠揍,但下一句話就令他瞬間將想法排除。

吃…吃掉?

說出與那有些逆齡的面容不太協調的話語。

我沒得罪過任何人吧。

田柾國右眼皮瘋狂跳著,天使的視線令他產生懷疑,自己彷彿真的是什麼大罪人。那視線就彷彿已經在吃他了。

於是當他聽到被抓來的原因,無言到很想翻白眼。

天使要他做什麼,他也不敢有異議;他問天使該如何稱呼,天使沒回話。

這讓田柾國感到不解,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得罪這冷臉先生。

 

天國人(天使)與一般人類其實很類似,不過是許多事物皆是白色、職業略有不同而已。

朴智旻叫他做什麼田柾國就做什麼,他當然沒想到有一天會被人拿來當免費勞工。體驗天國--勞工--生活聽到旁人聊天內容,當他聽到和那位天使似乎有相關的事,他會豎起耳朵仔細抓取資訊。因此也終於得知其姓名--朴智旻。

經過田柾國的小段時間累積的觀察,沒想到那人除了冷淡還有點可愛的一面;他給朴智旻冠上「兄控」名號,那人幾乎一天到晚都往名叫金南俊的天使跑--聽一個叫金碩珍的天使說的。

這天,朴智旻叫他在小屋(他現正住所)待三天。

乖乖的做好份內事,其實朴智旻對他算不錯;雖然以冷淡相待,但衣食充足,天國的景色也不錯、其他天使也因為田柾國在那有一段時間了,認識之後對他如朋友般。

住在隔壁像花的天使哥哥和那人的室友是他最常造訪的。那個戴著白色眼罩的天使哥哥,感覺一臉嫌棄地對著他--可能是他的錯覺吧,田柾國如此想--,但是那眼罩哥哥還是順從笑容滿面的哥哥放他進來吃飯。

「號錫哥,你知道朴天使最近都在做什麼嗎?」問了坐在對面的天使。最近那人總身上小傷大傷頻繁出現;但他不敢多問,其實有問過,不過如想像般他不予理會。

「不知道,不如你去問問他?常與他會面的人。」想到田柾國去問朴智旻,那人機率大是不說,便轉彎建議能問常和朴智旻相處的天使。

田柾國點頭道謝。完食後正要離去時,戴眼罩的哥哥叫住他。

「別問他。」說完轉身進屋內。

他從未知道為什麼這人雖然帶著眼罩卻能朝正確方向講話。說聲好後,便離去。

鄭號錫在一旁見事發經過,臉上止不住笑意。

「別戲弄我了……。」閔玧其一臉無奈面向鄭號錫。

果然是個溫柔的人啊。
鄭號錫面向那有些不好意思的天使帶著笑意點點頭。

田柾國已經在小屋不知待了多少天了,反正絕對超過一個禮拜了。

多方打聽後,他依據眾人給的資訊,到了一處未知之地。

視線因某物吸引。

那位他正尋的人在他視野可及範圍內。

轉頭一掃,反應迅速地躲到一牆後。

天使似乎與人對峙著。

「你喜歡我?那些人最後都在我背後捅了一刀。」朴智旻冷笑道。接著毫不留情地將那人的軀體一分為二。

田柾國在牆後屏氣。

「看到了?」聽不出情緒的語氣。

背對於朴智旻的牆沒有出聲。

「那麼,別成為這種人,太糟蹋了。世界應是和善的,而非是所有人都戴著面具;找盡機會在他人背後將那名為『信任』之物給碾碎。」

以真實面貌面對他人。

朴智旻只是這麼祈求著。

很困難嗎?

不過他自己認為自己其實也沒講出此話的資格。

「我看著人們所說的話,他們都是為了讓他人放下戒心,如此才能在他們需要之時狠狠地砍下一刀;事後又會說一切都只是不小心。」

「彷彿這世界若人們沒有利益關係的話,好像也沒必要交流往來了。」

話到這結束,一段時間後都沒動靜,田柾國想說朴智旻已經先離開,鬆口氣時,地板突然一片陰影,他反射性地抬頭往上探。

朴智旻蹲在牆緣上,俯下身看著田柾國,他伸出手,人類閉上眼打了下哆嗦。

田柾國驚訝天使沒把他給斃了,只感到頭髮被人撥弄,顫顫地睜開一隻眼,沒想到那天使竟然在替他整理頭髮。

「那麼怕我的嗎?」天使面無表情道,手已離開。

「沒…沒。」田柾國心有餘悸聲音抖得有如篩子。

天使嗤笑一聲,不到眨眼間便在田柾國眼前消失。

朴智旻見金南俊又站在那處;那是一處能見到人間夕陽之地。

走向那,和他哥哥肩並肩。

「南俊哥,你會想知道上輩子嗎?」

「過去固然會好奇,可是既然沒有,那麼必有其消失意義。不過,」他望向地平線。

「與其尋找那沒有線索過去,不如創造現在,未來不就會有這時的『過去』了?」

「已發生的事沒辦法改變,時間無法倒轉。」雖然金南俊不記得做為人類的時日,但朴智旻在他身邊的這些日子他感覺得到那人是帶著愧疚感與他待在一起的。

「放過他吧,那孩子沒錯。」雖然不意外,但朴智旻不免還是愣了下。

「也放過你自己。」說完手蓋上朴智旻的頭,在那柔軟的髮絲上。他希望朴智旻和他待在一起原因不是因為過去那些事,同樣也不希望牽連無辜的人。

「你要回去嗎?」

田柾國一臉疑惑地抬頭看天使。

「人間。」

雖然不知道這天使要做什麼,他撇頭思考,放下手裡的筆。在天國的日子過得挺舒適的,沒有在人間時需要擔心的業績壓力,到這之後可能是因為這兒對他來說是全新的世界,在原先的世界時活著似乎只是被迫的彷彿就是照著程式走,無趣煩悶。被抓到天國遇到眼前的天使,雖然面冷但他相信他是個溫柔的人。

雖然那人可能是要殺了他的人。

 

因為每當他夜晚睡著時,半夜不時會感受到股冷冽寒意,淺眠且知覺敏感的他因此昏昏沉沉醒來。意識都是懵的,求生本能告訴他有危險,感到害怕想逃走時身體卻無法動彈,彷彿被什麼定住。有次他如同往常嘗試睜開眼一探究竟,沒想到不同以往,終於可行了。

不過剛成縫狀的視野,映入眼的金屬光澤他才知道自己有過好幾次差點與死神見面的機會。

長鐮刀的銳利刀鋒離他的眼球不到一公分、會掃到的睫毛程度。

田柾國連忙再將眼皮闔上。

短短一瞬,他看到長鐮刀的主人緊閉眼眉頭深鎖似乎在掙扎著什麼。

「該死……。」天使小聲咒罵。

待田柾國能動作時,他張開眼,白色身影早已不再,好似只是個夢境。

儘管知道朴智旻想殺他,可他並無逃跑;天使遲遲沒下手肯定是有理由的,其次,就算他逃了他也不知道要逃去哪。

 

搖頭,直視天使的眸,微笑。

朴智旻被這過於露骨的情感殺得猝不及防。生前的他從沒有接收過此情緒。

田柾國看朴智旻沒反應,站起身走向門口提高音量重新說遍他要留在天國,然後從朴智旻身旁離開。

「田柾國。」身後人叫住他。

田柾國疑惑地望向白衣人。

「你不覺得我噁心嗎?」依舊面無表情,田柾國觀察到那人的瞳孔難以察覺的震動著。

走向那人,因身高而微微低下頭。幽幽的深邃雙眸接住那不知花了多少氣力說出此話的人。

朴智旻不知道人類的雙臂會如此溫暖。

「智旻很痛苦吧。」

感覺到懷中人因他的動作下意識抵抗,而聽到這句話時身子微僵,就這麼在田柾國懷裡。

幾秒後推開將自己圈住,頭也不回地走掉。

他是生氣了嗎?
田柾國望著那人的背影,在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

手心上的淡色字體令他笑了下。

 

END.

🚫勿抄改🚫

♤♡◇♧☆
by.K
♤♡◇♧☆

6會員
20內容數
關於特海小可愛之現背隨筆 致特海一些或許不算禮物的小禮物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K(光)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花開】無題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ope/花開】《To Die For 》1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ope/花開】《To Die For 》2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鄭號錫撞到頭》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國民的行政法官:國民法官、偵查庭、傳票的重要性》 隨著社會發展的每一步,行政法律對社會穩定和適當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行政法律的基本目的是維護法律秩序,保護公民和確保人民的正當權利得到充分的保障。在行政法律體系中,國民法官、偵查庭、傳票等相關組織和個人負有著重要責任。 首先,國民法官是一種植根於憲法的法律制度,又稱民事法官。他們具有司法獨立
avatar
唐志偉
2023-08-15
《下級國民A》讀後「下級國民」,似乎最近常常聽到類似的詞彙。在《寄生上流》與《小丑》兩部電影橫掃奧斯卡之後,階級之間的對立,底層人民的苦痛,好像就隨著小丑在階梯上輕狂的舞步,一階階跳進了大眾的眼裡,讓大家忽然注視到了這個問題。但,這是否只是短暫的一瞥呢?
Thumbnail
avatar
Paul.H@歸來法廬
2022-04-19
中華民國的《台北人》「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Thumbnail
avatar
波波先生
2021-12-15
記《大國民》與《曼克》:The Chalk-Shaped of Mank & Kane「故事就像肉桂捲一樣圍成一個大圓圈,不是指向最近出口的直線。你無法在兩小時捕捉一個人的人生,最多只能大致勾勒出個輪廓。」— 赫爾曼.曼克維奇 Herman J. Mankiewicz《曼克》(Mank) 「描繪一個人」這件事總是偏頗的。無論是假以紀實的報導體裁試圖拼湊全貌,或是以虛擬角色代換真實人物
Thumbnail
avatar
謝承璇
2021-07-14
世界電子音樂先驅跨國製作 原民EP《吼海》吼出國際新高度榮獲葛萊美獎製作人的Deep Forest (Éric Mouquet),運用臺灣三個世代的原住民聲音,跨國打造電音EP《吼海》。專輯名稱取自臺灣原住民虛詞「hohiyan」的發音,企望以島嶼為根基,融合國際級製作,將原住民文化的傳承及臺灣的生命力度往外吼向海洋,向島嶼外推出新高度。
Thumbnail
avatar
風潮音樂 Wind Music
2020-09-30
《民國八犬傳》?!-評《十月圍城》與《新里見八犬傳》筆者小時候很喜歡看日本當年那部最紅的《新里見八犬傳》,看了不知道多少萬遍。導致筆者長大後就很喜歡看主角死光光的戲。N 年後一部叫《十月圍城》的影片上映了,當預告片出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它。看完後也甚感心滿意足。所謂的「這類型」的電影,它其實跟本就是《新里見八犬傳》翻拍成清末民初的版本......
Thumbnail
avatar
史蒂文森.郭
2019-09-16
《大國民》──嬌弱的花蕾長成帶刺的玫瑰太多太多電影愛好者崇拜這部大作,研究並解析它,卻鮮少有人在乎這位Citizen Kane的孤寂。說來諷刺,但這不就像是在肯恩死後,每個人只顧著他們嘴裡令人崇敬、喜愛甚至蹭恨的肯恩,卻沒有人想了解除了「玫瑰花蕾」以外的他一樣嗎?
Thumbnail
avatar
Scatterbrain
2018-05-24
簡評—《民國100年大泡沫》這本書作者為王伯達,也就是壹週刊的台股教戰寫手艾力克斯。這本書不需要導讀,請各位參考博客來的書籍介紹《民國100年大泡沫:財富即將重分配,央行沒告訴你的真》」就好。有興趣的讀者務必一讀博客來的讀者書評,就可以理解台灣房地產為啥是個泡沫的理由。
Thumbnail
avatar
王立第二戰研所
200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