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課:陳雪給創作者的12道心法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怎麼可以這麼好!這本好讚我好喜歡!

比起市面上一堆教怎麼寫作寫文案用什麼技巧的實用書,有一本心法穩定自己比什麼都重要。難怪我對那些書都沒感覺,讀了也不知道怎麼用,總覺得把手法說開了,也都是人家的東西,不是我的,很難吸收。不如穩定好自己,直接去讀經典,去讀各種作品,我自然會長出自己的樣子。

我覺得,我看到一個好努力、好認真踏實的人。

我喜歡看訪談,影片的文字的都喜歡,常常看到他們在自己的路上都有好多巨大的起伏,遭受很多挫折打擊痛苦,我非常驚訝,他們這樣都能站起來完成夢想,覺得好厲害,我好像比較敏感,一點刺激反應就持續得比別人久、恢復得比別人慢,是不會因此怕東怕西什麼都不敢碰,只是就常常很累。

看陳雪的故事,我也覺得她好厲害。到底怎麼有辦法在那種狀況下還能繼續工作?做著和寫作完全無關的事,怎麼不害怕會離文字越來越遠?我一直在害怕這件事,覺得自己應該是屬於文字創作圈的人,卻沒有作品,只是幾篇不知所云的發洩;但除了這裡,我也無處可待了啊。

我既沒有人脈,也沒有得獎,更沒有獲得長輩提攜,沒有什麼人給我加持,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己的作品。即使那時讀者也不多,不知為何,我就是相信只要我繼續努力認真地寫,把作品寫好,這些作品會變成生命的台階,會帶我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我不覺得這很可憐或很弱勢,我覺得這樣很棒、很安穩踏實。

有時我會問他們,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他們總是說,因為你那麼認真在寫作啊,你真的非常珍貴啊,你所做的就是我們想做而沒有去做的事,你要記得啊,你真的很重要,你做的事很重要,你寫的小說很重要,你好好活下去很重要。

我讀這本書兩次,兩次看到這就哭,好像還沒辨識出這是感動淚水就先出來了。

一天大約寫一到兩千

我很好奇,所謂一天寫幾千字是什麼感覺,我很少很少可以寫到一千字,在寫作上,字數也許是一種參考指標,不需要逼自己一定要達到多少,但持續固定的一兩千字,一定是有意義的吧?不然不會有那麼多人說要持續的寫,不能斷,如果持續達到一千字,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因為持續是一件不容易達成的事,我是一定會常常只是坐在電腦前沒有動作,也不是下筆困難症,就是腦袋一片空白,吐不出東西,難以潛入寫作狀態。這種急不得的情況下,退而求其次真的是個好辦法,書裡提到可以寫人物素描,也要告訴自己「有寫就是好」,這心態很棒、很重要。

下筆困難症

這其實放到任何領域都通用,就是一個初級的人身在初級眼睛在看高級又恨自己為什麼在初級的內耗心態,非常累,不能放鬆的接受現況,安在當下去做眼前事,光是抵抗著、想要消除焦慮就耗掉大半精力,於是一步也前進不了,接著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天分才能之類的,超難走出來的。

我的下筆困難,早期是因為發現自己怎麼寫,都只會長成體制要的樣子,寫的時候,總在算計、總在關注這樣寫漂不漂亮、是不是別人想要看的、是不是別人喜歡的。

我在迎合、討好――就是我最討厭的樣子。

從那以後我就不寫了,覺得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死了,在我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它已經死了。即使我知道升學是怎麼回事,也一直在抵抗不要被改變,終究是無用功啊,它還是成功殺死我了,ㄏㄏ。還不見血,無從舉發,無從控訴。

所有人都只看到「啊,真是恭喜,你又順利進到大學了(又一個成品順利製造出來了)。」考試信仰又一次宣揚成功,以一個人靈魂的喪生為祭。

不知過了多久,應該有五年,我開始從一些地方收到叫我要寫日記的訊息,從IG啊、無聊去玩的占卜啊、我的諮商師啊,斷斷續續的被說要寫日記,可是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常常不知道要寫什麼,也容易忘記寫,中間方格子開兩年了,我才開始在這裡亂寫有的沒的。​一直到最近,我才有點理解日記是怎麼回事,還有通常應該會寫什麼。中間方格子開兩年了,我才開始在這裡亂寫有的沒的。

我已不再想會不會有人喜歡我的作品,不再在意別人的眼光,也不再為自己沒能挺過體制的摧殘而難過悔恨,我只知道,我有想寫的東西,它就在那裡,等我完成它。

0會員
43內容數
這是一個角落生物屬性的人開的一個舒服快樂的角落,喜歡就留下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