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平常 之1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每天的清晨,都是在天未亮便起床,準備要去上山,由於是偏遠的山區,加上沒有宿舍,就必須通勤。

有人問我,為什麼不異調呢?我的年資早已可以申請,也曾有小學部的老師跟我說:「該下山了,到一個可以讓妳的專業發展更有好的學校。」

當初,我會選擇幼教就是看見偏鄉的地方真的缺少幼教老師,我不是人家說的那種「偉大情操」,完全不是。

大概我是偏鄉長大的孩子,會比較站在這些孩子。因為,就算有人願意到偏鄉來,通常都是抱著一年或是作為異調的跳板,這都是可以體諒的,更不能怪老師們。只是,我們的孩子會遇到一個問題,每年都要換新老師,每年都要適應新老師,好不容易適應,老師又要換。(哇!離題,拉回來)

  通勤是我身體和心理都已習慣的生活模式,所以,不會覺得辛苦,它反而是我一天最重要的動力之一。

在這麼多年的通勤下,比較辛苦是冬天,尤其是頭幾年,當時,還買不起車子,只能騎著摩托車上下班,夏天,是騎車的最美時光,冬天,就是惡夢的開始,不論是下雨天、寒流,冒著凍僵的身體、雙手,或是冒著雨水滲進雨衣內淋在身體……,還是得到學校。

冬天,也是出現瞬間的美景的季節,而偏鄉的地方,更是會常常出現異想不到的美景。幾乎,冬天的每一天都會遇到非常壯觀的雲海或是雲瀑,還有夕陽,也或許長年在山上,對於這樣瞬間的美都習以為常,所以,我的手機不再有這些美景。

只是,這天,不一樣了,那樣的美是我第一次看見,美到就算車外已經是冷到呼出白煙,還是得拍下來。

山谷的小村莊,清晨時間總是被雲海遮住面貌,總是被雲海淹沒,看不見其容貌,但是,這天,真的就是瞬間的美,薄薄一層如白紗般的遮住小村莊,就像是個害羞的小姑娘,薄霧中,隱約看見點點星光,彷彿天上的星星落在小村莊,多麼的美。

小村莊的人們猶如被魔法般的沉睡著,不知已有人悄悄進入。

我站在制高點,雙眼盯著眼前的美,一時間,居然忘記如此冰冷的天氣,轉身到車內,把每天事先裝進保溫杯泡好的咖啡拿出來,邊喝邊獨自欣賞,感覺怎麼猶如「夜闌風靜穀紋平」般。出自蘇東坡的〈臨江仙,夜影東坡醒復醉〉

太過忘我,等一回神…………

 

 

    108會員
    140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