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國志卷二:緣戲山南_020

賴仕涵
發佈於賴仕涵的思考王國 個房間
2024/02/02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隔天元月十四,無名整天都很忙,所以沒有再邀約見面。

小強整天躲在屋裡不出門,深怕被那兩位「貴客」撞見。長守被迫陪著他在聊天解悶,雖然滿腹牢騷卻也沒辦法。

戀花跟著肖風出去,只不過後者是辦正事,前者則是想找機會逛街。


期間小強請長守出門去晃晃,探看一下昨晚經過的那棟木屋裡,入住的是不是他心中隱約猜測到身份的那兩人。

可惜不知道是否時間正好錯過,長守並沒有機會確認,連無名也一早就出門,根本沒見到面。


正午時分肖風和戀花帶著點心(以及另一個腳鍊!)回來,還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今晚禍水樓將舉辦年度盛事「花魁大賽」,屆時週邊區域將會萬人空巷。肖風已經用奧集落諜報團專用的祕密聯絡方式,和兩名潛伏在此地的成員約定好見面。

見面地點正是舉辦賽事的「觀眾席」 — 趁著所有人都關注台上之際,比鄰而坐聽取他們的簡報。

最滿意這個安排的不是小強,而是戀花。因為她原本就很想參加這場盛會,如今總算能名正言順的出席了。


由於只要持有門票就能入場,並沒有事先「劃位」,為了避免無法和諜報團成員坐在一起,雖然戌時大賽才正式開幕,肖風事先就和他們約好酉時就到場會合一起排隊等候。

原本小強覺得要枯等一個時辰太久,不想要那麼早去,怎料一到現場居然已經大排長龍!

不過仔細想想其實一點也不奇怪,最前頭是裁判席和貴賓席,接下來的座位都是採取「先佔先贏」入座。數百個位子的大場地,這年頭又沒有望遠鏡,不早點排隊搶靠近舞台的位子,到時候就只能聽聲音,根本沒辦法看清楚表演者的長相。


雖然已經和兩名(假扮為來自中山國商賈的)諜報團成員碰面,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眾人只是先寒暄一番,旁人看起來就像是剛認識、還不熟悉的一群人。

大賽開始前兩刻鐘終於開放入座,一位諜報團成員和肖風大聲聊起生意經,另一名成員則低聲向肖日匯報這幾天收集到的資訊。


首先是目前在那霸共管區中的「重要人物」。

南山國左相無名、中山國王的三子殷里這兩人小強已經見過,那霸共管區的另一名掌管者,南山國右相汪英紫的次子汪應祖,當然也會出席這兩天的重要活動。


令小強感到麻煩的是:南山王承察度的二女兒瓷玉、三女兒麻亞,也隨著無名一起來「看熱鬧」,而且據說麻亞是「盲女」。

結合先前幾次見面的經過,小強幾乎可以確認,昨天在飾品店見到的兩位少女就是南山國的兩位公主。而住在繪玉客棧那棟貴賓木屋中,無名所謂的「一同前來的貴客」,當然也是她們。


再往前推,在名護巧遇了好幾次,陪在麻亞身邊的少女,原來竟然就是南山王的大女兒、名聞全島的南山祝女千繪夜!

她甚至還曾在櫻慕塵下嫁戴謎那日,幫肖日轉交「定情物」蘇鐵人偶給她,也才會有後來令人心碎的相見與別離。


此外則是關於兩家客棧的消息。

繪玉客棧的背後東家正是南山王承察度,客棧名稱就是以大女兒千繪夜、二女兒瓷玉的名字各取其中一字來命名。

至於爾吉客棧,據說背後東家是來自中山國的某位大商賈,甚至連禍水樓都與它有關,只不過因為行事低調隱密,所以極少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值得留意的是,汪應祖似乎就是「極少人」的其中之一(而非同樣來自中山國的殷里)!


諜報團成員進行報告的過程中,小強發現他斷斷續續的咳嗽,因此關心的詢問。沒想到他竟然表示,最近共管區裡有很多人都出現類似的病症,醫館每天都人滿為患。

據那位老醫者表示,過去每年入冬時也會有人咳嗽,但從未像今年這般離譜,連藥材都快用罄,只得緊急向恩納醫門調用。


小強這才注意到,觀眾席中陸續有好些人在咳嗽,而且都是乾咳。

他進一步詢問後得知,除了咳嗽以外,還有很多人發高燒、全身酸痛,腦中頓時警鐘大響。

諜報團成員指著身後一名老者,告訴肖日那就是醫館的醫者,小強連忙轉過身向他詢問。


狀況差不多就像諜報團成員所描述的,但醫者似乎並沒有太擔心,只是抱怨工作量大增。他的說法是:今年冬天比往年冷,所以比較多人身體不適應。

小強擔心的是「流感」,原想試著告訴醫者,但隨即想到流感的歷史記載,不禁有些頭痛:


古希臘醫師希波克拉底早在西元前400年前就描述了人類流感的症狀,但是由於症狀和許多呼吸道疾病很像,所以歷史資料難以分析。

目前可以確認的流感大流行僅能追溯到西元1580年,由俄羅斯開始流行,並且散布到歐洲、非洲。羅馬當時有超過8,000人因此死亡,一些西班牙城市甚至嚴重到幾乎滅城,比起2020年爆發的COVID-19有過之而無不及。


換句話說,西元1580年之前有關流感的記載付之闕如,合理推測應該也尚未建立對這個疾病的正確概念。

日本本土曾在奈良時代發生嚴重的天花疫情(天平の疫病大流行):天平七年(735年)至天平九年(737年)造成約100-150萬人口死亡,約佔全日本約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歷史上致死人數最多的流行病之一。該次疫情對日本社會、經濟,以及宗教造成深遠的影響。

理論上在那之後,日本醫學界應該建立了初步的「傳染病」概念,但不知是因為相關理論還未傳到琉球,或者尚未把「咳嗽」與「傳染病」做連結,而只是把它視為身體面對寒冷時的反應,所以醫館的醫者顯然並未嚴正以對。


隨著鑼聲大響,花魁大賽正式展開。老醫者根本不想再說話,就算小強想說服醫者也沒機會。



〈作者碎碎念〉


傳染病是歷史、穿越小說中常見的橋段,不過內容大多是較嚴重的疾病,比如天花、麻疹、黑死病。

雖然「流感」在現代並非什麼嚴重的傳染病,但是在無人有抗體、相關知識也缺乏的琉球王國時代,影響力、破壞力可就不容輕忽了!


流感大流行的資料: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B5%81%E6%84%9F%E5%A4%A7%E6%B5%81%E8%A1%8C


傳染病歷史的資料: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2%B3%E6%9F%93%E7%97%85%E6%AD%B7%E5%8F%B2

192會員
822內容數
從小我就是個怪咖,想讀哲學系、文學系,結果當上醫師。27歲工作一年後離職當SOHO,不到3個月就投降回醫院。33歲自行開設診所,2021決定開始人生下半場。醫師生涯19年半以來,聽過無數故事,看遍無數人性。加上廣泛涉獵眾多雜學,創作內容遍及身心靈、感情、婚姻、教養、人生、旅遊、財經、小說等領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