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與混混(下)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黃凱家的思緒很亂。

自從上次被馮靖璘擼過之後,黃凱家自己在家擼都沒有那種感覺……他咂咂舌,回想起跟馮靖璘接吻的感覺,身體不由自主的發熱……嘖!自己該不會變成GAY了吧?他煩躁地騎車到處亂逛,吹吹風說不定就會想通了呢?




沿著公路一路狂飆,帶著鹹味的海風讓黃凱家心情舒暢不少。筆直的公路旁是嶙峋怪石,再遠一點就是大海了;觀景平台旁有賣咖啡的小發財車,吸引了不少遊客,也讓喜愛飆車的小混混們駐足於此。

「欸阿家!你沒死!」黃凱家才走到咖啡餐車旁,就被人從背後撲了上來,他嚇一跳,回頭發現是之前在混幫派的那群兄……不,把他丟在路邊不管,他不想稱呼他們為兄弟。

「呵呵,對呀。」黃凱家抓著頭,一邊用「嗯嗯,是喔,對呀」來應付這群人的追問,一邊眼神四處亂瞟,尋思著要怎麼開口才能夠安全的脫離幫派。

「老大很擔心你,我們回去吧!」狐群狗黨鉤著黃凱家的肩,往機車的方向前進,黃凱家不想回幫派,又怕自己抵抗的動作太大會讓他們生氣,到時候就真的有可能被打死了……上車之後往別的方向飆呢?好像也只能這樣。




快走到停車處的時候,一台敞篷跑車很帥氣的甩尾停在一干人等面前,甩尾帶起來的沙塵撲了眾人一臉,這惹惱了小混混們,開車的人無視叫囂的混混們,只是把墨鏡拿下,看著黃凱家:「上車。」

「……」竟然是馮靖璘?黃凱家愣住,連忙阻止那群準備動手的混混:「欸欸欸沒事沒事!他是和睦診所的醫生。」

「和睦診所?巷子裡的那家?」混混甲詢問。

「對啊。」黃凱家靈光一閃,繼續說道:「醫生救了我,我現在在他那邊打工還醫藥費,跟老大說我先不回去了。」

「原來是這樣!」混混們的態度360度大轉變:「謝謝醫生!」

「不會。」馮靖璘露出燦爛的笑容,接著又對黃凱家說話:「凱家,我們回去吧。」

「呃、喔。」還好馮靖璘配合他!黃凱家連忙走到跑車的副駕駛座,和混混們道別。




馮靖璘也是個開快車的人,但他和黃凱家不同——他有繫安全帶,也要求黃凱家繫安全帶;兩人沉默著,沿著海岸線一路奔馳。

又被醫生救了一次呢……黃凱家嘆氣。雖然對於自己的性取向感到迷茫,但被馮靖璘拯救的事是千真萬確的,必須感謝他。

「醫生!謝!謝!你!」車速很快,風很大,黃凱家不得不用吼的,馮靖璘歪頭,減慢了車速:「你說什麼?」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的一句話卻沒被聽到,黃凱家感到很洩氣:「……我說我的車還停在咖啡餐車那邊。」

「哦。車牌幾號?我找人運回你家。」像是解釋一般,馮靖璘又補了句:「怕他們還在那裡。」

還是醫生想的周到!黃凱家沒意識到自己被人套了地址出來,再三感謝馮靖璘,馮靖璘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小事。」

「……」黃凱家不自覺的臉紅了起來,又怕被馮靖璘看到他這種反應,連忙把臉轉到一邊去。




馮靖璘送黃凱家回家後,開著車就走了,沒有其他親暱舉動;這讓黃凱家覺得上次的親吻彷彿是幻覺一樣,馮靖璘就只是比較照顧他的哥哥而已……吧?為了弄懂自己的性向,黃凱家天天蹲在馮靖璘的診所附近等待快遞訂單,順便觀察馮靖璘的作息。




除了幫派分子,一般民眾也會到馮靖璘的診所看個感冒什麼的,然後……女病患怎麼這麼多啊!馮靖璘笑起來很好看,可是他看診都是戴著口罩,光靠那雙帶著笑意的桃花眼就能招惹這麼多女性了嗎?那位長髮飄飄的美女進去之後竟然是馮靖璘親自送他出來!而且馮靖璘還跟那位美女說:「你先回去,別在這邊說。」




……這妥妥一個渣男形象啊!黃凱家一時腦熱,衝進診所要質問他。櫃台是個孔武有力的大媽,見到黃凱家這氣勢洶洶的模樣,眼皮連掀都沒掀,直接拍了一張表格在黃凱家面前:「初診填一下資料。」

「……」感覺不照著做會被大媽轟出來。原來不只馮靖璘,連他診所的櫃台護士戰鬥力都這麼高嗎!黃凱家的氣燄一下就沒了,灰溜溜的填完資料,乖乖等候叫號。




「33號。」輪到黃凱家。他進了診間之後就看到馮靖璘對著他笑,火又上來了:「你到底什麼意思啊?」對他做那種事之後還和那位長髮美女糾纏!

黃凱家的聲音很大,馮靖璘向掀起布簾查看診間的大媽搖手,表示沒事,他也沒說話,只是拿起手機按了幾下,然後黃凱家這邊就跳出一筆訂單:到健康藥局購買物品,是否接受?

「幫我買點東西。」馮靖璘彎彎的眼睛帶著深意:「你有我家磁卡,在家等我,我回去跟你說。」

「……哼!」他剛剛也是這樣跟美女說的!黃凱家想弄懂一切,他憤恨的按下確定之後轉頭去藥局領取已經包好的物品,然後送到馮靖璘家。




上次逃跑得太急,忘記還他磁卡了,這次順便還吧!黃凱家拎著那包內容不知道是什麼的包裹,用磁卡開了門,接著就看到在診所外見到的那位長髮美女。

……都跟美女同居了還來撩他!黃凱家對於先前感到混亂的自己生氣。他在玄關放下包裹和磁卡,正打算離開的時候,那位長髮美女急匆匆地喊住他:「欸等等等!你是凱家嗎?」

很少被人這樣喊名字,黃凱家愣了一下:「呃,對。」他低頭看了一下制服:沒名牌啊?那美女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




「進來坐進來坐!」美女熱情的從鞋櫃拿出拖鞋給黃凱家,黃凱家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有人會這樣對待自己的情敵嗎?他困惑的跟著美女進屋,美女又是泡茶又是拿點心的,還一臉興奮的看著他,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熱情黃凱家覺得很彆扭:「呃、不用忙了,我還有工作,不會待太久。」

「好吧那我直接問了。你什麼時候要跟我哥回家?」美女單刀直入的問題讓黃凱家嗆到,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那位美女,才發現他彎彎的眼睛和馮靖璘非常相似,所以……一切都是自己誤會?




不對,剛剛他進診間的時候什麼也沒說,馮靖璘怎麼會知道他誤會這件事?難道早就被他發現自己一直待在診所附近了嗎?黃凱家認知到這點,羞紅了臉,馮靖璘的妹妹饒有興致的觀察他的反應,讓他覺得待不下去了,轉頭就想跑;不過馮靖璘的妹妹動作更快,衝到玄關,一把抓住了磁卡,還炫耀似的在黃凱家面前晃了晃:「你不給個答案我就不放你出去。」

……這什麼惡劣的個性!黃凱家震驚了。而且……怎麼跟醫院的人一樣,都覺得黃凱家是馮靖璘的家屬?他們根本沒有在交往好嘛!




「靖珣,別鬧了。」馮靖璘這時候剛好開門,看到兩人在玄關對峙的場面知道黃凱家已經明白一切,接下來就是想辦法把人拐騙回家,馮靖珣在這裡說不定幫倒忙,馮靖璘毫不留情的驅趕著自家妹妹:「你回去。」

「哥!」還沒得知結果的馮靖珣不甘心,馮靖璘指著那個藥局來的包裹:「我跟凱家還有點事要談。」馮靖珣接收到訊號,立刻拎著自己的包:「那我走了,等你的好消息!」




馮靖珣「啪」的一下甩上門,留下錯愕的黃凱家:怎麼就他一個人不知道現在到底什麼狀況?馮靖璘坐在沙發上,指了指他對面的位置:「凱家,坐下來慢慢說。」

黃凱家呆呆的坐下,不曉得該怎麼開口,馮靖璘笑了,走到黃凱家面前,彎腰,親了他一下,黃凱家像是回魂一樣驚恐的後退:「你你你……你這樣會害我變成GAY啦!」

「哦正好,我也是GAY。不如我們湊一對?」馮靖璘深情的盯著黃凱家,深邃的眼眸盯得黃凱家臉紅,黃凱家不知所措的移開了視線,又打算逃跑,然而馮靖璘跟他妹一樣,準確的捕捉了黃凱家逃跑的路線,一把抱住了他:「……你不要我了。」飽含失落的低沉嗓音讓黃凱家心裡沒由來的一抽,耳朵裡都是自己砰砰的心跳聲,他又試圖掙了掙,馮靖璘加強擁抱的力道,委屈的補了句:「我都以身相許了,你卻不要我。」




「我、我哪有那樣說!」根本就沒答應馮靖璘以身相許好嗎!

「那就是想要我了。」馮靖璘笑得很燦爛,開心地在黃凱家嘴唇上啄了一下,黃凱家這才發現自己掉進馮靖璘的語言陷阱裡面,噎得說不出話來:「……」




自己的智商在醫生的面前簡直比渣還不如,不僅如此,連體力都輸他!黃凱家發現自己又被馮靖璘壓在沙發上親吻,馮靖璘一碰到他就把舌頭伸進來,進行法式濕吻;滑溜的舌頭像是活潑的魚兒一樣在口腔裡嬉戲,時不時的激起令人顫慄的快感,兩人彼此交換著呼吸,黃凱家被吻得渾身發軟,掙扎的力道也小了。

「呼哈、呼、呼……你、你……」黃凱家好不容易找到能夠喘口氣的縫隙,一邊喘一邊瞪著馮靖璘,馮靖璘用雙手撐在他耳邊:「嗯?」

「我不……」話還沒說完,又被深深地吻上了,如此反覆幾次之後,黃凱家自暴自棄的大吼:「我先去、先去洗澡啦!」




認栽了……智商輸人家,打也打不贏,和他親吻又舒服得要命,自己說不定就真的是個GAY?黃凱家想趁洗澡的時候做點要被破菊的心理建設,不過馮靖璘很開心地抱起他:「我剛下班,也想洗澡。」

「你你你……」馮靖璘抱起黃凱家毫不費力,黃凱家只能像隻無尾熊一樣手腳並用的反抱著馮靖璘;兩人緊緊相貼,黃凱家很快的就發現馮靖璘早就硬了,驚人的尺寸一下一下的戳著黃凱家的肚子,等下在浴室……他羞紅了臉:「你變態!」




「呼、呼……」回答黃凱家的是馮靖璘有如癡漢般的喘氣聲,黃凱家錯愕的轉頭看馮靖璘,直接撞上他毫不隱藏、赤裸欲望的眼神:「等一下我可以射在裡面嗎?」耳垂被舔了一下,黃凱家敏感的一顫,腦袋瞬間一片空白:「蛤?」

「你的屁股。」馮靖璘含著他的耳垂說話,濃烈的情慾彷彿實體化了,一層又一層的包裹著兩人:「我想在裡面射精。」




「……」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直白的「告白」過,黃凱家羞得把臉埋在馮靖璘的頸窩,含糊不清的說道:「不知道啦!」

「呵呵。」馮靖璘將他在浴室放下,然後有條不紊的脫著衣服,秀出他精壯的身材。雖然當時在醫院照顧馮靖璘的時候早就看過了,但這次馮靖璘脫衣服色誘的味道濃厚,黃凱家的呼吸不由自主的沈重了起來,熱得拉了拉自己的衣領。

「熱就脫掉吧,我幫你。」不等黃凱家拒絕,馮靖璘「唰」地一下丟開黃凱家的上衣,著涼的感覺讓黃凱家下意識的遮住胸口,馮靖璘笑出來:「你有的我也有,都是男的,不用害羞。」




這麼說好像沒錯……黃凱家雖然覺得哪裡奇怪,但混沌的大腦讓他思考遲鈍,只能僵硬又笨拙的按照馮靖璘的指示脫掉衣物,把自己淋濕。

「我幫你洗頭。」終於可以仔細地搓揉這頭柔軟又好摸的頭髮了!馮靖璘溫柔地用指腹按摩著黃凱家的頭皮,消除他的緊張感,洗完之後換自己洗,黃凱家愣愣的看著馮靖璘沖掉頭上的泡沫:居然真的在洗澡?他以為進來就會是情色的互摸,沒想到剛才這麼直白要求內射的傢伙又變得規矩了?




「你在想什麼?」馮靖璘嘴角鉤起的笑容不懷好意,黃凱家連忙乾咳了聲:「沒、沒有。」四處飄移的眼神說明著黃凱家心虛,馮靖璘知道他在想什麼,有點生氣的捏了捏他的鼻子:「你讓多少風俗店小姐幫你洗澡過?」

「我才沒有!」他以前雖然混幫派,但他只是享受飆車時迎面吹來的風,並不是沈迷在菸酒、女人、甚至是毒品的那種人。

「很好。」得到這個回答,馮靖璘很滿意的笑了:「那你的第一次就給我了。」雙重的暗示讓黃凱家漲紅了臉,為了掩飾羞怯,他拿起蓮蓬頭對著馮靖璘一陣狂沖,馮靖璘搶走蓮蓬頭,掛在牆上,用看著獵物的眼神牢牢盯著黃凱家:「一起洗比較快。」




馮靖璘握著黃凱家的手,強迫他替自己抹沐浴乳,黃凱家很想隨便抹抹就好,但馮靖璘讓他一一感受著那些鍛鍊優良的肌肉,一邊還仔細介紹:「這是胸大肌,這是腹直肌……」

「……」手掌底下的觸感滑溜又有彈性,還散發著驚人的熱度,黃凱家只覺得下體硬得要命,簡直快要燒起來了,他煩躁的「加快速度」,握住了馮靖璘的命根子:「我只知道小雞雞啦!」

「好,小雞雞。」馮靖璘親了黃凱家的鼻尖一下,以示獎勵,黃凱家暴躁地將自己的陰莖貼著馮靖璘的,握著一起擼動;兩人同時從鼻腔發出舒服的哼聲,黃凱家沒想到和人一起擼管會這麼舒服,差點腿軟站不住,還好馮靖璘即時撈住他的腰,也伸出手協助。




兩人興奮的體液不斷的從馬眼冒出,讓手上動作更加順暢,咕啾咕啾的水聲迴盪在浴室內……不夠,這樣還不夠,不過要怎麼做黃凱家不知道,他焦躁地跺腳,馮靖璘發現黃凱家的焦急,他得逞的哄道:「凱家,轉過去。」

要來了嗎?黃凱家既興奮又害怕的背對馮靖璘,馮靖璘從背後抱著他,一邊咬著他的耳垂呢喃:「腿夾緊。」

夾緊?這和黃凱家想像的不一樣,然而他還是照做。熾熱又堅硬的男根從他大腿根部的縫隙穿過,從前端冒出,馮靖璘的手很大,他圈住兩個人的陰莖,然後一下一下的挺著腰,一邊淫穢的說著:「凱家你看,等等就是這樣插。」

「……」會陰和股溝被摩擦的搔癢感和前端帶來的快樂聯繫在一起,黃凱家覺得快要被浴室的熱氣以及自己的害羞給悶死了,馮靖璘動沒幾下,黃凱家就有點受不了的掙扎:「我們、去床上……」




「好。」馮靖璘拿出浴巾包裹住黃凱家,自己則是濕淋淋的走到客廳,拿了剛剛從藥局訂購的包裹過來。

「那是什麼?」剛才就很好奇了,不過基於職業道德,隱藏購買項目的包裹他是不會去拆的,馮靖璘將包裹遞給他:「給你拆。」他沒有給黃凱家任何工具,黃凱家只好用指甲一點一點摳著上面的膠帶,而馮靖璘趁這段時間,拿起吹風機替黃凱家吹頭髮。




滿滿一大盒潤滑液!再怎麼傻都知道這是用在誰身上的!黃凱家再度被噎得說不出話來,他轉頭看向馮靖璘,卻發現馮靖璘一邊替他吹頭髮,一邊露出詭異的笑容。

「你……?」這人的變態程度可能超乎他的想像。馮靖璘發現黃凱家在看他,像是掩飾一樣改吹自己的頭髮——黃凱家後來才知道,馮靖璘很喜歡摸他的頭髮,甚至到了不讓他幫忙洗頭吹乾就會嘔氣一整天的程度。




「乾了。」馮靖璘放下吹風機,改拿潤滑液:「凱家,你想怎麼做?」剛才的腿交很明顯無法滿足兩人,現在在床上能玩的花樣更多了,然而黃凱家深吸一口氣,拿起枕頭蒙住頭,看似要逃避,臀部卻朝著馮靖璘高高翹起,悶聲說道:「不知道啦!」

這角度……可以把黃凱家羞澀的小穴看得一覽無遺:是很可愛的粉紅色!因為緊張的關係,還跟著黃凱家的呼吸一張一縮的,看得馮靖璘覺得心臟受到直擊,忍不住在黃凱家白皙圓潤的臀部上親了一口。

黃凱家猛地一抖,但又強力抑制自己害怕的反應,馮靖璘從背後抱著他,一邊柔聲安慰:「放心,不會讓你痛。」

「……」黃凱家直接裝死,馮靖璘笑了,開始一點一點的沿著黃凱家的背親吻,還故意吸出響亮的「啵」聲;黃凱家呼吸沈重,雖然快要不能呼吸了,但他決定裝鴕鳥到底。只是他沒想到看不見之後觸覺更敏感了,他可以感覺到馮靖璘的指尖沾著潤滑液,在他的穴口繞著圈,正逐漸習慣這樣的按壓頻率時,馮靖璘講一句:「要放進去囉。」接著是微脹的異物入侵感。




潤滑做得十分充足,一根手指探進甬道內有些怪異,但不會難受,就是手指來回抽插的強烈摩擦感讓黃凱家有些受不了,偷偷的把枕頭拿開了點,以便吸取更多氧氣;馮靖璘耐心充足的用一根手指抽插了一陣之後,放入第二根手指,被撐開的感覺有點不太適應,然而身為醫生的馮靖璘十分了解人體構造,知道要怎麼轉移黃凱家的注意力。

「咦咦!」一陣電流般的感覺從尾椎傳來,直擊大腦,這種射精才有的快感讓黃凱家一陣暈眩,只能大口喘著氣,馮靖璘又多按壓了幾下,然後增添第三根手指。




「噗嗞……噗嗞……」手指抽插後穴帶出潤滑劑,沿著黃凱家的大腿緩緩流下,體內那個神秘的點被戳到的時候就會非常舒服,可是馮靖璘似乎有意折磨黃凱家,每次黃凱家覺得快要射精的時候,馮靖璘就停下。

四根手指已經可以在小穴內進出自如,黃凱家也逐漸感受到被抽插的快樂,然而馮靖璘卻在這時候收手。後穴空虛的感覺讓黃凱家終於受不了的丟開枕頭,淚眼汪汪的回頭看著馮靖璘:「嗯……還要……」




馮靖璘整個理智線斷裂,扶著忍耐已久的欲望一口氣挺進!一下被填滿的感覺帶些微的撕裂感使黃凱家睜大了眼,說不出話來,馮靖璘親吻著他的耳背,一邊揉著他的乳頭安撫,一邊出聲指導:「吸氣,吐氣……」

黃凱家照著他的指示呼吸之後,漸漸覺得兩人連接的地方一陣搔癢,他輕輕扭了扭,馮靖璘得到暗示,溫柔又緩慢的律動起來。




飽滿的陰囊拍擊在會陰的聲音清脆又響亮,抽插時的黏膩水聲和兩人愉悅的哼聲混雜在一起,馮靖璘專心致志的挺腰,而黃凱家除了抓著床單呻吟之外無法做出其他反應。終於,在馮靖璘抽插數百下之後,他一聲低吼,將自己埋在最深處,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注入黃凱家的體內,強勁的射精力道直擊黃凱家的敏感點,他也尖叫著達到高潮。







「哥,結果怎樣?」

「明天我們回家吃飯。」

「太好了!」




黃凱家本來以為向馮靖璘的家人坦承自己和馮靖璘在交往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但是馮家人在知道他舉目無親之後把他寵得比親兒子還誇張!或許……當個GAY也沒什麼不好的吧?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0會員
2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