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與混混-番外1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18 分鐘

黃凱家沒想到自己就這麼答應讓一個男人上了,或許自己……真的很喜歡馮靖璘吧?回想起昨天晚上那前所未有的快感,黃凱家覺得臉又紅了起來,他把臉埋在枕頭中想逃避這個事實,但無論是枕頭還是床單,都是馮靖璘身上的味道,就連自己身上也是。

這個認知讓他更害羞了。當他清醒的時候,馮靖璘已經出門了,空蕩蕩的床舖已經看不出昨天的激情,他試圖起身,卻馬上被後腰的酸痛激得一個趔趄,差點又趴回床上,他勉強撐起身體,發現床頭櫃放著一張紙條:午餐等我回來一起吃。




……現在幾點了?黃凱家睡到沒有時間概念,他努力忽略來自後庭那又腫脹又清涼又滑溜的詭異感覺,起身穿……不對,他的衣服呢!黃凱家赤身裸體的在馮靖璘的家裡四處尋找,最後發現自己的衣服曬在陽台,還沒乾,他只有向馮靖璘借衣服穿的這個選項。




馮靖璘的身材比他高大,穿著他的睡衣像是演歌仔戲一樣,袖子硬生生多了一大截,褲子也是要掉不掉的,黃凱家努力綁緊睡褲上的棉繩,將袖子折了三折,找到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時間:差五分鐘十二點。從診所過來騎車的話差不多五分鐘,就等馮靖璘一下吧?




黃凱家腰酸腿軟的坐在沙發上,還不曉得自己應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馮靖璘:昨天一時氣憤衝進診所質問他,接著兩人的進度被按了快轉,連告白都沒有就……不對,馮靖璘好像有跟他告白?那到底要不要跟他補告白啊?告白要說什麼?有人在補告白的嗎?黃凱家越想越害羞,他把臉埋在抱枕裡,像是逃避似的將自己縮成蛋型,彷彿這樣做就不會被人發現他害羞的表情一樣。




「嗶!」電子鎖解鎖的聲音,馮靖璘回來了。

「……」黃凱家丟開抱枕,擺正坐姿,試圖裝作沒事一樣,但他紅透的耳根以及微微皺起的眉頭暴露了他的心理和生理狀態,馮靖璘見狀,也不戳破他,忍著笑,將午餐放到他面前:「吃吧。」

……是皮蛋瘦肉粥。黃凱家無言:「你真的很喜歡那家店欸!」不管什麼情況都吃粥!

「老闆是香港人,特別會煲粥。」馮靖璘無辜的眨眨眼:「而且粥很好消化。」

吃進去的東西消化之後就是……黃凱家下意識的縮了縮後庭,惡聲惡氣的說道:「湯匙咧?」

「喏。」馮靖璘遞出湯匙,然後全程像是欣賞黃凱家用餐一樣眼角帶笑的用餐,搞得黃凱家非常不自在:「你、你看屁喔!」

馮靖璘聽到這句話,微微皺眉,並停止用餐,接著氣勢洶洶地朝黃凱家的位置靠近,黃凱家察覺瞬間轉變的氣氛,一時之間僵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是不是太兇了?要道歉嗎?GAY是怎麼跟男朋友道歉的啊?他才剛剛「成為」GAY,不知道要說什麼啊!




「唔!」帶著一絲甜味和蠻橫的吻貼上了黃凱家的唇,黃凱家被這突如其來的互動嚇傻,只能下意識的配合馮靖璘的動作吸吮著他的舌頭,上顎被舔過的搔癢感很快就化為熱流,往全身發散,兩人吻著吻著,又有躺在沙發上的趨勢了……這到底怎麼回事啊?黃凱家被吻得頭昏眼花,在即將缺氧的那一刻,馮靖璘終於放開他,居高臨下的問道:「還說不說髒話了?嗯?」

「呼、呼、呼……蛤?」自己剛剛有說髒話嗎?黃凱家努力攪動著自己的腦汁,發現可能是那個「屁」字引起的……




平常這樣講話習慣了,完全不覺得是髒話,馮靖璘身為醫生,家教肯定很好吧?自己從小沒人管,跟狐群狗黨混久了就只學到粗俗的用詞……這樣的自己,能跟醫生在一起嗎?黃凱家越想越自卑,低著頭,連眼神都黯淡下去了;馮靖璘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質問會換來黃凱家的低落,他也嚇了一跳:他以為黃凱家會生氣的瞪回來,哼一聲之後就繼續用餐呢?自己是不是太兇了?

「啾!」他湊上前輕輕的給了黃凱家一個安慰性的吻:「說一次髒話親一下。」

「……喔。」黃凱家摸摸鼻子,情緒還是很低落,默默的吃完午餐之後收拾桌面,然後到陽台收起自己半乾的衣服換上。




「我……晚餐不過來了。」自己跟醫生的地位還是差太多,黃凱家頭腦很混亂,不曉得自己應該用什麼態度來和馮靖璘交往,他覺得他需要冷靜一下。

糟糕,好像傷到他了,馮靖璘在內心反省著自己的錯誤,他小心翼翼的問道:「那……明天呢?」

「……我不知道。」黃凱家煩躁地抓抓頭:「我要過來再跟你說。」該死,好不容易才追到的小可愛,怎麼就被自己逼走了呢?馮靖璘放下要抓住黃凱家的手,嘆了口氣,拿出一條藥膏,交給黃凱家:「早中晚都要擦。」

「……?」黃凱家困惑的回望著馮靖璘,馮靖璘拍拍黃凱家的屁股:「那邊。」黃凱家懂了,臉又瞬間紅成猴子屁股:「喔、喔。」他匆匆地收拾著背包,然後抓起磁卡,離開了馮靖璘的家。







黃凱家有拿磁卡應該代表還有希望吧?馮靖璘第一次發現自己這麼患得患失。這幾天他也無心營業,發了訊息邀黃凱家兜風也沒回應,叫外賣也不是黃凱家送來,這讓他更焦躁了,完全不敢打電話聯繫他。這樣等著也不是辦法,馮靖璘決定直接去黃凱家的家找他。




「醫生?你怎麼在這裡?」黃凱家一到家,就看見馮靖璘像是被拋棄的小狗一樣,可憐兮兮的坐在他家門口,連忙伸手將他拉起來,替他拍掉身上的灰塵,「怎麼不直接進去?」

「……我沒有鑰匙。」馮靖璘的眼神看起來更可憐了,似乎還帶著淚光,黃凱家愣了一下才發現:他一直在馮靖璘家進出自如,下意識的覺得馮靖璘也可以進出他家,卻忘了馮靖璘根本就沒有他家鑰匙!如果兩人在交往的話,那基於信任,應該也要給他一把鑰匙才對喔?




「走,馬上打一把給你。」黃凱家從機車後座拿出那頂粉紅小天使安全帽,扣在馮靖璘頭上,然後兩人前往鑰匙店打鑰匙。

在等待的過程中,兩人在鑰匙店旁邊的冰店吃冰,誰都沒說話,只有湯匙戳在冰上「挫挫挫」的聲音。沉默的氣氛被一顆跳出碗的芋圓給打破,馮靖璘阻止黃凱家撿起芋圓:「掉桌上就別吃了,髒。」

「……喔。」黃凱家摸摸鼻子,想了半天才組織好語言:「……你明天午餐要吃什麼?我送去診所?」

「排骨飯。」馮靖璘笑得很燦爛,「我五點關門,要一起吃晚餐嗎?」

「五點?也太早了吧?」黃凱家以為診所都是早上到中午,傍晚到晚上九點左右看診的,已經有名氣的醫生就是任性!




「因為我想跟你一起吃晚餐。」馮靖璘這句話說得深情款款,害黃凱家一個失神,又把一顆芋圓弄掉了。「……那明天五點我去接你。」

本來以為再度碰面會很尷尬,但從食物起頭,話題慢慢就聊開了;兩人像是笨蛋一樣詢問對方最近的三餐吃什麼,馮靖璘嫌棄黃凱家吃得太油,黃凱家嫌棄馮靖璘只吃粥,最後兩人得出結論:一起吃飯,監督對方的飲食。




「少年仔,好了。」鑰匙店的老闆拿著剛打好的鑰匙,走到冰店來交給黃凱家,黃凱家轉手就交給馮靖璘:「給你。」鑰匙店老闆看到兩人的互動,理解了什麼,笑著走回自己的店面。

「那現在……」馮靖璘眨著眼睛,強烈透露出想去黃凱家那邊的想法,鑰匙都給了,黃凱家也沒辦法裝傻,他替馮靖璘戴好安全帽:「走,回家試試。」

「好。」馮靖璘笑得很燦爛,那明亮的笑容晃得黃凱家不好意思直視,他為了掩飾自己的羞赧,連忙去牽機車,眼神不敢和馮靖璘對上。




「喀噠。」老舊又斑駁的紅色鐵門開了,院子裡雜亂的堆放著空花盆和水管等園藝工具,地上有一些曾經擺放花盆的痕跡,但現在花盆都收起來了,沒有種植物;裡頭是一棟二樓透天厝,二樓亮著燈,馮靖璘這才想到一件事:他不知道黃凱家是不是一個人住!

「啊,忘記帶禮物給你的家人。」馮靖璘轉頭就想去超商買個禮盒,被黃凱家拉住:「不用啦。」黃凱家開了裡頭的門:「我沒有家人。」為了回家不要感覺這麼孤單,所以他一直開著二樓的燈;黃凱家的聲音聽起來很落寞,馮靖璘心疼的抱住他,黃凱家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但他也沒推開馮靖璘,兩人站在門口抱了一會兒,被礙事的蚊子叮了幾包之後才決定進屋。




客廳不亂,但可以看出沒什麼生活的痕跡,桌上都落了灰,黃凱家心虛的擦著桌子,然後倒了杯水給馮靖璘:「醫生坐一下,我去……收房間。」這是要留馮靖璘過夜的意思,黃凱家自己說完臉都紅了,匆匆忙忙的往二樓跑去。




馮靖璘安靜地在客廳等待,順便觀察黃凱家的家。

牆上有相框的痕跡,卻沒有相框,徒留顏色不相襯的長方形在牆上,就像外頭收起來的空花盆一樣。失去家人應該對黃凱家的打擊很大吧?還好自己撿到了黃凱家,不然他不知道要這樣獨自生活多久呢?馮靖璘越想越心疼,循著聲音來到了二樓。黃凱家正在努力地把一本書塞進書櫃裡,但書櫃裡東倒西歪的雜誌皺成一團,他塞不進去,馮靖璘替他把雜誌弄整齊,那本書才順利的放進書櫃當中。




「醫、醫生怎麼不在下面等?」黃凱家像是祕密被發現一樣慌亂的想遮掩書櫃,馮靖璘發現除了巨乳美女雜誌和機車改裝雜誌之外,那本剛剛放進去的書是——《說話的藝術》;他瞇了瞇眼,知道黃凱家很在意前幾天的事,默默在心裡檢討了一下,然後假裝生氣的扛起黃凱家,打了他的屁股一下,往床舖走去:「你都已經有我了還看美女雜誌?」

……這幾天忙著啃那本難看得要死的書,沒時間整理啊!黃凱家試圖想辯解,但在這種情況下說什麼都顯得蒼白無力,而且……馮靖璘剛剛打他那一下,就有股從尾椎竄起的酥麻感,現在就算讓他對著全裸美女也硬不起來!




馮靖璘輕輕的把黃凱家放在床上,出乎黃凱家的意料——他以為自己會被丟在床上,他紅著臉,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憋出一個字:「幹。」

「嗯?」這是什麼回答?馮靖璘皺眉,黃凱家見沒效果,眼神游移的飄到旁邊,小聲的嘀咕:「……不是說罵一次髒話親一下嗎?」

「……」這個小可愛竟然在跟自己索吻嗎?馮靖璘認知到這個事實,心臟猛地縮了一下,他坐在床沿,伸手彈了黃凱家的額頭一下:「不是這樣用的!」

「我就、我就不知道怎麼說嘛!」剛剛在門口跟馮靖璘擁抱的時候就覺得渾身燥熱了,黃凱家不斷想起前幾天那場舒適的性愛,但他實在不好意思開口跟馮靖璘說:「欸,我們來打一炮。」他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邀請啊!那本破書,一點用都沒有!




氣急敗壞的黃凱家也好可愛!馮靖璘覺得自己快被可愛到心臟病了。他湊上前,輕輕的舔了舔黃凱家的嘴唇,黃凱家的呼吸一亂,雖然不想顯得太過猴急,然而他無法克制自己急迫想觸碰馮靖璘的渴望,他熱烈地糾纏著馮靖璘的舌,馮靖璘低聲笑了:「你好可愛。」

「我才不可愛!」黃凱家這幾天邊看書邊打瞌睡,發現他根本就不是讀書的料,醫生到底為什麼喜歡他他也不知道;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只能努力讓自己成為配得上醫生的人。




「你很可愛。」馮靖璘用牙齒碾磨著黃凱家的耳垂,黃凱家頗為受不了的縮著脖子,知道這是個鬼打牆的對話,害羞得想逃:「我、我先去洗澡。」他沒發現這句話暗示的意謂更為濃厚,馮靖璘笑了笑:「那我也一起?」

這模式怎麼跟上次好像?黃凱家既期待又害羞的含糊應了聲:「……嗯。」然後轉頭就往浴室衝。




兩人一下就將自己剝光,黃凱家摟著馮靖璘的脖子想吻上去,但這個紳士過了頭的醫生卻堅持幫他洗頭,黃凱家氣悶的坐在小板凳上讓馮靖璘搓揉頭髮。兩人一坐一站,黃凱家視線範圍就是那已經抬起頭來的地方,正一下一下的隨著馮靖璘的動作擺動著,差一點就戳到黃凱家的鼻尖了。




即使黃凱家沒經驗,但這麼近距離……是在暗示他吧?黃凱家回想了一下以前看片的經驗,握著馮靖璘的陰莖,張口就要吞。

「唔!凱家,別鬧!」這個性急的小傢伙!自己都還沒洗呢!馮靖璘艱難的躲開了黃凱家的嘴,黃凱家眼神朦朧的看著他:「不行嗎?」

「……」馮靖璘差點直接把黃凱家扛出去大戰三百回合,但他知道今天的條件不夠,沒辦法做全套;他要黃凱家後仰,先給他一個安慰性質的吻之後才替他沖掉頭髮上的泡沫:「洗乾淨了再吃,乖。」




黃凱家焦躁的伸手拿了肥皂,就往馮靖璘的胯下抹去,馮靖璘覺得好笑,故意扭了扭,害黃凱家沒拿穩,手上的肥皂滑掉了。

在浴室裡撿肥皂,這暗示……黃凱家看著馮靖璘那充滿笑意的眼睛,發現馮靖璘完全沒有要撿肥皂的意思,黃凱家臉上熱了熱,羞恥的發現自己竟然有點期待!他吭哧著氣,拾起肥皂,然後——什麼都沒發生!滿腦子想被幹的自己是怎麼了?黃凱家惱羞成怒,他草率的用肥皂在馮靖璘胸口塗了兩下,就打算換自己洗。

「凱家,我背後沒抹到。」馮靖璘牽引著黃凱家手,要他替自己的背後抹肥皂,但兩人面對面站著,這樣的動作和擁抱沒兩樣,馮靖璘按住黃凱家的後腰,讓兩人堅挺的部位碰在一起,已經完全勃起的部位十分敏感,兩人的龜頭互蹭,就像是接通的電流一樣電得黃凱家呼吸困難,他手一抖,肥皂又差點滑出去。

馮靖璘咬著他的耳垂呢喃:「我幫你抹胸口,你幫我抹背。」說著,就摟著黃凱家,用下體蹭了起來。

「你……」下體傳出曖昧的起泡聲,兩人滑膩的肌膚互蹭的感覺讓黃凱家腿軟得站不住,馮靖璘反手接過肥皂,像是畫圖一樣用肥皂在黃凱家背上滑動,還在股溝蹭了蹭,黃凱家的呼吸更粗重了,他舔舔嘴唇,想吻上馮靖璘,馮靖璘卻在這時候退開。




「我來檢查有沒有洗乾淨。」他將黃凱家轉了個方向,從背後抱著他,很認真的觀察他的陰莖,黃凱家被他看得很暴躁,用馮靖璘的手掌搓揉著自己的下體,一邊粗喘道:「沒洗乾淨,再……多搓幾下。」

「呵呵。」馮靖璘一手替黃凱家套弄前端,一手曖昧的撫弄著黃凱家胸前敏感的兩點,還一邊用下體蹭著他的股溝:「這邊也要洗洗。」

「呼、呼……」隱藏在縫中的小穴被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居然覺得有點癢!黃凱家發出難耐的呻吟,希望能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但馮靖璘再度放開他,一臉正色道:「你洗好了,換我。」

「……」這傢伙!只負責點火嗎!黃凱家氣憤的奪過肥皂,將遺漏的地方都抹了肥皂之後要沖水,結果發現——蹭太久了,泡泡太多很難沖掉!

他非常暴躁的將自己沖洗乾淨之後,草草抓起毛巾擦乾,衣服也沒穿,就跑出浴室。




等馮靖璘洗完出來,黃凱家已經將頭髮吹乾,裹著毯子躺在床上了。馮靖璘濕答答的走到黃凱家面前蹲下,看著他的眼睛,柔聲道:「凱家,跟你借條毛巾。」

「……」黃凱家丟開毯子——裡面什麼也沒穿,然後在櫃子裡東翻西找了好一會兒,拿出一條乾淨的毛巾遞給馮靖璘,接著又迅速用毯子將自己裹了起來。

「凱家……我想舔你那邊。」馮靖璘把自己擦乾後,硬是擠到床上,手掌隔著毯子在黃凱家腰間摩挲,黃凱家生氣地把他拍開,馮靖璘不氣餒的重複動作,黃凱家再拍開,幾次下來,毯子鬆動,包不住黃凱家的身體,而馮靖璘趁機抓住毯子的一角,一抽一抱,光溜溜的黃凱家就這麼被他從毯子裡剝了出來。




「……」黃凱家渾身赤裸的趴在同樣渾身赤裸的馮靖璘身上,兩人的硬挺再度互蹭,黃凱家不耐煩的罵道:「你到底要不要……唔!」嘴唇被狠狠咬上,狂熱的舌頭竄進黃凱家的口腔,搔刮著他每一吋黏膜,兩人貪婪的吸吮著彼此的津液,舒服的低吟從鼻腔洩出,稍微冷卻下去的體溫再度被引燃,黃凱家難耐的扭著身體,希望能得到更多觸碰。

「凱家,你轉個方向。」馮靖璘拍拍黃凱家的屁股,要他調頭,黃凱家紅著臉,知道馮靖璘要玩六九,但知道是一回事,實際上要把屁股面對別人還是很羞恥啊!他遮著眼睛不肯動作,馮靖璘嘖了聲,自己改方向。

「啊……」一直得不到紓解的部位被裹入了一個溫暖又溼潤的地方:黃凱家猛地一抖,差點繳械,他鬆開遮住眼睛的雙手,矗立在他眼前的是猙獰又雄偉的男根,黃凱家不懂醫生看起來這麼斯文,怎麼這裡長得跟流氓一樣呢?頂端的小孔汨汨的冒著水珠,黃凱家嚥了嚥口水,突然覺得口很渴;他學著馮靖璘的樣子,張口將那巨大的龜頭給吞了進去。

「嗯……」馮靖璘太大了,黃凱家沒辦法整根吞入,他努力的舔著凹槽,吸吮著冒出來的水珠,然後像是舔冰淇淋那樣沿著包皮上的青筋,由下往上舔舐。

「手可以幫忙……」馮靖璘的聲音帶著性感的嘶啞,黃凱家知道他也有感覺,但還不夠,於是更奮力的一邊套弄,一邊吸吮著馮靖璘的男根。




「啾咕……嘖、嗯……」馮靖璘的味道讓黃凱家很興奮,而他吞吐的頻率和馮靖璘一樣,讓他有種在幫自己口交的錯覺。

「嗚!」後庭被溼潤柔軟的東西擦過,黃凱家緊張的一縮,還不小心咬馮靖璘,他連忙討好的多舔幾下,然後害羞的轉頭罵道:「你、你舔哪裡啊!」

「你這裡好可愛。」馮靖璘把臉埋在黃凱家的股間,用舌尖挑逗著那粉紅色的花瓣,黃凱家羞得直扭腰,馮靖璘抓著他的腰不放,盡情舔濕每一吋花瓣之後,用指尖按壓著穴口,一邊安撫道:「放鬆,會很舒服哦。」

「嗚……」黃凱家回想起那不斷從體內湧出的快感,渾身都軟了,馮靖璘抓準時機,將一根手指探了進去。




有點脹脹的,但不會痛,這次手指插入之後沒有馬上抽動,而是四處按壓,在尋找著什麼,黃凱家下意識的扭著腰,將自己最脆弱的地方送上去;很快,一陣強烈的快感直衝腦門,前端溫暖又潮濕的包覆也沒少,前後夾攻的快感讓黃凱家覺得眼前一片模糊,腰也隨著馮靖璘的頻率扭動著:「嗯啊……嗚……好舒服……」




黃凱家忘我的呻吟著,一直到他射出來,才發現馮靖璘還硬著!

「抱歉忘了幫你舔……」黃凱家愧疚的看著馮靖璘,然後歪頭想了想,掰開自己的屁股:「你要插進來嗎?」

「……咳!」本來沒打算做全套的,這傢伙!馮靖璘拍開黃凱家掰屁股的手,壓抑著自己想插入的衝動,聲音暗啞的說道:「你家沒潤滑劑,你會受傷。」

「喔……」明天記得買潤滑劑!黃凱家低頭就含住了馮靖璘的陰莖,手口並用的擼了半天,就是沒有要射的跡象!

難道自己的技巧這麼差嗎?黃凱家不服輸的加強舔弄的頻率,但只是讓馮靖璘更難受而已。「凱家……好了……」再下去他怕自己會傷害黃凱家!

「嗚……」黃凱家發出挫敗的嗚咽,焦躁的翻找著櫥櫃,卻只找到上次馮靖璘給他的藥膏:「這個可以嗎?」

「嗯?」馮靖璘的聲音已經接近野獸的低吼,他微微皺眉:「效果不是很好……」馮靖璘不願進來,自己又沒辦法幫他舔出來,黃凱家也沒輒了:「那怎麼辦?」

「我去沖個澡就好,你先睡,乖。」馮靖璘在黃凱家頭髮上吻了一下,轉身就往浴室去。




「醫……」黃凱家沒攔住馮靖璘,心裡更是自責了,他迅速穿上衣服,衝到萬能的便利商店,把架上的保險套和潤滑劑一掃而空,等他回來的時候,馮靖璘也剛好從浴室出來。

「這些可以嗎?」五顏六色的保險套和各種潤滑劑攤在床上,黃凱家神色不安的看著馮靖璘,馮靖璘又好笑又感動的揉了揉黃凱家的頭髮:「你呀……」

「到底能不能用啦!」今天沒讓馮靖璘爽到,黃凱家覺得非常對不起他,馮靖璘無奈的微笑:「可以。你讓我抱著找感覺吧。」

「哦。」黃凱家乖巧的依偎在馮靖璘懷裡,馮靖璘調整成兩人都能躺得舒適的姿勢,接著像是哄孩子一樣帶著節奏的拍著黃凱家的背,黃凱家的眼皮禁不住這樣溫馨又舒適的安撫,慢慢地閉上了。







「我、我睡著了!」隔天一早,黃凱家驚醒,他看著早就醒來,正面帶微笑玩著他頭髮的馮靖璘,著急地問道:「你昨天有射嗎?」為什麼今天腰不酸腿也不軟?

「啾!」馮靖璘親了親他的額頭:「能抱著你就很幸福啦。」

「不行,今天一定要讓你射!」




……糟糕,小可愛好像開啟了什麼奇怪的開關?

0會員
28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