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野村萬齋也太愛台灣觀眾了!為什麼衛武營「野村萬齋狂言劇場」表演,是最幸福的一堂狂言課?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衛武營表演「野村萬齋狂言劇場」

衛武營表演「野村萬齋狂言劇場」



狂言家、藝術家、演員、聲優……太多頭銜了,或者我們可以直接稱呼野村萬齋「偶像」就好,他在日本倍受敬重,狂言表演的售票是場場秒殺。他今年來到台灣高雄,在衛武營舉辦了「野村萬齋狂言劇場」表演,一樣是場場秒殺。在表演完的記者會上,萬齋說:「深刻體會到觀眾的熱情,讓我感到非常幸福。」

不,這幸福是屬於這三場台灣觀眾的,「狂言劇場」是真正的藝術饗宴,是讓不了解日本傳統藝術的台灣觀眾,最快了解狂言的方式。如果你沒有搶到票,那真的很可惜。這篇文章將告訴你,狂言劇場到底送給台灣觀眾什麼樣的一份大禮——希望你下次有機會一定手腳要快。

野村家族來台

野村家族來台



1.野村萬齋親切解說什麼是狂言

很多藝術大師來台表演,假設一位現代舞大師來台表演,他來了、他在台上跳了三首舞目、觀眾喝采、他又出來跳了一首、揮手下台結束表演。這就夠了,觀眾見識到大師風采,大家滿足地散場,這一切都很美好。

如果你同意這很正常,那野村萬齋就不正常。


狂言劇場並不是來表演狂言而已。節目開始,野村萬齋拿著麥克風上台。他不是來表演狂言的,他是來當主持人的。

萬齋開始侃侃而談:他對台灣的印象、他為何還要再一次來台、今天他要表演什麼劇目……他甚至講起本事來了。他介紹今天要表演的《附子》與《鮎》是什麼樣的故事、傳統經典劇目《附子》的笑點是什麼;新作狂言《鮎》是改編自誰的作品、為何要創作這個段子、想要突顯什麼概念……

你需要知道,日本觀眾如果知道萬齋大師竟然在演出前,在台上親切地向觀眾解說,他們會驚訝至極。

單單是萬齋講解的這十五分鐘,就可以再收個幾千日圓了,而這是在日本罕見的優遇,台灣觀眾竟然有福能夠享受,而且,你可以感受到,這是他刻意安排的,這是為了讓對狂言此一藝術感到陌生的異國民眾,能夠接觸這項百年技藝的最好機會。身為傳承文化與進化藝術者,他要把握這個機會。

《鮎》

《鮎》


2.大師就在細節裡

這十五分鐘演說,大師還講了些笑話,整段演說輕鬆愉快又富知識性。但是,大師還表演了一手絕活,這未必所有觀眾都有感受,但是,這卻是狂言藝術的基本功,萬齋功力深厚,化精準於無形之間。

不是所有觀眾都深諳日文,所以萬齋的致詞有一位中文口譯在旁。萬齋講一段,口譯翻一段。當然,萬齋不懂中文,他應該不知道口譯翻譯了什麼,或是翻譯快要結束了沒。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4258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月刊龍貓大王通信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1.8K會員
94內容數
有趣的、奇怪的、失敗的、亂七八糟的、 你想知道卻不知道的、或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知道的日本社會時事分析、電影電視漫畫動畫遊戲小說評比。本月刊不會讓妳賺大錢、不會讓你變水水、甚至可能讓你吸收不少負能量、以及妳在職場家庭與感情關係裡派不上用場的無用知識。但我能保證你一定能獲得些什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