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黨與革命社》〈05.大拆解!〉卷三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raw-image


  「厲害,原來這就是宮原俱樂部的實力嗎?」燈籠魚兵長將步槍上膛,一邊說:「但既然他們都死在了游擊隊手裡,那麼裝在你身上也頂多是外強中乾。」


  麟盯著兵長的臂章,上頭繡著駭人的鮟鱇魚軍徽,以及「宵顎」二字,霎時想起過去被埋伏記憶⋯⋯


  十一月二十四日晡時,暴雨浪高的巷弄間,「豐隆社」在瀧漉的霧氣裡跋涉;革命社發放的漆黑軍大衣是菁英的象徵,他們形似幻影,麟也是其中之一。當時他們才剛解放一處黑市,在鎮上甩開人蛇集團的追殺。他記得那時空氣瀰漫著不明的黑煙,像觸手般包覆住他們,從白漭漭的霧陷入天昏地黑的世界。他們背靠著背,僅能聽見彼此的喘氣與潺潺雨聲⋯⋯只見不遠處有一顆飄浮的白光正在顫動,它所散發出的能量愈來愈強烈,直到它湮滅了黑暗,他們的視野也隨之消失。他們紛紛倒在滲血的海水裡頭,直到黑煙散去,那些魚人才各自走來。


  他的夥伴們昏迷不醒,有的早已失血身亡。水塔旁站著幾名魚人,他們的槍口仍在冒煙,其中一人的外貌顯得格外不祥;鮟鱇的血盆大口彷彿一頂太空頭盔,罩住底下噴吐黑煙的骷髏頭。它的觸手化為一件長袍,魔鬼般的臂膀上就掛著那枚徽章。


  如今的麟意識到了什麼,睜大眼睛說:「難道,你是——」


  宵顎將突擊步槍對準麟,二話不說便扣下板機。麟來不及將電漿籠罩,身體就被擊中了三發,差點跪倒在地(所幸護罩抵擋住頭部的彈道)。宵顎繼續開槍,麟則將電漿向外擴散,引爆出強大的後座力。麟控制住散射的雷槍,並收束至前方,熔解迎來的槍彈。面對從四面八方合併的光束,宵顎的右臂一瞬間膨脹,炸出好幾條帶鉤刺的觸手,它們匯聚成一面巨大的闇爪,抵擋住這波脈衝。前端壞死的組織逐漸被再生的觸手所覆蓋。


  「三叉戟游擊隊是由人類所組成的民兵組織,如今卻擁有仿生兵器。」麟渾身冒汗,盯著不斷變形的宵顎說:「是老人黨為了內戰才把武裝下放給民兵組織,還是在內戰前就先預測到未來呢?」


  宵顎咬碎了防毒濾嘴,齒顎像解鎖般張開,探出一顆七孔冒煙的骷髏頭。「那些都不重要了。」宵顎發出低沉的鳴語:「所有人都知道老人黨善於內鬥,因為你們人類會為了得到權力而殺戮。」


  宵顎的頭顱透過脊椎連接,變成一盞燃燒的餌球,滲透出死寂的白光。


  「只要世界政府還在,一個真正平等的世界就不會到來。老人黨也不會停止對修正主義者的自淨。」


  那頂死神般的鮟鱇頭罩吐出數不盡的觸手和黑霧,將一切可見光吞噬殆盡。麟的視覺瞬間被黑暗奪去,只能朝四周不斷地釋放出雷槍。


  「這個世界還要繼續籠罩在沒有戰爭就活不下去的黑暗裡頭。」


  麟雙眼圓睜,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中掃視,他感覺得到自己心跳急促,還有踐踏海水的浮躁感。他瞥見前方的盡頭漂浮著一盞白燈,那是一顆劇烈發光的顱骨,它彷彿狂笑了一陣。


  轟。


  眩目的閃光讓整個世界陷入了空白,麟感覺自己失明了。他聽見天窗碎裂的聲音,還有玻璃灑落在身上的痛覺。


  「在恐懼中死亡吧。」


  砰!宮原俱樂部的屋頂破了一個大洞,巨大的鱷人從天而降,張開大顎準備啖食。


  「麟!」范妮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她將麟一把推開,一陣聳立的浪濤墜擊范妮的身軀,她左半邊的身體瞬間支離破碎,電線和胃袋裡的東西全都流了出來。


  「范妮?」麟爬起身子,卻被海浪絆倒在地。他的視覺仍舊喪失,不見范妮身在何處。


  「⋯⋯麟,你聽我說,我帶其他人去避難了喔。」范妮的聲音從腦機裡響起:「我是不是很棒啊⋯⋯」


  他又再次陷入相同的恐懼,沒有人在他身邊生還的惡夢。


  「麟!」羅歐在屋頂朝一樓大喊。雲豹將軍從樓上跳了下來,對著鱷人噴出火球,鱷人機警地閃開,並回到宵顎旁邊。羅歐也跳了下來,他讓液態幽浮拉起一道水滑梯,讓他從高空中滑行落地。「對不起⋯⋯這全是我的錯!我擋不住那個怪物!它突然像接收到什麼指令,然後就⋯⋯」


  「羅歐,沒事了。」范妮倒在水面上,狼狽地笑道:「你快去和雪玲他們一起避難。你的身體沒有改裝過對吧?要是受傷的話就麻煩了⋯⋯」


  「妳在說什麼傻話啊!妳可是救了我啊!」羅歐扛起快要報廢的范妮,一邊大喊:「妳比那些糟糕的大人還要值得活下去,我才不管妳是鬼還是機器人!」


  范妮看了一下殘缺的身體,又轉頭望向羅歐。從以前到現在的人類一心只想要她死,現在竟然會有人用同情的眼神看她。


  「啊,是啊。」麟站了起來,他循著聲音走到兩人面前,說:「就算看不見前方的道路,我也會成為你們的盾。」


  羅歐點頭道:「我的視線借給你吧。」


  范妮站穩腳步說:「至少我的頭顱還在。」


  他們三人站在一起,羅歐透過腦機給了麟連結視窗,麟點進去後便看見其中一台幽浮的視野。


  「平常都是你替我說話,這次換我來幫你。」羅歐將操作權限讓給了麟,讓他能操作一部分的幽浮做為他的眼睛。


  「謝謝你,羅歐。」麟說,一台幽浮飛到了麟身邊。


  「那麼,要上了喔。」范妮的右手撫了一下臉蛋,她的瞳孔翻白,在一瞬間切換為槍管頭模式。


  宵顎與鱷人就像牧羊人和獵犬。它的觸手與黑暗如樹根般向外蔓延。


  「來了。」范妮對麟告誡:「七點鐘方向!」


  麟轉頭指向後方,對著黑暗發射紫電——一隻襲來的魔爪被劈成了兩半,化為一灘黑砂後又再度融入夜裡。范妮環視著周遭,一邊說:「雖然我不需要視覺也能透過其他感官數據來探知位置,但那傢伙似乎分散了自己的身體,就算探測到也不曉得本體在哪裡。」


  羅歐透過液態幽浮控制水流,試圖將煙霧給沖散;雖然得到短暫的效果,卻難以抵擋進逼的鱷人。


  「小心!」麟釋放電能護盾,彈開鱷人的咬擊。「這樣沒完沒了⋯⋯難道它想要打消耗戰嗎?」


  范妮打穿了好幾隻觸手,不耐地說:「該死,那傢伙的位置更加分散了,它的本體到底去哪裡了?」


  「難道它轉移目標了嗎?」麟說。


  「什麼?」范妮問:「它的目標會是誰?」


  「⋯⋯是執行長。」麟咬著牙說:「它應該是要去找他,但是我們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


  「蛤?」范妮不可思議道:「他該不會是自己躲起來,讓你們去送死吧?」


  嗶嗶嗶!


  忽然間,花園的聲音從三人的腦機中傳出:「各位,執行長現在在我這裡,由我來負責保護他。」


  「是小璇嗎?」麟回答:「妳那邊的狀況如何?CEO有危險嗎?」


  砰!樓上忽然傳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小璇?樓上發生了什麼事?」麟緊張地問。


  霎時,黑霧散去。宵顎消失了,只有鱷人還停留在原地。


  「那股黑煙其實是用奈米碳管製成的煙霧彈,能夠吸收掉所有可見光。」花園的聲音再次從腦機傳來:「沒想到真正的布朗基之子是那個不起眼的傭兵,那頭鱷人只是用來大規模破壞的次級品而已。」


  羅歐看見腳下的海水出現幾道漣漪,觸手似乎早已蔓延至整棟建築。


  「他們用攻堅的形式將生物爆彈引入虎穴,但是這種爆彈不會破壞建築,而是能更加靈活地殺死目標。」花園那端傳出起火焚燒的聲音,但她似乎不以為意:「同時,觸手的延伸也能用來取得地形資訊;但這也是它的弱點。」


  三樓,花園站在如廢墟般的瓦礫堆間,原本的室內因為爆炸而變得像頂樓,現場只剩殘垣斷壁。花園盯著跪倒在地的宵顎,她身旁還站著一尊手持機槍的千里眼,槍管因熱機而轉動;對方似乎已經失去了再生能力。


  「你上當了呢。」花園眼神鄙視地說:「想和我比狡猾,你們還差一大截。」

3會員
22內容數
這裡是超過敏少年夏雨韋的沙龍!目前正在連載科幻小說《老人黨與革命社》!插畫與文字皆由本人原創,感謝支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