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9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客串完MV後,蕭景和也沒閒著,在下一張專輯風格決定之前,他持續著上課和練舞的生活,不過這次的舞蹈不是他自己的,而是練沐瑄演唱會的曲目,他將和練沐瑄跳一段熱情森巴,杜平安不知道是自己多想還是怎樣,他總覺得練沐瑄看著蕭景和的眼神充滿了愛意——不是演出來的。

杜平安希望是自己看錯,他抹抹臉,抱著保溫瓶來到舞蹈教室外面裝水,突然聽到一個耳熟的聲音:「唷,你也來倒水?」

誰啊?杜平安轉頭,發現竟然是美樂蒂!原來他來這個舞蹈教室工作了嗎?今天的美樂蒂心情似乎不錯,敵意收斂了點,但他漂亮的外表下隱藏著尖刺,杜平安不敢大意,他像刺蝟一樣豎起自己的武裝,皮笑肉不笑的和美樂蒂打招呼:「好久不見。」

「接下來蕭少會去哪裡拍MV,能透漏一下嗎?沐瑄才好去探班。」啊,原來不是在舞蹈教室工作,而是練沐瑄身邊啊……美樂蒂連寒暄都省了,快狠準的切入主題!杜平安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是練沐瑄倒追蕭景和,希望假戲真做吧!杜平安不清楚蕭景和本人的意思,如果他也喜歡練沐瑄,那告訴美樂蒂一點消息,幫他們一把是無妨,但上次練沐瑄轉發蕭景和粉絲頁的消息時,蕭景和沒有表現出開心或是滿意的表情,可能……他並不想進一步?而且他們若真的是好朋友,那為什麼需要透過助理來打聽消息?杜平安不敢揣測蕭景和的想法,況且要他透漏蕭景和的行程也不太對——美樂蒂又不是警察,憑什麼他問自己就要答?再說,他之前交接時那趾高氣昂的態度,呵呵。

「這要問順哥欸,我只是一個小助理,哪會知道蕭少的行程呢?」杜平安用一個謙卑到很做作的態度回答美樂蒂,果然,成功惹惱他,美樂蒂哼的一聲蹬著高跟鞋走了,杜平安愉快的吹著口哨裝水,並在裡頭丟了幾片黃耆,回到舞蹈教室,看蕭景和練舞。

「大家辛苦了。」杜平安遞毛巾給蕭景和擦汗,無視美樂蒂瞪他的眼神,拿出替換衣物給蕭景和,蕭景和轉身就去男士淋浴間沖澡,杜平安也跟著躲到淋浴間去,避免在外面又被美樂蒂騷擾。他聽到門口有高跟鞋徘徊的聲音,心裡冷笑,有本事你就進來啊!他知道他的行為跟小學生一樣幼稚,不過練沐瑄真的要倒追蕭景和的話,是不可能讓助理做出闖男士淋浴間這麼唐突的舉動的。

「怎麼了?」杜平安難得會在淋浴間內等他?蕭景和微微感到訝異。杜平安知道這裡不是談話的場所,便看了看門口,搖搖頭,用唇形和蕭景和說道:「等等上車再說。」蕭景和瞇了瞇眼,他不太喜歡這種躲起來說悄悄話的感覺,不過如果是杜平安……他願意聽一聽。

當蕭景和出來的時候,美樂蒂已經離開男士淋浴間門口,杜平安提著蕭景和的東西,回到保母車上才說道:「剛剛美樂蒂替練小姐向我打聽蕭少的行程。」

「哼。」發出聲音的是前面開車的老劉,杜平安微微挑眉,看來老劉也不太喜歡美樂蒂?

「哦。」蕭景和露出不屑的表情:「那你有告訴他嗎?」

「他又不是警察。」杜平安老實說了:「他沒打聽到消息之後生氣的走掉了,希望沒給蕭少帶來麻煩。」

「果然是他啊。」之前就覺得自己和練沐瑄「巧遇」的機率未免太高了點,之後藉由緋聞事件把美樂蒂炒掉只是個藉口,他早就在觀察美樂蒂是不是向其他人洩漏自己的行程了;如今證實他果然是練沐瑄派過來的人,蕭景和並不特別感到意外。雖然練沐瑄本人不壞,但這種心機……永遠只能是「朋友」,說不定他還花了不少心思跟姑姑打好關係呢!看來又是一個企圖利用他才接近的人……蕭景和閉眼,隱去眼底的厭惡;等練沐瑄的演唱會結束後,就讓平順把所有跟練沐瑄有關的活動都刪掉吧!

他的人生,他主掌。他受夠一直被安排的生活了!雖然知道姑姑,或甚至是那兩位一年只見面一次的父母對他的關懷就是幫他安排好一切,但他要的不是這種鋪好的道路,那太無趣了,他最近才找到新的方向,想自己嘗試看看,無論成功還是失敗,都是他的選擇,他不會後悔。




練完舞後,老劉開車帶他們回公司開會。

那天蕭景和沒經過蕭麗人同意,就把自己唱歌的錄影放到粉絲頁上面,底下粉絲一片暴動,留言清一色「手給你,快牽!」、「我蕭少果然最棒!」、「啊啊啊我戀愛了!」等類似言論,而狗仔們也開始捕風捉影,說這首情歌肯定是寫給練沐瑄的,是他們兩人熱戀的證明等等……讓蕭麗人嚇了一跳,他打電話唸了蕭景和一頓,說有關音樂的部份要先和他討論過等等,蕭景和只是敷衍地回答,低頭又在筆記本上面塗塗寫寫,根本就沒在聽蕭麗人說話。

蕭麗人緊急召集團隊開會,討論接下來新專輯的方向,今天要把方案拿給蕭景和過目;這場會議,與其說是徵求蕭景和的意見,倒不如說是「告知」。蕭景和挖挖耳朵,疲憊地推開蕭麗人辦公室的門,杜平安沒辦法跟進去,不曉得他們在討論什麼,不過從平順臉色凝重的要他送茶水看來,可能蕭景和和蕭麗人又吵架了?

杜平安端著茶進去的時候,會議室裡面鴉雀無聲,杜平安偷瞄蕭景和的臉色:漫不經心的模樣,而桌上擺放著很多照片,是上次蕭景和去拍的那幾組,蕭麗人看起來在生悶氣,其他人有的在翻文件,有的拿著照片思考,杜平安不敢打擾他們,送完茶水之後就默默離開。

「我想寫什麼歌就寫什麼歌,直接規定『題目』會影響我的靈感。」最討厭跟作文一樣被迫寫曲子了,他出專輯是因為他喜歡,而不是為了迎合誰。蕭景和先前隨性寫的曲子,大部分都給他在國外的朋友演唱,由於他用的是暱稱,導致國內演藝圈沒有人知道他會寫歌,一直把他定位成唱跳藝人,而不是創作型歌手。

「我倒是覺得……」平順雖然在蕭家企業內沒什麼發言權,但他畢竟在演藝圈裡面待久了,看市場風向的眼力還是很敏銳:「就讓蕭少隨意創作,不用硬性規定風格如何?」

「每一組照片我都好喜歡,腦中已經浮現出很多靈感了!」這是服裝師凱倫的意見,活動企劃則是覺得溫柔情歌路線差異太大,還是必須保留冷酷叛逆的風格。而蕭麗人很清楚他這個性情淡漠的姪子個性——他在《牽著我的手》這首歌裡面,很明顯是戀愛中才有的表現,姪子的事業才正要發展,如果他談戀愛的對象不是練沐瑄的話,會對他的事業發展有嚴重的影響……蕭麗人腦海中已經想好一百種方法來否認,或是扼殺掉這段不在計畫內的感情的作法了。

眾人吵得不可開交,蕭景和煩躁的說了句:「等席珊珊MV播放後再決定,就這樣,我走了。」如果大家都覺得他不適合走溫柔路線,那他要好好思考一下。他當然有本錢任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他喜歡受到觀眾注目的感覺,如果太堅持挑戰自我,而失去了粉絲們的支持,那就本末倒置了。




「小杜,回家了。」蕭景和喊得很自然,完全不覺得哪裡不對,杜平安呆了下,連忙通知老劉。等到了蕭景和家,杜平安本來想告辭,但蕭景和一臉等著他煮晚餐的架式……杜平安很孬的到廚房炒了幾個簡單的菜,並吩咐道:「等電鍋跳到『保溫』就能吃飯了。蕭少,那我就先……」

「小杜。」蕭景和喊住他,沮喪的問道:「我是不是真的不適合唱情歌?」好不容易有了不同以往的悸動,想嘗試一下,卻被眾人否決,這讓蕭景和的情緒非常低落,杜平安知道不能刺激他,但說出自己真實的感受又怕蕭景和會討厭他。

他支支吾吾的回答:「蕭少,關於那首歌,如果我是女的,我會……咳、愛上你。呃,那個、你不要誤會喔!我是說如果我是女的……你看,你的粉絲頁不是也很多人喜歡那首歌嗎?」

要隱藏自己的性向好累,雖然他和家人出櫃的過程非常順利,但是全家人都語重心長的跟他說在社會上要好好保護自己;而杜平安本身的「雷達」也不敏感,導致他沒辦法辨別周遭誰跟他是同類人,就算有好感也不敢放膽去追,因為他害怕被討厭。

「別說了,我知道有一半是買來的粉絲。」蕭景和頹喪的躺在沙發上,急得杜平安很想打他,腦子一熱,衝口而出:「你這樣讓真心支持你的粉絲怎麼想?一半粉絲是買來的又怎樣?不是還有另一半嗎?」

「……」蕭景和第一次被人這樣兇,愣住,他看見杜平安眼裡的著急,知道他是真心支持他的創作,並不是因為他是「蕭景和」。蕭景和發現自己這種頹廢的想法間接否定了喜歡這首歌的杜平安,感到十分愧疚:「抱歉,讓你擔心了。」

糟糕,怎麼會讓蕭景和跟他道歉?杜平安也感到不好意思,電鍋這時候「噠」的一聲跳到「保溫」,杜平安連忙幫蕭景和盛飯來轉換氣氛:「蕭少趕緊吃飯,我等等讓陳嫂過來收。」

「……好。」本來還想留杜平安吃飯的,但已經太過麻煩這位助理了,還是讓他早點回家休息吧!失落的感覺攫住了蕭景和的心臟,讓他感到煩躁;是因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真心對待他的人嗎?還是因為這是杜平安的工作,所以他不得不關心自己?越是這麼想,心情越糟糕。

蕭景和吃了一口單純加鹽巴下去炒的菜色,雖然少了點變化,但杜平安剛才其實可以直接通知陳嫂過來做飯,不用安慰他、回答他那些問題,就如同美樂蒂做的一樣。那為什麼心情還是這麼不好呢?唉!看來自己得好好沉澱想想了……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