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17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蕭景和發表了兩首歌,兩首都提到練沐瑄,卻兩首都不是寫給他的!練沐瑄不太高興,既然要攪混水,那就更亂一點好了!練沐瑄要美樂蒂匿名發布上次拿到的照片,故意用驚悚的標題寫著:「蕭景和的性向疑雲——密會男性友人還送花?」杜平安的那張照片上打了馬賽克,但旁邊的景物很明顯,一些狗仔和粉絲們紛紛聚集到蕭景和的工作室附近,希望能見到他;花店老闆在接受訪問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八卦雜誌採訪,老實的回答了:「蕭先生那天是要買道歉用的花。」

道歉用的花!也就是說,蕭景和在與別人交往的同時,跟練沐瑄炒作緋聞!一時之間網路上罵聲不斷,說蕭景和是渣男、死同性戀的都有,蕭麗人把蕭景和叫到辦公室質問,但蕭景和卻是只是翹著二郎腿,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當初我不答應炒作,現在要我收拾會不會太過分?」

「唉!」馳騁演藝圈這麼多年,蕭麗人不是不知道潑髒水的手段,只是這波來得又兇又猛,收拾起來必須花點時間。平順很快地就查到了八卦的源頭,果然是上次一直提問戀情的那家媒體,平順不敢自作主張,只是把調查到的報告放到蕭麗人桌上,等待他處置。

「呵。這小妮子,要跟我鬥,還太早!」戀愛中的女人智商都不高,但蕭麗人沒想到練沐瑄會不理智到這種程度,本來還想撮合撮合他和蕭景和的,現在既然他都做出傷害蕭景和的行為了,那麼也不用跟他客氣了。

蕭麗人的人脈很廣,當然能打聽到什麼廣告代言準備用練沐瑄,他就會有意無意的跟那品牌老闆提一下……誰比較適合呢?蕭麗人的目光掃到粉絲頁底下留言安慰的席珊珊,雖然席珊珊不是他們公司的,但放出一點資源給他的經紀團隊也是互助合作嘛!

於是,在席珊珊搶了幾個原先預定要由練沐瑄拍攝的廣告,以及蕭麗人買的水軍有意無意的隱射是練沐瑄倒追不成反咬一口、蕭景和在MV裡面和席珊珊合作無間之後,網路上的罵戰波及到了席珊珊。有支持蕭景和跟席珊珊在一起的,也有拿出練沐瑄演唱會特別來賓的片段,認為席珊珊是第三者的……

蕭景和知道是姑姑故意模糊焦點,他充滿歉意的打電話給席珊珊:「抱歉,把你捲進來了。」

電話那頭的席珊珊笑了笑:「沒事。真的要製造混亂的話,我這邊還有後手呢。」如果他沒認錯,照片中拿著花束的人……應該是蕭景和的助理?席珊珊突然突兀的問道:「明年的彩虹驕傲大遊行,你會去嗎?」

「什麼?」蕭景和愣了一下,席珊珊又重複了一次:「彩虹驕傲大遊行。我跟艾琳都會去喔!你要來嗎?」

為什麼會突然講到遊行?蕭景和連忙上網查了一下資訊,發現是同志們的遊行。他一直到前陣子才發現自己喜歡男人,席珊珊這樣邀請他,他也是……嗎?蕭景和試探的問道:「你和艾琳……?」

「就是你想的那樣。」席珊珊回答得很爽快,「你和你的助理呢?」

「……我不知道。」突然找到和自己一樣的人,蕭景和覺得好像在暴風雨中找到能依靠的港灣一樣,讓他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我傷了他,他辭職了。」雖然手機裡有杜平安的號碼,但是蕭景和一直不敢打過去問候他,他怕杜平安一聽到他的聲音,就馬上掛掉電話了。

「這樣啊……」席珊珊的聲音聽起來很落寞,「心情不好可以打給我,別跟我一樣傻傻地去自殺啊!」

「……!」蕭景和被席珊珊嚇到:「你……」

席珊珊自嘲的笑了笑:「你以為我左手為什麼戴這麼多手環啊?不單純是粉絲的心意,是因為我手腕上都是割腕時留下來的疤痕。」他聽到蕭景和倒抽一口氣的聲音,笑了出來:「沒事了。上次拍MV的那間教堂神父人很好,若是不想跟我說的話,你可以去找他聊聊。」

「謝謝你。」蕭景和很感激席珊珊和他聊天,默默地跑去席珊珊的粉絲頁,轉發了他第二波主打的歌曲,於是支持練沐瑄的一派又被支持席珊珊的一派給壓了下去。

網路罵戰,都是吃飽閒著沒事做的人才會找架吵,一旦發生了什麼更重大的事,注意力就會被移轉了;蕭景和到底和誰道歉、和誰交往的風波,過沒多久就被頒獎典禮時一位名叫錦華的資深女星跌倒,狗仔放出裙底曝光照給頂下來了。

而當時和錦華走在一起的,正是蕭景和,他看到錦華的裙子因為跌倒裂了開來,急忙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替他遮掩,有人說蕭景和做作搏版面,沒想到錦華跳出來痛罵狗仔,連帶那些說蕭景和做作的粉絲也一起痛罵:「我不敢相信這麼有紳士風度的孩子有人會說他做作!我這麼大年紀了會拿自己的腳踝開玩笑嗎?大家都知道我過去歷經了什麼,我最痛恨的就是那些暴露隱私的人了!」

錦華過去曾經被黑道強拍裸照,逼著他去拍戲,他說出來的這番話彷彿當頭棒喝一般,特別有說服力,許多明星紛紛在社群網站上標了「#拒絕狗仔侵害隱私」的標籤,蕭景和不確定錦華是不是因為姑姑的關係才幫助他,不管怎樣,受到前輩的幫助是事實,蕭景和特別提著禮盒去醫院慰問,錦華笑得很燦爛:「小伙子真帥,能不能幫我在海報上簽名?」

沒想到前輩收藏著他的海報!蕭景和紅了臉,又逗得錦華哈哈大笑:「等我傷好了,歡迎你來我的戲裡面客串啊!」

「一定一定!」蕭景和受寵若驚。




網路上吵得滿城風雨、沸沸揚揚,這些,杜平安全部不知道。他的感冒好不容易好了之後,算著時間,來到他老爸補貨的中盤商那邊,蹲在路邊等他老爸開車過來。

「安安,你怎麼在這裡!」杜爸爸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兒子這麼早回來,「來,幫我把罐頭搬上去。」

……真親爹啊。杜平安把自己的行李甩到貨車上後,幫忙他老爸把罐頭糖果餅乾醬油毛巾等雜貨搬到車上,等貨物搬完,兩人在中盤商這裡坐著泡茶聊天,等到下午四點確定沒有同村的人要搭便車後,才開車回家。

「爸,我想了想,我還是回家幫忙好了,姊姊嫁出去,家裡發生什麼都沒人在,這樣我不放心。」杜平安在說服他老爸的同時,也在說服自己,在小村莊當個雜貨鋪老闆也沒什麼不好的嘛!何必去大城市惹那些風風雨雨呢?杜平安默默嘆了口氣,杜爸爸知道兒子在大城市過得不好,也不點破,只是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那就交給你啦!」

到了家,杜爸爸用眼神制止了杜媽媽的詢問,杜媽媽什麼也沒說,心疼的擁抱兒子,杜平安知道老爸老媽懂了,差點哭出來,假裝沒事一樣的幫忙擺放碗筷,準備開飯。

回到家裡的日子很平靜,除了補貨上架之外,雜貨鋪平常沒什麼客人,所以不太需要杜平安幫忙。白天的時候杜平安會跟他老媽一起去附近學校教小朋友音樂——他彈鋼琴,他老媽指揮小朋友唱歌;小朋友們組成合唱團,杜平安覺得他們非常有得獎的希望,只是這麼多小朋友要去城裡比賽,需要很大一筆錢。杜平安捨不得看到小朋友們失望的樣子,他煩惱的走到村里唯一的提款機,刷卡一看,嚇了一跳:十二月的工資有這麼多嗎?杜平安算了算,知道多了三百萬出來,他嘆了口氣,明白景星的意思,他也不好收下這筆錢,乾脆設立基金,全數捐給學校。

「媽,比賽經費有了。」杜平安把自己的存摺拿出來,「公司說我表現的很好,發了很多獎金給我。」於是,杜平安全額補助小朋友出去比賽費用的事情在杜家村傳為美談,甚至還有當地小報記者來採訪,杜平安不太好意思的接受採訪,最後拿著校長頒發的錦旗讓記者拍了張照。

忙著合唱團比賽的事,讓杜平安忘了時間,很快的,家家戶戶都在忙著大掃除,準備要過年了。杜平安發覺他老媽最近一直躲著他講電話,講到一半還偷偷瞄他,並且嘻嘻嘻的笑,杜平安覺得毛骨悚然;想到他老媽要介紹他朋友的兒子給他認識杜平安就感到頭痛:這村子這麼小,為什麼老爸老媽的觀念會這麼開放啊!他忘記他老媽以前是大戶人家女兒,曾經在國外留學過,而他爸常常到鎮上補貨,見識也比村裡人廣,若不是他老爸懶得管事,他家可能就是世襲村長了。

過年前的雜貨店非常忙碌,杜爸爸進了一堆禮盒,好讓村裡人可以提著伴手禮出去拜年,整個雜貨店充斥著乾貨的味道,杜平安恨不得自己可以鼻塞聞不到;他一邊秤糖果給鄰居大嫂,一邊接過鄰居大嫂提來的雞:「蔡姨這麼客氣!」

「我家妹仔受到你照顧啦!他出去比賽回來後跟我們講了三天還沒講完呢!」

「不會啦!」杜平安用笑容掩飾他的落寞。一講到比賽就想到那筆錢,而想到那筆錢就想到蕭景和……杜平安嘆了口氣,拿出手機,看到當初粉絲見面會時,他在後台拍攝的那張照片:照片中的蕭景和是多麼的有自信,璀璨的有如天上的明星,讓人無法移開視線,自己以後也只能靠著這張照片回憶了吧……

結完帳後,杜平安轉身把那隻雞放到後院裡。這已經是他們家收的第十隻雞了!合唱團小朋友們的家長不是提著雞,不然就是拿著一串香腸臘肉來,杜平安覺得他們家可以吃整年。

初二那天,杜平安的姊姊杜喜樂一家回來了,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吃著飯,杜喜樂好奇的問道:「媽,你朋友他兒子是怎樣的人啊?」

「姊……」當了媽的人都這麼八卦嗎!杜平安無力的呻吟,而他姊夫忙著餵他外甥,沒參與話題。杜爸爸也很好奇:「聽說是學音樂的?」

「對啊。」杜媽媽很開心:「我朋友一直住在國外。算起來我們二十年沒見面啦!他兒子跟安安一樣,都是學音樂的孩子,肯定不會學壞。」

不,你兒子除了音樂,大學主修是會計,學壞了。杜平安想到之前自己偷襲蕭景和的事情,暗自嘆氣:如果對方是音樂世家,怎麼可能看上自己呢?不對,他老媽就看上了他老爸不是嗎?他們兩個能結婚也多虧了外婆家的自由奔放——老媽當初開車經過這村子,爆胎了,老爸協助更換備胎,老媽喜歡上這村子的純樸熱情,外公外婆也就答應他嫁過來……這樣看來,奔放的基因好像是遺傳的喔?

杜平安加入餵食行列,忙著剝蝦子,他外甥的碗堆得跟山一樣高,杜喜樂毫不客氣,拿起自己兒子碗裡剝好的蝦子自己吃,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好想去看看喔!」杜喜樂一臉要跟著去相親的架式,被他老公拉住:「人家相親你湊什麼熱鬧!」

「我未來的弟媳我為什麼不能看?」杜喜樂不服氣,杜平安頭痛地看著他外甥:「舅舅帶你去放鞭炮好不好?」

「好!」小外甥知道跟舅舅在一起就有好玩的事,伸出雙手要杜平安抱,杜喜樂連忙把小孩搶了回來:「他才三歲!放什麼鞭炮!」

杜平安笑出一口白牙,被杜喜樂一腳踹開;杜平安笑著跑走,等他跑到院子裡,那群雞被驚得拍著翅膀逃走,杜平安噗哧一笑:「不是要加菜啦。……唉!」他坐在院子裡的小板凳上,看著晴朗無雲的藍天,幽幽地嘆氣。他的終生大事他也急啊!只是這種事是說有就有的嗎?找對象是要互相扶持照顧一輩子的,相親什麼的……聽到對方家世顯赫,杜平安就有點退縮了。況且弟媳什麼的……人家還沒答應跟他交往好嗎!就算真的答應了,自己心裡已經有了人,肯定沒辦法接受對方的追求吧……

杜平安不好意思潑老媽的冷水,他拍拍臉,樂觀地想:就算不交往,當作一般朋友相處也是可以的嘛!說不定就真的只是老媽跟他朋友聚會,兩個兒子是附帶過去幫忙提東西的……杜平安越想越覺得是這樣!平常老媽都待在村子裡,但他畢竟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對於流行趨勢的了解一點都不落人後!他就是村子裡的時尚教主,村裡的人只要看老媽的穿著,就知道現在外面流行什麼了;杜平安跟在他老媽屁股後提著購物袋的經驗非常之豐富……

杜平安隨意在米缸抓了把米,灑在院子裡餵雞,之後又回到餐桌上,繼續那個讓他非常尷尬的話題。

「明明啊,你上學了沒?」杜平安把他的外甥拿來當擋箭牌,果然老爸老媽的注意力馬上就移轉到這個外孫身上:「樂樂,明明有抽到公立的幼稚園了嗎?」

養小孩的話題,好複雜,杜平安聽不懂。蝦子剝完之後他開始剝橘子,橘子剝完他剝葡萄,而老爸老媽和姊姊聊得非常開心,完全沒注意到他們怎麼有這麼多去皮的水果可以吃。杜平安和他姊夫無奈的對視了一眼,姊夫拍拍他:「辛苦了。」

「哈哈,一家人嘛!」姊姊那時候換了好幾個男朋友,只要是會歧視同性戀的,他二話不說一秒甩掉,好不容易才找到現在這個姊夫,不但疼姊姊,還願意接納他。杜平安非常感謝他姊姊這樣保護他,也因此,杜平安非常尊敬杜喜樂,只要杜喜樂開口要求,杜平安就會幫他辦到。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