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黨與革命社》〈05.大拆解!〉卷六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raw-image


  鱷人再次張開大顎,準備咬斷少年的首級。羅歐似乎早有心理準備,他讓鯊魚軍大衣自動拉上拉鍊,帽兜如潛水頭罩般包覆住頭部。羅歐身後的兩架幽浮噴射出強大的推力,向下俯衝,在越過咬合的長吻後,幽暗的銳齒將他封閉在彼端,少年被怪物吞下肚了。


  少年溜入這座潮濕的洞窟,身體像塗滿肥皂般不停滑行在內壁上,最終墜落底部。少年全身浸泡在海水裡頭,斷腿接觸鹽分的刺痛感則讓他痛得咬牙。他趕緊爬出水面,卻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纏住,他隨即命令幽浮開燈,竟瞥見自己身上纏滿了腸子,雙手沾滿腐血。他環視四周,一幕駭人的景象映入眼簾⋯⋯被嚼碎的獼太郎現在正盯著自己,浮在發臭的水面上。牠的身後還有堆積如山的屍體,似乎都是「魚市場」的脫逃者,如今卻落得這般下場。


  「可惡⋯⋯可惡!」羅歐被眼前的畫面激得溢出眼淚,但是他得冷靜下來,想辦法利用當下的優勢。他讓幽浮接近水底的屍堆,似乎想到了什麼辦法。「請原諒我。」羅歐碎念一些祈禱的話語,一邊潛入水中。


  在外頭,當麟知道羅歐被吞噬之後,表情顯得更加憤恨。范妮收起了槍管頭,轉頭望向眼神冰冷的麟,他的右手比著「七」的手勢,另一手則蓋在了虎口上;電流從心臟傳輸至交錯的雙手,再從另一邊傳回心臟,如此循環,直到奔竄至超載的臨界點⋯⋯


  范妮脫口而出:「麟,你這麼做的話,你的壽命會——」


  「不,現在就是那個時候。」麟按住手勢,它所釋放的電漿彷彿要將世界連結、崩解。麟對范妮露出了笑容,說:「謝謝妳,直到現在還願意幫助我們。」


  范妮望著眼前的青年,她似乎理解、也無法理解對方的意思;她好像知曉失去的意義,卻無法知曉人類犧牲的意義。


  「你明明是人類啊,沒辦法像我一樣說死就死吧?」范妮扛著破碎的身軀說。


  麟沒有回答。他只是轉頭面向鱷人:「妳有聽見嗎?羅歐的聲音。」


  范妮沒有聽見,她檢查了一下腦機,卻沒有任何訊息。直到她聽見鱷人體內的鼓動;她聽過那個聲音,好像是少年拯救他們時所撥放的一個世紀前的搖滾樂。


  「準備好了嗎?范妮?」麟微笑道:「那東西的大顎就交給妳了。」


  范妮看見羅歐傳來的視窗連結,是雲豹將軍的控制權。范妮啟動權限,倒在溶化書堆中的雲豹將軍隨之復甦,它的獠牙與雙眼再次迸出火星。羅歐的思緒隨著這串連結不斷地傳達過來,原來他將所有的想法都交給了她。


  轟!


  鱷人突然開始嘔吐,它把曾吞噬的屍骨如泉湧般吐瀉。那裡傳來前龐克的詩人、路瑞德的聲音:「儘管截斷了所有肢體,你知道你還是能推門而出,隨著搖滾電台起舞——」


  少年宛如死靈法師再世,掛在頸上的耳機正在大肆播送搖滾聖經。羅歐憑藉幽浮的引力,讓鱷人體內的遺骸全數衝出,跟著嘔吐物一併噴上天際。他在空中旋轉、使兩架幽浮分別飛向雲豹將軍和范妮;范妮吹起口哨,讓雲豹將軍跟上,兩人向前展開夾殺。幽浮停在了他們前面,范妮和雲豹同時跳躍,利用幽浮的斥力如跳板般飛至鱷人的上空。


  「這就讓你猜猜我的雨衣底下藏了什麼吧!」范妮甩出指尖的戰術爪刃,喊道:「雲豹將軍!」


  雲豹將軍也伸出了虎掌,他們對準上下顎的連接處向下旋擊,撕裂了咬合筋肉,令鱷人合不攏嘴。范妮滑行落地,雲豹將軍則順勢接住了墜落的羅歐。少年騎在雲豹將軍上,回頭大喊:「就是現在!麟!」


  「啊啊啊!」只見麟將手勢指向趴倒在地的鱷人,虎口上的手掌朝拇指向後一扳——彷彿扣下板機,一道蔽日的閃灼驅逐了視界,同時迸裂出超越音速的雷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貫穿鱷人的咽喉,旋即引發毀天滅地的地閃,將肉體、聳浪與淤泥,全數轟入昇華的熱氣之中。


  麟單膝跪地,現場下起了小雨。他烙紅的身軀融化了襯衫,就連領帶也沉落水底。「麟!你沒事吧?」范妮大喊,見他帽兜上的貉毛竟然著火,於是趕緊跑過去,像施洗那樣將他泡進海裡滅火。


  「咳!我沒事了!等等范妮!我的視覺好像稍微恢復了——咕嚕!」麟話說到一半,又被推進水裡。麟抓著范妮的肩,表示自己已經降溫了。


  羅歐卸下帽兜,整個人趴在雲豹將軍的背上,腿部的傷口依舊血流不止。「不知道小榆那邊的狀況怎麼樣了⋯⋯」羅歐臉色蒼白地說:「要趕快幫她才行⋯⋯」


  范妮轉頭看見虛弱的羅歐,皺起眉頭說:「不妙,他失血過多了,如果不趕快急救的話很危險。」


  麟一拐一拐地走近雲豹將軍,說︰「將軍,羅歐現在傷勢很嚴重,請你送他到庇護所那裡,獼次郎與其他神農社的醫護人員應該都在那裡。」


  雲豹將軍點點頭,迅即奔離宮原俱樂部。在麟目送雲豹將軍跳入浮板路後,轉過頭來對范妮說:「走吧,我們去幫謝榆璇——」


  「你們不要過來。」腦機內傳來花園的聲音:「我找不到攻破這傢伙的弱點。所以從現在起我要逃跑了。」


  麟愣了一下,回答:「等等⋯⋯逃跑?妳要逃到哪裡?」


  花園關掉了腦機通話,她一邊閃躲宵顎的攻勢,一邊用刺刀試探對方,卻發現敵人在接觸到刀身的瞬間就變成了氣體。宵顎趁花園揮空的瞬間反擊,一道殘酷的爪痕劃在花園的胸口上,強大的衝擊力將她打入水塔之中。花園浸泡在水塔裡,破損的西裝底下藏有一層防彈背心。


  「啊⋯⋯原來如此。」花園念道:「物理攻擊開始不起作用,是因為你啟動了那個汽化裝置吧?」她見宵顎的骨架似乎擁有冷卻肉體的能力,將汽化的組織再度返回固體狀態。花園爬起身子說:「好吧,雖然我早就知道布朗基之子是這麼作弊的存在,但現在看來逃跑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呢。」


  宵顎看花園呼叫一台單兵滑翔翼,停在了屋頂邊緣。只見女孩跳出水塔,朝機翼的方向奔去。花園捂著胸回頭說:「再見了,畢竟我也不是那麼想為革命社捐軀。」花園一邊設定目的地,一邊念道:「俗話說『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無人兵器見了快撤。』這點是我給一樓各位的建議。」說完,宵顎看著花園站上滑翔翼,一溜煙地飛走了。這樣的話,算不算是一種任務達成?宵顎用它的電子腦計算,由於現在後台沒有給予任何指令,於是它便轉過頭去尋找任何有機生命。


  「齁⋯⋯原來是這樣的行為模式嗎?」花園在空中盤旋,一邊觀察頂樓的宵顎。她的腦海裡似乎萌生出一個有趣的想法。

3會員
22內容數
這裡是超過敏少年夏雨韋的沙龍!目前正在連載科幻小說《老人黨與革命社》!插畫與文字皆由本人原創,感謝支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