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nia and Herzegovina | 波赫 | 探索波赫:莫斯塔爾 (Mostar) 戰火下重生的象徵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離開了科尼茨 ( Konjic ) 導遊開車載我們一路南下前往莫斯塔爾 ​( Mostar )。

科尼茨景點可觀看以下篇章。
| Bosnia and Herzegovina | 波赫 | 探索波赫:科尼茨 ( Konjic ) 也有古橋

raw-image


莫斯塔爾鎮 ( Mostar )



莫斯塔爾是絕大多數遊客對波赫旅遊除了首都塞拉耶佛 ( Sarajevo ) 外的首要印象了。
不過他隸屬的不是波士尼亞而是赫塞哥維納,曾是赫塞哥維納的首都 ( 也就是波赫聯邦裡的"赫" )。其位於內雷特瓦河畔,是全國第五大城市。

莫斯塔爾鎮以奧斯曼帝國時期守衛內雷特瓦河上老橋的守橋人( mostari )命名。莫斯塔爾城市以 Stari Most(舊橋)而聞名,它橫跨內雷特瓦河 ( Neretva River ),是一座重建的中世紀拱橋,老橋已在 2005 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更重要的是這裡一個多民族的城市。其人口由以下民族組成:

  • 克羅埃西亞人(48.4%)
  • 波士尼亞人(44.1%)
  • 塞爾維亞人(4.1%)


莫斯塔爾鎮是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那克羅埃西亞人口最多的城市。與許多其他城市一樣,波赫內戰後,其人口結構發生了顯著變化。就莫斯塔爾而言,大多數塞爾維亞人離開或被迫離開該市。

 

raw-image
raw-image


Stari Most(舊橋)


Stari Most(舊橋)於 1566 年在鄂圖曼帝國時期由蘇萊曼大帝命令建造完成,算是波赫境內伊斯蘭建築的典範。然而此橋在波赫內戰時被炸毀又重新建造完成,使此老橋墩多了份巴爾幹獨有的滄桑。


由 1463 年至 1878 年,波赫曾被土耳其人統治將近四百年,期間在波赫留下了大量的建築,其中有不少古橋建築,莫斯塔爾的老橋無疑是最令人驚嘆的一座。是座橋寬 4 米,長 29 米的單拱石橋,於 1557 年開始建造,費時 9 年,建材採用石頭取代有別於當時普遍使用的木材,於當時是空前絕有的規模橋墩,沒有人敢保證橋能造成。因為當時有令若造橋失敗,建造者要被處以死刑。

傳說,當時設計師已經準備好,橋落成的那天要舉辦自己的葬禮,卻沒有想到橋還是順利完成了,並且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寬的人造石拱橋。


然而,老橋默默地在莫斯塔爾佇立了四百多年,串聯了橋墩兩邊不同信仰族群的和睦,直到 1993 的內戰爆發,堅毅的橋也抵擋不住將近 60 多次的轟炸,最終老橋被炸毀沉入內雷特瓦河中。


內戰結束後,於 2004 年莫斯塔爾市民在世界各國的幫助下重建了老橋,來表示各民族和睦相處的願望與決心。且於重建時期,為了重現鄂圖曼帝國的建橋工法,還請來了土耳其的工程師一同協助造橋,重新完整老橋的重現。

於是 2005 年老橋便被納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名錄中。

raw-image
raw-image


老橋歷史說完,是否會覺得看它就比較有滄桑美的感覺了呢 ?

是說,由於 Stari Most 老橋的名氣算是波赫旅遊中頗負盛名的,就是那種來到波赫一定要到此一遊才算來過波赫的那種,於是當天我去的時節又正好算是最好的 9 月天,橋上人多到爆。整個莫斯塔爾鎮也都是觀光客,相當擁擠。


比較有趣的是,老橋現在有一個特別可看的活動就是 「跳水」,主要是當地年輕的男子從橋上跳入內雷特瓦河的傳統,首次被記載是在 1664 年,從橋上跳入河中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壯舉,只有最訓練有素的人才敢嘗試。

而此活動從 1968 年開始,每年夏天都會舉辦正式的跳水比賽。其他時間也會有人在收到足夠的錢後就表演跳水,我們當天去正好遇到,有人出 50 歐元,觀賞跳水。我趕忙跑去橋下想錄下,但跑得太慢,只錄到噗通一聲與濺起的水花。


跳水的勇士們


由老橋的兩側延伸著即連接老城。它們由狹窄的石頭街道組成,這裡有許多紀念品商店、手工藝工作坊、旅館、餐廳和咖啡館。據說每逢旅遊旺季,遊客絡繹不絕,我非常相信,因為我去的時候真的有點擁擠啊 !

但幾乎就都是奧圖曼帝國時期的手工藝,就是看到一堆的土耳其商品,在這裡感覺我都不用去土耳其了。對於我而言較特別的反而是那些用真子彈做成的鑰匙圈與筆,雖然我也都沒有買。( 也熱到都沒有拍照 )





科斯基穆罕默德帕夏清真寺 Koski Mehmed-pašina džamija


走入老城市集可以看見著聳立的科斯基穆罕默德帕夏清真寺 ( Koski Mehmedpasina jamiya ),其建於 1617 年是該鎮唯一一處保存著土耳其時代繪畫和牆壁裝飾的建築。據說清真寺的庭院是觀賞老橋的最佳地點。清真寺的內部覆蓋著重建的裝飾畫。然而,米哈拉布(指示祈禱方向的壁龕)和宣講台(一種講壇)在戰爭中完好無損地倖存下來。

raw-image


塔巴西卡清真寺 Tabacica Mosque


莫斯塔爾的塔巴西卡清真寺位於城市舊城區的中心,具有重要的歷史和文化價值。它建於 16 世紀和 17 世紀,清真寺位於內雷特瓦河右岸,距離著名的老橋約 100 米,清真寺的名字來自 "Tabaci" 一詞,指的是該地區工作的皮革製革工人。


不幸的是,在波赫內戰中,這座清真寺遭受了嚴重破壞。尖塔被毀,屋頂倒塌,木質門廊淪為廢墟。清真寺的內部也在這段時期遭到破壞。經過幾年的修復工作,這座清真寺成功修復並於 2000 年 6 月重新落成。


漫步城中,仍可見到許多戰火下待修復的建築

漫步城中,仍可見到許多戰火下待修復的建築


在波赫隨處可見的墓園,裡面很多是無名塚

在波赫隨處可見的墓園,裡面很多是無名塚

raw-image


我們當天的隨車司機兼導遊,是一個非常關注政治的好人,於是整趟旅程跟我們說了不少關於波赫的歷史,我應該也算是這一趟旅程才真的對波赫有較進一步的認識。還包括了現在波赫戰後人民的狀態,很多時候對居住在此的人民而言 (不止莫斯塔爾包含整個國家 ),傷痛其實很難撫平,所以種族分居的狀況還是極明顯的,如果可以大家盡量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過活。

要論是否能真心接納彼此還是需要時間的。




【衍生閱讀】



【資料來源 】 維基百科併其內之參考文獻。



📖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讚、🔖收藏、🤳分享

✍️原創不易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或附上原文連結,非常感謝尊重原創。

🫰感謝您的打賞或訂閱來支持我寫作的動力吧這邊請

內容總結
Mostar
5
/5
148會員
458內容數
一隻不知名的小蟲緩緩爬過我的筆記 我輕輕揉死了牠 就像週遭的人輕輕揉死我的夢想一樣 重點不在於報應或是死亡 重點是 夢想和小蟲一樣太脆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