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諜影(8)- 邊境檢查站 - 短篇特工小說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艾迪與南茜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特工故事)

序言:

我叫艾迪, 在 2016 年高雄美濃大地震成為了孤兒。獵人公司把我賣到「白石貿易公司(實則是僱傭兵訓練營)」。

訓練期間南茜是我的夥伴,原來她是「白石」的人,暗地裡監視我們進度,我揭穿了她的工作。看見她的恐慌,我向她保證一定守口如瓶。我們開始互相信任,我甚至愛上她。最終「白石」強硬地將我們分開。大概知道我發現了南茜的身份。


臨分別前,南茜和我各交換了一個電郵地址。每夜我給南茜一個「!」去表達我想念她。任何文字都有可能曝露我們意圖,除非逼不得已,除非生死關頭。


------------------------------------------------------


「老鷹」是我們六人小隊的教官,也是出擊任務時的指揮官,擁有豐富經驗,每次都有預先的觸角,不但嗅出危險,更知道何處在未來會有生意機會,因為要維持「白石」的經費龐大,他有這方面責任。


2022年 2月24日快天亮的時候,剛證實了俄羅斯直接攻擊烏克蘭基輔,就是我們處身苦苦等待生意上門的地方。等了不多久,「老鷹」說:「「生意來了,大陸人兩夫婦,一家大型超市東主,超市盡毀,在機場找不著可離開的飛機,高價尋求安全離開渠道,15:00 到這地址接應他們。」


我們提前抵達目的地,一路上間歇聽聞遠處爆炸聲不斷。


兩位都是體形較胖的夫婦,胖子問:「為何分兩輛車?」「老鷹」望著我,因為我是策劃人,這一切解說的責任自然而然地落在我身上:「如果一輛遇到意外,還有另一輛去繼續任務,現在你和尊夫人要分開坐。」胖子一臉狐疑,我說:「你們夫妻如果有一人離世,另一人還可以處理各種保險事宜,如果兩人有意外,這些保險再無意義。」


胖子開始有點信服,乖乖地登上車內,我說:「西行 586 公里,需時十個小時往波蘭邊境,中途稍有飲食休息時間。」我告訴老鷹:「趁著互聯網還正常,通知「白石」替我們每個人向波蘭海關申請入境簽證,我們將抵達『克拉科夫』(檢查站)過境」。我瞥見老鷹筆電上現在所聯絡的就是南茜,又牽出我對她的想念。


一路上,幸好我們沒有猶豫,即時撤向波蘭方向,烏克蘭人還未意識去留選擇,道路出奇地暢順,可能有人仍在糊裡糊塗的,不知道戰爭險惡已臨,還在想著下班後到哪裡如常地吃喝快樂..........


半途上老鷹悄聲告訴我:「白石那邊原來早已經替我們申請了波蘭方面的入境簽證,現在只差胖子兩夫婦。」我乘機問:「是南茜幫我們辦的嗎?」老鷹瞪著我:「確是南茜辦的,.......我約略聽聞過你和南茜的事,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告訴你有關南茜的身份。」沈默了一刻:「老鷹,我先謝謝你!」


距離檢查站三公里的時候,烏克蘭軍方設置了路障,車輛堵塞的厲害,老鷹想起了跟「基輔台灣貿易中心」小徐先生見面的時候,他把一袋細小的中華民國國旗給我們:「可不要弄丟,那是保命的。」老鷹即時將小旗置放在車窗右上角,沒想到真的很奏效,軍警指示讓我們先行通過。


距離檢查站一公里的時候,我示意停下車子:「兄弟姊妹,把那四個行李箱統統丟到樹林裡(四個中型行李箱內有 7.62 口徑XM7 突擊步鎗五把)、將M18 煙霧彈、手雷、音爆彈、彈匣全埋掉,只留下點45口徑 M1911 手鎗全放在一個背包內。」老鷹狐疑地望著我。


我對老鷹說:「相信我,邊境檢查站的軍警一定會統統沒收,他們從未見過這麼先進的武器,一定據為己有,這些槍械會給他們藉口找麻煩,手槍卻十分平常,他們看不上眼。」


正如我所預料,當他們細心查看行李時,一位海關官員對置有六把手鎗的背包十分緊張,透過翻譯機:「我們是特工,自衛用的。」海關們恍然大悟。


檢查了證件後,又等待了很久,忽然間一位高級官員出現,亦是透過翻譯機:「胖子兩夫婦不能離境。」「為甚麼?」「他們是間諜,有可能觸犯法律。」老鷹焦急地望著我:「任務不成功見財化水是小事,鏢局聲譽不保是大事。」我再次拿出小小的台灣國旗,海關官員卻說:「他們不是台灣人,是中共的人,這事麻煩大了。」


我也一時愕然,想了一下,我跟他說:「我們奉命把他弄到波蘭,都是求財,現在戰爭時期,先放下成見好麼?我保證他兩夫婦可提供你美元二十萬作為交易。」海關官員顯得遲疑,我催促他:「今晨俄羅斯炮彈落在基輔了,一切都不一樣了,每個人都應該放下成見,自己找尋生存之道。」他好像想通了:「那好吧。」


生死攸關,胖子夫婦為了保命,美元二十萬也划得來,這方面的交易很快便解決。


兩個小時後,沒有子彈的空手槍發還給我們,那位海關官員跟我握手,派我們每人一瓶水,我們再次登上汽車。為何全世界各地的邊境檢查站都會飄散著一絲緊張的氣氛?武裝人員進進出出,就好像隨時會截下甚麼人來不准過境。


終於到了波蘭那邊的檢查站,老鷹認得迎接我們的白石同事,他問我:「(波蘭)克拉科夫有沒有出名的酒吧?」想也不用想:「我怎麼知道?」看得出老鷹緊張的情緒已經放鬆,人也開朗起來。


白石的人接走了胖子夫婦,臨走前兩夫婦熱烈地跟我們握手。


我深深體會出僱傭兵很多時候是救人而非殺人,至於殺人,現實中是很少有的,只有在電影才有那些誇大了的情節,但放縱的浪漫倒是有的,我們在酒吧歡慶完成任務,4號和6號在搭訕女生,但有一些英俊的波蘭男生在搭訕3號和5號。


他們都在埋怨我:「這裡是波蘭,為甚麼我們卻準備了蹩腳的烏克蘭語?」「我也不知道,之前是你們的老鷹老大如是吩咐的,冤有頭,債有主,要算帳找他吧!」


我的電郵裡只收過南茜給我的兩條信息,一個是「Testing」,另一個是「120,22,85,74,09,19,2001」,這些雖然是過去的歷史,但卻變成了我的「至寶」。


沒有新的訊息,我也在南茜的電郵裡按了一個「!」,獨自喝悶酒去了。


raw-image





83會員
428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