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的那時候》(四)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夢醒後的隻字片語

夢醒後的隻字片語


我在作夢,我的夢裡有眾生。 __________ 「名玲!!!」 「呦~想起來啦~想起來了,有獎勵的喔~」她調皮的朝他眨了個眼。 「想起一些,可是……怎麼可能?!」少年的記憶跟眼前的現實有著巨大差異的衝擊。 「世界……比我們想像的複雜啊……」 「對不起,我知道妳生病後一直沒有去看你,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去……」 「沒事,大家都忙。反正,就算沒生病,我們早晚也會失聯的。」 「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沒全部想起來,我可是知道你的女兒也叫玲哦~」 「嗯,是她媽媽懷孕時就夢到的名字。妳怎麼……怎麼會在這裡?又這麼……不可思議……」 「被命運追趕來的……其實,我只是個逃兵。」 「逃兵?為什麼?」 「為什麼……大概不想被世界同化吧……」玲神情黯淡了下來。 「我躲來這世界時,發現這裡附近竟然有熟悉的靈魂波動,這世界的你居然在這村子裡。我想看看你小屁孩的樣子,把村外那屋子修了下就待了下來,偶爾村民有疑難雜症求到我那裡,我會幫一下,就變大家口中的女巫了,話說你這一版的小時候,我還看過你的小小GG喔,哈……」玲說著說著笑了出來,不過,少年臉上卻有了尷尬,「只是我沒料到,我的靠近會讓你的靈魂記憶產生變化。」 他聽不太懂她說的,在兩世記憶的干擾下,有時還會有間歇性的恍惚。 她抬頭看天,「我不能再待了,再不走,連這裡的人都會有危險。」 「妳這麼厲害還怕什麼?」 「厲害是相對的啊,我也有無法抗衡的對頭。」 「我能幫上什麼忙嗎?」 「有哦~忘了我的存在,就是最大的幫忙。」 「我想起來了,我不想忘記。」少年恍惚的神情變得堅毅。 「我不是你記憶裡那個我了,你也不是你以為的那個你,所以,這沒意義,就算是對正夢著我們的那個你也一樣。」她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頭,「算了,債多不愁。」 她舉起了右手,食指凝著光,將它壓入少年的額頭,「說好給你的獎勵,好好活著吧。」 語罷,整個山谷的生靈都陷入沉睡。 她將懷中的他交給分身,又看了眼待了近十年的地方後……身影變淡……消失…… 明天醒來,對其他人來說,這一夜也只是平常的一夜。 少年從那天起,人恍惚得更嚴重了,常常徘徊在村外那棟廢棄已久的矮磚房處,村民紛紛說他應該是在那裡撞邪了…… 這天,少年在稻田旁廢墟挖出了短柱狀一邊帶毛的東西。跟著大人在附近下田的大孩子們邊笑邊丟他石頭:「傻子又去找鬼玩了。」 少年怔怔地拿著她的牙刷發呆,半响,他走去了溝渠邊,蹲下來把它洗乾淨,然後,拿著她的牙刷刷起牙來,邊刷牙邊看著水面上反射的自己,一直地掉淚…… 一個在澆菜的老婆婆走了過來說,「人走了,你也該醒了。」 我醒了,記下隻字片語,把她寫下來。

    67會員
    99內容數
    活在訊息爆炸的網路世代,變化快到讓人心慌的世界,要去適應不容易。 於是,找一塊地,讓心靜下來筆耕墨耘,看看會長出什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