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超自然

#類超自然含有「類超自然」共 19 篇內容
全部內容
發佈日期由新至舊
天鵝|2|借據「倒是有一兩件事情要請你幫忙。」 「快說。」 「為了維持你原本身份的生活環境型態,我們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跟您借取一些東西,當然借什麼都會經過你的允許,你只要定期幫我們簽字而已。」 「所以你說的贊助就是借東西?」這簡直容易到犯賤。 八十九天前 紅酒的味道從喉中化開,實際上那股順滑感只是輔助
Thumbnail
2024-06-17
25
天鵝|1|名片我內心真的笑了一下,因為簡直莫名其妙。雖然這類型的名片容易在逛街的路上索取到,但很少會從你的信箱中翻出。因此我放下我的手機,右手拾起那張名片端倪了一下。正面就是那兩個字「天鵝」,沒別的字,白底紅字,字體倒是讓我滿喜歡的,至少作者還用了點心,我最討厭字體難看的廣告標題。
Thumbnail
2024-06-13
27
天鵝「如果放棄會發生什麼事?」我一個字一個字地問,因為我哽咽到不行。 「放棄什麼?」他回應,面具裡頭的他依然冷笑。 「這一切、這遊戲。」我幾乎無法好好說好每個字,說得很慢。 「你應該知道結局。」 恐懼不在於事件本身,而是端看你如何體會 〔篇幅:中篇小說 〕  〔字數:4.3萬字 〕  〔類型:類超
Thumbnail
2024-06-10
32
蟄伏|後記「一鳴驚人之前,我們都在土裡。」 大多數的創作工作者都是如此吧。有一個部份的自己都在詢問自己,把現實生活的工作好好做完就好了吧,不要把生活搞得太複雜呢。即使用盡了全力,這輩子可能也只是這樣而已呢。 回顧《蟄伏》,有許多回憶。相當早期的作品,雙手用的鍵盤、使用的桌機、螢幕一切歷歷在目。在租屋處
Thumbnail
2024-06-06
28
蟄伏|11|呢喃【END】「你說呢?你這喜歡剽竊的小動物?」金用一種很淡的表情,微笑。 那句話好像似曾相似地浮現在我腦海裡,好像是我已經遺棄已久的記憶。實際上我還在思考這句話是怎麼迸出來的,金,這個語言白癡,他根本不會用這個單字。 「是妳嗎?凡?」是她?所以現在可以玩夫妻交換身份遊戲? 「你覺得呢?」他不願告訴我答案。
Thumbnail
2024-06-03
25
蟄伏|10|腦內「她向我透露所有事情,一開始我們電子郵件來往,接著她有來我們研究所拜訪,親自用著不可思議的領悟力與知識跟我討論這項儀器的改良。」教授邊說表情邊扭曲,他帶著一副歉疚感面對著我說:「所以,實際上,我們已經碰面過數次了,金先生。這麼說無意冒犯,但我要說的是,凡小姐非常努力想與你溝通。」
Thumbnail
2024-05-30
31
蟄伏|9|大雨一名男子穿著雨衣用力敲著林的車窗,一開始我們因為爭執與傾盆大雨的聲響而忽略,等到我們回神的時候,我都感覺車窗快被敲破了。 「哈囉,放輕鬆,怎麼回事?」林搖下車窗,冷風與具有角度的雨滴向我們噴來。 「我不知道,這是你的紙條嗎?」那個大漢抽著煙,穿著藍色雨衣,手裡提著一個小夾鏈袋。 【金】- 2月1
Thumbnail
2024-05-27
29
蟄伏|8|審判這與過去可愛的表情相差甚遠, 她右手被緊緊捆著, 她的眉心從原本的痛苦轉變成恐懼, 那些滲透的細節我都看得很清楚。 是我, 是我。 她是看著我而感到恐懼的。 「你……怎麼……會來?」她甚至連一句話也拼湊不起來。 外頭的大雨像是我過去一年份流過的眼淚,滂沱地灑向車窗。我跟林在前往西北醫院的路
Thumbnail
2024-05-23
26
蟄伏|7|冰宮你是否有深藏在內心的故事,那些故事無論任何人都無法碰觸,即使是眷屬、伴侶你都不會提起的故事。它永遠埋藏在那邊,度過永無止境的牢獄之災,而判它無期徒刑的人是你。 你是否有深藏在內心的故事,那些故事無論任何人都無法碰觸,即使是眷屬、伴侶你都不會提起的故事。它永遠埋藏在那邊,度過永無止境的牢獄之災,
Thumbnail
2024-05-20
29
意念事件意念事件|帶你穿隧到詭異、衝突的事件之中。 這個系列主要收錄了科幻驚悚、恐怖離奇為主的獨立事件單篇創作。其一目的是作為一個橋樑,當主題足夠明確時,這些單獨主題可能就是會變成「類超自然」系列中長篇小說的基底素材。另外為了要持續這些素材,會持續地製作短篇小說故事,有興趣的格友們可以打賞加入。
Thumbnail
2024-05-17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