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橘

一字橘

40 位追蹤者
以一首詩的步調,對待日常,不會寫什麼大道理,卻擅於將生活切碎,每一個碎片都住著一個海域,其實光處理這些就很忙很忙了。
33會員
89內容數
想來就來,不必帶酒。經過或是誤入或是非來不可的,請至更衣間的淋浴間,先潑濕自己,這樣比較詩,謝謝,但未必要合作,不聽話又不配合的,更像詩。
由新到舊
雨神來過,呃,我在哪裡? 今天下午,被雨神遺忘的台北巿的某一區,終於雷雨雙降。拿出耳朵,放在最接近滂沱的地方做收音,像是在確認著什麼人的心意一般。再三確認,有著再三的辛苦,活著就是在實踐著所有的不願意不快樂,這是隨俗,俗氣也霸氣。 今天沒坐在大窗旁的書桌執筆寫詩,確實是怠慢了我所殷盼的雷雨,但一定也有什麼情節怠慢了
Thumbnail
2024-06-24
13
晚安系列:再黑的夜,一定會有星光劃過心的。 聽啊!下雨了。 雨的音聲從遠至近,再由近處慢慢地退潮至悠然而寧靜的遠方。紫色的山巒,在一場午后雷陣雨的滌淋之後,重新撥整了於世的想法。 雨水自天空順下的滋味,很像心中的一段過往。有的人喪失了主動問候的力量,隨著暮靄將自己的心全權交給了景深,所有的想法與情感及心跡都是一片迷朧。
Thumbnail
2024-06-22
16
要是不要?要就來吧,不要就閃邊去。 「夏至」是盛夏揚名立萬的時刻。我的勞劬,你的攀爬是燠熱的同義詞。什麼時候可以不再趕車,選擇慢走;然後好好地款待彼此之間的日後? 蟬唱也是一種款待,可解暑氣。幾次的信筆書寫蟬鳴是背後的推手,夏季也有靜坐在回憶的正中,刻骨銘心的一二篇啊。我與自己成為午后的一場雷陣雨,我們一起從天而降,我意願滂
Thumbnail
2024-06-21
18
到底是什麼犬? 終於可以坐了下來,沙發的存在讓我覺得很可愛,疲倦在我的軀幹裡發酵著,但我不知道該如何入睡。 當自己的工作告了一個段落,就回到了一個小孩子的狀態,每個人內心的小孩從來不需要長大,以此來平衡身為大人的傷痛。 寫一點文字,沒什麼重點,沒什麼崇高的奧義,沒有知識方面的傳遞,情願以膚淺的鬆散來
Thumbnail
2024-06-15
24
晚安系列:一起來的緩緩而至。 南風的濕潤,不適合多汗的情緒體,她最喜歡的是秋冬。這座奇異森林也隨俗的接受了四季的接龍,她也接受了被愛與悖離這兩種心意,她並沒有為了增胖,而做出積極的爭取,而食物一樣帶著心意,緩緩而至。 這個緩緩而至,用膝蓋想也知道是最喜歡做甜品的小松鼠他來了。他的眼睛圓如杏,喜歡憨笑,跳上跳下的,如果見
Thumbnail
2024-06-14
23
翅膀硬了。 青春,是一隻斑斕的鳥兒,就是一直飛啊飛的,只能純欣賞,卻不能有太多的干涉。 昨晚明明我已經入睡,167還是將我叫醒,支支吾吾又興奮地問,「明天我們有什麼事嗎?」被擾醒的我沒好氣的回,「哪有什麼事!」她接著說,「那我和同學有約」。 在這種情狀,睡神當然已經凌駕於我所有的思路之上,所以我
Thumbnail
2024-06-12
25
從沒帶傘開始說起 .... 突然下起了雷雨,可喜的是所有的人都約好了一起不帶傘出門。人生是一場睹局,但我們老是輸給了這個人生,那就得淋雨。 依然離不開台北巿,還是台北巿不想離開我? 北巿的街景看著看著都變舊了,我也是一件舊物,卻唱著新潮的流行歌曲;而〔我〕是我所唱過的其中一首,唯一的老歌。 其實過沒多久雨
Thumbnail
2024-06-09
17
晚安系列:紫色的山,究竟有什麼魔力? 她喜歡夜晚,也不喜歡夜晚。 她選擇來到了這片森林的原因,是因為森林的本性並不挑剔,但凡有意願活著的信願者,都能成為這片大地裡的一株綠意。 挑剔的是她,執拗在她的身上充分的繁殖而繁榮,她其實沒有很欣賞自己。松鼠和其它的小動物,是無條件地奉獻出如初乳般的情誼,她有她值得深交的原因。
Thumbnail
2024-06-07
19
啊我要穿什麼,當然是帥帥的那種。 阿另問我: 「明天參加167的畢業典禮要穿什麼?」 一位家長朋友說: 「妳明天要穿得很漂亮喔!」 說真的,我從小就是走低調路線的低調人士,而隨著年齡愈發的和藹,真的已經摒棄了所有美麗卻束縛的衣物啊! 我跟阿另說:「我就隨便穿啊!」 霸拖一下,我那麼任性可別想框住我,有
Thumbnail
2024-06-04
21
詩 05|溝酸漿的課題 任何理由都可以成為一首詩的卵 灰色地帶熟透之時,人的四肢是漸漸地雨滴 使用耳麥說話或是啾叫都是助興 和自己離婚以及剖開果核 從未想過這真的很像在搭飛機 專心的去體會不曾收費的神 黑色的敍述以及所有的已知 有地方落腳就好 還有什麼話想表達的嗎? 開燈與炊食照常營運,再和時鐘一起
Thumbnail
2024-06-01
18
詩 04 | 失溫後的1460天。 她在飯後與飯前,以重複的文法與手勢 帶來了假性的畢業典禮 馬不停蹄是一封信 信中沒有描述只有黃色的砂礫 不需要特別關愛的房客,可能是蕨類 或是豐腴的水垢 太多的照顧,就有太多的扭曲 你說:早點休息。 公事包就靜靜地沈到了海底 陸地一樣是海底 停不下來的形象,像一顆忠厚的飯糰
Thumbnail
2024-05-30
21
167有一個奇怪的媽咪。 5月19日是國中會考的最後一戰。 迎接了5月20日的曙光的我,並沒有想像中的高級鬆弛感,因為167於會考過後的第二天,有點小感冒,是情緒在排寒嗎?即使她有壓力也是那種不會表態的臭個性。 皇上絕口不提自己的成績,我還是拐了好幾個彎在套話,拐到頭有點暈,她說等到6月7日成績單自己就會說話
Thumbnail
2024-05-23
20
不請自來的喃喃。 不負既有的可能,下起了雨來,隨著雨聲的速度,心事不必再束之高閣。你來了而我迎往,如此甚好。 傍晚已至,燈不燃,如有心燈一盞可與瀚宇等寬。未熟成的暮色,還未坐下來歇一口茶的你,都步行在同一行,這只是我隨性而直覺的搭配。 因為突然之間覺得你們可以發展成一首蒼綠 色的歌謠。 一直很
Thumbnail
2024-05-21
20
詩 03|讓我們一起香檳。 將自己推出去 鞋帶的愚勇不容置疑,天氣清朗 是一顆指導棋 渾然天成不用找零 師大路輕微的氣喘,稍後的稍息 才讓出了幾段平地 歌聲是一塊蛋糕,提供擦拭以及 類似濾紙的翻譯 妳說妳提早擺好了 電話中的我不由分說地成為了將至的綠蔭 餐盤的天空接納了額外的備註 我們互為彼此的高低
Thumbnail
2024-05-15
23
晚安系列:淺跳一下。 春雨異常的活潑,她也好活潑,她的活潑只是為了粉飾不為人知的陰鬱。松鼠的手不知又拎著什麼?她的眼光跟著松鼠,從前世跟到此生再跟到香味的面前, 「喏,今天是四個紅豆餅!」 松鼠坐在睡死的棕熊身上,提到說是和黑山羊的嬤嬤買的,她做的餅最有想像力與無與倫比的溫馨。 她笑了出來,笑得很紅
Thumbnail
2024-05-13
20
Mother's day,媽媽是叻.. 生活,在這一年當中已經走在我的正前方,它變成了我的老大,它的愛馬仕包我得拎著,它上下車我得開車門還要躹躬傻笑。計畫再多也只會被變化給吐糟,沒有一件事情是符合期待值的啊。 今天是母親節,但我覺得平常日還比較有品質,節日放在這個家庭,沒被餓死恐怕就直接嘔死。167沒有一句甜言欸。 我說今
Thumbnail
2024-05-12
18
「莫忘初衷」要貼在額頭。 剛剛在想70天以前,來到方格子的初衷是為了什麼?阿九說這裡不錯,但還有一個原因: 對, 就是為了要做一個〔真正的一字橘〕。 暢盡胸懷所有的芭樂香蕉,初來乍到之際確實秉持這個宗旨,忠實內心之動靜。現在好像有點往內縮,因為開始在意熟人的官感,但我不喜歡這種在意的情緒。書寫為的是醫治自己
Thumbnail
2024-05-11
24
地球該送修,老婦人來自哪個星球? 歇筆的近日是一首詩,以不同的性情在流淌著,我說淙淙,於是乎與我所關聯的關聯,都進入了可供休憩的狀聲詞中。 盡量讓腦袋中的草坪,像一輛飽足的超跑,里程數有多浩瀚,遊戲區與臥榻就能看得到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舊蒙古。希望中的平靜與無擾,就靠自己來植被與開拓,而,世界已經太劬勞了。 而我,也頻頻
Thumbnail
2024-05-09
24
醒中帶睡的婚宴實境秀。 一路向南也沒為什麼,就為了一個關於婚禮的活動,用了〔活動〕這二個字,好像整件事與美麗都沒有關聯一般,請原諒一個也會扭曲的偽少女。 一般制式的婚禮,不就那些換湯不換藥的花絮與遊戲嗎,確實有助眠的奇效。 路上,車內的導航非常的字正腔圓,讓聽覺有點刺刺的,而我的人生沒有字正腔圓,所以在傷科
Thumbnail
2024-05-05
20
晚安系列:括弧裡面沒有晴天,但沒關係的。 最近的天氣,說風就是淚,說雨就心碎。 她發現灰鷹飛到高空就欲眠,馴鹿的角沒辦法充電,她的髮稍都會即興的糾結,森林裡的各種的甜菓,微笑時的嘴角都漸漸地發黑。 她在餐前禱告,是每天。 她一直聽到比遠方還要遠的天涯說了很多的預言,為什麼天空的藍,愈來愈不像自己。 她一直寫字,向
Thumbnail
2024-05-03
16
晚安系列:永恆,你好。 夜色確實像極了倒著走的況味,她笑著也跟風了起來,祈禱奇蹟也會跟著來。白晝時寫了一半的詩稿,就隨興地舖在腳下的花田,聽說經過這番的儀式可以離開現實,時效是下一次滿月的來臨。 而另一半空白的稿紙,才是一首完整的詩。 她靜置在一條河裡,並不是因為她有極佳的水性。松鼠說道:妳在河裡的線條都沒
Thumbnail
2024-05-02
18
外面又在挖馬路 vs. 我心好蕩漾 vs. 掃地很健康。 今天出現了陽光,體感也帶領自己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從衣櫃裡拿出了一件厚磅短棉T。很怕非自然的寒,舉凡公車、捷運以及公共場所的空調,它們對於展現自己真的都沒在客氣的。 我也很不客氣的拿出我可以抵禦的配備。除此,其實人生必須抵禦的人事物實在是族繁不及備載。(姓鏘的人也不在少數) 最難抵禦的
Thumbnail
2024-04-29
22
可以好好聊天嗎? 從鏡子裡探了進去,我沒有看到我們,只看到,對街在風中搖曳的幾棵椰子樹,還有含蓄的細雨正在飛啊飛啊。 其實這面鏡子的家是一間複合式的眼鏡行,店內的另一邊是文青手沖咖啡廳,很適合假日,以及需要呢喃的平日下午。 三年前我曾在這裡留下回憶,它是琥珀色的。而那副眼鏡像你一樣,某部分的結構已經失
Thumbnail
2024-04-27
24
李白說:楊過換你被cue了。 又在期待些什麼呢?期待的本身並沒有營養成分。 我看到,有人坐在沙發上睡著了,然後燈泡突然亮了,但我無法界入這種尋常,還是我不擅長與平淡接吻。我看到,有人待在房間裡,卻不能去議論關於她的一切,豢養著祕密才能忠於祕密。( 噢!噓!) 你這一生的最大的祕密,應該從我出現開始說起,風吹了過來
Thumbnail
2024-04-26
20
晚安系列:這會不會太颯? 將腳步跨開,不必斟酌到底是踢踏舞還是新彊舞,這是大雨需要的一種配對。拿起不久前撕碎的一張臉,它是一種樂器,四分五裂是它給世人的奏嗚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yIBq77HvLA 想像力比起木訥的步伐,帶給人們將會是更豐沛的關愛。愛的線條就要像
Thumbnail
2024-04-25
19
晚安系列:揪一團來排排睡。 大雨從天而降的驍勇,那種不願意與命運和解的剛烈,是她心中的王子,她想要變成那樣的王子。 松鼠似乎聽到了她重複了好幾次的心音,便從他的口袋掏出了幾顆亮綠的棗子。他認為味覺可以勝過言語的堆疊,吃點甜的,即便是撒旦也會微笑吧! 她吃著棗子,嚥下去的卻是往事。 在夏至來臨之前,是不是要
Thumbnail
2024-04-24
21
離題是我的身穿,想太多是我的配件。 自從親歷403暴龍級5強地震,是日後,所泛開的漣漪餘震,都會讓我覺得所處的大地,是不是快要碎了。我們所依傍的地球,儼然以另一種態度在進行著不可預知的反懟,那是負向的饋贈,但錯不在她。 這段日子,情緒總是處於一種搖晃,雖然我不會暈船。但我渴望重新回到柔軟而慈藹的土地之上,土地的上方是小橋流水
Thumbnail
2024-04-23
22
明天要煮什麼? 2024|全中運在台北|今天正式開跑為期四天,所以全台北巿國、高中停課四日。本來167可以在家爽爽廢個四天,但會考在即所以照常上學,(其實她近來已經將地上那一堆垃圾,啊不是啦是一堆課本及講義,拿出來是三餐加宵夜的進補。) 為娘的因為這四天假,又要當廚娘,( 一句話出現二個娘字,我莫名介意,
2024-04-22
18
晚安系列:小動物今天沒有台詞喔。 每次決定放棄的時候,就會有某種力量將她的思路帶到一處,鳥語花香的祕境。她身在其中的時間有多久,就有多久的時間被她給重新雕塑。 她讓許多童話,變成當日份的一個夜晚,一次性的分發至睡前的冥想,與孤單。離開走路的方式去建構一張地圖,這一點,幫助了一首詩的問世。她無法離開詩,因為離開平舖直述就得以
Thumbnail
2024-04-21
20
晚安系列:從栗子開始的真心話大冒險。 幾個休止符帶來了無垠的空白。 填滿沙巴東粟子奶油餡的粟子蛋糕,很奇妙的墜落在這片空曠的中央。松鼠從鋼琴的琴鍵咻地跳上了她的右肩。 松鼠說:「6吋太瘦,應該要8吋才夠我們環遊世界。」 「恩,也對,我們先去尼羅河畔陪法老王射騎,再去,漠南非洲找獵豹攻城掠地。」她緊接著聯想到,有一種
Thumbnail
2024-04-20
18
晚安系列:賣松果的小女孩。 背影像一朵半凋謝白色桔梗,從風的隙縫,她隱約的看到了。自此後,她不再與任何一朵花過從甚密,也不再請問貴姓。 不敢想像深夜裡的燭臺邊,海就這樣地走了過來,它只穿深藍色的西裝,講著同一句話。松鼠說不喜歡這樣的人生,然後吹熄了9點30分的燭光。 她來得太遲了,只發現一顆被咬了一半的松果,軟
Thumbnail
2024-04-19
17
晚安系列:海角真的住得蠻遠的。 晚風有些涼意,這讓人振奮了起來,是該出去打獵了嗎?想了想,還是涉獵相對平安。於是,她開始涉獵最邊陲的相關,將視覺反穿,白貓像黑色的山羊,他的缺席是充滿分岔的填滿。 給海角寫一封信再寄出去吧,信中提及天涯過瘦,老是看著離地的松樹,然後低頭繼續寫信,這是難為情還是惆悵,小鹿斑比認為山神應該會知
Thumbnail
2024-04-18
19
閉上我的小嘴追,是一種婦德。 早晨的大雨,都沒按門鈴耶,像個瘋漢似的,對,就是一個大聲咆哮的瘋漢在大門外。 還好167有專車接送,送她出門後,開始瘋狂的經手一堆待辦的工作,這種瘋法跟門外的那位瘋漢,好像也沒有太多的差別餒,唯一的差別在於我只會淋濕自己,但我不需要雨鞋。 每回下雨,就會盤坐在坂本龍一的 Merry
Thumbnail
2024-04-18
16
晚安系列:從粽熊開始。 想像粽熊在原始森林裡奔跑著,我對面的自己也奔跑了起來,她可以變作各種形狀,可以使用各國語言而且對答如流,這是我教她的,我是她的多元老師,但我沒有她擁有的魅力,還有一種可能,我的授受皆純屬虛構,因為遊戲的設計並不需要邏輯來答應。 很想寫,也蠻想說話的,表演欲不太清楚什麼時候該嫻淑,什麼時候需
Thumbnail
2024-04-17
14
中島美嘉的力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abAbM_Lmuo 幾年前無意間聽到中島美嘉在 THE FIRST TAKE演唱的〔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在這之前,對於這位天后級別的女歌手是一無所知,應該說整個日本樂壇我從未貢獻任何的足跡。 中島美嘉在開唱之前,很居
Thumbnail
2024-04-17
17
如果有被騙的fu,麻煩去找我的律獅。 早晨聽到了雷鳴,並不清楚來源,還是那是我心中的分裂。 隨後聽到餐桌再過去的窗外,下起了雨,從雨聲的脈象看來,想必是與什麼人有了些不愉快。 並沒有很在意雨水的長度,可能太隨緣,反而沒幾分鐘後天色就奇異的亮了。所有的一切都在瞬息之間很自然的( 很沒禮貌的 )擺動著它們的尾鰭......
Thumbnail
2024-04-16
20
小公主與小公主都有一首蕭邦。 妳說,妳不會唾棄我,又說,妳想要多關心我..... 單就這字面上的表達,就可以讓我的眼淚說到就到,所以妳出門要記得攜帶雨具。我們都有點傷,傷口的形狀很驚弓之鳥。 比較好笑的是,因為帶著傷才能享受書寫。往往,我拿著妳的日常來搭配我的菜色,而妳拿著我的日常去完成一趟全聯的買單。 跟
Thumbnail
2024-04-15
18
鳥類和褀袍。 這一整週, 是昏沈頭疼的,還不只我一個人起霧了。 醫師說,這要吃點麻黃才可解,只能上午服用,我聽著也應諾。然後視線走到了木櫃上的秋月和紫草這邊,他們是牡丹鸚鵡,今天輪到他們倆被帶出場,醫師總共養了11隻。 我喜歡跟醫師說聊,也喜歡和鳥兒說聊,我很會模仿鳥類啁啾叫聲,可能前世為鳥。我
Thumbnail
2024-04-14
16
167的閃亮亮准考證 167昨天放學回到家,拿出了熱騰騰的准考證讓她老媽我,聞一聞究竟是什麼樣的香味。嗯,那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票啊。 而我拿著這張紙,確實只是一張紙,只不過它在精神層面的傳達如黃金般的扎實。 說真的,我是莫名的感動欸。腦子裡,快速又夾雜慢速的播放著學子進京赴考的畫面。是,我又開始瘋狂加戲
Thumbnail
2024-04-13
14
熱搜桃花源。 我說太燙了,然而還有更多的世界也是,或絕對是。很難在四季的接縫處找到虛線。 慢慢地,所有的生物迎來了重度的流浪浩劫,又像極了咸豐草,瘋狂燎原,而且攔不住啊。 撥開了回憶,一邊可供扶手,一邊完美的乘涼。五顏六色的病例,離開了錯別字帶上的煙癮與不幸。 沒有腥味的車速相對溫柔,在黑白
Thumbnail
2024-04-13
18
最好的時光是舊舊的收音機 什麼是你們最好的時光呢? 最好的時光,是有熊出沒,在雪松底下聽到渡輪腳邊的浪花,推撥而來的,卿卿的回應。每一隻羊都潔白而天真。詩,是天上的鳥飛,是風吹過的痕跡。而當時,並不確定這是最好的,而人,總在經歷失去了的許多的後來當中,才意會到什麼是愛。還好,我願意撿拾,我是逆著風的信徒,還好,我也
Thumbnail
2024-04-12
16
累累的累累,累累的累累的累累。 暫停與這個世界閒話家常,因為我的血液,它不是台灣海峽,也沒有好事多瘋狂的供貨量,有一種累叫做只有我才知道的累。 而其實,擱筆了二日。 我的呼息仍然開啟寫作模式,沒有離開書寫就是代表沒有離開被愛的慰藉。我需要愛,也只有自己最知道如何去愛自己,每一次的賦予,溫度剛好,山青水明,無懈可擊。
2024-04-11
17
另類晚安曲。大家好眠。 雨水在我的左手邊訴說白天的那些鬼,噢!因為我不是無神論者,所以,你找對人了。人來人往的,多半都是鬼的部首,原諒我,這種中辣程度的言盡其衷,但我不是辣妹,也不穿無袖。 一整天的頭痛,從眉心起步走一直來到了百會。積結,積結了街心的風,心頭的瘋,可以誠實的表達好不喜歡這兩個ㄈㄥ嗎?也有可能頭痛是
2024-04-09
18
詩 02 |一隻鳥類的OS: 頭 部裡存在著一種委屈 和 世界的龜裂多少有些婚外情 你 往我來的厲風與黑雲,字跡都在生病 搖 晃是一種真摰的抒情,其實是 在 抵抗人類充滿寫意的天打雷劈 不 美麗它開始充滿著各種的表演欲 大 地與新語言有了相處上的並不容易 若 我來選,只要乾淨又誠實的雨滴 自 此後,每扇窗邁開
Thumbnail
2024-04-09
12
我不是好人,但很愛寫字。 很久沒睡午覺,今天讓自己抱著自己進入無夢的深眠,鬧鐘在30分鐘後開始鬧了起來,我有點不願意,但它是對的。人的感官往往會選擇寵愛自己。 修行會帶來疼痛,所以人緣相當削瘦。其實,並不知道為什麼會跳出這一句,往往,我選擇服從站在更高的那個一字橘。 喜歡騎著鐵馬,借助前後兩輪的輸送而帶上了我
Thumbnail
2024-04-08
19
花好月圓的不知所云。 關於我的行數,其實很像樣品屋。 裡面的擺設看上去有幾分顏色,但卻沒有強壯的樑柱。關於宅系的生活,最密集的業務無非是灑掃做家務。感覺來的時候,就對著一大面鏡子來段KPOP才有了全新的排列組合。 大地震過了之後,每朝晨起的起初,心是暗的。走到後陽台有一小小盆植栽,摸摸鯨魚草,澆澆水,望一
Thumbnail
2024-04-07
15
點一杯紅色的探戈,祝誕生。 當妳認為全世界都慢了半拍的時候,而我是慢了一拍半。那是我的時鐘比較像融化的起司,這就表示口感絕佳,沒人比得上。 又來到前天來的同一個地方,不同的是我終於坐到可以倚臨大窗的夢幻區。藉由這一片台北的天空,就很方便在清灰的天色裡,隨興的特調妳的輪廓,妳的唇色,妳的法國腰身,還有妳的、鍍金的料理全
Thumbnail
2024-04-06
17
那我的人權呢?淚。 我問魔鏡: 「什麼樣的媽媽是最剛好的好母親呢?」 魔鏡說: 「沒有什麼叫最好,母與子的卡榫可以對到就好,但這需要智慧的協助喔。」 昨夜10點多還感覺得到低波的餘震,除了地殼的情緒,我手邊的情緒也是一波震動。比較失望的是,原來我慣常對167的投遞,例如擁抱、臉頰親,都是她不
Thumbnail
2024-04-05
15
404,是不是很 swing ? 妳問:「連假有什麼安排嗎?」 「沒有安排就是我的安排。」 生活經過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它的下顎線依然削瘦,且低調的挑食,於是懂得了不必去期待就是我的對待。 我說明了正在忙著換季,思考的方式也是。 床包的色系從濃純香的米咖啡,變成了適合耕作與跳格子的淺草綠,細巧
Thumbnail
2024-04-04
11
峰回路轉,你真的不乖。 在大海上相遇的兩艘船,浪花在高與低這兩邊是各有姿態,不論是什麼形狀,都會與船頭寒喧個幾句,然後再緩緩地退回到藍色的海底,這,可以稱為緣份嗎? 總是擔心夜色的重量,會壓壞了人的夢想。 夜歸的人是稀薄的,那麼稀薄的總合的重量就讓給我吧!已經比較能夠承擔痛楚,承擔委屈,承擔各種風味不同的倒
Thumbnail
2024-04-03
13
點開看一定會後悔。 每次進入草稿區,還沒敲字前,方格子自動會出現: 「 開始創作你的精彩內容....」 我在想,什麼叫做精彩?可能我只是無聊而在意起這種內建。但,很抱歉的是精彩住在隔壁隔壁再隔壁村的深山裡,連我爺爺都沒照過面了,還遑論我叻。好,這樣也算是寫了一段。(羞and愧) 罹患發文強迫症的我
Thumbnail
2024-04-02
14
泛黃有它泛黃的理由,所以超過650個字,夭瘦喔。 可不可以想像?一個人與一顆石頭在相處上的箇中淒涼。淒涼若能量化,夠我吃上三代,因為富不過三代。 好不會記恨喔健忘對我而言就是一種無法樹立姿態的始作俑者。( 不懂為什麼時常都不用換氣泥 ) 或許這樣,大家就會更加地全神貫注,類似徒步走在懸崖峭壁的概念。 想傲驕一點,想冷漠一點!
Thumbnail
2024-04-01
16
信不信我要跟你媽媽說: 決定讓眼鏡和眼睛倒立。 你說,倒立是為了什麼?我很保守的使用臉部表情,且怯聲的說:這是訓練自己,去理解所有的不合理的一種人情味,人情味是比較偏鄉村風的。 如果足夠田野,就不再拘泥字裡行間的氣氛,我們的住處與衞生間,若要深究箇中的不同,那我的優勢即是我的浪漫主義高過你一顆頭。 但
Thumbnail
2024-03-31
14
我不是山櫻,是路邊的一朵小野菊。 多年前,經友人推薦由陳奕迅與馮翰銘合唱的〈浣溪紗〉。歌詞是取自清朝/第一詞人納蘭容若的作品。 這首歌很冷門,知曉的朋友應該是不多的。記得聽完整首歌之後,是傾心到交付了整座心腸與靈魂的一種重醉程度。當年,手邊忙著寫詩還是寫詩,是寫詩的全盛期,愛情也是。於是提筆速寫了〈野夫炊煙〉這首類古典的現
Thumbnail
2024-03-31
11
夕陽山外山 阿另來信說,期待我今天的方格子。我說不用期待了。 下榻方格子的初衷,僅是希望得到我希望中的醫療,我必須車水馬龍,必須斜風細雨,必須雲蒸霞蔚,這些必須都必須得刻骨銘心。 痛覺的來去也在無常當中,就像飢餓與飽餐。 剛離開了二殯。 天空與Ping的一頭灰髮,是一樣的迷濛與蒼涼,
Thumbnail
2024-03-30
12
一起去買菜,即是,一種味覺系瑜伽。 我和我娘住得很近,只需要花費5分鐘的路程,我就能順利的再變回一個女兒的身份。當我娘的背影愈來愈像深冬,就愈發珍惜身為一個女兒所附加的各種糖份。 每次和娘出門,於回程,我必定送她回到她住的1樓。到了巷口,她總是差我快點回家吧,那是她不捨得我再多走那幾步路的。 有時我會隨順,有時我會堅持
Thumbnail
2024-03-29
14
小甜甜的叮嚀 無法逃避,今曰又是偉大的輪值日。人生有太多想逃避卻又不是說聲借過,就能因此而獲得了傾國傾城的自由。 與167的甜班導話了點家常。 教職人員有很多種類,我將她放進栗子蛋糕的欄位,雖然老師是教數學的。 老師與我反應了167近來的一些粗糙的行為。噢!考卷沒訂簽,噢!小記忘了寫,噢!晨
Thumbnail
2024-03-28
9
167的乳糖不耐症。 昨天早晨,恭送著167走到了大門口, 正準備上學。 167突然停下了腳步,她很少出現這種猶豫,通常都是頭也不回的,開心的擺脫媽媽。 167停住了腳步,深情地(這僅是我個人的偏見)望著我,(應該是飯店房務人員才對) 她說:「 =÷#<&@#。。##,可以嗎?」 這是咒
Thumbnail
2024-03-27
10
黃金何其貴 今天的手感比較像一隻睡飽的貓,於是帶著鬆弛感寫字。這風啊,徐徐地繞行在我的指間,算是一種利於運筆的溫度。 很久沒謄詩了。我喜歡紙與筆,它們相惜相愛而展現出來的形狀,像你離去時,那一整片的暮灰,像金秋的大屯山,蒼綠中帶著茶味,這就是寫詩時的心境。 無法在你披星戴月的孤途中,遞上一杯水酒
Thumbnail
2024-03-26
10
新歌發表,沒有比一首更多了。近來有點藍調。 近 來 的 視 力 非常的八國聯軍。 可不可以消音,客廳的桌椅需要安靜,房間的吊燈與坦克車不適合婚禮。 允許邊走邊停的雨,在我的迷途與中途帶來欲言又止的寓意。有人反應很難理解到底在傳遞什麼訊息?跟著糊塗才能擁有糊塗所帶來的各種溫馨,太平淡的人的人生,大
Thumbnail
2024-03-25
12
神愛世人,但我可能不是人。 並不喜歡全熟的鬧騰,三分至5分,是理想的音量,理想的伙伴。1小時前經過國父紀念館,這一帶的鬧騰別具意境,是心裡頭的一處港口,剛好有提供點餐,我要了一杯無糖的別來無恙。 然而,遺憾卻是無處停泊,只好繼續尋找適合的停車格。 褲袋裡,長城一般的慢性倦怠, 暮紅色的襯衫,鈕扣與鈕扣之間的寂
Thumbnail
2024-03-24
16
數學不好還是可以戀愛的啊。 當文字欲如後山草長,相對的也代表內心的洞可以裝進一隻大象。 寫吧! 跑吧! 唱吧! 身無長物呀。 還好「文字」像吳博毅隨call隨到,但無須掏錢買單,也沒有後續的,請問需要載具嗎的那一趴。還是文言文的經濟效應更加的清香。 昨夜睡睡醒醒,星光抑是明中帶滅,夢境一樣身無長物,由此
Thumbnail
2024-03-23
15
英雄被淘空,讓熊大來填充。突然反熱的週五。 後陽台有一搭沒一搭的開唱,它應該是偷了我的聲帶,據說這樣的天籟,可以促進一字排開的衣物快速脫單(呃?)喔不是啦~是快速晾乾。 喜歡太陽的眼耳鼻舌烙印在衣服上的味道,很像回到家的,一進門的香味,是安歇的另一則表達。 而手洗的衣物也在回家系列當中。 我也在經過一
Thumbnail
2024-03-22
12
不都是被李白給帶壞的嗎?承認且肯定自己的缺口,是愛自己的表現。當時鐘裡面的那兩隻手慢慢地削瘦,聯想到他們指揮交通所耗費的能量實在過多,原來時間的下垂與鬆弛是自己變老的註解。 對,Yes, 我又開始在寫些,鬼攏誇某的文字。安抓,這就是我游泳的方式,如此一來才能變成一隻會抓魚的熊。當一無所有的感覺又來蹭飯,除了將自
Thumbnail
2024-03-21
12
167的眼淚,以及其它的。昨晚這座島嶼很不平靜,沒事兒,習主席真的沒有打過來。三個不同年齡層的女生,因為不同的事,流下了結構相仿的眼淚。 從半空中俯瞰,167倚著書桌,繼續埋首在待寫、待讀的一堆講義裡頭,房裡的燈如常地奉獻自己,這是我離開她房間後的側寫。 「妳怎麼在哭,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167抱著雙
Thumbnail
2024-03-21
10
叮叮「噹」耶誕還沒到。你還會路經我家樓下那條不甚齊整的柏油路嗎?應該說你還會刻意嗎?曾聽你說起一種我覺得有點像神話的推論。 後來,我才知道那其實是我自己不願意去相信,就假裝在看一本眾夢紛揚的繪本,不專心的跳頁、翻頁外加嘀咕。 你說:「這人啊!這樣走著走著,有可能在某一個地方就巧遇了。這世界是這樣的。」
Thumbnail
2024-03-19
9
說好的門當戶對「別人給不了我們的浪漫,我們自己浪浪浪。」昨天我這樣寫著。妳的廚藝就像妳的畫,她們三分自卑又十分艷麗,自卑是一種慢性病,人帶點病也好,我不也病著。 我們住在同一座城巿,相鄰的行政區,我走過妳的路過,妳上了公車,而我下了車,這種淡淡的重疊,算不算是一種未見的相見? 當一個人的創痛枝開茂盛了
Thumbnail
2024-03-19
11
鄉親父老啊,可以上傳了。這是一個頑皮的測試,因為本人來到方格子後,一直無法上傳照片,它老子就是不讓我點開那功能鍵,難道要挑吉時,看三圍嗎?啊!我的親人,阿九啊!你真的沒騙我,昨天我還在想你說得是什麼鬼,說方格子卡住是常有的事,但我也下榻有半個月了吧,卡成這樣,是不是要請主治醫師來進行心肺復甦?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曇花一現,說
Thumbnail
2024-03-15
10
那麼會背書怎麼沒考上台大你說你是土,所以挖不到金礦。我不需要鑽石,瑪瑙。我只要一首詩,讓天真站在泛黃的宣紙上,黑熊也站過來,唐朝也站過來。該歸位的都不能離開,天塌下來也一樣。 真的連1分鐘都掏不出來嗎?是你與我的情懷為敵,除此之外,我很難再幫你修飾。愛情可以門庭若巿,人來人往曾是、全是你的腳印,於若干年後,開始偷竊長
Thumbnail
2024-03-15
5
這是在第幾層的long time no see印象中,那一年我應該還在學齡前,還是上小學了?四個像春草一般的孩子,坐在一輛VOLVO的房車裡,隨著蜿蜒的山路,我們就一直在最左和最右這兩邊,很整齊的像雨刷那般的擺動著。也因為這樣的節奏帶著莫名的詼諧,我們一路上咯咯地笑,笑出了一整個無憂又清脆的童年。 這是夢嗎?人生沒有一椿事是不在夢境中的啊
Thumbnail
2024-03-15
10
魔羯躺著也中槍此刻, 窗外的天色略帶病容。 今天,陽光確實有來過。 但陽光還在工作的當時,雨也在執行它的工作,只有我瞥見了這一幕,其實,還是有其它的人在這則相關裡頭被雨水掃過。 一樣的坐在木質圓桌旁,不解的是為什麼已經到了下午4點?不就才剛剛將167送出了家門,還擁著她,例行的臉頰親嗎?夕陽在我的
Thumbnail
2024-03-14
9
偽林黛玉牆上的時鐘還在工作,那表示我們一起前進,一起變老,一起回到最初,再一起進入新的輪轉,這是一種並行。 但,我並沒有邀請你參與我的滴滴答答。 每天總有需要外出的小行程,慣常的騎著自行車,戴上帽子,在熟悉的巷弄與轉角處耕作車速。 不期待遇見什麼,而通常只會遇見自己。在這些平庸的境相中,看
Thumbnail
2024-03-13
9
關豬什麼事還有誰會在意小城裡曾經的榮枯。紫色的雨,在我搬離之前的16樓之後,再也不曾流淌於我所經手的行數。保持緘默從來不是我的人設,恐龍是我的另一個身份,隨性出沒與怒吼都沒在看黃曆的。 反正你也習慣都坐在震央,一副歲月靜好的處理你手邊的,皇帝老爺交辦的,五顏六色的公事。我曾對你說過:「我覺得你長大了。」
Thumbnail
2024-03-13
5
為什麼我那麼三八每天都必須寫點什麼,這像在服藥。有時倒很慶幸自己還能這樣寫著,能寫出什麼我從沒有去預設,而今天的薑片粥也沒在我的預料當中,這樣講那鍋粥可能會不太高興。 一篇短文的完成,也不過是幾則發呆累加的時間而已。這段迷你的過程當中,慢慢將自己還給自己,將別人也還給別人,反潮的諸多念頭才能慢慢地乾燥。
Thumbnail
2024-03-12
13
167的教室國三的那段滿溢搖滾音樂的時光,算不清與我究竟失聯了多久,而後來,也沒再聯絡過。而我永遠不會忘記,留校晚自習的每天,下課走到校門口,老爸與他的摩托車都在那兒守候。 而如今,我又來到一間九年級的教室,有沒有百分百的串聯起當年的種種,關於這點我無法肯定,但卻憶及當年因為身患頑疴,在最後得車拚的倒數記時住
Thumbnail
2024-03-11
10
香。陰冷在窗外綻放著,這是滿地的榮景。在解鎖了大大小小的細碎,拿了傘,下了樓,與3月7日正式見面。我不管去什麼場合都不習慣穿華服,在經過了很多年很多年以後,才知道自己對某些事的堅持,是油門踩到銀河系那種的。 而「堅持」可以為自己帶來什麼好處或是驚喜呢?目前還沒有收到相關的報導,好,我願意等待。 先不
Thumbnail
2024-03-07
7
幫陳奕迅打歌「恩,你早點休息。」 沒有變化的,不曾多加一些葱花的,極盡樸實的問候與晚安,是那麼地感人肺腑。重複持續17年,這可不可以定義為真愛呢? 我們在煙花滿城的外面待了好一段時間。理性與乾柴,和諧而美味,這是中年的安全牌香水。看不懂我在寫什麼,我知道。就在覺得好笑的文字組合當中,得到一點莫名的笑意,也是
Thumbnail
2024-03-06
5
小苿莉的逆襲人,都是可以被訓練得很優雅,包括懟人的各種角度。為什麼這麼說呢,別問,這是江湖中的小祕密。 今天的室內溫度,是氤氳的黛藍色,昨天沒到看到盛開的櫻花,因為沒有,而關係到今日走路的方式,也可能因為讓幾個不快意的夢給輾傷了。 不太喜歡去有故事性的地方,但,台北就比想像中還小,卻又比我的拳頭大,免不了的
Thumbnail
2024-03-06
6
「介意」是新來的訓導主任嗎?我有一種病症,就是在使用文字的時候,很難完全的生活化,所謂生活化就像是走在自家附近與街坊鄰居那種隨便說說的隨便。 而生活化的文字體現,就等同脫罩之後,你有幾個斑點都會被人清楚地發現與看見,我習慣隱匿?長久以來,依賴隱匿所附帶的一件雨衣,沒被淋濕就沒有受寒的機率。 很多事情都是在這一、二年當中重新
Thumbnail
2024-03-05
8
詩 01 | 一幅畫的聯想靜靜地睡在自己的胳膊旁邊 這時候的夢境沒有洞,就如同 剛剛用完了某一餐 坐在沒有燈火接待的花草中,腰桿 撐起了上半身的故事 細細聽著那年的風動,與其戴上項鍊 海的皺摺會不會稱頭一些 別,別打開剛做完禱告的琴蓋 認真的離去,讓遺失的內容清澈而渺遠 愛有來過,杯子有放好 晴天與陰天還
Thumbnail
2024-03-04
6
好鬼話今早,妳在起霧的大片玻璃上,用指腹寫了Hello,我拍了下來。迷戀著妳,以及妳延展開來的所有的震動。妳是很多小動物所串聯出來的,所含的酒精濃度足夠我為妳牽掛上我的一生一世,就一直醉,所以忘了怎麼去計較箇中損益。 妳都一米六七了,我該怎麼去使用這個高度,做出更多合情合理的要求呢? 妳以前還懂得
Thumbnail
2024-03-04
7
一直遇到同一隻螞蟻一直遇到同一隻螞蟻,是不是眾神的示意?好,我真的想太多了。但謝謝這種想太多的無限加料,才能支撐起,來到這裡之後停不下來的發文以及發文。 我和妳都使用同一個廠牌的酒精,比較特別又高雅的原因在於,我們都朝著自己的心口活潑的射擊,因為最毒的是腦滿腸肥的「今夜愛未眠」。 我喜歡通信,我喜歡一直堅強活著的
Thumbnail
2024-03-03
7
香菇比你還可愛你說你很睏,不如,就提供我的一段清唱,歌詞是我寫給你的詩,聽著聽著,你便能回到你的盛夏。 不知道這種方式能不能讓屬於你的,重複性的蹣跚,有了不一樣的排列。很想幫你,揹著你,這應該沒問題的,體重與心痛一起較勁的時候,前者是輕如薄羽。 你的每天的,了無新意的車程、乾燥的沈默,讓我也很睏,會不會睡一覺
2024-03-03
9
到底藥不藥,我要。歲月晃悠,心態上有諸多色彩不一的交通事故。我很窮,這種窮展現在形而上的每一個頻道中,必須的必須要寫點什麼,酸人也好,只要有文字,只要有適當的行數,這也是一種愛情。 冰箱裡的饅頭都掃光了,是該補貨,還有什麼需要進貨?
2024-03-02
6
就,剛醒。昨夜的夢,她們點燃了一根又一根的煙,也沒有問過我的意願,真討厭尼古丁。又紛陳的,像是腦袋裡裝著一個西門町。 住在你為我布置的偏鄉,但你從不回來,所以我被夢咬出了一個深淵。 喜歡早起,規律帶來的是安全感,我都有聽宇宙的話,自己的神性讓自己不偏不倚,接受合理的瘋狂。 喜歡寒冷裡面的主訴,潔淨、理性
2024-03-01
3
過了22點的續寫你的燈緩緩地說了晚安,我的燈還在工作。有雨的夜,應該,真心地與泡麵和自己的窩,進行聯彈,然後在社交平台貢獻無邊無際的幹話。 謝謝你還是拿出你從未下架的星星,讓我的微小征途,少了一些皺紋。雖然在幾站的時間裡,自己扺抗自己的聲音,有點像脫了妝的一張臉。 你掛心,卻願意去相信我,相信這樣的我,可以去完
2024-03-01
6
負評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契機點,讓我開始選擇胡說八道,天空有時候也會有不同的描述,大略就是這種既簡單又哲學的所謂。目前,除了說話方式換了坐姿,還需要大量的書寫。 跟一般人比,我就是慢了點進入務實的中年,所以,還會相信什麼天荒地老嗎?經過大死,重新輪迴又回到不久前所站的位置,我換上了oversize的上衣,
2024-03-01
8
隨便走。11度C,有雨,雨的兩鬢好蒼白,剛好像我今天的一個起初,水杯裡沒有我,世界裡沒有我,房子裡的擺設是我空虛的延伸。別擔心,我很好的,生活總要無病呻吟,那是帶點樂觀又三分悲觀的存在感。 漸行漸遠,是一種流行,但還是比較喜歡復古的笑容。將你掛在右耳,因為我不是左撇子,大概右邊是比較強大的概念,正在聽著你
2024-03-01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