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遊牧民族的誕生:科技、商業與旅行

23
2019-12-17
|閱讀時間 ‧ 約 16 分鐘

數位遊牧與遠端工作是兩個非常相近但又略有不同的概念

遠端工作浪潮與數位遊牧民族

近年來,拜行動網路與視訊會議軟體像是 Google Hangout 這類服務的成本下降之賜,以及在國際大城市的交通壅塞、房價與生活品質問題日益嚴重的推波助瀾之下,遠端工作漸漸成為許多人追求的生活風格。在這些選擇遠端工作的族群當中,又可分為在家工作者數位遊牧工作者兩大類型,在家工作者有相當一部分選擇遠端工作的原因與養育小孩或是照顧家人有關,為了不讓職涯與專業中斷,透過接案或是兼職的方式兼顧專業發展與家庭;而數位遊牧民族則是具有鮮明的特色:不斷移動,並在移動的過程同時進行工作,沒有固定的居住場所,以不斷遷移作為一種生活的態度。
數位遊牧民族的概念是包含了遠端工作與持續旅行的交集
據雪梨大學專門研究數位遊牧民族的 Daniel Schlagwein 教授研究,目前全球約有3、4千萬左右的「遊牧民族」,其中「數位遊牧民族」約有百萬人的數量,歐美的比例較高,亞洲以日本、韓國較多,台灣與中國較少見;以性別比而言,亞洲極為懸殊,女性的比例遠低於男性,歐美的情況較為平衡。而在整個人類歷史的過程當中,遊牧的生活型態大約佔據了 90% 的時間,我們現在所習慣的定居生活是農業文明造成的結果,而進一步往都市集中的居住型態則是因為工業資本主義使得人群必須往有資本財的地區靠攏以獲得現代生活的結果,直到資訊革命與行動通訊的蓬勃發展,才又使人類得以從過度集中的土地資本當中看到解放的機會。

數位遊牧三元素

數位遊牧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現代傳播理論的奠基者 Marshall McLuhan 於 1962 年在《谷登堡星漢璀璨:印刷文明的誕生》一書當中所預見的網際網路帶來的「地球村」現象所造成的影響,然而最早的數位遊牧民族則是到了 1989 年才由 Steven K. Roberts 打造的 BEHEMOTH 所實現,這是由於半導體與電腦產業鏈在矽谷蓬勃的發展而催生的一個實驗性概念,然而在那個還沒有行動網路的年代,這樣的數位遊牧畢竟還只能算是一種情懷,而當代因為科技商業旅行三大要素的成熟,促成了數位遊牧的實現,這三大要素也因此成為數位遊牧者的素養門檻。
”Big Electronic Human-Energized Machine… Only Too Heavy”(BEHEMOTH) 是一台由人力驅動的腳踏車,搭載著電腦螢幕與輸入介面,實現最早期的數位遊牧概念

科技

促成數位遊牧的主要科技基礎大多都是在 2000 年附近發生或是普及的,包含:
  • Web 2.0 (1999):讓使用者產生的內容主導網路的內涵,促成社交資料革命以及商業模式的變化,電商、即時通訊、內容平台興起。
  • 雲端運算 (2005):讓雲端儲存、資料共享與即時協作普及化,代表性的產品如 2005 年Google 推出的 Google doc、2006 年 Amazon 推出的 AWS 服務,以及 2008 年的 Github,並促成了軟體即服務(SaaS)、平台即服務(PaaS)與基礎設施即服務(IaaS)三種商業模式的興盛。
  • 行動網路與智慧型手機 (2008):3G 網路基地台大約於 2008 年跟隨著 iPhone 3G 與 ipad 掀起人類行為與產業的新革命,由於頻寬與硬體能力的提升讓手機上可以進行的工作愈來愈多,加上手機鏡頭的畫質突破性的提升,使得隨時拍照打卡與地理位置的資訊量大增,代表性的服務如 Uber、Airbnb、instagram 與 Google maps 導航,這個階段的發展大大促成了數位遊牧的基礎條件成熟,遊牧者可以非常輕易的透過手機完成生活所需的資訊與交易。2010 年以後開始擴展的 4G ,由於頻寬與涵蓋率的提升,使得許多地方都可以進行高品質的視訊通話或是同步、非同步工作,又再進一步拉升了遊牧工作可行的地理範圍以及工作的層級。
這些科技的演進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最明顯的影響之一在於現有的教育系統並沒有跟上這些科技素養的演進,例如 Web 2.0 時代普及的 RESTFUL 通訊模式已經成為目前當代的網路服務架構基礎,但許多在 Web 2.0 時代以前的教授或是老師對於這些東西的理解都還在非常粗淺的階段;或是像 sketchcanva 這類在業界非常快速受到青睞的新型設計工具,在許多學校也都沒有資源,因此造成 bootcamp 、線上課程或是社群活動取代傳統的教育途徑,成為這些知識技能的主要獲取來源。

商業

2008 年智慧型手機帶來的 app 市集、2009 年出現的 kickstarter 帶動的群眾募資風潮以及 2011 年開始盛行的 Lean startup (精實創業) 是繼部落格平台與電商平台出現促成的網路寫手與網路賣家之後又一波的變革,造成的影響是透過網路平台與新技術降低新商業模式進入市場的資金門檻與風險,與前一波不同的是,從個人的交易轉變成為新創團隊的成形,也因此催生了 2012 年到 2016 年近乎席捲全球的一波網路創業熱潮,在舊金山人們是這樣談論這個現象的:
當時的人們,即使是大門的警衛或是清潔阿姨,幾乎是人手一本 Lean Startup 與 Zero to One,每個人都懷抱著新機會帶來的淘金夢,期待自己成為三年後成功 IPO 的那個億萬新貴。
這一波熱潮也讓舊金山的 Techcrunch Disrupt、芬蘭的 Slush 或是亞洲的 RISE 成為新興的商業平台,不少新創公司藉由這些平台的媒體效應快速擴張到不同的市場,加上像是 Y Combinator 或是 AppWorks 這類創業加速器的推波助瀾,使得擁有新技術的人才所創造的產品從探索期進入成熟期的距離得以縮短。
與傳統製造業的最大差異在於,軟體服務業的進入跨國市場門檻往往不是在產品規格,而是在使用者體驗的文化元素上面,因此促成許多新興公司都設有使用者經驗研究員在服務拓展之前先行在目標市場進行深入的研究,甚至帶著一個小型的團隊直接在當地租用共同工作空間以加速貼近市場的開發流程,不少數位遊牧民族也會在主業的收入之外另外經營電商或是自己的網站創造被動收入,在邊旅行的過程也可以邊拓展自己的事業版圖。

旅行

1999 年出現的 hostelworld 與其他訂房平台算是在 web 2.0 時代開始讓旅行的門檻下降的起始點,2006 年 Airbnb 的出現讓更多的物件得以被流通,使得人們可以旅行的區域不再限於旅館或是民宿周遭,而 2000 年出現的 TripAdvisor 與 2005 年由Google 推出的 Google Map 則是讓人們不用再攜帶旅遊書跟地圖就可以出門,但這些要素在智慧型手機與行動網路成熟之後才真正成為旅行者的標準配備;另一個關鍵性的要素是飛航的成本因為航空業的競爭與廉價航空的在近 30 年非常顯著的下降,從 1980 年代一哩平均約 0.3 美元降到 0.15 美元,以台灣美國間機票的價格為例,平均價格就從大約來回七萬降到三萬五左右,讓出國旅行不再是有錢人的專利,而是一般大眾都能夠負擔的選項,大部分的數位遊牧民族都會因此相當熟悉各種機票比價或是挑選旅行方案的數位工具。

數位遊牧的生活風格與工作型態

由於數位遊牧生活最主要的特色就是不斷的在遷徙與工作,因此挑選移動目標的時候,考量的要素就不太像是一般短期的旅遊是在短時間之內大量的安排景點為主,通常會是以能夠兼顧工作以及價格合宜的中期生活負擔為主要的考量,同時也要能夠保留足夠的時間體驗當地的風土民情或是走訪觀光景點,因此通常會需要學習以下三個課題:挑選目標地區與工作場所時間與財務管理建立人脈。

挑選目標地區與工作場所

幾乎可說是數位遊牧民族標準配備的 nomadlist,也很適合拿來做旅遊目的地的規劃
2014 年開始在 producthunt 上面紅起來,由一個人獨立透過網友協作資料完成的 nomadlist 除了可以透過各種篩選器像是月均生活費、氣候條件、主要族群、夜生活豐富度等條件篩選之外,點進城市之後可以從 Nomad Guide 的資料很容易看到一些重要的資訊,例如標準電壓、最佳的網路供應商、是否需要攜帶現金、最好用的叫車app、最佳的共同工作空間或是最佳的 24 小時咖啡店等資訊。
Nomad Guide 提供非常多有用的統整資訊,讓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可以判斷是否值得在該城市待一段時間,上圖是台北市的部分資訊
除了上述的幾個要素之外,以我自己為例,我在挑選城市的時候還會注重 scores 裡面幾個主要的項目:
  • 平均生活成本:最好生活費比台北還要低,這樣代表我們可以擁有更高的可支配所得,通常比較省錢一點的過還可以比 nomadlist 上面列出的水平還要低 20~ 30% 左右,
  • 安全度:人身安全還是很重要的考量因素,這部份也可以跟 peace 的分數一起看,有一些地區政局不穩定的情況之下風險就會偏高,最好避開容易有動亂的地區。
  • 空氣品質、是否有空調:空氣汙染問題在亞洲地區比較明顯會讓人無法忍受,像清邁一月二月期間因為寮國焚燒農地造成的空氣品質問題也很嚴重,是需要留意的因素。有些歐洲地區在近年氣候異變的狀態下夏季會異常高溫,由於過往氣溫很少高過 30 度,所以不管是大眾交通運輸或是住宅都沒有冷氣,如果要夏季前往的話就需要留意這點,冬季則是要注意該地區是否需要暖氣以及是否需要分攤暖氣的費用等因素。
  • 交通安全與是否適合行走:如果一個城市適合行走的話往往代表著可以輕鬆的探索許多面向,如果一個城市不適合行走交通又不安全的話通常就比較沒辦法隨性的探索。
  • 其他不在 scores 的項目,像是插座、Wifi 普遍度與可久待的咖啡店可達性:這些項目就比較不容易事先挖掘,要到當地比較好判斷,像是曼谷、清邁跟台北的這三項都相當不錯,大部分區域都有機會找到可以工作及充電的地方,對遊牧工作者來說就有相當高的便利性。

時間與財務管理

遊牧工作的生活最大的挑戰之一是平衡工作與探索之間的比例,這種生活風格有一個很大的好處是可以在累積自己專業深度的同時也擴增生命的廣度,即使可能大部分時候只是每天在不同的地方吃飯,但也遠比一直在辦公室訂不一樣的外送餐來得立體。
我目前還算是處在探索階段,因此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規劃一週待一個地方,比較能夠在一次待上一兩個月的國家了解幾個城市或是區域的差異與優缺點,另一個好處是蠻常可以因為一次訂購一週的住宿而獲得一定的折扣優惠。一些已經過了探索階段的遊牧民族就會選擇一次在一個地方待上一個月左右,可以減少搬遷造成的時間浪費,也可以因此獲得更多的住宿折扣優惠。另外為了優化可工作的時間,通常會選擇附近有可工作空間的區域居住,或是可以用很短的時間接駁到適合工作的地區的住宿點,以曼谷與清邁來說,最大的電信商 True Digital 跟 AIS 各別打造了 True Digital Park 跟 AIS CAMP 這樣免費的共同工作空間,又結合了機能完整的賣場,其附近就是相當理想的選擇,可以用低廉的成本享受高品質的持續工作時間。
為了妥善管理這種工作型態的收入與現金流,時間分配與財務管理的結合會是非常重要的例行公事,我通常會兩週到四週檢查一遍中長期的計畫以及所有帳戶的金流狀態,避免優先順序設定錯誤或是金流接不上,在國外值得留意的是如果會需要使用到現金,也需要控制現鈔的使用量,以及當地提領的手續費。

建立人脈

在外旅行的時候能夠有當地的情報或是協助往往可以減少很多犯錯的風險,因此我通常會使用 Airbnb 或是住在 hostel 去初始化當地的人脈網,旅館服務人員通常能給的資訊比較有限,有趣的是因為住 Airbnb 經常會遇到一些小問題,例如家電故障、蟲蟻害或是清潔問題,一開始都會有一種怎麼運氣這麼差的本能情緒反應,後來發現換個想法跟房東一起解決問題之後反而很容易建立起讓人印象深刻的緣份,甚至因此做了幾筆生意。另外像是在青年旅館跟朋友一起規劃、進行小旅行或是烤肉派對等活動,建立「一起解決問題」或是「一起完成挑戰」的經驗都是深化在地人脈的好方式,最大的好處是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之下,即使發生了難以處理的事情,都有機會獲得當地快速的協助或是解決的提案,減少獨自面對的風險或是心理壓力。

將近一年的遊牧心得

過去將近一年來約有四個半月的時間不在台灣,即使在台灣的時間也是不斷的在宜蘭、台東、屏東等地區嘗試不同風貌的生活,最大的改變是可以捨棄的東西愈來愈多,生活可以不斷的簡化到作為一個自由的人所需要的核心需求。
這近一年的時間裡面,報廢掉了機車、丟掉了一堆很少穿的鞋子、衣服簡化到固定的黑色 T-shirt 跟藍色素色牛仔褲,內著與襪子也都是固定的品牌與樣式為主,在選擇穿著的時候只需要專注在品質與狀態,不需要花時間考慮樣式,反而很容易穿出質感,整理行李的時候也因為高度的一致性可以很容易模組化處理,基本上只要一個行李箱跟一個背包就可以應付溫帶到熱帶地區的一切生活所需,人際的往來上也更專注在事業與專業上能夠交流的夥伴,泛泛之交或是酒肉朋友在時間上的佔比因為工作的忙碌性也愈來愈低,或許是一個成長必經的過程,也可能因為不斷移動的關係更容易去篩選掉無法一起前行的人。
回想以往在辦公室裡面可能有 20% ~ 30% 的時間是在閒晃、泡茶或是跟同事閒聊當中度過,現在的生活工作就是非常專注的投入在產出上面,非產出的時間基本上是不會記入有收入的時間裡面,一方面是隨時隨地都可以進入工作的狀態,但也讓工作跟生活切割的更明確,不需要花費時間在模糊的工作與休閒之間,而更能專注在自己想要培養的休閒生活或是興趣上面,也因為需要遠端溝通的關係每次開會都會盡可能做到完整的前置準備,讓每次開會都能夠盡可能有效率的最大化大家的時間價值,而不是虛耗在會議上只是聽別人說話。
不管是做什麼樣的選擇都是有捨有得,數位遊牧生活很可能並不是一個終極的樣板,對很多人以及我自己來說都有可能是暫時的過渡狀態,畢竟不太可能在有家人或是小孩要照顧的情況之下還維持這樣不斷移動的生活,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很好的適應這樣子沒有長期社交關係,甚至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吃飯或是旅行的生活,但我想經歷一段時間這樣的歷練,對自我的心理韌性或是獨立生活的技能確實有蠻大程度的幫助,也能夠累積非常豐富的視野與多元文化素養,我想至少會是比打工度假更為務實的選項之一吧。


本文應CLBC的「CLBC:攜手創業的好夥伴」專題邀請撰稿,數位遊牧生活與共同工作空間息息相關。作為台北最大規模空間共享平台,CLBC多年來孕育海量新創企業、文創新星與遠距工作與商務菁英,不論是想找會議室、文創空間、活動場地與共同工作空間,歡迎到CLBC參觀看看。
CLBC官方網站:https://clbc.tw/
你在尋找合適的共同工作空間嗎?歡迎來CLBC看看我們的共同工作空間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Ofa Hsueh
Ofa Hsueh
我希望達達的鍵盤聲不是美麗的bug 我不是詩人,是個Programmer。
本文發佈於
CLBC提供工作空間、展演空間、活動場地等等的服務,也陪伴所有創業者孵化夢想。作為台灣最大的商業共同工作空間,我們希望能以此出版專題,邀請專業作者分享創業過程可能遭遇的方方面面,也介紹我們在無數創業的第一現場,看到的點點滴滴。


23收藏
分享